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99)

字体:[ ]

  事情赶事情,事情赶事情,从决定对张既封动手,从而主动当诱饵去救钟子衍那刻起,他基本上就没停下来过,每天不是在忙事情就是在去忙事情的路上,忙得连和江羽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你前世一定是欠了我很大的人情,否则,这辈子怎么会遇上我……还这么倒霉的遇到了的这么多事情。”
  好好的人生被他全搞乱了,先是被钟子规各种陷害折腾,再是被他的其他事情牵连,而现在又因为他,被逼得不得不咬舌……
  人的一生,到底要多倒霉才会把这么多不幸全部凑到一起遭遇一遍?
  沈钰竹忍不住笑,“既然你都被我害得成这样了,你说,作为补偿,我把自己的后半生都陪给你好不好,以后家里的事情全都由你管,你说倭瓜是西瓜,南瓜是黄瓜我都相信你……”
  所以傻子啊,醒醒吧,别睡了,都睡三天了。
  病房外,孟叶揪着自己头发趴在林书航身上痛哭,林书航拍了拍她肩膀,带着她往外走。
  “其实都怨我……”孟叶边走边哭,“如果当初不下车,就不会让他一个人去赴宴……”
  “想开点,”一个穿着军装剃着板寸的兵哥怕了拍她肩膀,“张既封和秋溯联手,你就算当时没下车估计结局也好不到哪儿——”
  “你给我闭嘴!”林书航眉眼凌厉,“去看看饭好了没有,别在这儿瞎叭叭。”
  “嘿!这怎么就成瞎叭叭了?林书航你告诉我,啊!这怎么就成瞎叭叭了?!”
  林书航懒得再跟这个智障说话,继续安慰孟叶去了。
  借这次事情,沈钰竹好好发作了一通,将沈家蠢蠢欲动的几波人收拾了一顿,之后彻底搬出了沈家大宅,住到了医院里。
  他妈气得哭了好几次,后来听了小姑子的话,就天天提着保温桶来医院看他,她来沈钰竹也见,她说话沈钰竹也听,只是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嗯哦好行”做答,沈夫人一开始回回都被他气哭,后来大概这小姐- xing -格也锻炼了一下,虽然还是委屈,但没再哭了。
  江羽醒来的那天是个好日子,《天微明》的女主赵默和林砚来看他,走的时候,赵默忽然说了句好日子啊,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真是什么都宜!
  沈钰竹莫名其妙,但两人刚走,江羽睫毛就颤了颤,醒了!
  他睁眼的时候,沈钰竹正拿着棉签沾水给他擦嘴唇。
  看着放大了好多陪的东西,江羽呆了一下,默默瞥了沈钰竹一眼,移开了嘴。
  沈钰竹“!”
  江羽看了看四周,没看到其他人,便准备再躺回去,偶尔视线扫到沈钰竹身上,明明那目光平静无波得很,但沈钰竹偏偏硬生生从里面看到了谴责。
  于是手一抖,棉签丢了,水痕在被子上印开。
  好好一个当兵出身的大男人,扣扳机搞狙击手都没抖的汉子,却在爱人这一瞥里失了分寸,先是手忙脚乱地将棉签捡起来,接着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着江羽慢吞吞缩回床上的模样,好半天才开口,然而那声音颤抖得很,话说也语无伦次,“那什么,我,水,你嘴唇……”
  江羽睁着眼睛,茶褐色的眸子里浮现出点点笑意。
  沈钰竹“……”
  他低头闷笑,好半天才抬起头,抬头时,眼角依稀有些晶莹,他慢慢抬起手,将江羽拥在怀里,闭眼,声音有些颤抖道“对不起……”
  好想你……
  江羽眨巴着大眼睛,眼珠子在屋子里随便乱瞥,随即无趣的低了下去,他想说话,但当时舌头咬得太狠,那团肉虽然没掉,但在伤口彻底愈合之前,他什么也说不了。
  江羽醒了的消息沈钰竹当天晚上才告诉众人,打过电话之后,他便安心守在江羽身边,哪儿也不去了。
  江羽还不能说话,想要什么都只能靠沈钰竹或者自己去拿,偏偏沈钰竹现在不允许他下床了,连上厕所都是他抱着去的,这样一来,把江羽郁闷得够呛。
  例如他从来不喝鱼片粥,但沈钰竹美其名曰给他补充蛋白质和一些其他的什么古古怪怪的营养,好几次都点了鱼片粥。
  点了粥他端过来江羽还不能不喝,几次下来,看见他端粥就习惯- xing -火大!
  偏偏他又不能说话,发火都只能甩脸色,然而沈钰竹就像瞎了一样,管他江羽怎么黑脸,每天的鱼片粥是不能少的。
  除此之外他居然开始陪床!
  江羽从醒来之后,晚上就再也睡不着觉,一闭眼就觉得自己回到了前世,他不是在被钟子规上就是在看他上人,好几次他睡着之后梦做梦,结果梦里现实分不清楚,半夜醒来,差点没掐死沈钰竹。
  几次之后,沈钰竹就开始抱着他睡,一开始江羽怎么也不愿意,甚至沈钰竹一抱他他就条件反- she -- xing -颤抖,但出了好几次梦游事件后,沈钰竹也不管他自己的想法了,时间一到,搂了人就上床,江羽气得牙痒痒,却怎么也挣扎不开,气急了,就死死咬住他肩膀不松口。
  沈钰竹也厉害,任凭他怎么咬也没哼过一声,反倒是江羽,看自己哪怕咬出血了沈钰竹也要抱着他,活活把自己气哭了。
  他一哭沈钰竹就笑他,搂着笑,江羽在他怀里,听着他胸膛震动,气得眼泪汪汪的,嘴里嗯嗯啊啊的发出几声哼叫。
  沈钰竹听着还挺有趣的。
  《天微明》开始后期制作,官微开始宣传,陈霜要了江羽的微博号,有时间就替他经营一下,所以这么久以来,江羽受伤的消息都还没有传出去过。
 
