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70)

字体:[ ]

  这本书是某个混点点网的女大神写的,比之其他男- xing -大神的书,多了一分女- xing -的细腻,感情上处理地也比较舒服。
  时隔多年,当他站在另一个高度之后再来看当年的出演过的角色,心境完全不同。
  于是,等第二天沈钰竹从本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眼眶通红,眼下青黑,一脸萎靡的废羽。
  沈钰竹“……”
  沈钰竹“你偷牛去了?”
  江羽吸了吸鼻子,慢腾腾从床上扑腾起来,“偷了,一只老黄牛,可会耕地……唔——”
  “可会耕地了?”沈钰竹将江羽的脸合在手掌之间使劲捏了一下,一脸似笑非笑,“嗯?”
  被捏着两边脸的江羽嘟着嘴“……”
  球!
  ——不对,这人怎么这么污?!
  一时间,江羽看沈钰竹的目光非常诡异。
  说好的光风霁月温润如玉贵公子呢?这满脑子想的玩意儿,如果做成电视剧,怕是得分分钟被某电爸爸打回来,连审都过不了!
  “好点儿了没?”沈钰竹和他额头相抵,温暖从两人相触的地方慢慢传递开来,江羽怔怔看着沈钰竹近在咫尺的脸,看着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眨了眨眼。
  他身上那股独有的熏香味儿清清淡淡地萦绕在周围,江羽吸了吸鼻子,默默把脸从沈钰竹手里拔了出来。
  江羽的脸很白,于是,拜沈钰竹那毫不留情的蹂躏所赐,现在红得可怕。
  看着他通红的脸,沈钰竹歪了歪头,忽然笑了出来。
  江羽“???”
  无视江羽疑惑的目光,沈钰竹笑着去厨房给他煮了锅皮蛋瘦肉粥。粥端来,江羽默默喝了两大碗,之后沈钰竹去洗碗,他就穿着睡衣下床在别墅里走圈圈。
  在第n圈里看到沈钰竹被此起彼伏的电话骚扰到不行的时候,他打了个哈欠,抱着猫回屋睡回觉去了。
  天色将暗,黄昏来临,西风裹挟着雪花飘荡在安平市上空,小指甲大的雪花飘飘荡荡着,却在堪堪落地的时候,化作雨水,浸润着这片水土。
  周密裹着黑色羽绒服漫无目的地走在鲜少有人的大街上,她脸上还带着巴掌印,一丝血痕挂在嘴角,头发凌乱,双目无神。
  她机械地走着,顺着繁华的市中心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周围一片漆黑的时候,她看到一个裹着军大衣的流浪汉睡在大桥底下,身上还盖着报纸,却一动不动。
  周密麻木地看了一眼,走了。
  这世界很大,可是,却很难找到一个可以作为容身的家。
  她该去哪儿?她还能去哪儿?她又可以去哪儿?
  “周予,”周密扯了扯嘴角,眼泪不止,却露出了一抹笑,“周予!”
  宽大的房间里,周予披散着头发,一边穿着一件露背长裙,一边面无表情地流泪,她的动作优雅而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打理自己。
  梳妆台上,她看了一眼自己核桃似的眼睛,勾起唇角,笑靥如花,却泪流不止。
  这世上,谁不是活在煎熬,活在地狱里?
 
