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85)

字体:[ ]

  前世对钟子规动心是他蠢是他贱,怎么这辈子,又载到了其他人的陷阱里?
  听到他失踪的消息,自己疯魔了一样想办法,为此不惜找到廉尘,让他和那些人在他手臂里缝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的东西,甚至为了让他脱险,还把自己搞的鲜血淋漓。
  江羽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心里一片平静,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很痛苦的,或者说,会很难受,但不知怎么的,大概是前世将这些激烈的感情都给了钟子规吧,他除了觉得心里一片冰冷外,隐隐约约的,竟对沈钰竹的做法觉得理所应该。
  就像那些人说的,江羽是个丧门星,克尽亲友最终还要克自己。
  这么说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就像他前世不得好死,这一世,大概也会如此,与其到时候错愕难受不可置信,倒不如一开始就做好准备,只是他也好奇,他会在什么时候,又以什么样的姿态死去。
  沈钰竹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外面炮火连天,江羽用完好的右手按了按胸口,慢慢出了房子。
  鲜血蜿蜒,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江羽视若无睹,走到门口时撞到门框上,被作用力反弹着微微晃了晃身子,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连忙跑回来找东西止血。
  可张既封为了保证沈钰竹没有武器,房间里根本没有尖锐的东西,没办法,江羽只能掏出打火机,抖开桌布,一点一点焚烧出一块长条,用来绑住伤口。
  粗糙的桌布接触到伤口的瞬间,江羽疼得哆嗦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忍痛缠了上去,他一边缠桌布一边低声哄自己,让自己乖,一点儿也不疼。
  伤口缠好,江羽眼前已经是一片黑色了,他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等眼前的黑色消失了才站起来,之后一路摇摇晃晃,走出了别墅。
  出别墅的那刻,刚好秦阙冲进来,于是将他扶着,一路带回了直升机。
  在直升机外面,江羽有幸见到了被一群白大褂从不远处抬来的男人,沈钰竹跟在担架旁,面沉如水,时不时用手将他的后脑勺垫一下,防止医生走太快颠簸了他。
  江羽看着这一幕,心口忽然产生的窒息和沉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而他耳边的聒噪声,更是让他的心跌到了谷底。
  “沈教官和这人什么关系啊,竟然为了他亲自来这儿当卧底,我的天,还从来没见他为谁这么折腾过……还动用了这么大的力量,有那个什么部队,有咱们市警察局和国际刑警就算了,居然连那个什么廉家也加入了,我的天……虽说这么做的确把张家收拾了一顿,还整顿了张家至少一半的……但这也太……”
  后面的话江羽没怎么细听,他怔怔地看着沈钰竹的脸,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却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
  “好点儿了吗?”沈钰竹这才看到他,问了他一句,然而还没等江羽回答,便又接着道,“我让林书航陪着你,我还有点儿事,先过去了。”
  然后他就带着担架上的男人上了另一架直升机,全程没有再看他一眼。
  江羽低眉顺眼地跟着林书航上了另一架直升机,一个医生跟着上来为他处理伤口,掀开桌布,看着那伤口外翻,还在流血的口子,和伤口外那棵摇曳的青竹,江羽忽然觉得,左手很疼。
  那是种难以言喻却疼得钻心的感觉,疼得他浑身发抖,眼泪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流。
  “小伙子家家的,怎么这么怕疼,忍一下哈,等我包扎完就不疼了的。”
  医生小心翼翼地为他清洗伤口,又用纱布缠上,江羽看着医生小心翼翼的动作,笑了笑,泪流不止。
  太疼了,真的,真的太疼了,江羽看着缠好纱布的手臂,右手虚虚摸着,又触电一般拿开。
  医生以为他疼得厉害,便不时讲些他在医院的趣事,江羽跟着他的声音时而笑时而闹,最后在医生的喋喋不休里,他沉沉睡在了椅子上。
  最初医生以为他是困了,然而等直升机落地了,林书航怎么也叫不醒他,医生这才发现,他其实已经晕了。
  之后被紧急送到医院,醒来时,沈钰衡守在他身边。
  沈钰衡告诉他剧组那边因为他不在本来准备换人,但因为他和陈霜周旋,加之他之前也赶拍了不少,所以先停了他的戏份,现在在拍别人的,等他回来再拍他的。
  江羽感激地笑笑,又和他说了会儿话,看着他出了病房。
  之后沈钰竹才来,江羽看着他眉眼弯弯温柔如故的模样,扯开嘴角对他笑了笑。
  他心里很平静。
  其实有时候,人真的要认清自己的身份证,这不是贬低也不是嘲讽,而是人只有在认清自己身份的时候,才能保证不做错事,才能保证做的事是符合自己身份的事。
  就像学生就该认认真真上学考试,老师就该认认真真教书育人,而演员明星,自然也该将自己的职业素养发挥到骨子里,他是个演员,无论何时,都是万万不能堕了自己的名头的。
  有时候吧,人真的不能把自己太当回事。
  就像感情这种东西,就不是他该奢求的。
  他要不起,也玩不起这些富人的游戏。
 
