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96)

字体:[ ]

  然而他不睁眼,程曦也就这么俯身看着他,江羽无奈,眼睛慢慢撬开,睁开了一条缝——
  目测程曦白皙漂亮的脸蛋儿离他只有十几厘米,这么近的距离,江羽甚至可以清楚的从他那双深邃的桃花眼里看到他自己。
  “那混蛋出去接电话了,一时半会儿估计回不来,你好点儿了没有?”
  “好——咳咳!”江羽半趴着,咳了个撕心裂肺。
  “别急别急,先喝口水。”
  温热的水杯送到唇边,江羽手脚无力,就着程曦的手喝了个干净。
  “慢点,可别呛着。”
  他的声音并不温柔,甚至还带着点清冷,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但在这个时候,却给了江羽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觉。
  沈钰竹接完电话进来的时候,江羽正靠在床上蔫哒哒地听程曦训话,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程曦总有种说不出的敬畏之情,所以程曦要训他,他就乖巧听了。
  沈钰竹在门口他知道,但他并不想理会,沈夫人有些话说得很明白,他都懂。
  其实吧,有些东西,注定就不该是他的,既然这样,也就不用再做什么无用功再来欺骗自己,欺骗对方了。
  脚步声从门口到室内渐渐拉近,江羽睫毛颤了颤,放在被子下的手骤然握紧。
  “好点儿了没有?”沈钰竹坐在床上,摸了摸江羽额头,“守了大半夜,好在温度是下去了。”
  江羽“……”
  他轻轻移开头,和沈钰竹拉开了些距离。
  沈钰竹“……”
  沈钰竹“我不知道她和你说了什么,但是她是她,我是我。如果你要做出什么决定,无论如何,都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江羽“……”
  他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只是移开了眼不再看他,颇有些随你自便的样子。
  沈钰竹叶不为难他,顺势将手放了回去,只是两人相顾无言,彼此间气氛有些古怪。
  程曦坐在凳子上摸了摸鼻子,两个大老爷们儿当着他的面叽叽歪歪谈情说爱……
  他站起来,刚准备说自己先出去就被沈钰竹摁住了,“你先陪他一会儿,我有事……”
  程曦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眼看沈钰竹是铁了心让他照顾媳妇儿了,只能在心里艹了声!
  而江羽也是好样的,沈钰竹话还没落口呢,就轻轻说了句没事。
  而程曦就更不能理解了,生病了男朋友不照顾自己,反倒让别的男人帮忙,是个人都得发脾气,这位倒好,干脆都拒绝了!
  “沈先生忙……就先离开吧,程医生是市中心主任,也很忙的,哪能陪着我浪费时间……沈先生,咱们别任- xing -好吗?”
  沈钰竹“……”
  他艰难的说了声好。
  程曦“……”
  奶奶个熊腿腿,你大爷家的二姑婆!他没看错吧?沈钰竹这脸厚心黑手段毒的牲口,居然,踏马居然,居然脸红了?!!!
  程曦的目光充满了惊悚!
  “现在大家都去忙吧,我已经醒了,没事的,”江羽笑得一脸的贤惠,直看得程曦心里喊见鬼!
  乖乖,刚刚这位在的时候,他可是宁愿装睡都不愿意在他面前醒的,现在这又是个什么节奏?!
  然而沈钰竹的电话又响了,这一次接通之后,对方才说了两句,他整个人脸色都变了,只在出门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让他好好照顾自己就离开了。
  徒留程曦站在床边,呆滞地看着两人的骚- cao -作,倭瓜似的。
  “谢谢程医生……”
  他的话没说完程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程曦接电话,是医院那边打的,有个病人胃穿孔,让他立刻回去。
  于是程曦也火急火燎的跑了。
  屋子重归空挡,江羽一个人靠在床头,呆呆地看着屋子里的一角,好半天才嗤笑一声,从床上拿来手机,给林砚打过去。
  林砚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给《天微明》选角,有飞渡在后面做支持,又有《貂锦胡尘》的导演带他一段时间,筹备的速度可谓闪电一般,除了女主选了大半个月也没选到外,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我在凯泽大酒店选角呢,怎么了?”
  “没事,”江羽笑,“就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开拍。”
  林砚志得意满,“快了,只要女主选好,立刻动工。”
  “那……咱们是在影视城拍,还是去别的地方?”
  林砚一脸春分得意,说在蜀地一个小村庄里拍,价钱什么的都已经谈妥了,到时候全实景拍摄!
  江羽听得很开心,当场就表扬了一翻林导,然后被林导翻着白眼让滚犊子。
  沈钰竹来得匆忙,走得更匆忙,江羽叉着腿从床上爬起来,洗完澡,脚耙手软地去学校了。
  他去的时间刚好,第二天就是期末考,于是在图书馆待了大半晚上,快12点才回家。
  第二天起来又匆匆赶到学校,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到旁边人叽叽喳喳说什么钟家丧子,老爷子中风躺医院,偌大钟家,老太太又不管事,现在连丧事都是沈家在帮着管。
  于是江羽这才知道沈钰竹昨晚匆匆离开是为什么,但也只是无奈笑了笑,随便吃了几口饭,就去图书馆了。
  他的资源是公认的好,从前谁都看不上他,说他被人包养,现在谁都想和他搞好关系,可真正能和江羽做到- yin -影不离的,除了一开始的周密,却再没有一人。
  他丧门星的名头被他三叔一家传得很广,他家里的事也被广大网友扒得一干二净,本来还有人不信他命硬,结果还是周密的事情一出,还真的没几个敢和他完全没芥蒂相处。
  何况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江羽高中刚毕业就出演了男二,随后虽然略有波折,但到底比这些还在学校浑浑噩噩的人要强几分。
  比不过,又没有后台的,自然对他诸多嫉恨,以至于诸多原因一结合起来,自从周密离开后,江羽就一直一个人。
  钟家的具体消息没人愿意主动跟他说,江羽也不愿意主动跟人说话就下把柄,便也不再多问,只在所有考试都完成后,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
  钟家长子钟子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陌生的,甚至很多人知道百影老总钟子规排行第二,但他哥哥到底是谁,却完全没有概念。
  他的出现非常突兀,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大展拳脚,甚至有媒体预测,钟子规失踪后有他管理的百影会是怎样的时候,却又忽然接到消息——他没了。
  突发- xing -脑死亡,等医生赶到病房的时候心电图脑电波都成了一条直线。
  他的照片在网上一张也看不到,但在江羽脑海里,曾经他被抬在担架里的面容却无比清晰。
  苍白,惨淡,却说不出的眉眼如画俊俏风流,他的眼角甚至还有些笑纹,看得出,一定是个爽朗爱笑的男人。
  不可否认,江羽在看到沈钰竹对他的态度之后是嫉妒过他的,虽然那份嫉妒在之后被他强压了下去,甚至还在沈钰竹面前表现得完全理解,一点儿也不在乎这个,但这份虚伪,他自己明白。
  可是如今……他忽然没了。
  江羽说不出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是觉得,心里忽然有些说不出的空。
  生命,终究太过脆弱。
  “那钟家……?”
  “怕是彻底完了,钟二少失踪现在还没有找回来,大少还不容易回来了吧,结果又……老爷子从前还能帮着处理百影的事,如今一中风,老太太又是个不顶事的,啧啧……钟家啊,是彻底完了!”
  “好可惜,百影好歹是几十年的娱乐公司了吧,忽然这样……”
  “谁说不是呢……”
  江羽抱著书,慢慢走了回去。
  《天微明》的女主选出来了,是个在沈家那条古董街茶楼里喝茶的年轻小姑娘,眼睛水灵灵的,说话细声细气,带着一身说不出的古典韵味。
  林砚是跟着陈霜去那家茶楼见投资商的时候遇见的,这姑娘当时一进门就被林砚盯上了。
  然而等他一勾搭,却发现人姑娘根本不同意!当时林砚都蒙了,但实在舍不下这个看着就是女主脸的妹子,于是干脆放下脸,好说歹说,死缠烂打,十八般武艺样样往前凑,终于那什么感动上苍,妹子同意了。
  这给林砚高兴的,回去就给江羽闪了个电话让他收拾东西,他们三天后的那个良辰吉日就动身走!
  “什么良辰吉日?”
  “那姑娘说的,好日子,宜那什么一堆的东西!”
  “行吧,”江羽嘬嘴,同意了。
  他们的走的那天,正是钟子衍下葬的日子,江羽前一天不知那根筋不对偷偷去钟家附近看了眼,周围人来人往的,沈钰竹穿着一身黑西装,看着钟子衍的遗照红了眼眶。
 
