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89)

字体:[ ]

  后知后觉的,孟叶终于发现了两人间的气氛不太对,但也不敢多问。到了酒店拿了房卡就跑了,徒留江羽一个人在后面面对着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承受着这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伤痛,腿都要吓软了!
  “沈先生……”
  “去洗澡,”沈钰竹似笑非笑,“一会儿带你去做个检查。”
  然后再和你算账。
  江羽深知他后面没说完的那半句话是啥,不由脸色惨白的垂下头,可怜兮兮地捏着衣角。
  他球鞋黑乎乎的,几条藤蔓从鞋底下伸出来绑在脚背上,虽然露出了些脚指头,但不用走一步就把鞋整个滑到小腿上,江羽就很知足了。
  而沈钰竹西装革履,身上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熏香味道,皮鞋油光锃亮,双腿交叠着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的气息,随着那股说不出来的诱惑,危险得让人哆嗦。
  江羽一看他这模样就想起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于是更加腿软腰酸,只觉自己这般凄凄惨惨戚戚,怕是活不过今年过年。
  “快去,”沈钰竹微笑,双手交叉放在腹前,重瞳深邃似海,定定地看着江羽。
  “沈先生……对不起,”江羽垂着头,有点儿委屈,被追杀了这么久,他一来就这样……
  “以退为进这套在我这儿没用,”看着他,沈钰竹带着些歉意,低声道“这顿日,你是逃不了。”
  江羽“……”
  嘤!
 
 
第159章 作死第一步
  清晨的露珠打在一夜怒放的花蕊上,偶尔几许山风拂过,便带起满枝摇曳,白雾笼罩在不远处的山崖上,为青山披上一层轻柔的细纱。
  一声有一声无的蝉鸣从树梢上传来,盛夏当日,正午时分,烈日炎炎。
  一夜花开的江羽翻过身去,扑了个空。
  他蝶翼般的睫毛颤了颤,殷红的眼角上扬,一滴水痕划过。
  疼疼疼疼死了啊啊啊!!!
  江羽保持着僵硬而滑稽的姿势没动,他后面和身体其他部位的疼痛让他一瞬间想问候沈某某的十几代家族。
  窗帘依旧守候在窗前,尽责地挡着灼灼烈日,江羽艰难地拿出手机,打开屏幕。
  屏幕上明晃晃的13:25让他愣了一下,随即开口喊了声沈先生。
  然而房间静寂无声,别说沈先生了,他如果屏住呼吸保持不动,说这是间空屋也有人信。
  一条两小时前孟叶发来的短信留在屏幕上,江羽戳开看了眼,又默默放了回去。
  [老大有急事,所以昨晚半夜就驾车回去了,你如果醒了记得给我打电话。老大说你身体不适,直升机已经改了时间,我们后天再走。]
  旁边的位置早已冰冷,江羽伸出手,鬼使神差地摸了一下,冰凉的触感无不昭示着他的枕边人已经离去多时。
  江羽抱着手机,慢吞吞地拱到了被子中间,手机的亮光照- she -着他惨白的脸颊上,一片冷淡。
  本也没指望什么,事急从权,何况他本来就忙。
  江羽在心底反复告诉自己要谅解,要体谅,他这是忙,半夜离去,说不定就是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不他亲自动手的事。
  他要做的不是像个怨妇似的抱怨,而是要百分百支持,百分百谅解,他不告诉自己都是为他好,是怕他难过……
  江羽翻了个身,哪怕内心再怎么自我催眠,却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失望,他都能理解,也都能明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哪怕他这么控制自己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就不能,亲自给他留一条消息吗?
  为什么无论他的什么事情,什么消息,他都是最后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要别人告诉他他才能知道?为什么他每次去什么地方都不愿意和他打声招呼!
  哪怕只是单纯地告诉他一声,他要出趟远门也好啊!
  他不会阻止,不会为难他的,为什么就是什么都不愿意说一声,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都是这样!好像告诉他了就会怎样一样!
  每次都是无缘无故失踪,再无缘无故出来,然后又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他沈钰竹到底把他当做什么了?!
  他的事情,无论大小,他怕不是都了若指掌,然而关于他自己的事情,却从来都吝啬开口说半句,而他每一次,每一次,知道关于他的事情,都是在别人口里听到,而除了听到的这些事情之外,他对他一无所知。
  ”沈钰竹……”
  放下手机,江羽在被子中间蜷缩成一团,呆呆地看着黑暗中的某个地方。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心里有些难过,江羽苦笑自嘲,前世钟子规那么畜生他都能忍着,怎么这一世沈钰竹就是稍微隐瞒他一下他就受不了了?
  果然是矫情了,都是惯的,如果沈钰竹一开始就像钟子规那样对他,他一定不敢奢望这么多。
  哪还会像现在这么贪心,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儿。说到底,是他自己蹬鼻子上脸,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却忽略了,自己几次三番当真的东西,说不定在别人眼里,都只是寻常。
  这一天,江羽两点多才从床上起来,顶着一头乱发和满身的淤青,给自己点了份粥。
  孟叶不久后来了,在他房间里陪他说了好一会儿话,经过这次共患难,两人的关系大为进步,这位长着初中生脸的黑妹,一反最初在他面前的腼腆,叽叽喳喳豪爽异常,活像个东北的大老爷儿们!
  等她走后,江羽穿着睡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已然暮色四临的城市,伸出右手,在玻璃上静静地描绘某个人的模样。
  一天了,他没有接到一个电话。
  此时此刻,某军区医院里,沈钰竹守在手术室外,看着明晃晃的”手术中”几个字,面色暗沉,周身气压极低。
  林书航陪在他身边,无声拍拍他肩膀,出去了。
  医院外,穿着军装的男人对他招了招手,”怎么样了?”
  ”不太好,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好几次差点脑死亡。”
  林书航和他并肩走着,眉眼之间满是疲惫,“他在这儿守了快一天一夜了。”
  男人右手食指搓了搓裤腿,转头镇定道“钟……他对咱们教官来说,毕竟是不一样的。”
  “是啊,的确不一样,”林书航叹气,“就像沈钰竹这混蛋,如果有一天他也这样了,指不定咱们一群人会怎么样,只是可惜……钟队,原本是咱们那儿最厉害的一位。”
  “是啊,神话一样的人物,谁能想到……不过总算报仇了不是?张家这次虽然没有被彻底剿灭,但到底动摇了根基,也不枉教官用自己做饵,亲赴龙潭,到底还是坑了这群王八蛋一把……”
  两人渐行渐远,身后,医院灯火通明。
 
