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61)

字体:[ ]

  这么好看这么合心意的美人儿,不能把他的皮剥下来做成娃娃实在太可惜了!只恨他家老板与众不同,人家过阳历他搞- yin -历,害得他等了这么久!
  不过快了,厄尔看着江羽的目光黏腻- yin -冷,再过几天,等再过几天,这个宝贝就是他的了。
  到时候,他一定要扒光他的衣服,再用黑色的铁链把他锁在床上——录影设备就放在床头,他要先上了他,等到他浑身上下都布满自己痕迹的时候,再用小刀一点一点地划开他身上的皮肤……
  厄尔不可自抑地- bo -起了,当着来来往往这么多人的面,单单只是看着江羽,想象着他被自己囚禁之后的事,他就不可自抑的- bo -起了!
  幸亏他穿着宽大修身的衣服,否则……场面不知道该有多辣眼。
  江羽虽然没有看到他下身的状态,但被这饱含欲望的目光久久盯着,背后没来由一阵发凉。
  因为厄尔这一出,原本准备离去的不少人都不由自主放慢了速度,于是,这片原本应该很快就空出来的地方,出乎意料的拥挤了。
  狗皮膏药一样纠缠了良久,在江羽的极度不耐烦中,厄尔最终被一通电话叫走了,看着厄尔离去时恋恋不舍的眼神,江羽心里松了口气。
  他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历,花大价钱找人查他背景也只有只言片语,但作为被猎食者,强烈的危机感让他在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就充满了戒备。何况这人后来神经病似的举动,更让他对这人全无好感,是以每每看见他,心里首先滋生的,就是无穷无尽戒备和烦闷。
  厄尔走了,没有热闹可以看,周围人也就渐渐散了,江羽抱著书往寝室走,他背后,周密不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
  穿着及膝的浅色短裙,厚重的刘海被撩开,露出饱满的额头,她化了淡妆,虽然神色还是很局促,却竭力保持着淡定,并拼命扬起头颅。
  江羽一开始根本没有发现她,厄尔一走,江羽忙不迭就往寝室跑,压根儿没管周围,直到他手机震动,他拿手机的时候才慢慢停了下来,也就是在这时,他注意到背后有人跟着。
  但他没有回头,只在心里嗤笑这人连跟踪都这么lo,明显业务能力不足。
  “羽……羽毛!”看到他停下来,周密捏着裙角,眼一闭,鼓起勇气喊他。
  “是你?”江羽转身。
  “对……对……”周密咽口水,她原本还竭力保持着镇定,可这所有的镇定,全在江羽回头的瞬间,跟戳破了的气球似的,都瘪了。
  她停在江羽不远处,低着头,躬着背,冷汗不住往外涌,却始终讷讷不言。
  这条路上人烟稀少,等走在后面的几个同学也离开后,这里,就只剩下了他们。
  两人相对无言,半晌,江羽先开口,“走吧,先吃饭去。”
  周密“!”
  从此,江羽的大学生涯里,多了个小尾巴,而未来的娱乐王国里,将来的无冕之王,多了个亲手送他入神坛的御用编辑兼导演。
  接连几天厄尔都没有出现,江羽在心里松了口气,果然,没有神经病环绕的?兆樱掌际娣瞬簧伲抑芩牧恕魈炀涂梢曰丶伊藒
  江羽心里高兴啊,连带着走路都轻快了不少。
  然而他所有的好心情都只持续到吃饭的时候。
  “沈总?哪个沈总?”矮个子的声音不大,但足够江羽听见。
  “还能是哪个沈总?长风盛世的那个沈总呗。”
  “Maya,原来是个同- xing -恋啊……”
  “说不定,有钱人嘛,说不定就只是玩玩。何况谢澜那张脸——看着就让人有蹂躏的欲望……”末了,这人还补充了一句,“比那谁好看多了,钟二少都能为了那谁搞得要死要活的,也不知道这个沈总——嘿嘿。”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料到那谁就站在身后,安静且完整地听完了他们所有的话。于是,当他们拿好饭转身的时候,高个子那个骤然和江羽眼对眼,差点没一盘子饭直接怼到那矮个子脸上!
  “你干——”矮个子消音了,江羽绕过停住的两人走到他们前面随意点了几样,然后端起盘子就走。
  “你说,他听到了吗?”高个子悄悄问。
  矮个子“……”
  “你说,他会不会记住我两的模样,然后找那位神秘的沈先生把我两——”他比了个咔嚓的手势。
  矮个子摇头,目送江羽远去。
  将饭放在桌子上,江羽无视周密疑惑的目光,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吃了片刻,他忽然打开手机,点开微博,从头翻到尾,热搜整整五十个,没有一个提及沈总或者谢澜的;但他只是愣了下,紧接着就点开搜索,一个谢澜才输进去,第一个显示的就是#谢澜投怀送抱#。
  江羽顿住了,他看着搜索,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没有点进去。
  纵然如此,他还是浑身从头凉到尾,整个人都是木的。
  他觉得自己左胸口就像放了个秤砣似的,心里又凉又重,脑袋里嗡嗡作响,筷子在餐盘里搅了半天,一口也没动。
  本来也没指望沈先生能喜欢他的……不,他们现在在一起都只是因为合约而已。
  “羽毛?”周密担忧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没事儿,”江羽脸色惨白地笑了笑,“吃饭,吃饭。”
  就是他真的和别人有了什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一个合约恋人,难道还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吗?
  何况……说到底,将他们现在维系在一起的,不过也就是那一纸薄薄的合约而已,等合约结束,他们……
  “我有些不舒服,先离开了,你慢慢吃。”
  说完就起来离开了。
  “好……”周密抬起头,剩下的话消失在唇角,他看着江羽慢慢离去的背影,忽然红了眼眶——羽毛在伤心,而且,很伤心很伤心。
  江羽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过,不过眨眼间,就到了周五下午。
  张瑾把车停在校门不远处。等江羽上车后,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没事儿,”江羽冲他微笑,之后低头不语,明显情绪不高。
  江羽不愿意多说,张瑾也就不做多问,他看着后视镜里年轻人苍白难看的脸色,挑了挑眉,眼中浮起一丝笑意。
  沈先生不在家,整个家里都空空荡荡的,猫不知道去哪儿浪了,也没个影子,江羽站在门口,看着明显的属于两个人的生活痕迹,忽然没了进去的勇气。
  太贪心了,他想,他实在太贪心了。
  这么贪心,天理昭彰,难怪报应来得这么快。
  都怪他安逸生活过了太久,久得都忘记本分了。
  “你怎么这么傻?”江羽喃喃着,走进屋子。
  同一个坑里跌进去两次,江羽你也是个人才,钟子规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沈先生他们这种人,哪怕再好,也是你这种人可以觊觎的?
  “记住自己的身份,”江羽握着自己的左手手腕,脸色惨白,“你得记住自己的身份啊江羽。”
  不要慌,不要多想,记住自己的身份,江羽反复告诫自己,想想那十年是怎么过来的?怎么沈先生就是……你就受不了了?你得忍着啊江羽,你谁都没有谁都不能依靠,你绝对不能冲动,不要奢望不属于你的东西,更不要为了永远不会属于你的东西而动怒伤心或者失去理智。
  江羽啊江羽,你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你怎么能够不珍惜?何况房子还没有从那群人那儿拿回来呢,你设的局还没有收网呢,你必须忍,你不能让自己一个冲动就功亏一篑!
  江羽——你活着,从来不是为了你自己,你记着,你记着啊!!
  江羽红着眼眶,浑身颤抖着劝导自己,快,快冷静下来,时间快到了,你得去做饭,然后等沈先生回来。
  “做饭,对,该做饭了……”江羽猛地站起来,几乎是逃也似的冲到了厨房。
  另一边,沈钰竹和廉尘相视一笑,下一秒,二人同时移开视线。
  “你那个热搜……你就不怕你家小可爱多想吃醋?”
  沈钰竹眉眼弯弯,笑得像只偷鸡成功的野狐狸。
  廉尘嘴角抽了抽,起身就走,“我家大狗还在外边儿等着呢,先走一步。”
  “慢走不送。”
  廉尘刚离开,张瑾就进来了。
  “沈总,人已经到家了。”
  沈钰竹右手食指敲了敲桌子,“嗯。”
  张瑾“不过看起来似乎脸色不太好,人也有些蔫。”
  沈钰竹笑得更开心了。
 
