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76)

字体:[ ]

  这是国外一座几百年前的城堡,一切物品都带着那个时代的印记和自己独特的风韵,沈钰竹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江羽和女模特的动作越来越火热,眯了眯眼。
  眼看两人就要有更亲密接触的时候,导演喊卡了。
  女模特转过头去,江羽从浴缸里站起来,他身上的白色衬衫都- shi -透了,全部紧贴在身上,以至上身的两点,在红色的液体和白色的衬衣中,就显得格外诱惑。
  现场工作人员连忙拿了一块浴巾过来给他披上,江羽这才从浴缸里出来。
  他迈腿的时候,黑色的裤子紧紧贴着他身上的其他部位,显得双腿笔直后臀挺俏,沈钰竹看着,眨了眨眼。
  秋棠站在他背后,双手插兜,“他天生就应该活在聚光灯下。”
  沈钰竹不答,慢慢走了进去。
  女模特正在和他说些什么,逗得江羽脸色通红。
  “沈先生?”看到沈钰竹,江羽紧了紧身上的浴巾,不明白他怎么忽然来了。
  “去换衣服,”沈钰竹将浴巾拢了拢,不容置疑地将人拉了出去。
  “换衣服的地方在哪里?”他回头,问江羽。
  “还不带沈少去换衣室,”秋棠敲了敲助理肩膀,“其他人先休息半小时。”
  休息半小时……助理看了眼被人领着往换衣室去的两人,摸了摸鼻子,原来是个有主的。
  “衣服给我,你们先出去吧,我替他换。”
  沈钰竹眉眼带笑,接过工作人员手里的衣服就把人往外赶。
  工作人员哎了一声就出去了。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江羽“……”
  现在,换衣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第142章 花开的声音
  浴室在隔间,热水时刻准备着,但沈钰竹在屋里,江羽就有些踌躇,到底是该先去洗澡,还是先和他说话。
  “杵着做什么,”沈钰竹把衣服放在衣架上,回头看他,“这种隔间应该都有浴室,去洗澡,别感冒了。”
  江羽又紧了紧浴巾,狐疑地看了眼一本正经的男人,心里有些纳闷,但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进去了。
  就……这么算了?
  什么都不做?
  热水冲下来,江羽抹了把脸,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事实上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可怜的孩子,洗澡不带衣服,浴室也没准备,于是等他洗完了澡,就只能拿着一条半- shi -的浴巾,站在浴室里窘迫而不知所措了。
  沈钰竹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盯着衣服,眉眼弯弯。
  “沈……”只喊了一半,江羽就连忙住嘴捂脸,实在……太丢人了!
  更亲密的事也不是没做过,可……这青天白日的,楼下还有一群工作人员,他地站在浴室里,门外,还站着一个……那什么过他的人,总觉得,有点儿别扭,还有点而小羞耻。
  可……也不能就这么杵在浴室里啊,江羽看着门,满脸纠结。
  v还没拍完呢,一会儿还有镜头,如果就这么杵这儿不出去,等秋棠让人来找……
  那画面实在太美,江羽完全不敢想象。
  于是不得不鼓起勇气,酝酿再三,喊了一声沈先生。
  沈钰竹坐在外面,听到喊他,那瞬间的笑啊,就像成功偷到了鸡的狐狸似的。虽然眉眼弯弯很是好看,而且还非常养眼,但是还是让人有些牙痒痒。
  何况他还非常冠冕堂皇地问人家怎么了!
  江羽满脸通红,“我衣服忘拿了,浴室也没有备用的……”
  于是沈钰竹就站起来,从衣架上拿起衣服,正人君子似的进去了。
  虽然已经是人间七月天,天气炎热异常,但这层位于城堡中间,本来就凉快,而江羽洗完澡,浑身赤裸地站在屋子中间好几分钟,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冷了。
  沈钰竹进来的时候,他正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门一开,他立马条件反- she -地捂住身下。
  江羽“……”
  沈钰竹“……”
  怎么,怎么忽然就进来了!敲个门啊,给点儿时间做准备啊!你不要这么猝不及防啊,我胆子小,我承受不住这人间的伤害该怎么办!到时候被吓得心肌梗塞,你配我老命啊!!
