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83)

字体:[ ]

  江羽看他“脸吗?”
  廉尘摇头,没有直接回应,“跟着我去一趟,嗯,给你安装个东西,今天你表现的不错,过两天就应该会去有人去找你……”说到这儿廉尘忍不住一笑,“到时候记得表现得像沈钰竹一点儿。”
  江羽眸子一亮。
  “现在,先跟我去个地方。”
  事实上,事情比他想象得还要顺利,从那儿离开,回到剧组,江羽继续没日没夜地拼命拍戏,好几次连导演都受不住了,江羽还在继续。这两天他没有一场戏ng过,全部一次- xing -通过,加之本身愿意加班加点,导演巴不得可以少燃烧一些经费,于是,在江羽最初提出要加班的时候,导演欣然同意了。
  然而连续好几天凌晨都是三点下工,早上六点上,别说其他和江羽对戏的演员,连导演都有点儿受不住了。
  本来江羽的戏份有两个多月近三个月的,但在江羽已经拍了一个月的情况下,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加班加点,居然活生生让他的杀青时间近了半个月。
  看着江羽越发尖削的下巴,和粉底也遮不住的黑眼圈,不顾江羽本人的意愿,导演勒令林砚,必须把人绑回去!
  本来因为不久前谢澜粉丝的事儿,导演还对江羽颇有微词,这么折腾下来,他微词没有了不说,反倒是有些欣赏一下这个年轻人。
  有天赋,关键是还能吃苦!加之飞渡力捧和他背后那个神秘的沈姓大佬。
  导演相信,假以时日,这个人的成就,绝对不会比沈钰衡低!
  被导演赶走的江羽在酒店里洗了个澡,之后穿着白衬衣下楼晃荡了一圈,期间不止一次对来往的工作人员抱以温润浅笑。
  终于,在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如愿以偿,被人一手刀砍在了后颈上,眼前泛起一阵黑色,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江羽就倒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黑色的大床上。
  江羽迷迷糊糊地睁眼,被床前坐着的黑色人影吓了一跳。
  “你……”
  他看着人影的目光惊疑不定,又看了看四周,脸色有些苍白,“这是哪儿?”
  男人只是盯着他,幽深的眸子里一片暗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是谁?”男人依旧没有回答他,江羽皱眉,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几步跑到门口。
  天蓝水绿,远方的椰子树在风里摇曳生姿,几个抱着机枪的黑衣人站在不远处。
  江羽后退了一步,撞到了一个坚硬温暖的怀抱,他猛地回头,却被人忽然
  攥住了下巴。
  男人的脸慢慢凑近,灼热的呼吸的喷在他眼睑上,江羽眨了眨眼,竭力保持镇定。
  “很像……”
  “放开!”
  “你这个样子,很像他十几岁的模样。”
  江羽一把挥开他的手,目光发冷。
  男人也不在意,只看着他的脸,半晌,一把将人打横抱起,在江羽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将人扔在了床上。
  江羽被这动作折腾地头晕眼花,刚直起上半身就又被男人一把摁了下去,男人单手将他双手合十死死压在头顶,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深深地时候吻了下去。
  江羽心里的暴戾几乎要压制不住,在男人将舌头也伸进来的时候,一口咬了下去,然而男人就像是预料到了他的动作一样,直接将他的下颌卸了。
  江羽疼得抖了一下,任由男人在他口里四处扫荡。
  渐渐地,吻从嘴角移开,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侧脸和脖子上,男人一只手撩开江羽的衣服,使劲捏了一把江羽胸前的东西。
  江羽任由他动作,渐渐不再挣扎,吻落在锁骨上,而江羽的裤子也被脱了一半,在两只脚都被分别放在男人的身侧时,江羽依旧没有动作。
  “撕拉——”
  衣服被撕开,男人一口咬在他胸口上,同时,男人抬高了他右脚。
  江羽眼中的冷意一闪而过,右脚猛地发力,居然将男人一脚踹了下去!
  同时他翻身爬起,拿过床边的烟灰缸狠狠掼在男人身上,男人抬起右手抵挡,手臂上出现一抹青痕。
  台灯,枕头,被子,江羽一样一样扔过去,然而男人动也没动,就看他猴子似的上跳下窜,扔过来的东西他一一接住扔在脚边,后来大概是嫌烦了,两步走上去,一耳光扇在江羽脸上。
  江羽被这耳光扇得耳朵轰鸣直响,有瞬间什么东西也听不到。
  下颌被卸了,他半张着口躺在地上,身上什么都没有,唯有手臂上的一株青竹纹身格外惹人注目。
  男人架起他一条腿,拉开裤链,扶着自己的东西在他后面动作着,眼看就要戳进去的时候,一个女人进来了。
  两个人用江羽听不懂的话叽里咕噜了一大堆,江羽躺在地上,保持着被抬高大腿的姿势,看着男人在和女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暴躁地将自己的大兄弟塞回裤子里,面无表情。
  男人跟着女人出去了,江羽从地上坐起来,右脸肿得老高。
  下颌被卸,阵阵顿疼袭来,江羽右手捏在下巴上,使劲一拧,尖厉的刺痛传到神经末梢上,他抚摸着右手手臂上的青竹纹身,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
  之后几天男人都不见踪影,菲佣按时给江羽送来食物和换洗的衣物,他可以在这里四处走动,只是每每行动时,后面都坠着一个抱着加特林的黑人。
  江羽对黑人视若无睹,每天吃完饭就自顾自走动,这是一个岛,不大,但是火力布置却并不少,有时候直升机挥舞着螺旋桨从上面下来时,会有一些负伤的人人从上面陆陆续续下来。
  江羽见过几次,摸清了直升机来往的时间。
  遇见秋溯的时候,这个在报纸上光鲜亮丽的男人正顶着一脸青紫捂着腹部从一栋别墅里出来。
  江羽站在不远处,看着他苦笑着抚摸脸上痕迹的样子,心里的恶心和杀意止也止不住。
  前世今生,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独占欲和嫉妒,居然也可以强烈成这样。
  谁能让秋溯这样的人也甘愿受委屈?除了他们放在心尖尖上的沈钰竹,江羽想不起任何人。
  嫉妒让他恨不得砍断秋溯的四肢,再在他身上涂上蜂蜜和糖水,把他放在一个木船里,让他在海上飘荡,蚊虫会在他身上叮咬,会在他身上排泄,等他血流得差不多的时候,身上的蛆虫也就长得差不多了……
  秋溯还在抚摸自己的脸颊,脸上的笑似是无奈又似是恼火,最后叹息一声,离开了门口。
  两个抱着机枪的白人守在门口,江羽站在不远处,冷笑了一声。
  他忍不住想着,如果沈钰竹碰了他们中的谁……他会怎么样,然而仅仅只是这样一个想法,他心里的妒火和狠毒就止不住往外溢。
  如果,他是说如果,如果沈钰竹在这期间真的和他们中的谁发生关系了……江羽捂住脸靠在墙上,心里泛冷,眼中几乎要冒出红光,他嗤嗤笑着,离开了这里。
  又过了几天,不知道消失了多久的男人忽然回来了;那时江羽正站在海边,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出神。
  廉尘说,这些人把沈钰竹当真爱,当光,当神,所以哪怕秋溯和张既封联手把沈钰竹带走了,他们也做不成强迫的事情,因为这点,所以他们普遍都有找替身的毛病。
  江羽作为沈钰竹的男朋友,又是相处起来和沈钰竹最像的人,所以廉尘只带着他去那个地方露了一次面,那些人就忍不住会动手。
  届时……
  江羽抚摸着衬衣下左臂上的青竹纹身,脸上冰封一般。
  张既封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回来了的多久,江羽听到背后有人声的时候,这人已经走到他身后了。
  江羽只来得及说了一句你,就被男人扯着手臂拖了出去。
  一路急行一路拖着,江羽右手手腕被攥得通红,好几次跟不上男人的脚步或者被石头绊倒,男人也不管不顾,只管拉着他走。
  离那栋别墅越来越近,抱着机枪的两个白人依然守在那里,江羽死死咬着唇角,看到房子房子的瞬间,眼中忽然闪过一抹诡异。
  他被人丢在了地板上,和他一起在地板上躺着的,还有满脸血污的秋溯。
  沈钰竹穿着白衬衫黑西裤,左手反剪着秋溯的双手,右腿将人死死摁在地上,同时右手抓着秋溯的头发,江羽被丢进来的那刻,他正将秋溯的头掼在地上。
  碰碰几声,地上多了一滩血液,血液旁多了一个昏迷的废人。
  “爽吗?”
  江羽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嘴角边似乎还带着一抹笑意,他在问已经昏迷的秋溯,那双深邃的重瞳,却直直看向了江羽。
  四目相对,沈钰竹嘴角扯出一抹弧度,“你来了?”
  他的声音温柔动听,一如曾经。
  “我来了,”江羽贪婪地看着他的脸,如是回答他,
 
