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67)

字体:[ ]

  沈钰竹趁机将大腿挤进他双腿中间,轻轻磨了磨。
  江羽闷哼一声,呼吸骤然加快。
  捡起地上染血的刀,萧朗最后看了一眼黑暗的地方,转身离开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沈钰竹腾出左手按住耳机,轻轻说了句跟上。
  “呵,”江羽闷笑,骤然发力,“滚开!”
  然而沈钰竹仅仅只用一只手就把他制住了,同时,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副手铐,“咔哒”一声就将江羽双手困在了背后。
  “你最好这辈子都别放开我,否则……”江羽不再挣扎,冷笑。
  “否则什么?”放开江羽,沈钰竹捏着他的肩膀将人转过来,“今天我不来,你准备做什么?”
  江羽冷笑“关你屁事!”
  “我不喜欢你说脏话,”沈钰竹将西装脱下披在江羽身上,同时揽过他的肩膀,带着人朝另一个方向离去。
  很快,这片地方便重新寂静了下来,片刻后,一双半旧的白色运动鞋重新出现在了萧朗离开的那条路上,然而那双鞋只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一会儿之后,外面骤然响起一声狗叫,他就朝着来路离开了。
  沈钰竹的丰田壳子车停在巷子另一头的路口,将江羽推进后座之后,他跟着进去,又从车里拿出一副手铐,一端拷在江羽的手铐上,另一端则拷在车里的某个接口处。
  一切处理好,沈钰竹便扯开江羽脸上的口罩,一片昏暗的内置车灯里,江羽面无表情,眼神冷漠。
  “这么晚,为什么不回家?”
  闻言,江羽撇过脸,无聊地看着窗外零星的几点灯火。
  “如果我刚刚没有阻止你,你准备做什么?”
  钳住他的下巴,沈钰竹一点一点将江羽的脸拧了过来,“江羽,我警告你,有些事,不能做,一旦做了,你这辈子,就再也没法回头了——我不知道你现在听不听得进去,但你最好把这句话给我死死地记在心里,否则……我一定亲自送你进去。”
  江羽目光- yin -沉,定定地看着他,忽然,他冷笑一声,不要命似的挣扎着,“你放开!”
  沈钰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挣扎,半晌,在耐心即将告罄的那刻,他一把将江羽摁倒在车座上。
  “混——唔!”
  唇舌相接,彼此互相吞噬着,江羽脸色冷凝,任凭沈钰竹在他口中如何动作,从始至终都无动于衷。
  末了,沈钰竹重重啃在他下唇上,江羽这才因为痛闷哼一声,“你属狗的?”
  于是属狗的沈先生刚停歇就又扑了上去。
  这一次比之上次时间不知道长了多少,江羽被摁在后座上,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他迷迷瞪瞪地睁着眼,沈钰竹一放开他,立刻喘得跟个什么似的。
  西装掉落在地上,沈钰竹捡起来拍了拍,重新盖在他身上。
  然后他打开车门从另一边上去,车灯大开,七拐八拐的,很快驶出了小巷。
  布拉迪一路疾驰,十几分钟后,停在了郊外的别墅门口。
  沈钰竹下车打开手铐,揽着江羽往里走。
  灯开,骤然明亮的灯光让江羽下意识闭上了眼,沈钰竹等他适应了,就牵着他上二楼,在卧室里,打开了他的手铐。
  鲜血已经凝固在了手上,深红中略带一丝黑的颜色固执地粘在白皙的手上,沈钰竹看着,没来由觉得刺眼。
  江羽淡漠地看着一切,甩了甩手腕,下一刻,却忽然被人握在了手心里。
  沈钰竹扯着他进盥洗室,江羽踉踉跄跄跟着。
  站在洗手池前,江羽看着镜子里- yin -沉的人影,勾了勾唇角,于是,镜子里的人跟着做了同样的动作。
  “真丑,”江羽看着自己,满眼厌恶。
  水龙头打开,沈钰竹尝试着将水温调到温热,听到这话,抬头看了眼他,“是挺丑。”
  江羽“……”
  接下来,沈钰竹绾高江羽的衣袖,挤了点儿洗手液,从后面揽着他,一点一点帮他洗手。
  他洗得仔细极了,每一个指缝,每一个指甲,哪一个都认认真真洗了又洗,前前后后,他洗手液用了三次,沐浴乳用了一次,这之后,她居然还打给江羽了肥皂!
  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揉过,江羽静静看着,忽然开口,“你的棍子戳到我了。”
  沈钰竹“……嗯。”
  “你放开。”
  沈钰竹不依不饶,“手先洗干净。”
  “都洗了四五遍了你有完没完!”
  “不干净,”沈钰竹只回答了他这一句话,江羽就安静了。
  他怔怔地看着被反复搓洗的双手,半晌,眨了眨眼。
  手洗干净之后,沈钰竹又帮着他脱衣服洗澡,从头到尾,江羽面无表情,任由他动作。
  洗完澡,江羽被塞回主卧的床上,属于沈钰竹的气息扑面而来,江羽又眨了眨眼,依旧没说话。
  一身半- shi -的沈先生站起来,从桌子上拿来手铐,“你现在这状态,为了你好,还是先绑起来吧。”
  江羽“……”
  两幅手铐配合着,江羽双手被合十拷在床头,沈钰竹看了看,确定他没办法再搞事之后,就穿着- shi -衣服进盥洗室了。
  躺在床上,江羽怔怔地看着天花板,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前世。钟子规把他手脚分开拷在床上,难听的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末了,就是一顿不堪入目的调##教和欢好。
  那时的灯光就和现在一样明亮,刺得人眼睛生疼。
  他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温暖的人体贴着他躺了过来。
  沈钰竹解开他一只手的手铐,将人翻过来面对着自己搂着,又吻了吻江羽的额头,之后,灯熄了,一盏灯光柔和的小夜灯孤独地照在床头。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半夜两点多,沈钰竹解开束缚着江羽的手铐,将人紧紧搂在怀里。
  凌晨三点半,江羽睁开了眼,他微微仰头,定定地看着沉睡的人,片刻后,悄悄起身。
  门轻轻开了,人影慢慢移了出去,同一时刻,沈钰竹蓦地睁开眼。
  又过了一会儿,门轻轻关上,小夜灯下,一个人影投- she -在墙上,越来越大,沈钰竹侧着身体,保持着江羽离开时的模样,而他的脸旁边,一把刀的影子被拉得格外长。
  那影子就静静悬浮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天边微微泛起鱼肚白,门才再次悄悄开了个小缝,人影又慢慢移了出去,不久,一个冰凉的人形滚到了沈钰竹怀里。
  沈钰竹被这冰凉的触感冻得一哆嗦,而后下意识地将人搂在怀里。
  他怀里,江羽眨了眨眼,又打了个哈欠,终于乖乖睡了。
  等到怀里人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沈钰竹才又睁开眼,那眼中清明如许,根本就没有丝毫朦胧和睡意。
 
