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77)

字体:[ ]

  江羽:“……”
  不然呢?
  沈钰竹“我现在不是国企的总裁了。”
  江羽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头上冒出一个问号。
  “回了沈家……现在,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资本家。”
  看着江羽一脸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但你最好别唬我的模样,沈钰竹把人又往怀里带了带,“资本家,是不做亏本生意的。”
  所以你老人家到底想干嘛?江羽看了眼门口,思考着自己把这句话说出去,然后三步蹦到门口,一把拉开大门飞奔电梯,途中还不被逮到的几率有多大。
  “那天你洗澡只穿着那件衬衣的样子很好看……”沈钰竹凑近了他,灼热的呼吸喷到耳边,同时,江羽的小腹忽然被什么东西……顶到了!
  倒吸一口凉气,江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沈钰竹回以浅笑,同时把人又往怀里摁了摁。
  被顶到的感觉,更重了!
  “拍完了,作为助理……老板,你是不是该给可怜的员工发工资了?”一边说,他一只手就从衣摆下面揉了进去,江羽忽然僵住了。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第143章 温暖
  “嗯?”沈钰竹一手揉着他的腰腹,一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江羽脸色涨红,双手抵在他胸口,心跳如鼓。
  “我想捣药,”沈钰竹含着他的耳垂,低声道。
  江羽“……”
  不要把那种事说得那么文雅啊,很羞耻啊!!
  “好不好?这次……不做那么久……嗯?”他另一只手从江羽脸颊上移下来,慢慢从他衣服下摆里探进去,江羽只闷哼了一声,便被人吻住了双唇。
  等唇舌分开时,他整个人都瘫倒在了沈钰竹怀里,最后毫无抵抗地被带到了床上。
  沈钰竹在床边看着他,慢慢覆了上来。
  这一夜,屋内喘息不止,江羽双眼绯红,死死抓着沈钰竹的后背,最后实在难耐,也不知道在人身上抓了几条印子。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陈霜才打通电话,一连打了好几通才打通,她整个人都快炸了,但因为还顾及着江羽那小可怜的身世和沈钰竹,不由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你干什么去了?我从上午打电话打到现在,你这会儿才开机,之前在哪儿浪呢?!”
  江羽忙不迭道歉,语气之惶恐,态度之真诚,让陈霜都产生了一种她在欺负小朋友的错觉。
  于是她翻了个白眼,主动翻过这页。
  “v拍完了?拍完了就好好准备一下进《貂锦胡尘》的剧组了。上个月其他演员选角就已经搞定了,片场也搭好了。后天早上你来公司一趟,我送你和钰衡去片场。”想了想,陈霜又补了一句,“为你好,这次和沈……沈少好好商量一下,让他先别送你,这次公司送你。”
  江羽乖巧应好。
  “现在你那个大一好好学习的诺言已经到期了,你最近两个月的行程我发你邮箱里了,记得好好看看,记住时间,别出差错。啧——算了,你把那份行程给沈少看看,然后问问他有没有意见,有的话给我打电话,我们这边再调整一下。”
  “谢谢霜姐,我会的。”
  “乖,”陈霜又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只挂前让他问问沈钰竹,对于助理他有什么想法没有,没有的话飞渡这边就帮他准备了。
  江羽原话带到。
  其实他接电话的时候就窝在沈钰竹怀里,他们两人刚从新一轮那什么中停下来,这时候江羽浑身酸软无力,连手机都是沈钰竹帮他拿在耳边让他听的。
  电话挂了,江羽抬头看着他的下巴,“沈先生,助理……”
  “我这边给你准备了一个,另外的……让飞渡准备吧。”
  江羽乖巧应是。
  于是沈钰竹戳开屏幕,看着江羽把他的原话用微信给陈霜发了过去,陈霜秒回了一个ok的表情包。
  微信发完,沈钰竹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放着,继续抱着江羽咬耳朵,“要不要再睡会儿?”
  江羽点头,打了哈欠就要往床中间钻,但才钻到一半就被扯回来了。
  “你这是什么毛病,睡觉喜欢蜷成一团睡在床中间……你也不怕闷?”沈钰竹把他捞出来摁在怀里,“就这么睡。”
  江羽眨巴了下眼,表情无辜,“我习惯了……”
  从前被钟子规折腾怕了,总是一上床就条件反- she -地窝进被窝中间。这种睡法一开始的确不舒服,但被子从头尾盖着,他总觉得安全了许多,而且他把自己蜷着睡,哪怕半夜被钟子规袭了,也不容易被他摁在床上就干,多少可以趁他把自己往外拉,或者展开自己身体得时候挣扎一下。
  虽然喘息的时间不多,哪怕他跑出去也会被立刻逮到摁在地毯上就上的一顿,但也比他在梦里就被摁着直接干醒要好。
  这种睡法睡了好几年,这一时半会儿的,他还真改不过来。
  “从前在家的时候,每次睡到半夜你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你去了哪里……结果在我大腿边上,”沈钰竹失笑,“怎么跟个小孩子睡觉一样。”
  江羽脸红,嗫嚅了一下,“……我习惯了。”
  而且他喜欢!
  “你这么睡觉,对呼吸不好,”沈钰竹把人圈在怀里,“乖,这么睡。”
  这么睡……江羽用脸颊蹭了蹭沈钰竹胸口。
  柔韧温热,虽然坚硬但多少还有点儿弹- xing -,貌似……还不错的样子,江羽又蹭了蹭,最终决定,他试一下!
  “那如果我睡着睡着,就又钻下去了呢?”
  “我抱着你,你不会下去的,”沈钰竹吻了吻他的眼,“乖,睡吧。”
  怀抱很温暖,也不用喘不过气,江羽看了眼沈钰竹胸口,又看了一眼,最终慢慢闭眼,真的,很困啊……
  感受着怀里人慢慢平静下来的呼吸,沈钰竹笑了笑,刹那间,眉眼如画,蕴含着一片宁静与柔和。
  好在十一点多的时候两人吃了点儿东西,现在倒不至于饿。
  于是相拥在陌生国度的宾馆里,双双睡去。
 
