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59)

字体:[ ]

  而面对娱乐圈的这些人,他们却甘愿被他们的舆论和水军- cao -纵,提线木偶一般,说什么就是什么。
  前世,他因为种种成为网络攻击的对象,甚至收到的粉丝礼物里,还被参杂了各种要他命的东西。
  那时候他就在想,他做错了什么呢?他又做了什么呢?怎么大家都这么恨他,甚至恨不得要他去死!
  他被人泼过硫酸,粉丝接机的时候,甚至有人借着摔倒想要用小刀捅他。
  他感激自己的粉丝,甚至在很多时候,如果不是他那些被人称为毒瘤洪水的粉丝,他就真的支撑不住了。
  可有些时候,也正是因为这些粉丝,才让他真正的,对某些事失望到极点。
  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打滚了十年,江羽衣衫褴褛,每一步都是一次磨难,在这不断地磨难里,也让他真正的明白了,凡事,真的只能靠自己。
 
 
第119章 全面反攻战役五
  钟子规被带走的第一天,百影就被钟父重新接手了,这位年过半百的商人,在重新接手百影的第一天,除了稳住百影的人心外,当天晚上,还特意备了厚礼去拜访沈钰竹。
  然而不巧的是,因为他来的那天沈钰竹恰好有事不在,于是这位事先没打招呼,就怕沈钰竹借故离开的老父亲,果断地扑了个空。
  当时在家的只有江羽一个人和躺在他腿上的一只猫,萧朗早在他自己醒来的当天就离开了,他走的时候还特意来和江羽道了别。
  桀骜的少年什么也没说,只单单注视了江羽良久,最后敛眉而去。
  看起来似乎特别没礼貌?但这家伙还真就这- xing -格——能动手的事儿,向来不bb;整个人闷骚到了极致,明明喜欢吃甜食,却从来不在人前吃,喜欢白衣服,但从来只穿黑色,喜欢买些物美价廉的小玩意儿往家里放,还借故是朋友送的,关键是,还特别喜欢捡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连人都捡)!
  ——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别扭和口嫌体正直!
  前世的时候,江羽只是帮他哥哥付了足够住好几年的住院费,但他之后为了报恩,却几乎将自己命都搭在了江羽身上。
  这是个坚毅,又格外不善言辞的少年,多年后,他将会成为最为坚毅也最让人有安全感的男人。
  江羽摸着猫头,心中叹息,在前世那么艰难的环境里,在谁都对他避之不及的时候,也只有他,不曾畏惧钟子规,一次又一次企图救他离开,虽然最终都失败了,但这份恩情,江羽记下了。
  “这就是江羽吧,”钟父看起来慈眉善目,一派老好人的模样,和钟子规那艳丽过头的面容完全不同。
  “您好,”江羽站起来,猫猫不甘心被放下去,执着地用小爪子挂在江羽的手臂上,江羽无奈,只能托着它的屁股依然把它搂在怀里。
  钟父笑眯眯地答应了。
  江羽把猫摁在沙发里,不顾半大团子各种不甘心的喵喵喵,给钟父沏茶,上果品。
  期间,钟父借着寒暄明里暗里地不止一次为钟子规开脱,但江羽全程懵逼脸,一脸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表情。
  鸡对鸭讲了半天,钟父也闹不准江羽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假装的了,就问了一句,最近上网没有,江羽一脸无辜地告诉他,前段时间沈先生说他脸色不好,为了不让他成为网瘾少年,最近严禁他上网,连手机都给他没收了。
  听到这话钟父脸色如常,只是笑了笑。
  然而最后离开的时候,这位慈眉善目的老爷子却忽然暗示他,网上最近不太太平,好像关于江羽的一些……比较多,看着江羽骤然暗淡下来的脸色,钟父一脸慈爱的离开了。
  离开之后,打着上门拜访老哥哥的名头,他又带着据说某张据说价值连城的名画去了趟沈家,不知道在里面谈了什么,但看他出来的时候明显有些苍白的脸色——虽然还是笑眯眯的,但明显这趟拜访并没有让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江羽看着那些人给他实时传来的照片,默然无语,半晌,全部存在了某个加了三四层密码的文档里。
  他脸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唯有腰上被萧朗戳出来的洞还没大好,因为这,他这两天都没洗澡,一时间自己都要糊了。
  沈钰竹回来的时候看到放在桌子的礼品愣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移开眼。
  这时江羽穿着围裙正在做饭,猫睡在沙发上,小肚子一起一伏的,睡得非常开心。
  家里空调开着,温度刚刚好,沈钰竹将西装脱了扔在沙发上,一把搂起猫,踱着步,跑厨房去了。
  “今天吃什么?”
  耳边忽然响起声音,江羽受惊不轻,险些一把将手里的勺子扔出去,反- she -- xing -大声回答“大骨汤!”
  沈钰竹“……噗——咳咳,你怎么不再顺便敬个礼?”
  江羽“……”
  沈钰竹举起猫猫的一只前爪,用肉垫碰了碰江羽肩膀,“盐放了多少?”
  江羽“……刚好。”
  “咸了你就自己吃,”抱着猫,沈钰竹一脸理所当然。
