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9)

字体:[ ]

  同桌女孩“……”
  她从柜子里掏出一个面包,直接砸到了江羽怀里。
  江羽“……谢谢!”
 
 
第22章 开撕
  “吃你的吧!”
  江羽“……”
  女人,当真是善变的生物,前一秒还对你温声细语问你怎样,下一秒就化身恶鬼凶神恶煞。
  真是不好接触。
  下午的一共四节课,经过化学物理两位老师很一番明争暗斗之后,各自退一步,均分两节。
  在老师跨进教室的前一秒,江羽在同桌不可置信的目光里,三两口啃完面包,觉得略哽,但是没有水,于是打了一节课的嗝。
  几个课间,班上的女生几乎都来问过他,可惜江羽除了副班长和语文课代表外,几乎都不认得,于是只能保持温润的微笑,内心无比尴尬。
  好在一群毕业之后各奔东西的哥们儿解救了他,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拽了江羽就走。
  “兄弟,桃花很多嘛,”一个江羽不记得名字的男生挨了挨他肩膀,挤眉弄眼,表情猥琐,宛如耗子。
  “好了陈浩,阿羽过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班长站在厕所门口,对着江羽招手。
  江羽如同见到了解放军的劳苦大众,几乎是连蹦带跳地蹦过去。在三中这群高中同学里,他谁都有可能不认识或者忘记,但班长那是一定不可能的。
  这个人在他未来的十年里,一直不离不弃,哪怕是在他被金主雪藏,众叛亲离的时候,也不曾离开过的人。这个人,是他除了白檀外,最好最好的朋友,哥们儿。
  “锦心?”
  虽然名字非常娘炮就对了,江羽暗搓搓微笑。
  “你家里……”柳锦心皱着眉,把他拉到天台上,“你是不是有亲戚在隔壁二中读书?”
  “嗯,我三叔的孩子在那儿读书,怎么了?”
  柳锦心叹气,看着江羽的目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我听在那儿读书的亲戚说……有人在说你……”
  说什么呢?
  放学江羽就知道了。
  二中离三中也就十几分钟的距离,也不知道人在外边儿等了多久,江羽刚出校门就遇到了江琴。
  这姑娘长得和她妈很像,同样的三角眼高颧骨,嘴唇淡薄到无,偏偏还画着大红唇,眼影涂得和烟熏了似的,大秋天的,还穿着刚到大腿的小裙子。
  “哟,你出来了?”
  江羽当做没看到这人,他不打女生,但这姑娘总在挑战他的极限。
  “我说,你聋了吧!”江琴在后面大叫,一声出,校门口大半的人回头。
  江羽不想理她,但更不想丢人,于是回头,“你来干嘛?”
  “哟,你当我愿意来找你这个丧门星?”她撩了撩烫成大波浪的头发,声音非常尖锐,“我妈让我叫你回去,高中生深夜不回家……呵呵,死在外边儿了警察还得找我们!”
  江羽“……你走吧。”
  冷静,理智,淡定!
  “我也想走啊!”江琴翻白眼,“谁不知道你是个扫把星,克死了爹妈和老爷子,现在还想害我们?实话说吧,我妈让我带你回去,所以,你今天是回也得回,不回也得回!”
  江羽“……”
  呵呵,江羽非常镇定的想,冷静是个什么东西?理智能吃吗?淡定是谁?
  这踏马的泼妇都打上门了他还得装孙子吗!去他奶奶的理智冷静淡定!
  “小姑娘,年纪轻轻,还是不要随便说脏话的好,要知道,当你站直了身躯褪去了兽- xing -,学会了语言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个人了,何必这么聒噪。”
 
