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92)

字体:[ ]

  两个人就这样,你不说,我不问,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和猜测干着自己的事,沈钰衡被迫成为沈钰竹的传声筒,孟叶一天少说要接到自家老大十几条问江羽在干嘛的消息,时间一久,两人就都有些吃不消了。
  这天,两人的对手戏刚刚结束,沈钰衡就开始旁敲侧击,“你俩……嗯,什么时候,我是说……”
  “沈哥,”江羽看着他,茶褐色的眸子深不见底,“他只是你的堂弟而已,你没必要对他处处这么照顾这么小心。”
  沈钰衡“……”
  “我们两的事,是我矫情了,但是沈哥,两个人之间总会有些矛盾,这是在所难免的,何况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沈哥,别管了,什么时候让霜姐接受求婚才是正事。”
  “你,你说什么?!!!”沈钰衡眼睛一棱,桑音一吊,破音了,“谁踏马——!!”求,求婚了!
  “口嫌体正直可不行,霜姐那么好,换谁谁都喜欢……”
  沈钰衡觉得有点儿尿急,“我有事我先走!”
  江羽失笑,看着他离开。
  之后,他目光又凝了下来,定定地看着某个地方,最后拉了拉宽大的衣袖,木着脸离开了。
  孟叶“……”
  她怀疑自己被发现了!
 
