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87)

字体:[ ]

  “哦?那你说说,我是怎么想的?”
  江羽“……”
  沈钰竹低头,挑起他的下巴死死捏住,那手中的力道极大,捏得江羽几乎要以为下巴又被卸了。
  “我,我……”他我了半天,刚准备说什么,又被周密截了。
  这姑娘趴在地上笑得不能自己,一边笑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沈钰竹转头,看着她癫狂的模样,轻轻哼了声,又要上前。
  江羽扑在他前面死死锢住他的腿,“沈先生,沈先生你别冲动,她只是受了刺激,只是受了刺激而已!”
  “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干净的,”周密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江羽,眼中痴迷狂热,“你这么好,这世上没有人可以配得上你,男人,女人,谁也不配。”
  “你自己就配了?”沈钰竹冷笑,另一只手顺着江羽的下颚往下抚摸,而后锢在他脖子上,一把掐住,江羽被他掐得呼吸困难,不由大张着嘴喘息,沈钰竹俯身,吻了下去。
  脖子被掐住本就呼吸困难,哪里还能再接受这样的亲密?江羽在他怀里疯狂挣扎,眼前一阵阵泛黑。
  周密看见这一幕简直要疯了,心里奉为神祗的人被这么对待,是个人都得抓狂。
  于是这姑娘大叫一声,红着眼,想也不想就冲了上来,沈钰竹松开江羽将他搂在怀里,在周密过来的瞬间,一把提着她的衣领扔了出去。
  周密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沈钰竹看着她,清俊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恶意和快活,这和他平日里温润如玉的形象大相径庭,江羽在他怀里喘息着,第一次对自己心里的那个沈钰竹有了不一样的认知。
  这个人,其实也并不是表现得那样光风霁月……
  纵然再怎么温润如玉,温良恭俭让,他也姓沈,是沈家嫡系一脉的独子,沈家……
  这样的家里出来的人……
  不过就这么刺激了一下,他反应居然会这么大,这倒是江羽没想到的。
  “看清楚了?”沈钰竹将江羽的脸从他怀里转过来,顺便轻轻地在额头上烙上一吻。
  “他是我的,在你眼里他再怎么好,他也终究是我的人;这辈子,生也好,死也罢,都是我的,你想觊觎我的东西……那就试试。”
  周密看着他,结了血痂的脸上惨白一片,她半趴在地上,好半天才嗤嗤笑道,“如果他不愿意,你还能强迫他?”
  沈钰竹只冷笑,他这种人,看着有多温良,- xing -格就有多霸道。
  这辈子沈钰竹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何况,江羽本来就是他的人,如果要他放手,除非他死,不过……就是他死了,他也会把江羽带上。
  “你让我跟你合作,你说你帮我找出凶手,帮我报仇,可是……羽毛,你知道你身边的那个男人,他有多恐怖?他太会利用人心,也太可怕了。这样的人,你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沈钰竹“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只要你再耐心等等,不出十天,必然可以收尾。”
  “十天……”周密捂着脸大笑,带着哭腔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中间出现了叛徒?死了好多人,全死啦!谢澜也快死啦!哈哈哈哈,我被周景言上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一起……那么多人,那么多人……”
  “你们说帮我,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帮我,我受不了,受不了了……你们不帮我,我就自己来,我杀了周景言……反正已经这么脏了,不在乎下地狱……可是羽毛不行啊,羽毛不能出事……我知道你洁癖,那我弄脏了他,你是不是,就会放过他了?是不是啊,是不是?羽毛,你过来好不好?我是在救你啊!”
  沈钰竹看着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件死物,周密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沈钰竹胸口剧烈起伏,半晌,掏出手机,“计划提前,立刻收网!”
  对面的人似乎情绪也很激烈,沈钰竹扒拉开江羽的手,一脚踹在沙发上,沙发被踹开了好几米,周密被他动作吓得大叫,捂着耳朵缩在墙角。
  “别踏马废话,告诉秋棠,想要他哥活命,就乖乖把金三角那条线交出来,我只给他十分钟,十分钟不给我答复,直接给我毙了秋溯!让林书航踏马别磨蹭,安平市中心医院紧急待命,立刻出发!”
  “你,”他转头看着周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打草惊蛇,死的人只会更多!”
  沈钰竹招手,“江羽,过来!”
  江羽“沈……”
  “听话。”
  他说这话的时候无悲无喜,唯眼眸深处一片漆黑,暗沉沉的,看着无端的瘆人。
 
