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94)

字体:[ ]

  江羽一大早被人揪了起来,洗漱完毕,换上昨天就准备好的白色红花镶边的唐装,一身装扮下来,倒也有几分民国小少爷的模样。
  吃过早饭后,二十七辆车分三次驶往南市郊外的长明山,由沈降打头,沈钰竹和江羽坐在第二轮车的车头里,一路上,两边车行让道,连各大台记者也只敢在远方拍摄情况。
  一个多小时后,车速终于慢了下来,又过了十几分钟,才完全停止不。
  由沈降开始,车里的人陆陆续续下来,这些穿着统一式样唐装的沈家人安静地站在路上,他们中,有些已经双鬓斑白了,有些才不过牙牙学语。
  江羽只看了一眼,便连忙低下头,沈钰竹拍了拍他肩膀,把他领到了最前方。
  那里,沈降抬了抬眼镜,似乎正在和身边的长发男人说些什么,沈夫人恭敬地立在一边,偶尔跟着笑一笑。
  看见沈钰竹领着江羽来的时候,沈降没什么反应,沈夫人却是瞬间沉下了脸色。
  沈钰竹当做没看到沈夫人的脸色,将人领到沈钰衡身边,“先乖乖待着,等祭祀完我再带你回去,现在乖。”
  当着几十个沈家人的面,沈钰竹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江羽没有刻意躲开,安静承受着。
  沈夫人一手漂亮的指甲险些被自己掐断!
  “吉时已到,开始吧。”穿着白色唐装的长发男人开口,江羽不自觉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人也不知是个什么身份,当初沈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就对他诸多恭敬,而今沈老爷子不在了,沈降对他的恭敬也不比老爷子少,而且不知为何……江羽总觉得他有些熟悉,总觉得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但到底在什么地方,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脑子就像隔了一层翳,无论他怎样百爪挠心,怎样想办法回忆,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就是这点点,任是凭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祭司典礼冗杂而忙乱,江羽跟在沈钰衡身边,看着长发男人递给沈降头香让他点上,看着沈钰竹拿着古代奏章一样的东西对着远方用奇怪的腔调宣读。
  宣读到一半,他心里没来由升起一股奇怪的苍凉之感,只觉心头悲凉,一时间,满心都是回忆,他想起自己这半身飘零的命运,悲哀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就在江羽陷在自己的情绪里无法自拔的时候,他腰间忽然一疼!
  “哎——!”倒吸一口凉气,江羽疼得口里丝丝作响,瞬间什么悲凉苍老都没了,只觉得沈钰衡下手太黑,腰间可真踏马疼!
  “你怎么回事?”沈钰衡低声问他,“这祭文据说是读给那些亡灵听的,你怎么听着一脸痛苦的样子?”
  江羽“……”
  靠,靠之!
  “听我那老父亲说,这祭文可是有那方面能力的人,专门写来用来安魂镇鬼的东西,有用得很,你怎么看?”
  江羽“……”
  他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点了点头,从牙缝里憋了句呵呵。
  呵呵完,没等沈钰衡敲他头就连忙转过头去了。然而就在转头的瞬间,不期然就和正前方那位站在沈降身边的长发男人对视到。
  两人隔了一段距离互相凝望着,那人的瞳孔极黑。一时间,江羽甚至有种灵魂都要被吸走的感觉。
  好在男人很快就移开了视线,江羽才得以重新低下头,也是这时他才发现,原来,他竟早已汗流浃背。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祭祀分为好几步念祭文,焚百经,上高香,最后才是祈福祝祷。
  等这一切完毕,已经快中午一点半了,还好早上起来的时候江羽多吃了个馒头,否则早就饿晕了。
  “……新旧交替,沈氏执印人沈降拜上,自此交出沈家大权,由长子沈钰竹执掌家族,沈降自此卸任……自此,九死无悔!”
  沈降话落,沈钰竹站起来,接过他手里的绿玉扳指给自己戴上,而后带领着沈家一干人手持高香,在长发男人的见证下,三跪九叩,发下守好沈家的毒誓。
  江羽全程都看着他,直到一切结束,沈钰竹牵着他的手走回车里,他才反应过来,“沈先生,你……”
  “嗯,”沈钰竹转头,将人完全禁锢在怀里,捏着他的下巴就深深地吻了下去,吞没了他将要出口的所有问题。
  之后就是不停地会客宴客待人,而两人除了这一刻在车里的一次亲密外,连面都很少见到。
  然而就算这样,江羽也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在沈家有什么不同了。
  而这不同,具体就表现在,沈家的这些七大姑八大姨,开始找他了。
  江羽几乎笑僵了嘴,看见穿着旗袍的女人就条件反- she -肌肉抽搐。
  日子久就这样又过了一周,在某个沈钰竹终于又进了祠堂的日子,等候已久的沈夫人终于如愿等到了机会。
 
