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69)

字体:[ ]

  陈霜和沈钰衡参加春晚去了,江羽将中午沈钰竹包好的饺子下了几个,一个人抱着碗坐在电视机前,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别墅很安静,除了猫偶尔的胡噜和晚会热热闹闹的声音外,什么也没有。
  午夜十二点,倒数完成,巨大的烟花爆炸在安平市的各个角落,江羽抱着猫坐在阳台上,遥遥看着不断重复着绽放凋萎的烟火。
  江含悄咪咪给他打电话,他躲在厕所里,但江羽还是可以听到外面一群小孩儿在叽叽喳喳,一个女人用家乡话喊他去吃汤圆,江含声音很大的哦了一声。
  在挂电话之前,这傻小子兴高采烈地告诉江羽他想读医大。
  江羽笑了笑,说他一定可以做到,让他努力。但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明白,江含最后还是读了财大,他的志愿被他妈篡改了,这孩子最后是哭着去报道的。
  “嘿嘿,我也觉得我可以,”江含傻乎乎笑着,又说了很久他在学校里的生活,最后在女人又一次的催促中,才依依不舍挂断了。
  江羽笑着和他说再见,却在挂断电话那刻,忽然对他说“你……填完志愿之后,记得随时查看,还有,你志愿的密码别让别人知道。”
  “啊?还要随时查看吗?”
  “对,有时候填的人太多了,系统有可能会崩盘,到时候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呢……你随时看看,小心总没错,还有,密码一定别给别人知道。”
  “好哦,”江羽虽然觉得他哥有点儿杞人忧天,但口头上还是答应得非常愉快,嘿嘿,高考完之后他和同学们约好了去浪,到时候记不记得再说吧。
  江羽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但他尽力了。人生百年,祸福相依,谁知道他的选择又会带动后面的什么东西?
  莫强求,随缘吧。
  江含的电话刚刚挂断,沈钰竹就打来了,两个人在阳台上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最后电话挂断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江羽迈着已经冻得毫无感觉的腿去卧室,他在二楼徘徊了一下,然而就这徘徊的功夫,沈钰竹发来消息了,“睡主卧。”
  江羽看着,默默收回了已经迈出去的脚,乖乖回主卧了。
  第二天他毫无意外的感冒了,红着眼,闷着鼻,说话瓮声瓮气的,鼻音很重。
  恰好陈霜给他打电话,告诉他飞渡六月有个剧,沈钰衡主演,内定的他男二,现在虽然只敲定了剧本,导演编剧之类的一律都没选好,但这部戏不出意外将是飞渡来年的大部头,让他上点儿心,顺便提醒他多去看看江湖朝堂风流公子一类的影视剧或者小说。
  江羽瓮着鼻子同意了。
  然后在脑子里拼命回忆飞渡这段时间哪部戏带着江湖朝堂元素,又是沈钰衡的主演,还是这一年的主打戏。
  最后头实在太晕了,还没想出来人就顺着沙发倒了下去。
  猫被吓得疯狂喵喵喵!
  抽空看手机监控视频的沈钰竹被吓了一跳,午饭都没吃,随便和沈降打了个招呼就奔回去了。
  一路上风驰电掣,卡着红灯飞回了郊外。
  一进门,他就看见猫正围着江羽不住蹭脸,嘴里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猫瞳水润润的,脸上的毛被眼泪打- shi -了大半。
  沈钰竹顾不得惊慌失措的猫,打横抱起江羽,一路冲出了屋子,猫翘着尾巴一路跟着,在客厅门口被迎面关过来的门“嘭——”地一声关在了屋子里。
  猫“!”
  幸亏私人医院这时候依然有医生在值班,沈钰竹在路上打了个电话,刚到医院就被守候已久的医生们带去检查了。
  最后证实只是普通感冒的时候,沈钰竹长长叹了口气,捂住脸闷笑。
  这可真是——
  关心则乱啊。
  他低头看着睡得人事不省的某人,没忍住,弹了弹人额头。
  江羽其实做过很多次这样的梦,甚至可以说,自从上次落水之后从沈家回来,每当他陷入非正常情况沉睡时,总会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一次,他在那栋钟子规囚禁了他五六年的别墅里。
  钟子规坐在沙发上,哈士奇吊着眼睛冲着他的方向一直嗷呜汪汪,江羽看了那只狗一眼,忽然朝他靠近了一步。
  “嗷呜——汪汪汪!”傻狗夹着尾巴逃跑了。
  江羽“……”
  “江羽,”钟子规看着拿着一个小指大的玻璃瓶,眼眶通红,“江羽,江羽……”
  一开始江羽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结果观察了半天,发现他只是单纯喊着他的名字而已,于是无聊移开眼,自己顺着楼梯上去了。
  他看着钟子规房间的门,觉得自己端个小板凳坐在门前听他和新宠那啥好像还是昨天的事,似乎下一刻秋棠就要裸着身体出来,然后带他去那间藏有沈钰竹东西的房间,再一刀捅死他。
  他转头看着楼下似乎被无边悲伤笼罩着的钟子规,忽然觉得,这两贱人,可真不是个东西。
  好歹他也陪了钟子规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最后就落得个被人一刀捅死的下场?
  这天底下还有比他更倒霉的小情儿吗?
  江羽摇着自己空荡荡的头,顺着楼道一路走到尽头,那里——他曾经的房间紧闭着。
  江羽看了一眼,拧着手柄,慢慢开了个缝。
  大概是用力太过,亦或是其他原因,门猛得撞在墙上,巨大的撞击声响起,楼下,钟子规猛然抬头。
  “江羽……江羽——!”
  他捏着手里的小瓶子,横冲直撞地窜了上来,甚至因为一路奔袭得太快,拖鞋都掉了。
  “江羽,是不是你?你回来了是不是?你回来了是不是!!”
  他冲进房间,冲着空气一阵嘶吼,江羽站在他背后,微笑着冲他脖子吹了口气。
  “江羽……”他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徘徊着,哽咽着,最后跌坐在地上,哭得就像失去了所有的孩子一样。
  江羽站在他面前,默默看着,最终转身离去,门外,秋棠一枪蹦开了大门的锁,顺着楼梯一路冲上来。
  江羽看见他就反- she -- xing -得觉得胸口疼,于是叹了口气,学着西子捧胸的模样,唉声叹气地下楼了。
  大门口,一只猫似的的东西蹲在那儿,巨大蓬松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他看着江羽,眼中鎏金色彩一闪而过。
  之后,江羽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看到沈钰竹正捧着一本书坐在他床头,冬日的阳光从他背后照- she -进来,他低头,对醒来的江羽微微一笑。
  当真是,三千温柔,无边姝色。
  “大年初一进医院,也只有你干得出来,”沈钰竹笑着,又轻轻弹了弹江羽额头。
  “沈先生,”江羽看着他,神秘道,“我做了一个梦。”
  “嗯?”
  “梦里,我去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春日里,阳光正好,风卷山林,送来满鼻馨香。
  医院里,一人仰头,一人垂首,阳光照在两人身上,暖和地让人就想这么睡上一觉。
 