 
第156章 
  江羽“……”
  他慢慢走了上去。
  沈钰竹就站在不远处,清俊的脸上一片凝然,那双重瞳深海一般,当它定定地望着某个人的时候,深邃地几乎能把人吸进去。
  周密蜷成一团缩在墙角,捂着自己头尖叫,看见江羽朝沈钰竹走过去,疯了一般爬过来。
  沈钰竹冷笑,几步过去,一把挥开江羽企图抓住他的手,将周密提拎起来,在女人凄厉的尖叫声中,右手在她脖子上轻轻一按——
  周密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人也软软地瘫在了地上。
  江羽心里一紧,却也松了口气,沈钰竹的身份摆在那儿,那个身份就注定了他不会对普通人下手,江羽倒不担心他会对周密做什么,捏晕了倒也好,省的出乱子。
  趁着周密晕倒,他便将周密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
  一块桌布迎面砸来,江羽接住,理开给周密当毯子盖上。
  “一会儿会有人来这里处理这起案子,你先跟我离开。”
  江羽不动,转头看着他,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沈钰竹没有笑,只淡淡看着他,“有些人的确罪该万死,但这不是为她开脱的理由,犯罪者自有国家法律来制裁……她僭越了。”
  江羽“……”
  “江羽!”这是江羽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严肃而淡漠,不至于无情冰冷,却也让人觉得……遥远而不可捉摸。
  “这世上如果谁都是大侠,谁都是超级英雄,谁都用自己的方法来制裁犯罪,那国家法律成了什么?无规矩不成方圆,制度是用来约束人的……而受害者,也不该成为加害的人。”
  “那周密又算什么?”江羽看着他,那他又算什么?
  半晌,抬起的头又低下去,他右手轻轻抚摸着左手手臂,那里还是有些疼。
  他想起了他前世十多年的晦暗生活,囚禁,折辱,殴打,甚至是强……他那么痛苦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来对钟子规说规矩讲制度?
  遵守规矩没错,可世界这么大,总有规矩约束不到的地方,总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而他一个站在阳光底下的人,又凭什么来嘲讽活在地狱里的人?
  这和何不食肉糜有什么区别!
  “放心,她本身就是受害者,杀人顶多就是判个防卫过度,最多不过多判几年……但是江羽,你是公众人物,不该牵扯进来。”
  江羽“……”
  “走吧,我送你回去。”
  说完,沈钰竹拉了江羽就走,江羽没防备,被拉得一个趔趄,临出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 yin -暗的别墅里,周密躺在沙发上,桌布盖着,宛如一具死尸。
  江羽被牵着的右手手腕很快变成一片青紫,手骨断了一般,他的左手在最初和周密打斗中被压了一次,现在还有些疼,但那点儿疼和沈钰竹这几乎要把他手腕捏碎的力度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毫无可比- xing -。
  银色的柯尼塞格停在铁门外,江羽被扔了进去。
  沈钰竹站在车门前,双目冰冷,“今天的事……我晚点儿再和你算账。”
  江羽垂下眼睑,右手有些颤抖。
  柯尼塞格箭一般激- she -出去,空旷无人的山路上,只有它银色的身影在山中绿林间不停穿梭。
  江羽被扔给了沈钰衡,在沈钰衡来接他前,他被沈钰竹按在后座沙发上使劲折腾了一顿,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但该干的也干得差不多了。
  沈钰衡把电话打给他的时候,江羽正浑身颤抖着在他怀里流泪,沈钰竹接了电话又挂断,咬着他的耳朵,让他放乖些。
  江羽双眼绯红,上下嘴唇又肿又破,裤子被退在脚踝的地方,整个下半身全是青紫。
  下车的时候如果不是沈钰竹拉着,几乎要从车上跌下去。
  等沈钰竹把半搂着放到沈钰衡车里时,他几乎是逃也般的缩在后座一角,目光闪躲,全是哀求。
  沈钰竹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乖乖呆在剧组,不准偷偷离开孟叶半步。”
  江羽抓着衣服的一角,低头,白皙的手指上,关节都泛起了青色。
  沈钰衡踢了踢他裤腿,满脸嫌弃,“行了行了,跪安吧,朕先带着他离开,爱卿慢走不送。”
  沈钰竹提着沈钰衡到后边,“你过来一下。”
  “我说,你能别那么牲口吗?”沈钰衡拍开他手掌,给自己整整衣领,看着沈钰竹这副看着冷冷淡淡与世无争,实则油盐不进霸道任- xing -的模样恨不得一巴掌给他糊过去,“他好歹……嘴唇破成那样,你踏马让他怎么上镜!”
  “那就不演。”
  沈钰衡眯眼,“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沈钰竹弹了弹夹在右手食指和中指间的烟,又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这两天你和他就呆在剧组,哪儿也别去。”
  沈钰衡眯眼。
  “别问,”沈钰竹将燃了一半的烟碾灭在地下,又用纸巾抱起来,“帮我照顾好他。”
 
 
第157章 逃命
  这天之后,沈钰竹就又失踪……了,上次江羽还急得几乎失去理智,这一次,他除了夜里看着两人曾经的微信记录外,什么也没做。
  猫在剧组很适应,平时江羽拍戏它就自己找个地方背- yin -的地方躺着,半眯着眼,大的尾巴摇啊摇,每天都有一群人刻意给它送吃的,江羽还没怎么喂它呢,这家伙就已经满身横肉,坐起来从后背都看不到垂在前面的脑袋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