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80)

字体:[ ]

  然而他这回答听在其他人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那个和江羽传绯闻的某沈姓大佬啊……
  这回沈钰竹没来剧组看江羽,第一次也不是他送的,于是,大家伙儿对这个某沈姓大佬,不约而同——就看向了沈钰衡。
  而其他知情人,因为沈钰竹没有公开过,所以谁也闹不准他的想法,虽然心里清楚江羽是谁的,但又有谁敢传如今的沈家掌门人的绯闻?
  于是在这种两个当事人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剧组众人愉快的扣的上了y的帽子。
  “好啦,快去换衣服,省的感冒了……”后面的话沈钰衡没说,但他看着江羽眨了眨眼,意思不言而喻,感冒了,那位可不得急么。
  江羽看出了他未尽的意思,脸色通红,逃也似的冲进了换衣室。
  众人哦豁!
  孟叶一开始就把手机还给了江羽,所以在江羽换号衣服后,顺接到了周密的电话,说起来,这还是他进剧组以来,第一次接到周密的电话。
  其他时候,别说给他电话,哪怕江羽主动给她发消息,她十次,也有九次没回他。
  “羽毛,你现在和谢澜还有联系是吗?”周密的声音听起来不知为何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就像那种——强压兴奋,但根本忍不住的样子。
  “我看到他发的微博了,他发了和你聊天的截图,羽毛,你和他还有联系对不对?”
  “密密,”江羽皱眉,“是有联系,怎么……”
  “能把他的手机号码——不,这样太突兀了,而且我这儿不方便……”说到这儿,她诡异的停顿了一下,一两秒之后,接着说道,“羽毛,羽毛你听我说,你能不能给谢澜发个短信,就问他……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年的周予舟!”
 
