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93)

字体:[ ]

  结婚什么的,想想就好,而且……他不觉得他两现在有多好。他这个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无论是对钟子规还是对他,只要他喜欢上了,哪怕粉身碎骨也不会放弃,但是相应的,他也要对方对他保持百分百的忠诚。
  他不管对方在遇到他之前有过多少人,但只要两人真的确定了关系,无论是谁都必须对对方保持忠诚,否则……
  而像沈先生这样的……江羽努力压下心里的那股邪火,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先去做饭。”
 
 
第164章 回沈家
  “去吧,”沈钰竹摸着猫脖子,猫眯着眼,摇了摇尾巴,毫无节- cao -地将脖子伸得更长。
  这一身肥肉,皮毛还油光水亮的,手感还挺好。
  沈钰竹撸着撸着,忽然提起它的两只前爪在身前摆了个自由女神,嘀咕道“我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连个暖床的也不敢找,你倒好……每天睡觉有猫暖床,还被养得这么胖……”
  猫“……喵?”
  他怀疑这人是不是撒!
  饭菜的香味从厨房飘了出来,沈钰竹站起来,顺着香味跟了过去。
  江羽正围着围裙,将盘子里的肉倒在满是红辣椒的锅里,登时,油肉相撞,溅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放盐放糖放调料,不久,喷香传来,勾得人只咽吐沫。
  沈钰竹站在江羽背后,捏起猫的一只小前腿点了点江羽的肩膀,“太忙了,好久都没闻到这种香味儿了。”
  江羽“……”
  接下来,一个炒菜一个看,最终三菜一汤上桌,沈钰竹悠哉悠哉地跟在他后面,背后灵一样。
  然而从始至终,江羽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沈钰竹的脸微微有些发沉。
  一个人,不怕他对你大吵大闹,就怕他和你冷战,然后日子久了,成了习惯后,就真的对你没什么感觉了,从此以后,天涯陌路,相逢不识,这才是最糟糕的。
  沈钰竹明白这点,但他不明白,江羽为什么要这样?一直以来,他们相处的,不是都挺好的吗?
  临睡时,沈钰竹自觉地跟着江羽去了主卧,江羽看着他大摇大摆进来,全然把这儿当做自己家的模样,没来由心里觉得烦。
  于是他冷冷淡淡开口,请沈钰竹去客房,或者让一下,他去客房。
  沈钰竹“……”
  沈钰竹“你就这么想离开?”
  江羽没说话,两人就这么在门口僵持着,好一会儿他才叹息一声,有些无奈地对沈钰竹道“……咱们这么折腾着,其实又是何必?我以为,我慢慢淡出沈先生的生活时,沈先生是默许的。”
  “默许……”沈钰竹嗤笑,他扯了扯衣领,沉着脸往前走了一步。
  这是个极富攻击- xing -和暗示- xing -的动作,江羽看着,下意识就往后退后了一步,同时一双眼死死锁住沈钰竹所在的方向。
  他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惶恐和难受,却还是坚持着不开口。
  “我什么时候默许过?”沈钰竹问他,又慢慢靠近了一步,然后一步接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隐藏在脑海深处的某些记忆铺天盖地朝他砸过来,江羽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双腿有些发软。
  “江羽,也该回家了,在外面待了这么久……我会担心的。”
  他是笑着的,甚至是温柔体贴的,但江羽不知为何,就是怕极了这样的他,总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总是隔了层纱蒙了层翳。
  巨大的惶恐让他不安,几乎在沈钰竹的手刚刚触摸到他的时候,他就弹开了,然后疯了似的向卧室的方向逃,沈钰竹眯了眯眼,跨步跟了上去,他的瞬间爆发速度是他同期训练的那群人里之最,而江羽一个没受过训练,逃跑也全凭本能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在刚逃到门口的时候就被沈钰竹逮住一把摁在了地上。
  “你跑什么,”沈钰竹按着他,膝盖牢牢地固定着他的双腿,“我还没怎么着你呢,你跑什么?”
  “你,你放开我,”江羽害怕得发抖,额头冷汗直冒,终于忍不住开口求他。沈钰竹感受着他的颤抖,心里颤了颤,将人翻了过来。
  江羽嘴巴大张,哭得满脸泪水,就像是在经历什么极端痛苦的事情一样。
  “江羽,江羽?”沈钰竹眉头跳了跳,将江羽搂在怀里,而后单手捏住他的下巴将人的脸仰起来,“你哭什么?别哭,我不对你做什么。”
  江羽被迫仰着脸,眼神越来越空洞,他就像正陷在什么极端恐惧的事情里一样,无论沈钰竹说什么都听不见,无奈,沈钰竹只能把人抱到床上,哄孩子一样拍着他的后背,就这样安慰了好久江羽都才睡着。
  怀里没动静了,沈钰竹长长出了口气,从傍边掏出手机,询问专业人士“江羽的情况……他今天无缘无故就害怕发抖,又是怎么回事?”
  程曦“……我可求你了,去问问心里医生又怎么了?!我就是个给人看胃的我不是给人看心的!你不能因为自己讳疾忌医就不让他去看医生啊!”
  沈钰竹“……”
  他准备挂了。
