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73)

字体:[ ]

  江羽当时那个气啊,真是恨不得活活撕了他!
  然而这兔崽子开口第一句话把他堵回去了。
  “心机这么重,沈钰竹他知道吗?”
  江羽“……”
  exce?关你屁事!
  “你不让我进去,我就在门口把你抖干净,这么多眼睛看着呢,到时候谁都知道沈家嫡系一脉的独子找了个心思深沉,恶毒可怖,满身歪风邪气的戏子了。”
  江羽“……”
  “反正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试试,到时候看沈钰竹的脸得丢成什么样子。”
  “你和钟子规,还真是天生一对,”江羽微笑,咬牙切齿地让人大半夜进来了。
  一进门这神经病就叭叭叭个停,江羽默默听着,思考着在这儿把人弄死了之后脱身的办法,最后成功败在这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下。
  于是才有了以上最初的想法,而秋棠,也成功承接了他脑海中的思绪,并且不怕死的抖了出来。
  这一次,江羽是真的想弄死他了。
  横竖这人也捅死过他一次,他捅回来,应该没什么的吧?
  “不过你也别怕,”这人一脸我很和善的样子,“我现在和你家沈先生正合作着呢,不会伤害你的。”
  “是吗?”江羽看着他,“那你总不会是吃饱了撑得来我这儿散步吧。”
  大半夜的,瞌睡都还没醒,谁有这个心情陪一个弄死过自己的人玩?
  “就是想单纯的合作一下,今年六月末,你大一不就结束了吗?到时候我有一个v,和我拍一个。”
  江羽“……这个工作上的事,你得和我经纪人商量。”
  “我就找你,只要你同意了,我和沈钰竹的合作关系不就更紧密了吗?据说你两是要过一辈的,这件事你都不愿意做,对得起他承受那么多的压力,也要和你在一起的决心吗?”
  江羽“……”
  “何况和我合作v,对你也有好处不是?”
  “那么在和我内人合作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来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沈钰竹推门而入,带着一身夜里的微凉,他轻轻浅浅地笑着,中天月色下,美好的就像一幅名家润笔多年的水墨画。
  “关于金三角的那条……交给我们怎么样?”
  秋棠“……”
  秋棠的脸黑了。
  “反正你也不贩毒,还留着干什么?交给我们……”
  “交给你们,好让你们顺着这条线顺藤摸瓜,让我彻底把东南亚得罪光吗?”
  沈钰竹笑得无害温良,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外套披在江羽身上,“大半夜的,怎么不多穿点儿就出来晃?”
  “又不冷……”江羽嘴硬了一下。
  “啧,”旁若无人,沈钰竹当着秋棠的面儿弹了一下江羽的脑袋瓜子,“等你冷了,那离感冒也就不远了。”
  江羽心虚,低头玩手指。
  “乖,去睡吧,”他胡噜了一把江羽的头发,最后在人离开之前,还吻了一下额头。
  秋棠“……”
  “好啦,现在我们出去说。”
  他微微笑着,好看极了。
  秋棠“……请。”
 