 
第148章 失踪
  江羽瞳孔一缩,不自觉重复了一遍,“周予舟?”
  “对,羽毛,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是我求求你,我求你,别问我,别问我好不好?我不想对你撒谎,真的……羽毛,你是特殊的,我不想……不想对你撒谎。”
  江羽“……”
  电话那边开始啜泣起来,一声一声,伤心得厉害。
  “密密……”江羽强压下心里的不安,尽量把声音放柔和,“别哭,我替你问他。”
  “羽毛,谢谢,谢谢……”那边是周密呜呜咽咽的声音,这边,江羽还穿着- shi -衣服,心里却全是烦躁不安。
  上一世,那个贩毒集团被一网打尽,谢澜大仇得报,隔了两天就跳海了。而这一世,因为那通电话的缘故,谢澜被他们及时从海边拉了回来,并没有死。
  可是,本该已经结束的事情,周密又怎么会忽然提起?
  周予舟,周予……江羽咽了唾沫,心里发慌,周予舟死的时候,正是他风头最盛的时候,然而有一天,却忽然从高楼上一跃而下,丢下才刚刚高三结束的谢澜,甚至连句嘱咐也没留下。
  而周予,同样是在某天,忽然从高楼上一跃而下,同样,什么都没来得及和周密说。
  江羽心里发寒,相似的名字,死在同样美好的年纪,甚至,连死法都一模一样。
  谢澜和周予舟孤儿院出身,周予和周密同样也是孤儿院出身,两者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前者无人收养,而周予周密姐妹,却被周景言收养了。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
  如果是后者,江羽抓着手机,心里发冷。
  “羽毛,我,我先挂了,求你,你一定帮我问问谢澜,无论如何,也要问问他!”
  “之后呢?”江羽问她,“问了之后呢?”
  “如果,如果他还记得……”周密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声音有些颤抖,“你让他联系我,羽毛,你把我注册的那个国外地址的那个邮箱给他,你让他联系我!”
  话音刚落,电话就传来一阵忙音,江羽放下手机,衣服都没来得换,就给谢澜闪了个电话,偏偏谢澜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电话通了,但他根本就没接。
  每次电话挂断江羽就重新再拨打回去,后来微信qq短信电话四路全上,但谢澜依旧没有反应。
  这时候距离他进来换衣服已经过了很久了,今天的他的戏份已经完了,自己换好衣服就可以离开了,江羽三下五除二换下- shi -衣服走出去,喉咙有点儿痛。
  “换个衣服,怎么去那么久?”沈钰衡坐在凳子上,任由化妆师给他卸妆,吐槽了江羽一句,江羽笑了笑,回了句衣服- shi -哒哒的贴在身上,不好换。
  然而另一只手却还是不自觉按重播,不久前谢澜才和他联系过,怎么忽然就联系不上了。
  他心里有点儿发慌,脸色越发惨白。
  沈钰衡看他魂不守舍的,又三不五十地看手机,调笑他,“怎么,想人呢?”
  身后的化妆师眉毛挑了挑,觉得自己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啊?”江羽懵逼,想谁?
  “哟~”沈钰衡啧啧两声,“哎呀呀,啧啧。”
  江羽“……”
  沈钰衡“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沈哥!”江羽脸上爆红,什么急切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朕都明白,”沈钰衡一脸我懂的表情,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又念了一遍《凤求凰》。
  沈钰竹给他发了个问号,紧接着问他,是不是又吃毒蘑菇了。
  沈钰衡不屑的发了个语音“呸!”
  [沈钰竹:……]
  当天晚上,江羽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谢澜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助理的电话他又不知道,半夜实在心慌,江羽打电话问白檀知不知道谢澜在哪儿,白檀说不知道。
  白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江羽说没事,挂了电话,转而打给陈霜,问她谢澜经济人的电话,陈霜一头雾水,问他咋啦,江羽只说有急事找谢澜,是私事。
  什么私事值得他大半夜四处找人打电话?陈霜直觉这兔崽子要搞事,于是郑重其事道“你敢搞事,让我猝不及防,我就敢让你当我家花的肥料,你斟酌。”
  江羽再三保证绝不搞事,这才把谢澜经历人电话要来,接到他的电话,经纪人也挺懵逼,但江羽口气严肃,一定问他谢澜在哪儿,经济人被他搞得也有点儿发慌,电话再怎么也打不通,连夜跑去了谢澜那儿。
  于是凌晨三点多,警车呼啸,一路赶到了某高档小区外,第二天中午,网络舆论爆炸。
  谢澜失踪,屋内狼藉,疑似被绑架
  这热搜直冲微博,贴吧,qq推荐第一,甚至连各类新闻板面也报道了这件事。
  谢澜的经济人被媒体粉丝围追堵截,说漏嘴是江羽提醒他谢澜失踪的。
  于是,网络风暴直指江羽。
  《貂锦胡尘》拍到一半,不知哪儿来的一群媒体架着摄像机就冲到了剧组,江羽被记者拿着话筒摄像机怼到角落,一群记者拿着话筒直接怼到脸上问他怎么知道谢澜失踪的。
  尾随而来的谢澜粉丝将剧组围得水泄不通,个别情绪激动的,甚至推开记者抓住江羽的衣领问他谢澜在哪儿。
  孟叶从后面出来,沉着脸,一手一个记者,也没见她有什么大动作,然而一分钟不到,那群记者就集体闪到一边儿了。
  最后是那个粉丝,孟叶直接把人提到了边上立着,然后站在江羽身前,微笑道,“各位,大家情绪激动我理解,但也不能这么对江羽啊,万一他伤到了怎么办?这位小姑娘,你如果看到昨天谢澜发的微博就该知道他和江羽私下里的关系怎么样,你这么激动,万一伤了江羽,谢澜以后回来了,两个人岂不是很尴尬?”
  那姑娘当时就蹲地上哭了。
  有记者不信邪,冲上来还想用话筒怼江羽,被孟叶轻轻巧巧,拎小鸡似的就拎到一边去了。
  “我明白大家对谢哥的关心,我们羽毛作为好友,他的关心也只会多不会少,请大家先等等,羽毛总会告诉大家你们想知道的,”罗烨满脸笑容赶上来,一群保镖跟在他后边儿,等他说完这话,赶小鸡似的把记者感到边上待着。
  好端端拍着戏,结果来了这么一出,导演都要气炸了,林砚作为场务在剧组学习,看了看导演的脸色,又看了看江羽,眉头皱了皱。
  他们这位导演,脾气可不小,今天因为记者来这么一出,打断了拍摄,只怕……林砚又看了眼江羽,有些担心他以后会不会被穿小鞋。
  沈钰衡穿着帝王冠冕从另一个摄影棚过来,脸色漆黑,“谁踏马放这群人进来的?不知道这是拍摄现场吗!”
  周围噤若寒蝉,不一会儿,又一群人来维持秩序,罗烨买了奶茶现场分给各路记者和等在外面的粉丝,天太热,又买了几台风扇回来给他们吹,于是,这群吹着风,喝着奶茶的记者们开始东一句西一句问江羽。
  “请问已经凌晨了,你为什么会知道谢澜失踪了?”
  “谢澜失踪的内幕是什么?为什么你会给他的经纪人打电话?”
  “有人说谢澜因为曾经在《忘川》剧组耍大牌欺负过你,江羽可以说一下具体的吗?这次谢澜失踪……”
  苍蝇一样,这群人没完没了,场地外,个别极其不理智的粉丝,在听到那个谢澜曾耍大牌欺负江羽的话时,大吼一声,将手中没喝的奶茶直接掷向了江羽。
  “都是你,都是你!一定是你干的!你恨澜澜曾经看不起你这个卖屁股的!所以你让你背后那个姓沈的绑了他是不是?!你个贱人,垃圾!败类,废物!为什么失踪的不是你,为什么失踪的不是你!!”
  因为她离江羽的距离尚远,所以奶茶并没有扔过来,但有不少记者拍到了这一幕,当时就发了个暧昧的通告。
  [谢澜死粉投掷江羽,言谢澜失踪内情,幕后黑手竟是他的?!]
  影视城平时就是旅游胜地,这会儿因为这群记者和粉丝闹事,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拍了不少路透照发到网上去。
  江羽的粉丝被这阵仗搞得几乎要疯了,在营销号的引战下,一窝蜂去攻击谢澜粉,于是两家在网上掐成一团。
  也有不少江羽粉接到江羽被人围在剧组的消息,于是集体出动前来应援,虽然大部分粉丝被粉头阻止了,但仍旧有不少人来。
  于是,现场更热闹了。
  谢澜的电话打不通,周密的电话也打不通,江羽给沈钰竹打电话,结果居然连沈钰竹的电话也打不通!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