 
第132章 钟钟上线(大修)
  小年之后,学校陆陆续续开学了,大学开学时间相对较晚,所以江羽还老老实实地待在小别墅里。
  三月上旬,满枝新绿,桃花吐出几点带着浅色的嫩蕊,大雁南飞,在天气第一次回暖的时候,江羽被沈钰竹摁在床上老老实实啃了一顿。在瘫痪似的修养下躺了好几天后,这天开学一大早,门一开,他整个人子弹似的弹了出去,那模样,活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
  被视作洪水猛兽似的沈先生就穿着睡衣倚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慢慢驶走的不起眼黑车,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哈欠打完,沈降的电话也来了,他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稳重淡定。
  “老爷子不行了。”
  听着自家父亲那万年不变的从容语气,沈钰竹嗯了一声,之后两父子相顾无言,十几秒后,电话挂了。
  去学校的第一周,江羽在校门口见到了周密,料峭的春寒里,这姑娘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羽绒服,下半身穿着短裙站在校门口,看到江羽从车里下来的时候,眼睛忽然亮了。
  “羽毛羽毛,”她小跑着过来,笑容腼腆。
  “走吧,”江羽对她笑了笑,两人一前一后进去了。
  这一天的周密就如同一个小尾巴,江羽去哪儿她都跟着,也不说话,如果不是江羽偶尔回头,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身边还跟着这么一个姑娘。
  萧勾月下午的时候才来报道,随着《今夜有戏》的持续播放,他的人气现在高得可怕,一下车,一群不知道哪儿来的粉丝就从旁边扑了过来,这小可怜被吓了一大跳,差点被迎面扑过来的一个姑娘压在地上。
  等他好不容易在保安的帮助下逃出重围,转身却看见江羽带着周密站在他后面,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勾月,”江羽看着他狼狈的模样,恍惚中,仿佛看到了几个月前的那个跳脱欢乐的小少年。然而终究不是,萧勾月只是对他点了点头,就径直离开了。
  江羽看着他的背影,低眉笑了笑,带着周密朝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萧勾月双手插在兜里,眼眶憋得通红,几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回头,然而人来人往的校门口,却哪里还有江羽的影子?
  最终,他也只是自嘲地笑了声。
  经过昨年江羽的那么一折腾,百影可谓伤筋动骨。
  不仅钟子规被拘留了,百影的股票市场也陷入了历史最低,而那些早早就等在一边儿,就等百影倒霉,好坐收渔翁之利的同- xing -质公司们,几乎是在钟子规刚被爆出偷税漏税的那一刻,就飞快的动了起来。
  其中尤以飞渡最狠,虽然钟老爷子及时出手替钟子规保住最大份的股票,但其余的散股,还是被飞渡暗搓搓收了不少。
  而江羽将要演的那部《貂锦胡尘》,本来就是百影给他们家一哥准备的,结果也被飞渡截胡了,截胡了不说,飞渡的一个金牌经纪人居然还从百影挖走了人家的御用一哥!!
  被保释回家的钟子规都要气炸了!!
  更要命的是,刚回到家的钟子规,不过是在家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却在陌生的大床上醒了过来!
  而伴随着他醒来的,是趴在他身上,把他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自己却哭得梨花带雨一脸凄凄惨惨戚戚的秋棠。
  “你——大爷!”
  钟子规有气无力的骂了一句,后面的话被哭唧唧的秋棠的吞了。
  也是这天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之前美其名曰包养的小狼狗,压根儿不是什么小狼狗,人家是真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崽子,可惜他眼瞎,现在才明白过来。
  而秋棠背后的水,他第一次认识到,它到底深到了什么程度。
  可惜人类的省悟往往都是在经历了要命的大坑之后才回明白的,就像钟子规,等他开始正视秋棠的时候,他已经被锁在某个顶楼的房间里,很久都没有出去过了。
  “嘭——”
  卧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秋棠醉醺醺地扑腾进来,“哥——”
  钟子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狗一样地扑在他身上嚎啕,殷红的嘴唇勾了勾,露出一抹轻蔑。
  “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秋棠抱着他哭得跟朵雨里的小白菜似的,一边哭还一边扒钟子规衣服,钟子规看着,无动于衷,任凭他只随便开拓几下就插进去,而他强忍着疼,忍得眼前都黑了。
  “哥,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不是故意和沈钰竹联手的……当时他枪都架在我脖子上了!”秋棠眼眶通红,鼻涕都差点流出来。然而他上面哭得越狠,下面的动作也就更重,钟子规被他掐着腰,一时间觉得自己快被他活生生腰斩了!
  “可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姓张的合作啊——”秋棠大吼一声,一把抱起钟子规仍在地毯上,“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张既封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你明明知道张既封不是好人,为什么宁愿接受一个对手的帮助,也不愿意接受我!”
  他哭着,把钟子规摁在地上,使劲抽查着,“我不管,我要他不得好死……混蛋,都是混蛋,都要和我抢你,全他妈都是混蛋!!”
  钟子规麻木地承受着他的撞击,自嘲地笑了笑,他看了一眼艳阳高照的窗外,眼中一抹微光闪过。
  一个微信的无人机从大楼上方飞过,它飘飘荡荡着,向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去,却在路过某个空地上的时候,被人一枪- she -下来了。
 
 
第133章 叔叔上线
  随着《忘川》的播出,各路演员的热度也在持续增长着。
  从播出当天起,各路粉丝就陷入了艰苦卓绝的战斗,粉圈每天致力于掐死谁谁谁,微博热搜上,从某某粉丝vs某某粉丝,到某某粉丝vs某某某粉丝,每天都在掐。
  控评的,黑人的,拉架的,硝烟弥漫,杀气腾腾。
  在每天的血雨腥风里,江羽的小鲤鱼们就如同出淤泥的那朵白莲,任是你掐得有多腥风血雨,她们都吃瓜悠然。
  因为,压根儿没他们什么事啊。
  起初小鲤鱼们还每天都战战兢兢地观察着,成天混迹于各大战场,时刻监视着各路营销号,生怕出现什么不可控事件。
  然而别人的瓜都过了好几个了,他家的除了偶尔有两三只小猫小狗说酸话鸡蛋里挑骨头外,居然真的没有人戳。
  [羽毛的眼睫毛什么情况?居然……没人戳我们哎,好不习惯……]
  [红尘醉全体,紧急通知,小鲤鱼们集体闭麦!少多嘴,莫逼逼,安静吃瓜!打黑加大监控力度,各路姐妹务必不准先撩。小鲤鱼们是江羽的私人财产,也是他在圈子里的脸面,坚决不能主动给羽毛抹黑!]
  下面一连串收到。
  这是大妹子周密和其他粉头们嘀嘀咕咕商量了很久的之后的结果,在几十个千人个大群依次吼过一遍后,她放心地关上了手机。
  跟在江羽后面,周密抚胸感叹,“这次居然没有人戳我们哎,《忘川》这次这么多大流量,那些营销号居然没有往我们家引战……好难得!”
  “是吗?”江羽笑了笑,没太在意。
  “真的,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那些营销号黑子就像疯狗一样,生怕不能撕下我们一块肉,这次居然连动静都没有,太难得了。”
  周密没有说,虽然营销号没有上场,但黑子却并没有放过江羽,因为江羽在戏里和萧勾月的关系很近,所以在最初关于萧勾月的瓜出来的时候,就有人故意想把火往江羽这边引,结果这些评论才刚发出来,在小鲤鱼们都还没来的及反驳的时候,便发现,这些评论,已经被删除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