  江羽欲哭无泪,转过头来,满脸幽怨,“沈先生,咱讲点道理啊,明明是你吓我的,如果咸了,那也是你的错啊!”
  还有,大哥你属猫的吗?走路声音都没有啊!
  沈钰竹摇头,“你好小啊。”
  江羽“!!!”
  “我说的是你的胆子,”沈钰竹满脸怜悯。
  江羽“明明是你属猫!!”
  “唉——”沈钰竹看着他,脸上的怜爱更重了,“傻孩子,你见过十二生肖里有属猫的?”
  江羽“……”
  沈先生,你这人设,是不是崩得太快了?明明之前很君子很nice的,什么时候学会逗人了?
  “你属兔的对吧,”沈钰竹忽然凑近。
  “嗯……对!”对方凑得太近,江羽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后腰直接抵在了灶台上。
  沈先生就笑,“小兔子。”
  江羽“……”
  兔子怎么了?兔子惹你了?!告诉你,兔子最可爱了!!
  “明晚带你吃麻辣兔头。”
  江羽“……”
  沈先生笑意盈盈,“去不去?”
  江羽悲愤,“去!”麻辣兔头啊,多好吃啊!
  于是,桌子上的礼物,就这样被两人干脆利落的忽略了,吃饭之前,沈钰竹收拾桌子的时候,还因为嫌它碍眼挡路,把东西直接扔二楼储藏室去了。
  从头到尾,无论是江羽还是沈钰竹,谁都没有主动提起它。
  关于百影的热搜现在三天两头就有一个,虽然有钟父坐镇出不了什么大乱子,但偷税漏税,说到底也不简单,百影的账目被相关部门反复检查,最后落实,偷税漏税多达三亿。
  其实就钟子规来说,会计和财务给他的账目的确是对的。但谁让他有个喜欢赌博的会计呢?又因为财务就和会计有一腿,所以两人合伙,这回把钟子规坑得不轻。
  又加之江羽特意的算计,哪怕一开始没有三亿,到最后东窗事发,也凑够了。
  在钟子规被逮住之后,会计和财务自然也被曝光了,但财务因为事先就把钱转国外去了,所以在钟子规被抓当天,就干脆利落地出国了。
  而财务一走,会计因为棋差一步立马被查出来了,但他怕坐牢,更怕出狱后钟子规整他让他生不如死,于是在警察来的前一天,从百影大楼跳了下去,登时就成了一摊烂泥。
  涉及人命,百影再次荣登热搜榜和社会新闻,而随着记者对这几出事件的相继跟踪报道,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百影算是凉了,当然,就算它不凉,只怕以后的日子也会不好过。
  而一座大厦倾覆,自然就有无数的楼台起来,没了百影作为竞争对手,飞渡在娱乐圈的地位,已经无可撼动了。
  而作为视频的女主角,颜小雅最近也不好过,她成了过街老鼠,微博被人各种轮不说,连现实生活也受到了不少影响。
  她接的新戏因为出了这档子事已经彻底泡汤了,片方在她被爆出的第一时间就那忙不迭找人换了她,并且因为怕剧组受她影响而落百影后尘,干脆利落地付了违约金,让她滚蛋了。
  走在学校里,不论去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一寝室里的人本来就不待见她,因为这,直接对她冷暴力了——天知道她这种人会不会哪天在背后捅你一刀子,室友们决定集体孤立她。
  芦荟胶里参胶水,化妆棉里加石灰,食堂打饭总有人推她或者踩她,接连几天下来,颜小雅都快被整崩溃了!
  本来她对江羽只是嫉妒,但现在,她是真的对他恨之入骨。
  所有事情中,唯一让她可以用来安慰自己的,就是之前,她有让人去给江羽拍的“艳照”了。
  她现在也不指望自己能翻身了,但凭什么就她自己一个人倒霉?既然她不得好死,那么江羽也别想独善其身!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看谁怕谁!
  周五晚上,她悄悄给那群人打电话,让他们把江羽的那些照片发出去,这些人答应地很好,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跳有些快,右眼皮也一直跳。
  “小雅,其实我挺好奇的,你怎么那么恨那个江羽啊?”
  被绑在椅子上,浑身青紫,额头还抵着一支枪的小混混强忍害怕,拼命忍住颤抖求饶的冲动,尽量用自己平常的声音问颜小雅。
  “你只管做自己的事,事成之后,我会好好陪你。”
  “江羽一男的,再怎么着,也妨碍不到你吧,你怎么这么恨他啊,之前你两不还挺好得吗?”
  拿枪的人打了个哈欠,枪口顺着小混混额头一路滑下,最终停在小混混下颌的位置。
  小混混咽了口唾沫,汗如雨下,抖如筛糠。
  电话对面沉默着,片刻后,女人大笑,“关系好?呵呵,”捂住脸,颜小雅神经质地哈哈大笑,“关系好?哈哈,关系好……闭嘴吧你!!!干好你自己的事,少不了你的好!”
  关系好?好一个关系好啊!
  江羽啊江羽,既然你断了我的路,可就别怪我无情了!咱两一起死啊,多好啊,有师姐陪着你,多好啊是不是?
  可惜颜小雅已经被接连几天的事搞得半崩溃了,否则,她一定会发现,和她通话的人在说话的时候,和平时的差别有多大。
  这是小混混用他那脑容量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通过说些平时他绝对不会说的话来暗示颜小雅情况有变,可惜,半疯狂的颜小雅没有听出来,反倒是被这群拿枪的察觉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