 
第160章 哦豁
  在酒店待了两天,等身上的痕迹少了点儿,江羽就急匆匆回去了,剧组一切照旧,虽然他缺席了十多天,但有沈钰衡压着,顺便替他做人情,导演虽然不满他总是动不动就失踪,但到底没怎么生气。
  导演都这样了,他又有沈钰衡护着,其他演员就算心里再有什么不满,也只能背后嚼舌根,没有当面怼过他,
  然而这些指指点点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多么让人难受的事,但对于江羽而言,不过就是小意思,他前世什么没经历过?
  就这?呵呵。
  然而总有人不舒服,于是就有人背后偷偷发通告说他耍大牌,然而那些接单的公司接到这单子,有的当时就拒绝了,有个别没拒绝的,转身就给陈霜打电话告状去了。
  笑话,谁不知道这位有那位姓沈的大佬护着,他们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沈姓大佬,但无论是沈钰衡还是沈钰竹,那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沈钰衡还好,如果是沈钰竹……祝自己凉凉都是轻的。
  于是,那位演员的通告虽然发了不少,但在网上激起的水花却少之又少,他自家的公司个别拎不清还想搞一搞事,结果买的热搜刚上去,几分钟的功夫,又掉了!
  于是这位拎不清的领导就很生气,专门打电话去咆哮,说好的黑到底呢?怎么转眼就把热搜撤了?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合作了!
  对方呵呵一笑,摸着自己半黑的良心,一脸沉痛地让他想想百影,想想已经被瓜分完毕的飞天娱乐,让他扪心自问,自己那点儿资产够不够那位沈姓大佬折腾。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说,还收我钱?”
  对方“……”
  钱这个东西……谁嫌少啊……
  领导“你个ждnhд……”
  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的江羽开始没命地拍戏,和他对戏的人,除了一些老戏骨外,大部分新人或者演技一般的,稍有不慎就被他带着走或者碾压了,偏偏他自己什么感觉也没有。
  导演额头青筋直跳跳,把他招过去就这个问题好好逼叨了一顿,让他带人入戏可以,别压!
  江羽一脸懵逼,看得导演只想抽他一巴掌。
  八月中旬,也就是- yin -历七月七的时候,江羽受邀参加tv3主持的《七夕鹊桥》活动,和白檀和合唱了《苍生菩提》的主题曲。
  自从上次拍戏结束,两人虽然私下里也有不少接触,但在这种场合,并且再次合作,却还是第一次。两人都很高兴,江羽当时就冲上去和白檀来了个爱的抱抱。
  之后两人配合默契十足,《七夕鹊桥》结束,两人的热搜冲到了前三,檀羽粉表示官方的糖都快把自己吃撑了!
  young站一晚上下来,两人的同人视频又刷了几百条,什么三生虐恋啊,君生我未生啊,车开得惊人。
  这让在沈家祠堂替先人扫尘的沈钰竹沉默了良久,等江羽活动结束回家,刚洗完澡,这位的视频电话就迫不及待的来了。
  江羽愣了一下才接起来,然而接起来之后他就后悔了,他现在很累,根本不想应付沈钰竹,于是视频开启后,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对方。
  沈钰竹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浓重的黑眼圈,尖削的下巴,苍白的脸颊,心里有些发软。
  “江……”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江羽已经睡着了,沈钰竹睡在床上,看着他沉静的睡颜,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软地一塌糊涂。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他想,他终于领悟这句诗的意思了。
  他就这样静静看着他,直到自己也睡意朦胧,这才关了视频。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