 
第23章 悍妇也怕了
  不知何时,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就站在了校门口,他的五官很平凡,但不知为何,组合在一起,却给人一种惊艳之感,江羽看到他,下巴几乎要掉到脚背上。
  林砚!
  居然是林砚!!
  江羽斯巴达了。
  在这个神奇的年代里,浓雾中可以遇到金牌经纪人,小巷子里可以邂逅极道追杀的总裁,校门口,居然都可以见到未来的国际导演!
  “你他妈谁啊!我说什么关你屁事!”这姑娘被说得瞬间暴躁,一秒化身恶鬼,可惜是个战斗力五渣。
  “我是谁你不用管,”林砚右手插在裤兜里,神色淡淡,“不过看你这明显野- xing -未除的模样,怕不是刚刚进化到人类初始阶段?哦,那段时间叫什么来着?山顶洞人?元谋人?总不会是寒武纪吧?”
  江琴被这钟不带脏就骂人智障的方式气炸了,于是这姑娘张着一张血盆大口就开始喷“你踏马有病啊,我说你了吗?你diss我闹屁啊!”后面一连串涉及- sheng -殖器官和问候父母的骂街,其泼妇之能态,尽显了我国博大精深的悍妇文化。
  江羽被深陷其中却犹自淡定的大导演震住了,觉得对方不愧是能培养出无数神的男人,这份淡定果然非同一般,常人难及。
  “喂,你们保安室的人呢?”林砚一副总统视察下市的模样,从兜里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电话,“门口有不良学生闹事,我建议送少管所教育一下。”
  听到这话,江琴愣住了,旁边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也愣住了,然后就见三个大叔从人后边儿气喘吁吁的挤进来,“谁——谁在闹事?”
  江羽被这骚气的- cao -作帅了一脸!
  收了手机,林砚一直盯着江琴,看这姑娘明显有害怕的意思,也就没有多开口再说什么,旁边围观的人个个安静如鸡,甚至有几个暗搓搓的开溜。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隔壁二中的……
  咦——
  他们不想交保护费!
  “谁闹事?”大叔还在问,一双眼睛却直盯着明显一副不良学生样的江琴看。江琴虽然混,但还真没进过少管所。一时间恨不得从没出现在这里,见林砚没有开口的意思,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连忙一胳膊撞开江羽,埋头就跑。
  帅啊——
  林砚对江羽点了点头,没等江羽说谢谢,便错身离开了,江羽看着他的背影,被这近一米九的汉子帅得不要不要的,内心激动非常,简直要唱起欢乐的儿歌。
  “这不是一班的江羽吗?”一个大叔叼着烟,惊奇地看着江羽,“年级第二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离开了?昨晚上回去没遇到什么事吧?”
  “没有……”江羽笑容满面,撒丫子就跑,乖乖,被逮住了不说道半小时他休想离开!
  日子过得如同过山车,江羽离开家去他二叔家的时候,是带着所有余额去的,他妈妈临终前说过,他父亲的这群亲戚里,除了老二家外,没一个好东西,老二媳妇虽然嘴巴歹毒人也自私,但比老三家的那东西不知道要好到哪里。
  他才十七岁,如果有人要收养他,法律是允许的,他妈妈也希望他可以在他二叔家待一段时间,不用多久,他二月的生日,只有几个月就成年了,只要成年就可以离开独立生活,也不用再受什么桎梏。
  木樨花围绕着校园栽了一圈,江羽摘了片木樨叶子在手里,往昨天那个小巷子里走去。
  他妈妈没有说错,二婶的确不像三婶那样,可……重生时女人尖利的声音犹在耳畔,江羽摸着口袋里的银行卡,里面只有三万多块了……他一定要拿到男二的角色,负责,后面的日子,真的就只能站在东南角,对着西北方喝风了……
  连土都没得吃!
  今天再住一晚小旅馆,明天他的住校申请应该就下来了,到时候就搬到学校里去。
  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困难都只是暂时的,就像这片叶子,虽然已经枯萎,但是,冬天过后,春风一来,就又是一树碧绿。
  当务之急,是把《苍生菩提》这本小妖精看完!然后揣摩好秦穆这个人物,九天之后,一定要拿到他!
  江羽信心满满。
 
 
第24章 试镜一
  九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期间,江羽搬到了宿舍,成了与耗子神似非常的陈浩的邻居。而后,他回家将自己和妈妈的遗物全部打包带走,去的时候是周末,他三婶刚起来,这女人穿着睡衣,从他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喋喋不休,言语间,将江羽几乎贬低到尘埃里。
  江羽对她的叨叨一直充耳不闻,直到他收拾完所有东西,离开他这个曾经的家的时候,才回头看了一眼女人。
  里面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恶毒几乎让女人怀疑,这压根儿不是她那个软弱无能的侄子,然而江羽只看了一眼就转头离开了。
  这个地方,他早晚会拿回来,现在他没有成年,即便拿回来了,只要他被“收养”,照样无济于事。
  现在,就先留给这群鸠。
  他要进娱乐圈的消息被班主任告诉了其他科任老师,老先生的本意是让其他老师对他偶尔的缺席不要太严厉,结果其他老师一听,炸了。
  他们的数学老师就是年级组长,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双手瞬间不协调,可怜那被握在手里的纤细红笔,被捏得嘎吱一声,几乎要断送了它刚出生一天的小命。于是,正在午睡的江羽就这样被炸毛的年纪组长提到了办公室,不得不再次用影帝的演技,充分诠释自己进圈子的必要- xing -。
  末了,在年级组长感慨无奈的声音里,一溜烟而滚回了宿舍。
  所以,现在的他几乎处于被放养状态,请假条一出就被恩准了。
  天宇酒店在繁华的商业区,离三中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距离,面试时间定在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中间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为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江羽六点就起了床,然后搭地铁,坐出租,八点左右,成功在一片堵成金枪鱼的骂街声中赶到了地方。
  面试的地方在五楼,江羽看了眼电梯口堵成一片的人群,想了想,干脆走路上去。
  他走得很快,越往上走同龄的人也就越多,江羽心里明白大概都是来试镜的,便没有搭理,自顾自走自己的,很快将走得慢的甩在了后面,几分钟就到了五楼。
  如果一开始楼梯口和电梯口还能用人群来形容,那房间里的,大概就是一群站队整齐的金枪鱼。
  林砚虽然是个新导演,但架不住《苍生菩提》是个大i啊,何况,江羽想到了昨晚自己看到的最新消息,有传说林砚自己就是这本书的作者……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