  “你给我停住不许挂!”程曦揪头发,发飙了,“心里问题可大可小,有些严重了甚至会自残自杀的,你自己心里有病你自己能控制住不发病那是你厉害,但是江羽不一样啊,他才18岁多一点,你让他跟你一个二十多都快奔三的老叔叔一样靠自己走出来,你这不是在扯蛋吗?!”
  沈钰竹“……”
  “最后再给你句忠告,”程曦冷笑,“你踏马谁啊?他看不看医生要你给他决定?你就自个儿固执去吧,等哪天人真出什么事了,有你哭的!”
  说完就挂了,程曦扔了手机,烦躁地抓了把头发,嘴里嘀咕了几句就了躺了下去,然而一分钟没到就又虫拱似的爬了出来。
  “上辈子真是欠你了!”他摸出手机,挨个字挨个字地敲打,好半天才给沈钰竹发过去,并在最后曰道“时刻注意情况!”
  沈钰竹回了他一只[鹅],于是此人怒摔手机,翻过去就睡了。
  一夜过去,第二天,江羽是在沈钰竹怀里醒来的,时刻注意着他的动静,江羽一醒沈钰竹就跟着醒了。
  “怎么样,好点儿了没?”他的声音温柔中还带着似刚起床的沙哑,江羽听着,刚醒的脑子有点儿发蒙。
  直到沈钰竹和他额头相抵,才反应过来,他们,竟又睡在一起了。
  “沈先生……”江羽推开他坐起来,睡衣凌乱,一边还顺着肩膀滑了下去。
  沈钰竹将滑下的地方给他拉好,顺便在江羽唇边吻了吻,在江羽转头避开之前,对他说,让他今天跟他回沈家。
  江羽“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挺好的,何况过两天才是元旦,现在我马上又要考试了,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什么都可以依你,这次不行,”沈钰竹捏着他的下巴,微笑道,“这次元旦,你无论如何也要跟我回去祭祖。”
  江羽看了他良久,两人四目相对,最后妥协的还是江羽,不妥协也没办法,他充其量只是个三流明星,又有什么资格去拒绝堂堂沈家嫡系一脉的公子?
  何况他们最初本就是因为契约才走到一起的,现在时间还没到,沈钰竹要他做的事,本来就是他义务范围内的。
  “给你导师请个假,然后收拾一下,我带你走。”
  江羽点头,然后下床洗漱,吃过早饭之后,就被沈钰竹带走了。
  柯尼塞格的速度很快,沈家又在那条著名的古董街上,离这儿虽然有点儿距离,但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半小时就到了。
  远远地看见柯尼塞格,门口的人连忙把大门打开,车驶了进去,又再度关上。
  一路上,穿着统一制服的男男女女有条不紊地做着分到自己手里的事,沈伯背着手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气定神闲,只差打个太极的时候,听说沈钰竹带着江羽回来了,桌子一拍,激动地差点没缓过来。
  “您老这么激动做什么?前几天不是刚回来过吗?”沈钰竹大步朝他朝他走过去,执起老人家的手扶住他,“可慢点儿,这要磕着碰着了,我可没法和老爷子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我硬朗得很!”沈伯笑得一点儿也不矜持,微微侧过身看着站在沈钰竹身后的江羽,更是笑弯了眉,“江少爷来了,这怎么能和平时一样。少爷也真是,都快继承家族的人了,怎么也不知道多带江少爷来?”
  沈钰竹可不敢就这个问题多和他讨论,咳嗽了一声,连忙岔开话题,让沈伯忙自己的,他先带江羽进去。
  临走前,沈伯和江羽打招呼,那笑容充满了慈爱和蔼,一时间,连江羽都有些手足无措。
  多少年了,除了他爷爷,再没有这样慈祥的老人对这么和蔼过。
  “进去吧,”沈钰竹揽着他的腰肢,“需要什么都和沈伯说,这次要住一段日子,别拘谨。”
  江羽回神,看着不远处来来往往的人群,嗯了声。
  沈钰竹带着江羽回来的消息,沈夫人是第一个知道的,乍闻这件事,这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差点没把手指甲都掐断。
  “你说什么?他把之前那个男人又带回来了?”
  “是这样没错,”女人一脸严肃,“我那时候从后面路过,就看见沈伯急急忙忙往外走,他身边的人说,钰竹带着之前的那个男孩子又回来了。”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沈夫人掐着手心,“这是个什么日子?他居然带一个男人回来!”
  “我管他怎么想的,只是告诉你,冉冉这次去国外读博,可就没有想过再回来,你就给我个准话,钰竹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真要和个男人在一起,我就不勉强我家冉冉了。你儿子金贵不凡,我女儿也是我们从小宠到大的,他如果自己本人真没这方面的意思,你可就别再打我们冉冉的主意了。”
  沈夫人死死掐着手心,女人说的话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她现在脑子里混乱得很,也不想和她搭话,只随口敷衍了两句就离开了。
 
 
第165章 祭祀
  家祭这天,正值元旦新日,沈钰竹一连忙了几天不见踪影,偌大沈家,只有沈钰衡和他说话。秋棠虽然也算半个沈家人,但他母亲毕竟是旁支,而且他的出身也算不上光彩,这样的日子,自诩名门望族的沈家,自然就没有邀请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