 
第151章 
  二人四目相对,旁若无人地注视着彼此,张既封脸色难看。
  “我带他来,可不是为了让你俩含情脉脉的。”
  张既封蹲在江羽身后,拿着一把M1911抵在江羽下颚上,江羽头颅被迫的仰起。
  “如果我扣动可扳机,你说,他会不会就这么死去?”
  沈钰竹这才把眼睛从江羽身上移开,慢慢停在张既封脸上,他缓缓站起来,跨过人事不省的秋溯,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温声道“你尽管试试,我也挺好奇的。”
  张既封“……”
  他冷笑一声,眼里的怨毒满得几乎要溢出来,“这么多年了,你果然还是这么凉薄,当年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我去死,如今……”
  他左手抚过江羽的双唇,慢慢摩挲着,直至江羽唇瓣变得通红发烫,才一手卸了他的下巴,同时伸出两指,搅动着江羽的舌头。
  江羽上半身被禁锢着,几乎全部倚靠在他怀里,下巴被卸,就只能大张着双唇,无力得接受他的猥亵,无法吞咽的液体自唇角滑落,全部滴在雪白的衬衣上。
  张既封低头,使劲了一下江羽后颈,殷红的痕迹烙印一样落在白皙修长的后颈上,他轻笑,“难怪你要把他留在身边……”
  冰冷的枪口抵在下颚上,江羽仰着头,和不远处的沈钰竹摇摇对视着,两人脸上的神情出乎意料的一致,除了江羽偶尔控制不住地呜咽几声外,几乎没什么不同。
  然而沈钰竹却还是看到了江羽那双茶褐色的眸子深处的一片晦暗,似乎还有讥讽之色隐隐闪过。
  张既封的动作越来越大,最后甚至将手伸进了江羽衣服里,胸前两点被使劲揉捏着,灼热的气息全部喷在脖颈上,细细密密的吻雨点般落下,江羽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吟,忍不住闭上眼。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