  江羽在心里捂着胸口疯狂蹦跶,满脸扭曲,而自己本人则满脸通红尴尬。
  看他这模样,沈钰竹强忍笑意,满脸正经道“过来,给你穿衣服。”
  江羽拒绝“……不用了,你放下,我自己来就好。”
  “过来,”沈钰竹充耳不闻。
  江羽:“……”
  “他们还在楼底下等着,你就一直这么杵着?”沈钰竹皱眉。
  江羽“……”
  沈钰竹“快过来。”
  江羽就慢腾腾得挪过去了。
  将裤子放在浴室的衣篓里,沈钰竹抖开衣服,示意江羽走近。
  这次的v主题是血腥公爵和吸血鬼,江羽作为公爵血腥的对象,衣服都是专门定做的衬衫,无论是衣角还是纽扣,都非常用心的加了小东西。
  虽说一个v而已不用这么在意细节,但秋棠这人龟毛的可怕,别说江羽,就是饰演吸血鬼女仆,一共也没几分钟的那个意大利女模穿的礼服,和戴的那些小东西也都是专门托大师做的。
  给江羽穿衣服,他几乎是将人完全圈在了怀里,江羽伸开手,感受着柔软的布料划过肌肤的触觉,后背紧绷。
  沈钰竹离他极近,随着帮他处理衣服,温热的呼吸不时打在耳畔或者身体的其他地方,每每相触,江羽总免不了一阵颤栗和失神。
  太近了,凑得太近了,近得他都可以嗅到他衣服上的熏香味道——一种幽寂的,带着点点冷意的淡香。
  据说是几十年前,一个和沈家走得极近的某个国际著名调香师为当年尚是少年的沈家嫡系独子专门调的香,因为沈钰竹不喜欢香水的缘故,所以没有做成香水,平时只用作衣服的熏香。
  沈钰竹一直用着它,以至于因为太久了,肌肤都沾染上了那股味道,平时不太容易察觉,但一旦他情动时,这味道,便慢慢散发了出来。
  江羽恍惚的看着沈钰竹黑色的衣袖,大脑有些迷糊。
  衬衫并不长,只堪堪遮住他臀部上一点的某处地方,沈钰竹为他扣好纽扣,看他神色恍惚地看着自己,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正双腿赤裸,坦荡地让人想欺负。
  他眸色不由深了。
  微凉的指尖轻轻挑起下巴,江羽抬头,看着他深邃的眸子,几乎要把自己溺进那一片深海里。
  “闭眼。”
  江羽照做了。
  慢慢的,熏香味儿越来越近,温热柔软的东西和他的唇紧贴着。
  沈钰竹搂住他的腰,将人完全带进了怀里。
  那一刻,神思恍惚间,江羽仿佛听到了,一树花开的声音。
  ——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窗外飞过白鸽,微风拂过湖面,金发碧眼的小孩子嬉笑打闹而过,穿着衬衣的男人仰头看着天空,阳光下,冷峻的眉眼,利刃一般。
  秋溯看着远方的城堡,又看了看身旁的男人,无声笑了。
  楼下大厅。
  “……您看,半小时……”导演走过来,看了眼楼上。
  秋棠歪歪扭扭地瘫在沙发上,不在意的哦了声。
  导演“……”
  “怕什么,我都不急……再等等。”
  导演“……”
  好的,可以,您是老大,您说了算。反正烧得又不是我的钱!
  又过了十几分钟,导演才看到楼梯上有人走下来。高定的衬衣配合着十五世纪的黑色长裤,衬得来人如同百年前油画中走出的贵族一般。
  只是这贵族的嘴唇实在有些红,还有些……不可言喻的肿。
  因为这,导演的视线不自觉在江羽身上停留了一下,然而下一秒,一股冰冷的视线就直直刺在了他身上,导演抖了一下,抬头,不期然对上了一双深邃冰冷的眼。
  “下来了?”
  好在这时候秋棠转移了男人的注意力,当男人的视线离开时,导演抖了抖,这才发现自己后背竟然已经- shi -了大半。
  “那就开始吧,”秋棠站起来,扯了扯领口,“胖子,开工。”
  导演点头哈腰拿喇叭喊开工。
  秋棠微微一笑,对着沈钰竹呲出八颗大白牙,“沈少自便。”
  沈钰竹回以一笑。
  于是一大群工作人员拥着江羽和秋棠去了楼上的卧室。
  拍摄准备就绪。
  黑色的大床上,黑色的铁链束缚着雪白的手腕,江羽抱着膝盖蜷缩在大床中间,脸色惨白。
  秋棠端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微微笑着,露出嘴角旁尖锐的獠牙。他高高举起了手里的杯子,一点一点地倾倒了下去。
  江羽呆滞得看着空中的某点,忽然间,他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坐了起来,只怔怔地看着空中某一点,片刻,一滴泪从他眼角落下。
  摄像头拉近,沈钰竹看着屏幕里江羽的特写,他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眼角泛红,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瑕疵。
  镜头继续拉近,那双似乎蕴含了无数悲哀的眸子,就那样出现在了屏幕里,沈钰竹看着,右手小指轻轻动了动。
  这个v里大部分镜头都是江羽的,等他把自己的全部拍完了,好几天都过去了,这几天,沈钰竹一直和他在一起。
  无论他是去片场,还是回宾馆,他都寸步不离地跟着,美其名曰做助理,帮江羽解决除了演戏之外的一切疑难。
  江羽“……”
  把你的手从我腰和屁股上拿开我就信你不是司马昭。
  “终于拍完了?”沈钰竹搂着他,把自己下巴放在江羽头顶上,“终于拍完了。”
  “谢谢沈先生,这几天一直在帮我,我很感激。”
  “感激啊,”沈钰竹闷笑,凑到他耳边,“只是口头上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