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7)

字体:[ ]

 
 
第16章 怂货
  被被被特别训练过?
  这不就是妥妥的极道大佬吗?!
  不不不,不能那么早下结论!江羽觉得自己应该慎重。
  可万一呢,电视电影里都不是那样吗,有些黑道上的太子爷,都是特别训练的,而且训练他们的往往还是雇佣兵……
  不过沈家那么大的家业,沈钰竹却是长风盛世科技这种国企的老总,这点倒是挺奇怪的。
  哪有好端端的放着自家家业不继承,却跑到国企去……况且,他没记错的话,现在,沈钰竹应该二十六岁了吧,年纪轻轻居然就坐到了国企总裁的位置,这本身就很有问题啊。
  前生,关于沈钰竹的传闻被江羽听说后,他也好奇过到底为什么,但他问了也根本没人知道答案。问金主?得了吧,依他金主那变态- xing -格,他不想活了才问金主。
  犹记当年自己沙雕,还不知道白月光是谁的时候,就被金主某个小情儿撺掇着去问沈钰竹的事,结果差点儿死在金主床上……
  江羽想想自己当时的境况就觉得浑身难受,为了这件事,他当年还差点儿就被雪藏了。妈耶,不能想,一想就想甩当年那个自己两耳刮子,甚至还有点儿想迁怒别人。
  当年可真是,太t贱了!
  像个斯德哥尔摩一样!
  啧啧。
  手机这时候在兜里疯狂震动,江羽掏出来一看,是江含打来的。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顺势关了静音,江羽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对着手机扯了好一会儿皮。
  江含打电话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表达他对哥哥的一系列感情——哥,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好担心你,你昨晚在哪儿呢为神马不回家鸭,我等了你好久怎么怎么样。
  江羽呵呵一笑,非常淡定得告诉对方他昨晚有事在同学家,并且要求江含不要透露出去,因为他现在处于叛逆期。
  叛逆期个鬼啊,不说现在,他当年也根本没有过叛逆期……
  江含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可是,他哪里还有家啊?
  虽然很感谢小孩子的一片赤诚,不过,有些事情,是养在温室里的小花儿永远不会明白,也不会想得到的。
  江含是个好孩子,可惜,他们注定不是一类人。江含的世界里,非黑即白,根本没有灰色地带,这样的人,他不敢招惹。
  何况他的那群极品亲戚们,没一个好鸟,却也没有任何人是纯粹的坏蛋,对于那群只会落井下石的亲戚,江羽是不可能再认回来的。而江含……这个一如既往把他当哥哥的人,江羽想了想自己的处事原则,觉得在两兄弟没有反目之前,他们还是给彼此留下一点儿好印象吧,距离产生的美,总是比什么都好的……
  ——个屁啊!其实说到底,江羽也不过是害怕而已,他害怕江含知道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后……就连这唯一的亲人,也要失去。
  所以干脆从一开始就不接受。
  这怂货!
  沈钰竹端了食物出来,包子油条什么的都有,他给自己盛了一碗稀饭,其他的都摆在桌子上,然后对着打电话的江羽指了指。
  江羽赶紧点头。
  他又问男人,“吃点儿?”
  江羽这时候刚好挂断电话,赶紧几步走过来。
  男人摇头摁开电视音量,“我早吃了,你没事儿的话,我就得走了。”
  “走?”沈钰竹看着他,“你现在最好哪儿也别去,”大概是注意到有外人在场,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闻言,男人只是笑,俊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他从茶几底下摸出一根烟点上,青烟很快升起,使他眉眼间一片模糊。
 