 
第168章 
  《天微明》不是什么大i,演员也不是什么天王级别的人物,甚至连导演都没有多少名气,但这并不妨碍大家一路高歌hay。
  江羽的《天微明》是被例入行程了的,所以那边林砚一喊开工,这边陈霜就放人了。
  孟叶这内女干抱着一堆东西跟在江羽后面,时不时给他闪两张照片发给沈钰竹,还配上一行江羽正在干嘛的字。
  罗烨撞见过两次,明里暗里的给江羽提了一下,见他没什么反应,就不再管了。
  女主没和他们同路,据说有自己的渠道去小村庄,让他们别等。
  其他几个演员由自己经纪人带着不和他们同路,江羽和林砚走一起,上飞机就睡,下飞机还睡,直到坐上了提前联系好的大巴了依然在睡!
  险些吓得林砚以为他怎么了,差点一个电话把他送回去。
  江羽也挺惨,时隔多月,失眠再次发作,整晚整晚得睡不着,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前世今生的种种,已经好久没休息过了。
  “真没事?”林砚不信。
  “真没事!”江羽很窦定!
  “行吧,”林砚摸了摸后脑勺,上车了。
  小村庄地方偏僻,他们的车去不了,剧组所有的东西都只能雇人背上去,江羽一双白球鞋到了目的地成了黄土鞋,连针织衫都被荆棘挂了好几条线出来。
  所有人中,只有孟叶对这适应良好,背着一堆东西还活蹦乱跳的,林砚嫉妒得牙痒痒。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