 
第131章 煎熬
  初一这天,他们终究还是没有在医院里过,确定他只是普通感冒后,沈钰竹大手一挥,把人拎走了。
  回去之后待了没半刻,沈钰竹又被家里十万火急的召唤了回去,江羽白着脸冲他挥手,在人还没提出任何邀请前,婉拒了所有。
  “慢走,”他道,声音懒洋洋的,满脸昏昏欲睡。
  沈钰竹闷笑,钳住他下巴,吻了上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唇齿相依,贴着唇缝,沈钰竹将声音泄露出来,“乖点儿,听话。”
  江羽“……”
  我听你大爷!
  “我走了,”他起身,将浑身软绵绵的江羽推到沙发上仰躺着,“乖。”
  江羽看着他的背影,等人完全离开后,他起来,将屋子里里外外边边角角都翻了个遍。
  能这么及时赶回来,看样子还是在百忙中抽空遛回来的,江羽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各个房间里,心里冷笑,说没监控,骗鬼呢!
  然而任凭他怎么搜,怎么找,最终却还是一无所获。整栋别墅都已经被他翻完了,别说监控,连个长得像监控的东西都没有!
  他到底还漏掉了哪里?
  百思不得其解,江羽最终无奈收手。
  大概陈霜也嫌弃江羽找东西的人品,下午的时候,就给他传了一大堆相关的影视人物形象,之后又把基本小说给他寄了过来。
  江羽看着一大堆东西哭笑不得,他翻了翻碟片,准备给这些东西分一下类,而那本书,就是在这时出现在了眼前。
  封面是一个白衣男人和一个戴着帝王冠冕的男人背靠背站在,男人嘴角微微上挑,似乎在笑,而帝王看似一脸冷漠,眉眼间却带着丝罕有的温柔。
  四个巨大的毛笔行书落在封面上——《貂锦胡尘》。
  江羽“……”
  他想起来了,就是这个《貂锦胡尘》,让沈钰衡得以蝉联的第五届视帝,也让飞渡的声誉在
  而同时,这部戏……江羽叹气,这部戏的男二,当时就是他。
  也不知道钟子规是从哪儿给他弄来的机会,总之,等上一部戏结束,两人过了几个月荒唐至极的生活之后,钟子规就给他安排了这个。
  结果……江羽扶额,拍完之后,他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被人叫著名字骂去死,甚至还有冒充粉丝的人给他送的水里加敌敌畏。
  没办法,谁叫他好端端的把一个风流却不下流,隐忍坚韧,多智近妖的锦衣公子,生生给演成了一个没事装逼,有事装逼,干啥都傻逼的智障来着?
  真惨!
  他为曾经的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
  其实,这个角色要是演好了,绝对是比男主还吸粉的存在,但前提是你得演好了!
  江羽叹气,飞渡这是明晃晃在捧他啊。不过,陈霜到底是为什么会对他这么有信心的?
  他一个“新人”,一个在大众眼里只演过两部戏的新人,竟然给他这个角色,而且还是和沉沉钰衡搭档。江羽微笑,他都可以想象自己要被多少人暗地里扎小人了。
  何况还有陈霜这种明晃晃的透题行为……
  于是,这一天,江羽除了《貂锦胡尘》外,啥也没看,他把原着从一堆资料里抽出来,逐字逐句琢磨,看了个通宵。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