 
第171章 恢复神智
  沈钰竹终于替江羽找了心里医生,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程曦主动打电话夸他做了回人,结果好心没好报,被沈钰竹冷笑着骂瘪犊子。
  程曦懒得跟他计较,穿着体恤牛仔裤就来了。
  结果来的时候恰巧看见江羽脚踹狗头心里医生,拳打无良沈钰竹,登时一脸惊奇,什么情况,人被沈钰竹那牲口折腾疯了?!
  然后他就看见江羽不顾自己还没好全的舌头哈哈大笑,边笑边模糊不清的让沈钰竹鱼片粥,让心里医生滚他的犊子他没病!
  沈钰竹顶着满身的鱼片粥,狼狈的东躲西闪,然而他躲越厉害江羽朝他砸的东西也就越多,后来眼看沈钰竹有往他身边来的架势,而且离自己似乎越来越近了,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尖叫一声,转身就冲着窗户爬了上去。
  沈钰竹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飞扑过去将江羽抓在怀里,却听到他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他仔细辨认了一下,隐约听见了几句他错了对不起,再也不逃了,别打他之类的话,沈钰竹听得脸都青了。
  “你说什么,谁打你?江羽,江羽!”他捏着江羽的肩膀,然而江羽只是软哒哒地缩在他怀里,靠在他肩膀上,还非常小意地用侧脸和他摩挲着。
  “我,我错啦,你,你别让医生给我洗脑好不好?我错了……我再也噗跑了……”
  旁听的程曦脸也青了,冷笑一声,“我以为你是真心喜欢他,结果没想到你居然玩的是囚禁那一套,呵呵,沈总,您厉害!”
  沈钰竹脸色青黑青黑的,转头咬牙切齿让他闭嘴。
  “江羽,江羽,是我,没事了,这里没有谁会给你洗脑的,有我保护你,不怕,不怕……”
  他哄孩子似的一点一点拍着他的后背,江羽委屈地缩在他怀里,哼哼唧唧地低声哭,不一会儿就把沈钰竹胸前那块打- shi -了。
  等他哭累了没力气了,沈钰竹才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来放回床上去,心里医生被江羽今天这- cao -作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脚跳出去,跟着程曦站在外面,这时候还有些心有余悸。
  “到底怎么回事?”
  “我还想知道呢!”这医生一脸秽气,“谁找我看病不得排队啊,这位沈先生一找我我就来,还不是因为病人是你给我打过招呼让我帮忙的?结果你也看到了,病人拒不配合!而且就我初步看,”医生指了指自己脑子,“他这里绝对受过刺激,看他这么怕心里医生,说不定之前就因为心里医生吃过什么亏……”
  “那怎么办?”程曦来回走了两步,“总不能就让他这么病着吧。”
  “那能怎么办?他怕心里医生,这会儿你再找个心里医生去,不是刺激他吗?现在人也就跳跳楼,等再来一个,怕不是得再咬一次舌!”
  程曦“……”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算了,反正是沈钰竹自己作的死,让他自己受着吧,他不管了。
  心里虽这样想着,但他到底是医生,不怎么忍心,跟沈钰竹打声招呼离开后,心里也始终在线琢磨这件事,最后想得头都大了,也被气饱了,干脆丢了锅铲跑去看电视。
  呸,叫你圣父心!
  被心里医生这么一刺激,沈钰竹是彻底不敢离开江羽了,天天陪着哄着,有时候江羽说话说不清楚,又莫名其妙胡乱发脾气,他自己就是易怒的- xing -子,但每次也都忍着。
  任凭江羽怎么咬他,犹自抱着不撒手,天天哄孩子似的哄着,时间久了,江羽看他的目光冷得可怕,好几次半夜醒了都爬上来盯着他的脸看,有几次沈钰竹甚至感觉到了他手放在自己脸上,摩挲好久才缩回去继续睡。
  他不敢再找心里医生来刺激江羽,哪怕是程曦说的让心里医生假装护工来看一下沉钰竹都不敢。
  上次一个医生已经刺激得他这样了,沈钰竹不敢想象,如果江羽发现了他又找了心里医生来,会不会当天晚上就先弄死他然后再自杀。
  在医院又住了几天他们就搬回去了,然而回去的当晚,半夜醒来,江羽先是盯着他看了良久,然后才躺了回去,就在沈钰竹以为他今晚不会作妖的时候,他开始了。
  他先是在被窝里吭哧吭哧笑了一通,这笑声古古怪怪的,沈钰竹听得毛骨悚然,最后实在受不住了,将人一把从里面提出来,也就是在这时,他看见江羽咬着自己右手动脉,边笑边咬,一嘴的血,还有几滴甚至滴在了被子上!
  沈钰竹那个气啊!偏偏又没法对他下手,然而哄了半天江羽也不松嘴,最后沈钰竹牙一咬,心一横,对着人后劲一捏——
  登时太平清净了。
  于是大半夜的又把人往医院送,沈夫人在家里听到江羽又开始作妖了,气得牙痒痒,当时就准备起来去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刚起来就被沈降按回去了。
  “你看看他!你看看他!一天到晚瞎折腾,时不时要折腾死钰竹?!”
  “睡你的觉吧,”沈降锢着她的手,睡自己的去了,徒留气成河豚的沈夫人失眠了半宿。
  这次过后,沈钰竹看江羽看得更紧,喝口水,吃口饭都要盯着,好在当晚发现的及时,没咬得太深,否则先不说救不救得回来,那只手是废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