 
第166章 
  不可否认,沈夫人是个漂亮的女人,但或许是豪门太太的生活过了太久,而沈降又没有在外找什么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习惯,于是本来应该成熟稳重,心机深沉的沈夫人,依旧保持着自己少女时代的天真烂漫。
  也或许是她婆媳战争题材的电视剧看多了,又或者是她拥有另一个古老的书香家族,所以为人有些奇怪的古板和固执的缘故。
  她对江羽,总是格外看不上眼。
  让人请江羽来的时候,她正在和苏冉冉的母亲说话。
  一个穿着整齐的姑娘让江羽在凉亭外等等,她先去通报,江羽点点头,乖乖在在凉亭外站着。
  冬日里,湖塘上,她们一群人抱着暖宝宝穿着皮大衣倒是没什么感觉,什么准备都没做的江羽却被冻得手脚冰凉,连嘴唇也有些泛白。
  “可别晾太久,省的钰竹心疼,到时候只怕又得和你这个做妈的离心。”
  沈夫人冷笑,“离心?呵,他一个男人,还是个戏子……不过是个不要脸的东西,难不成……”
  “可这不要脸的东西偏偏是你儿子的心头肉不是?”女人嗤笑,站起来拉了拉衣服,打断了她的话,“我可不敢再打扰你们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得回苏家。嫂子,你老要真疼冉冉,就别当着他的面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上次冉冉丢脸可是丢大发了,这次都避到国外去了,可别再糟什么无妄之灾。”
  沈夫人听小姑子不耐烦,“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
  女人当着她的面哼了声,随便扯了扯衣服,抱着暖宝宝就出去了。
  路过江羽的时候,看到他冻得脸色惨白的模样,心里嗤笑的同时又有些难过,好端端的男孩子,偏偏要来这些家族受这些腌臜气,可怜还是个孤儿……如果他父母还活着,不知道该有多心疼。
  但她也只是这么想想,这人终究和她没什么关系,何况还是害她女儿丢人,成为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以至于不得不离开这里去国外读博士的罪魁祸首。
  这么一想,心里对江羽的那点而怜悯很快就没了,只觉得他这样纯属活该,好端端的一个男孩子,没事和什么男人搅在一起,果然是个不入流的戏子。
  “来了就进来吧,”等女人走远了,沈夫人才招呼江羽。
  江羽应了声,慢慢走进去。一进入亭子,周围的寒风就更凛冽了,江羽挪着已经冻得已经没直觉的双腿,冷得发抖。
  “先坐下。”
  石凳上放着软垫,坐下去倒不至于太冷,勉强好受了些,江羽将双手放在一起取暖,可惜双手手心皆是冰凉一片,没什么用处。
  “说起来,你也是第二次来沈家了,第一次来就闹出了那么大的乱子……也是我的不是,没有照看好下人,这么些日子过去了,你也别再怪冉冉,她是个姑娘,上次丢了那么大的脸,已经够了。”
  江羽“……”
  来者不善啊,江羽摸着没知觉的手指,有些走神。
  “这次钰竹把你带回来,我也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但是江羽,你要知道,做为一个家族的掌权者,钰竹他不可能没有孩子,沈家传承百年,总不能在这一辈绝后是不是。”
  江羽回神,低头盯着桌子一角,没说话。
  “你是个男人,和他之间注定不会长久,且不说以后沈家的当家主母是个男人有多招人耻笑,单是你不能生育这一点,就足够让你被人诟病。”
  “所以……”江羽抬头,看着沈夫人浅笑,“夫人的意思是……”
  “钰竹喜欢你,所以我不会让他和你分开让他记恨我。但我希望你能明白轻重,如果你真的也喜欢他,就该多为他考虑。”
  “那夫人希望我怎么做?”大概是冻得有些久了,江羽的脑子就有些发晕,于是便不由自主往前倾了点,右手支在桌子上,撑着下颚。
  “沈家不可能绝后,所以无论未来的沈夫人是不是冉冉,钰竹都必然会娶女人,届时,我希望你能明事理些,不要无理取闹。”
  江羽“……”
  “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不会高兴,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今天能给你说这些,也是存了让你钰竹在一起的心的;你是孤儿,家里只有几个乱七八糟的亲戚,也没什么值得人留恋的,所以等钰竹以后结婚了,我希望你能放弃你的工作,沈家的掌门人很累,有时间就多陪陪他。”
  江羽“……”
  他看着枯荷遍池的湖塘,心里有些冷,眼睛也有些发疼,。
  “江羽,”沈夫人站起来,“沈家不是那些小门小户的地方,你想进沈家的门,或者想和钰竹在一起,就必须得主动放弃什么。何况沈家家风严谨,容不得戏子一类的东西,你若还想和钰竹在一起,就好好想想吧。”
  说完,她转身就走,寒风凛冽,吹来凉亭时,刮得人疼。
  “夫人——”看着一池枯莲,江羽忽然喊住她。
  沈夫人微微一笑,转头,“怎么?”
  “没什么,”江羽将双手撑在桌子上慢慢转过来,和沈夫人隔了几步距离对望。
  “夫人,”他笑,“其实我有些好奇,有母亲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沈夫人“……”
  “我是孤儿,我家庭不好,我还是个戏子……这我都知道,只是即便这样,在我父母都还在世时,我也是我他们最疼爱的宝贝……只是可惜我福薄,他们早早就去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