 
第128章 懵懂
  天色渐渐亮了,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玻璃窗上,江羽睡在被窝里,将自己蜷成了一个团子。
  梦里,他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人群从他身体里穿过,他迷茫地站在十字路口,看着车辆往来如织。
  他看到钟子规坐在咖啡厅里,戴着黑色眼镜,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坐在他对面。
  钟子规说了什么,又给了他一张照片,那年轻人看了看照片,忽然抬头,目光直直看向江羽的方向。
  江羽和他对视着,看到他眼中的鎏金色彩一闪而过。
  “江羽——”
  空灵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身后,江羽顺着声音回头,一片白色浓雾中,他忽然惊醒了过来。
  一个暖乎乎的小东西正咪呜咪呜地用自己的小脑袋蹭江羽的脸,它喉咙里发出胡撸胡撸的声音,不时亲昵的用头顶反复摩擦江羽下巴。
  “喵?”
  为什么两脚兽还不抱它?
  房间的隔音很好,除了猫不断发出的胡噜声外,什么都听不到。
  江羽怔怔地看着房间一角,瞳孔慢慢放大,忽然从床上窜了出来,几步冲向了洗手间。
  洗手台上,镜子里,苍白的人影魔怔似的看着自己,看着看着,他忽然揪住自己的头发,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鲜血,尖刀,还有利刃划破人体肌理的声音,江羽闭着眼,再睁开时,眼眶绯红,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杀人了……
  放下手,江羽打开水龙头,神经似的一遍又一遍搓洗双手,他的动作是那样粗暴,很快,双手就在他自己又抓又挠又搓的动作下红了大半。
  猫留在洗手间外不断踱步,一直冲着磨砂门喵呜喵呜的,时不时还两只前爪扒在门上,小脑袋一直往上面凑。
  两脚兽怎么能去那么多水的地方,还待了那么久?!猫团子很担心,很想直接冲进去。
  “喵——”两脚兽你出来啊!
  然而此刻的江羽什么也听不到,他搓洗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重重地一拳锤在了洗手台上。
  他闭着眼,高高仰起头颅,死死咬着下唇。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再这样下去,他会不会有一天真的就……
  有人在敲洗手间的门,然而江羽什么也听不见,他神色恍惚地看着镜子里脸色惨白毫无人色的影子,勾起唇,轻轻笑了笑。
  真丑,他想,可真丑。
  门忽然打开,沈钰竹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针织衫站在门口,“吃饭了。”
  江羽“……”
  他慢慢走过来,站在江羽身后,“洗干净了吗?”
  江羽吸了吸鼻子,垂眼不语。
  “那就再洗洗,”说着,他重新牵起江羽的手,调好热水,像昨晚那样,手把手给江羽洗着。
  洗手液的泡沫冲洗干净,沈钰竹执起江羽的手放在手心里,“看,干净了。”
  江羽“……”
  “十根手指都很干净,指甲缝里连丁点儿污垢也没有,”他将下巴放在江羽头顶上,双手慢慢用力,将人紧锢在怀里。
  “我在,就永远不会让你回不了头,”他没有笑,深邃的重瞳中,满是认真,“我答应给你一个家,就永远不会放弃你。”
  “是吗?”江羽直直地看着镜子里的沈钰竹,红着眼眶,他轻轻笑了出来,“可是沈先生,你扪心自问,我在你眼里,真的又算个什么?”
  沈钰竹“……”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