 
第122章 夜幕降临
  蔫蔫的江羽最终还是没有等回沈先生,饭菜已经冷了,猫咪饿得一直蹭他脚。
  江羽默默收拾好桌子上的饭菜,给猫盛好了鸡胸肉之后,一个人回卧室去了。
  有那么一刻,恍惚中,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回到了前世他刚刚对钟子规动心的那段时间一样。
  一切都是那么被动,为他喜,为他忧,为他多看自己一眼高兴地睡不着觉,为他和别人不请不楚,而恨不得生啖其肉。
  只是和那时相比,有些地方终究是不同的。那时的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将自己的悲伤愤怒表达出来,甚至,还能凭借一腔冲动跑去质问人家。
  而现在,他却连一丝的不满和伤心,都不敢表现出来。
  因为害怕,因为没有资格。
  他是沈钰竹的谁呢?又有什么身份,要用什么立场去质问他?
  说到底,他们也只是彼此的一个过客而已,合约之后,各走天涯,谁也不是谁的谁。
  江羽的理智竭力让他自己保持着冷静,可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却仍在叫嚣着不甘。
  “沈钰竹啊沈钰竹……”回到屋子,江羽从衣柜里拿出浴袍,“再随便撩人,就祝你菊开得胜了。”
  这一夜,江羽过得极度糟糕,前世种种化作梦魇,一个叠着一个骚扰他。以至于在梦里,他都是皱着眉头。
  梦中梦,逃不掉,挣不出,一梦到天明。
  这一夜,沈钰竹坐在监控前,看着监控里江羽自以为无人做的种种,包括那句祝福他的“菊开得胜”,他也听在耳里。
  但他并没有生气,相反,听到那句话时,他还笑了出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