 
第163章 莫等闲
  九月末,国庆前夕,曾经轰动全国的特大贩жд毒开庭一审,而作为那场特大贩дж毒案的后续相关案件,点苍半夏掌门人周景言等十人被以参与买卖人口,贩毒,杀人罪等罪名被法院起诉。
  周密因故意杀害罪被对方律师起诉判死刑。对此,周密律师申诉死者周景言曾参与多次强жд(暴)事件,并在多次犯罪后监禁其人身自由,而在最后一次犯罪中,受害人因反抗激烈,以至对方被击中脑部死亡。
  而根据警方调查,该死者从业以来,曾多次参与人口买卖,贩джж毒,并在此过程中间接连致使三人死亡……最后,律师以正当防卫为由请判周密无罪释放。
  从案子开始审理开始,江羽就时刻关注着进展,周密的律师是他找的,对此他不得不庆幸,还好在签约之后,剧组就先给了他一部分片酬,否则他连请律师的钱都没了。
  律师跟他说过,他这属于防卫过当,虽然对方罪有应得,但到底周密杀人了,所以,无论如何也得判个三年以上有期徒刑,除非加入网民舆论,再由后台稍微- cao -纵一下。
  对此,江羽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然而在正式开庭之前,周密却忽然告诉律师,她要见江羽。
  江羽去了,两人隔着一扇玻璃,手里拿着话筒,互相凝视着对方。
  周密憔悴了很多,脸色惨白暗淡,眼眶发青,她穿着不合身的囚服,只在江羽进来的时候,稍微扯开嘴角,笑了笑。
  很难想象,一个朝气蓬勃,甚至还带着几分羞涩的女孩子,最后会变成这样,她明明正处于一个女孩最美的年龄,双眼却悲凉成那样。
  “密密……”江羽看着她,眼眶泛酸,又喊了一声。
  “羽毛……”周密双手握着话筒,笑容悲哀,“我终于知道,她都经历过什么了……周景言是畜生,我杀他,不后悔。”
  江羽使劲吸了口气,特意放松了语气,“密密,别怕,我会请最好的律师,你不会有事的,等审理结束了,我就把你接过来,以后我两住在一起,你就是我姐姐。”
  周密看着他,哭得满脸泪水,“谢谢你,羽毛……其实,其实很多时候,我有察觉出她和平时不一样的,但是我嫉妒……我嫉妒她长得漂亮,成绩又好,甚至连周景言都把她当眼珠子护着……有一次我两在过山车上忽然停电了,我害怕,她把我抱在怀里,我看到过她脖子上没遮住的地方有痕迹,只是没在意,还在心里怪她丢周景言的脸……后来周景言来了,我们两也从那上面下来了,但是周景言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却把她抱在怀里,安慰了好久……”
  江羽静静听着,听着她嚎啕大哭,听着她诉说着自己的悔意,看着她毫不留情地打自己耳光,一声又一声响亮的巴掌声里,是她对自己姐姐最深的忏悔和自责。
  “周景言是畜生,我却连畜生也不如……这么多年的安生日子,其实全是她用自己换来的,可我却在她最后的日子里,还在埋怨她!”
  以至于到最后,他们给她注- she -那东西……她是被注- she -多了,神经在极度兴奋下才从楼上跳下来没了的,而这一切,她却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只管心安理得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全然不知道,当她在在外面逍遥快活的时候,她独自一人,承受了多少东西。
  “……我是个畜生,我享受着她给我的一切,却连她最后一面也不曾见到,我是罪人,该死的是我,从来都是我——”
  如果没有她这个拖油瓶,在孤儿院里她就不会因为保护她受那么多苦,如果不是因为让她过上好日子,她在最初那户人家收养她的时候就该去了,而不是最终落在周景言手里……短短的一生,才二十三岁的年龄,就这么凋谢在风雨里,被人践踏在地上,受尽折磨。
  而这一切,全是她的错!
  江羽深吸口气,勉强安慰她,“她这么做,都是为了你,所以密密,你要好好活着,无论是为她,还是为你自己。”
  周密摇头,“羽毛,其实你不用替我请律师的,我想在监狱里待着,哪怕仅仅是赎罪也好……我前面十几年的自由快乐,全是她用自己换来的。曾经有次暑假,她和周景言说是去国外玩,但其实那两个月里,她都待在离我不远处的笼子里……我想待在这儿,羽毛,别管我了。”
  她看着江羽,双颊全是巴掌印,眼睛空洞无神,深处全是悲哀,“让我待着吧……前几天,我求狱警给我一个本子,我写了个故事,叫《天微明》,羽毛,等我把它写出来,你演给我看好不好?”
  “好——”江羽双眼绯红,低声道“密密,最多三年,就出来好不好?去看看外面,替她去看看外面……”
  周密没说话,虽然满脸泪水,却笑得很开心,那种笑靥如花的样子,像极了他们初见的时候,她还带着微微的青涩和腼腆,只是如今,唯独少了那份期待。
  探监的时间一晃而逝,电话挂断前,周密看着他的眼睛,忽然对他说“羽毛,沈先生或许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的人,但是如果一个人愿意无条件对另一个人好,那么不管他做了什么,都给他一个机会吧,看看他自己怎么说。如果……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话,就好好过下去。人这辈子,太难了,有很多话,不说出来,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江羽别开脸,勉强笑了笑,“他也来看过你?”
  周密摇头,“羽毛,看人要用这里,”她捂着自己胸口,“别相信眼睛,人啊,真的不能只看表面。”
  话音刚落,狱警就来了,两人匆匆结束这次通话,之后就是二审三审,案子彻底落下帷幕的时候,冬天已经来了,周密最终还是被判了三年。
  江羽用拍戏作借口,维持着和沈钰竹不远不近的关系,而沈钰竹因为一边要接手沈家的事情,一边又要和别人交接他原本的事情,以至于哪怕知道江羽在故意淡化两人的关系,也没时间来找他。
  他基本就没回过家,不是住沈家就是在其他地方,有时候夜里想起江羽了,想打电话过去,又想起江羽拍了一天的戏,或许真的累了,也就没有再打扰他。
  孟叶发江羽的动态给沈钰竹几乎成了条件反- she -,哪怕他有时候喝口水都能给他拍过去汇报一下,然后因为他大冬天喝水居然不喝热水这种个人爱好问题被沈钰竹削了半天。
  江羽知道孟叶在干嘛,但他从始至终都装作不知道,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今年的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江羽和秋棠拍的v随着他的新歌出来一起被放了出来。
  有秋棠作为招牌,歌的销量很快冲到了各大网站的第一,而v的播放量在新歌放出的第一天全网累计就上了四千万,之后一周累积下来,国内成功破亿。
  而在young站里,江羽又成功多了个老攻。
  各大热搜铺天盖地往两人身上盖,又因为临近年底,各大平台的投票也随之而来。
  江羽粉丝数在不久前就破了两千万,更是活粉无数,一时间,无论什么平台的什么投票,他的名次最差也是第三。
  《貂锦胡尘》也因为他这个诞生的顶流未播先火,超话累计上亿,偶尔一个剧照流出来,粉丝都能就着young站的u主们的剪辑再吃一碗饭!
  周密的《天微明》在月底的时候递给了江羽,江羽看完之后私下里交给了林砚,林砚看完之后,果断找飞渡拉了投资开始筹备。
  《貂锦胡尘》的导演调教了他一段日子,深觉次子天赋异禀,看了大概的剧本后,也不让他在剧组待了,直接将人踢了出去让他好好筹备。
  沈钰竹忙的时候,只能每天从孟叶那儿获悉江羽的消息,等他不忙的时候,回去看了一眼,屋子里江羽的生活痕迹已经完全没有了。
  他摸了摸桌子上沉积的灰尘,叹息一声,抓了衣服就出去了。
  于是,等江羽正式杀青回来,一推门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个穿睡衣的熟人。
  江羽“……”
  “回来了?”沈钰竹撸着他的猫,坐着他的沙发,一脸大家长的模样。
  江羽站在那里门口,从喉咙里憋出了半天才憋出句沈先生。
  “新戏杀青了?”
  “嗯,”江羽搓了搓手指,在门口换鞋,顺便把围巾取下来拿在手里。
  “这儿倒也不错,当临时住所挺温馨的。”
  “沈先生……怎么会来这里?”
  沈钰竹轻笑,“山不过来,我就过去,这不是很正常吗?”
  江羽“……”
  哦。
  “过两天就是元旦了,跟我回沈家祭祖吧,”沈钰竹语不惊人死不休,全然不顾江羽已经泛黑的脸色。
  “之后等你事业稳定了,我们再去国外结婚,现在先去告诉祖先。”
  江羽“……你说什么?!”
  沈钰竹“嗯?”
  “沈先生可别说笑了,我一个演戏的……何况还是个男人……”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