 
第138章 好惨一男的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怎样的江羽并不知道。
  他回到房间里,怔怔地看着床脚,好一会儿才重新趴回床上。
  额头那一瞬的相触似乎还在,温温凉凉的,当它轻轻和自己额头触碰时,那一瞬间的温柔……
  江羽闭眼,然而脑海里,沈钰竹那双星辰般的眸子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璀璨耀眼,却又深沉似海,和他对视的刹那,里面的深情几乎要溢出来。
  “可惜……假的,通通都是假的。”
  江羽面对着墙壁蜷缩着,灯没关,雪白的纱帐随着窗外的风轻轻跳跃舞动着,已经五月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钰竹才从外面回来,洗漱的声音不时响起,半晌,床微微塌下去一角,被子被掀开一个缝隙,一个冰冷的身体塞了进来。
  江羽闭眼,一动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一条温暖的手臂横了过来,轻轻揽住了他的腰。
  温热的呼吸吐纳在耳边,沈钰竹身上熟悉的熏香味儿环绕着他,江羽睫毛颤了颤,没睁开。
  灯灭了,一片黑暗里,只有抱着自己的那人呼吸可以听见。
  不久,呼吸趋于平静,江羽慢慢转过身体,黑暗里,怔怔地看着他的方向。
  “你到底对我有几分真心,又有几分,是为了满足自己在无聊日子里的乐趣,纯粹为了好玩儿?”
  黑暗里,沈钰竹睁着眼,听着江羽的自言自语,并没有回答。
  不久,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颊,江羽慢慢凑近他,两人距离缓缓拉近,直至呼吸可闻。
  江羽在黑暗里抚摸着他的脸,最终自嘲一笑,然而就在他准备翻身过去的时候,沈钰竹忽然搂紧了他。
  江羽“!”
  天杀的他居然没睡着!
  他被人摁在怀里,一时间身体十分僵硬。
  “大半夜的不睡觉,瞎折腾什么呢?”
  江羽“……”
  不知为何,江羽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怂,并且双颊以一种极其快的速度烧了起来,烫得江羽十分想从床上跳起来跑出去吹个凉风冷静一下。
  “痒了?”
  一只手从他背后滑下去,轻轻捏了捏他屁股。
  江羽“!”
  “你说说你,”沈钰竹的声音低低的,凑在他耳边,说不出的暧昧,“怎么就不愿意多相信我一些?那么多事情,宁愿自己死撑硬抗着,也不愿意和我说让我替你出头,我这个金主,该是当得多差劲。”
  江羽“……”
  他心里忽然有些平静,所有的紧张不安,所有的忐忑猜疑,忽然间,似乎就都没了。
  “金主……”江羽低头,扯了扯嘴角。忽然降临的难堪让他一时间失却了所有的忐忑不安,变得无比平静。
  他任由沈钰竹抱着,垂着眼,依旧一声不吭。
  “现在,明白我是什么感受了吗?”沈钰竹翻身将他压在身体下,和他交颈,“心里难受不难受?”
  江羽“……”
  “你看,我就一句金主,就让你多想成这样,那你每次对我那么客气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什么感受?”
  “我……”
  “嘘,听我说,”他将嘴唇轻轻靠近江羽的耳朵,“我这个人,对某些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执着的可怕。我的东西,一旦被我接手,那么就不会允许任何人有机会和资格去触碰他。”
  江羽想起了前几次钟子规和厄尔的绑架,心里有点儿难受。
  “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疑问,但是……那些我不能说,更不能告诉你。钟子规,是我一个……”似乎是没想到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所以,出于对那位的尊重和敬佩,我对他的弟弟,一直诸多容忍。”
  “一开始,我对你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江羽,人心都是肉长的,天长日久,朝夕相对,有些感情,就那么出来了。何况,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什么——”
  后面的话被对方尽数吞了进去,两人十指相扣,唇舌纠缠,江羽被动地承受着这一切,脑子里浆糊一样,最后连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
  天将明的时候,沈钰竹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老爷子不行了。
  所有沈家人齐聚大堂外,沈降带着沈钰竹进去,老爷子颤着手,喉咙里咕隆咕隆响了几声,便彻底断气了。
  守在屋外的佣人接到消息,按照习俗点了一串鞭炮。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里,在外守着的旁支们哭成一片,个个或双手捂脸,或双目赤红,口中皆是凄惨呜咽。
  秋棠异类一样杵在一群嚎啕的旁支中间,眉眼弯弯言笑晏晏模样看起来全无伤感,只是双眼游离,显然不知道走神去了哪里。
  周围人看他这样,心中不屑更甚,觉得他果然不入流至极。
  安平市沈老爷子过世的消息飞一般传开了,闻风而动的媒体们苍蝇一样围在沈家大门前,个个恨不得把摄像头怼到这些来往进出的旁支们脸上,来一个自己猜想中的豪门恩怨。
  微博开始有组织有纪律地哀悼老爷子,哪怕很多人之前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甚至都不知道沈家还有这么一个老爷子,也都纷纷点蜡祝福,搞得一个丧事,生生被整成了娱乐大众的茶前饭后。
  “好了,适可而止吧。”
  沈钰竹看着秋棠,警告了一声。
  秋棠不在意地耸耸肩,“怎么,你把我坑这样,我就让你膈应一下……又怎么了?”
  “没怎么,”沈钰竹微笑,“看来,你对秋溯,也不是传的那么非他不可。”
  秋棠也笑,两个眉眼间七分相似的人露出同样的笑意,半晌,秋棠才轻轻呢喃了句什么,沈钰竹听见了,笑容嘲讽。
  “脱离了沈家几十年,忽然被找了回去,还一副要我感恩戴德的嘴脸……”秋棠挑眉,“比起膈应人,谁比得上你?”
  沈钰竹眉眼弯弯,“流落在外的沈家人,哪怕是旁支,也终究流有沈家的一份血,回来……有何不好?”
  两人对视,彼此都把对方恶心得够呛。
  大概是警告有了效果或者其他什么,一个中午之后,网络上的声音忽然都消失不见了,各路媒体面面相觑,同一时间,全部撤了回去。
  “这些媒体……沈家旁支中不乏家大业大的,怎么就拿这些媒体没辙?”江羽趴在石桌上,不解。
  沈钰衡笑了笑,“这个啊……”
  江羽“?”
  “自己去问钰竹啊,”沈钰衡一脸我很正直的模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