 
第17章 怂货的决定
  江羽从盘子里拿了个馒头,乖乖坐在椅子上,细嚼慢咽,余光一直在看沈钰竹。
  于是他很唏嘘,别看沈公子人长得光风霁月,这吃饭的速度着实快,但动作偏偏又非常优雅,一点儿也看不出粗鲁,而且,看久了之后……江羽默默多吃了个馒头。
  别说,他吃东西那动作,配合那颜值,真是非常下饭,让人一看就很有食欲。
  “这次的事情连累到你,我很抱歉,”在江羽啃第二个馒头的时候,沈钰竹已经吃完了。
  面对白月光的诚恳道歉,江羽是非常惶恐的,他这人就这- xing -格,你一低姿态他就受不了,除非他有特殊目的,否则情愿大事化小。
  “没事的沈先生,”他两口吞下下馒头,觉得略哽,于是又喝了口豆浆,“这件事,算起来也是我自己的原因……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帮到了沈先生,说起来,我还觉得挺幸运的。”
  他呵呵傻笑,干净的学生气息扑面而来,这让沈钰竹这老妖精对他的怀疑稍稍淡了点儿,但还没完全放下心。
  于是沈钰竹轻笑,“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姓沈?”
  “哦,这个啊,”江羽表面很羞涩很阳光,内心很打鼓,他对沈钰竹道上人的猜测还没有完全打消,沈钰竹这么一问,他属于草食动物的对危险的天线瞬间起立。
  于是装模作样地很不好意思道“我们班有订报纸的习惯,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对长风盛世科技的介绍,里面着重介绍了沈先生,还有沈先生的照片……所以,”他傻笑,“前几天住院,程医生是我的主治医生,恰好沈先生那时候去找程医生了。所以,昨晚那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把沈先生送医院,就,就打电话给了程医生,”说完,他忐忑道,“沈先生,我没有做错吧?”
  “没有,”沈钰竹一手撑着下颚,对江羽的所为做出了肯定,“昨晚那种情况,确实不适合去医院,不过,在你这个年龄,却能想到这些,很不错。”
  “其实……”江羽脸适时一红,“电视里……都是那样的……”
  “噗——”沙发上那人直接笑出声,“你这孩子可真好玩儿,电视上——我去,如果你这沈先生是个杀人狂怎么办?嗯?可长点儿心吧小孩儿,下次别看到什么都往前凑。”
  江羽脸很红,“我这不是……”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遇见啊!谁想参加真人版极道追杀的戏份啊!不想活了吗?可这是我主观意愿就可以的么?问题是这根本不是啊大爷!
  “好了,”沈钰竹打断男人,转头问江羽,“在哪儿读书?我送你。”
  “啊——”江羽这回真傻了,昨晚那——么大两个血洞啊,大哥你现在就没事了?这是什么身体素质啊我去。
  沈钰竹挑眉,这动作别说,他做起来还真t好看!
  “怎么?不愿意?”
  “不不不不,”江羽连忙解释,“没有的事!就是有点儿惊讶……沈先生,总裁不都很忙吗?”打死他也不敢再提伤,如果有可能,他甚至希望这次之后大家再也不见!
  不说沈钰竹到底是不是道上这一点,单就他那三个烂桃花——这可是著名的帝都三少惦记了一辈子的男人啊!其他两个他不知道,单单他金主对沈钰竹这痴汉样儿,如果让他发现居然有人可以离他白月光这么近……
  江羽抖了下,他还想混娱乐圈呢,不想这辈子再因为金主吃醋的缘故,被暗搓搓的搞死。
  那也太惨了!
  对,他就是这么怂!
 
 
第18章 修罗场
  怂货的本能让他打心底拒绝沈钰竹,但又架不住被人家看了那么两眼,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
  坐在车上的时候他还在懵逼,怎么就答应了呢?这不应该啊!
  这很不妥啊,万一在路上被神出鬼没就知道痴汉的金主逮到了该咋办?那是要发生流血事件的啊!
  “安全带系好,”白月光提醒他,眉眼弯弯,非常好看。
  江羽很惶恐“……好!”
  妈耶,他觉得自己要凉了。
  一路行来,车上的气氛都很好,沈钰竹把车停在三中不远处停下,询问是否要把江羽送到门口。
  这情商让江羽很是喜欢,于是他非常果断的拒绝了。
  沈钰竹也不勉强他,结果江羽下车就看到一个穿黑风衣的男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那气场,那模样,江羽差点吓尿啊。
  金金金金金主主主!!!!!
  钟子规!
  为什么他会在的这儿?
  江羽抱着内心小人儿疯狂尖叫,这要疯魔,这要完!
  “他是谁?”钟子规指着江羽,脸色很苍白,实际上他长年都是这样,脸色过分的苍白,唇色又过于艳红,看起来不像个包养人的,倒更像个被人包养的,但实际上这人之狠毒,至少江羽看到他的瞬间,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就开始从四肢百骸滋生。
  他控制不住地想起前世,想起一开始被囚禁在岛上的日子,想起钟子规调教人的种种手段,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他神色惶恐地往后退了两步,直到撞到一具温热的身体上才回过神来。
  镇定啊江羽,这里不是前世,他不是被包养的小明星,这个人也不再是金主,他现在是个高中生,以后就算进入娱乐圈也有陈霜做靠山,而这一切,都和钟子规没有关系。
  “你怎么了?”沈钰竹的声音温柔低沉,温热的气息就打在耳畔,江羽抖了抖,脸色爆红。
  尼玛——吐息不要喷到耳朵上啊混蛋!他耳朵很敏感的!
  这一下,什么多愁善感什么恐惧害怕都没了,白月光,神烦人!
  “子规,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沈钰竹扶住江羽后,往后退了一步,他看着钟子规,脸上不辨喜怒。
  “他!是!谁?”钟子规一字一顿,几乎要把一口银牙咬碎,他看着江羽的目光让江羽心惊,那是种要把人撕碎而后再千刀万剐的眼神。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沈钰竹加重了声音,双目如炬,定定注视着钟子规。
  钟子规有一瞬间的无措,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我来这儿有事,刚好看到你的车……”
  “子规,”沈钰竹看着他,打断他的话“你该长大了。”
  听到这话,钟子规几乎气得要爆炸,他往前一步,声音隐忍,“我在你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吗?”
  “身体的长大,不代表心智也是,”沈钰竹站在江羽身后,目光非常冷淡,他看着钟子规,就像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这个孩子,我不希望听到他出事的消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