 
第154章 莫奢望
  在医院住了五天,除了左手不敢怎么动外,其实都还好。
  而听说他受伤了,粉丝们在网上集体为他祈福祷告,剧组本来也想安排人来探病,但因为进不了医院,就让沈钰衡转告了一下。
  只是他左手受伤,虽然没有伤到筋脉骨头什么的,但失血太多,伤口又经过手指二次撕裂伤害,导致愈合很慢,而且总是头晕。
  沈钰竹很忙,白天从不在医院里,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带着一身风尘来陪床,偶尔半夜醒了,江羽看到他在病床前沉眠的模样,手指动了好几次,最终还是装作不知道,闭眼睡了过去。
  其实他们原不必这么折腾的。
  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样勉强在一起,又是何必。
  谢澜依旧没有消息,但江羽直觉,他回来的的日子,不会太晚了。
  中午的时候,秦阙带着一个,据说是刑侦队长的人来过一次,问了他一些谢澜的事,又问了一些关于其他人的事,周密是重点询问的对象。
  江羽知无不言,两人满意离去。
  站在在窗口,看着他们相携离开医院大门,江羽将额头抵在玻璃窗上,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倒影。
  能让反黑大队和刑侦大队联手,这事只怕不能善了,何况涉及到周予舟之死,那么不久之前的缉毒大案大概也会被翻出来。
  如果真的和之前的缉毒案有关,那么当时为什么没有一网打尽,而是留到了现在?是警局在放长线钓大鱼,还是……
  而周密……点苍半夏,恐怕也不怎么干净。就是不知道周景言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而周家姐妹,尤其是周予,她对周密的态度,和她突兀的死亡,这一切的背后,那个- cao -纵一切的黑影……又到底和钟子规有什么关系?
  他前世跟在钟子规身边,这些事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有些事,远比他所知道更深更让人害怕,周密原本一个怯懦的小姑娘……难怪,后来会变成那样。
  第五天的时候,沈钰衡提着一篮子水果来探病,并且隐晦地告诉他,再等两天,如果江羽再不回来,剧组就准备换人了。
  沈钰衡让他主动给导演说一下换人,买个人情,等他好了之后,飞渡再给他安排一个男主的戏,期间让公关和他们的营销号好好安排一下带一下节奏。
  这之后他们再安排一下,让某个真人秀节目和他半痊愈出院的时候来个偶遇,这样既不会降低人气,还可以替自己刷一下好感度,问他愿不愿意,江羽说让自己想想。
  沈钰衡走了之后,江羽在窗口站了很久,最终决定出院。
  前世今生,没钱的日子他过怕了,现在闻着泡面的味儿都想吐,他只是手受伤而已,没必要搞这些事。
  沈钰竹听到他要去剧组的消息,沉默了一会儿,同意了,只嘱咐孟叶,让她好好看着人,注意休息,注意饮食。
  孟叶看着单手抱猫正和一群演员寒暄,顺带被沈钰衡敲头的人,心情复杂地挂了电话。
  “我说你是什么毛病,有病不养来什么剧组?再出什么事怎么办?你那角色又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到时候演个杀敌什么的,手臂再裂了沈钰竹能活撕了我再收拾你你信不信?!”
  一边说一边敲头,江羽被这并不轻的手劲砸得嗷嗷直叫唤,差点抱头鼠窜。
  “上几次拍戏的片酬又不少,你就算天天大手大脚也不可能花完了吧?花完了让沈钰竹给你打点儿怎么了?跟他这么久,花点儿钱怎么了?你还是他男朋友,将来结婚了还是他老婆,私房钱都得全部给你,现在提前支付给你不行吗?是你在别扭还是他在抠门?你等我给他打电话削他,总不能白白欺负人,这不找抽吗!”
  江羽一惊,丢下猫连忙扑过去,笑话,问沈钰竹要钱……
  “沈哥,沈哥,师兄!”江羽单手摁住他,冷汗直冒,“你听我说!虽然我那什么他,但我又不是女人,丁点儿屁事就嚷嚷着这样那样,太矫情了是不是!何况就算女孩子也少有那样的,你看霜姐,她有依靠别人半点儿?我不能连女孩儿都不如啊!”
  提到陈霜沈钰衡就不淡定了,做贼似的东张西望了一下,“这……咱们霜儿能和别人一样吗?她那武力值……”
  沈钰衡脸色一片惨淡,喃喃了一句将来结婚了可怎么得了,江羽离得近,听清了,差点没被自己呛死。
  不由错愕地看向三栖巨腕,然而沈钰衡只是摆了摆手,也不再说他,环视四周,见没有陈霜的影子,便鬼鬼祟祟地跑了。
  江羽“……”
  好歹拿出你三栖巨腕的气势啊!知道你妻管严,可这不还没结婚吗?!就是他前世死的时候,也只隐约听到这位和经纪人之间不清不楚的绯闻,那时候两个人也都还没结婚啊,这时候就这么妻管严了,以后还得了?
  怕不是连底裤也得交给媳妇儿保管!
  因为手臂受伤,江羽没法再拍动作大的打戏,加之其他演员的戏进度都上来了,导演大手一挥,拍外景!
  于是在一个良辰吉日,导演沐浴焚香之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跑到了隔壁省,一路上江羽都拿着手机看宠物院里他家猫儿子和别猫的互动直播,老父亲情怀看得他差点嚎啕出来。
  这猫在江羽离开前被寄放在白檀家里,后来他回剧组了,就把猫也接了过来,虽然跟着他在剧组也过得不怎么自由,但总比在宠物院的笼子里待着好。
  何况这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跟着他在郊外别墅待了段日子之后,现在动不动就给自己手动加食。
  江羽不止一次收到过宠物院的投诉,他的猫将别人的宠物鸟宠物鼠咬成重伤或者直接吃了什么的,次数一多,穷怕了的江羽陪钱陪的脸色发青,加之也不好意思,后面干脆就不放宠物院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