 
第144章 要上班的羽
  陈霜发给江羽的行程排得密密麻麻,江羽只看了一眼就差点犯了密恐。
  于是果断先丢到一旁,反个身继续睡,只是——
  卧槽他是刚被大象碾压过吗?!
  这踏马,江羽脸色扭曲,别说翻身了,他连动也不敢动啊!
  浑身酸疼无力,手脚都有点儿发麻,尤其是身后某个部位——这是刚被火车捅过对吧?!!
  沈钰竹衣着整齐坐在窗台上,手里端着茶,紫砂壶在一边儿冒着热气。他戴着那副金边细框的眼镜,镜框右边还坠着一条细细的链子。
  他坐在阳台上,看着远方薄雾朦胧的山脉,一身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看起来根本不像什么什么资本家,倒像是个学富五车的大学教授,一身书香,全是斯文。
  江羽迈着僵硬的两条腿,鸭子似的挪到厕所,出来后,又一步一扭曲冲到阳台上,结果不巧,那位温良恭俭让的典范,书中君子,人间贵族,正在煮茶。
  江羽“……”
  他盯着那坐姿端正的背影,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慢慢往后退。天知道他一个被上的为什么会对一个上他的人这么心虚!
  今天的阳光很好,此时正值清晨旭日东升之际,沈钰竹看着远方半出山头的红太阳,余光里,姿势古怪滑稽的黑色影子,正一步一步往后退。
  于是他眯了眯眼,笑了。
  “好点儿吗?”他微微回头,半侧着脸,日出的光晕里,好看得出奇。
  江羽看呆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抱在了怀里,他穿着浴衣,被人抱着,胸膛登时露了大半出来,青青紫紫的痕迹无比显眼,胸口那两颗小珠子的红肿尚未消退,此刻看着,虽然格外可怜,但却更引人产生蹂躏的谷欠望。
  沈钰竹看着,星辰般深邃的时候眸子渐渐转深。
  江羽扯着他衣袖,被他拥着坐在怀里,鼻翼间传来隐隐的茶香传来,眼前,是天边那已经完全出来的红太阳。
  他垂着头,抓着沈钰竹胸口的衣服,心里一股奇怪的悸动和温暖传来。
  心里暖暖的,甚至产生了一种时光就此停住,他们永远这样下去的错觉。
  沈钰竹执起他的右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出来,江羽眼皮跳了跳,心跳忽然加快。
  一条银色的链子出现在眼前,沈钰竹亲手将他戴在江羽脖子上。
  只是项链而已,江羽咽了咽口水,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庆幸。
  “别摘了,”沈钰竹搂着他的腰,唇舌在他后颈滑过,留下一条濡- shi -的痕迹,“你拍戏,不一定每天都回来,只是我给你的助理我不放心……答应我,无论干什么都不能摘下项链。”
  “嗯……沈先生!”江羽缩着脖子,想要躲开,却忽然被抱着翻了个身面对面跨坐在沈钰竹大腿上。
  “我后面还疼……”感受着那双手正揉捏着自己臀部,江羽害怕得眼睛都红了。
  沈钰竹揉着他臀部的一只手慢慢移了上来,死死扣着他后颈,同时低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唇齿相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江羽被吻得浑身发软,本以为逃不过了,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没有继续做下去,只是逼他用手。江羽红着脸帮他揉弄着他那东西,然而手都酸了那玩意儿也还挺着,最后别无他法,还是用口才解决了问题。
  爆发出来的时候他没来的及躲开,被那白色的东西喷了满脸。
  江羽一脸懵懂无辜地看着那紫红色的东西,没怎么缓过神来,等他缓过来了的,已经被沈钰竹抱回浴室清洗去了。
  秋棠的第一支v搞定了拍摄,后续也就没江羽什么事儿了,两人就又在国外待了几天才回来。
  去公司的时候,他甚至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那几天沈钰竹发了疯似的弄他,江羽被折腾得厉害,几乎看见他就腿软。
  现在终于可以用工作为借口逃开了,登时松了口气。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