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55)

字体:[ ]

  家,他已经没有家了。他唯一可以称得上家的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了等他回去的人,甚至,连她最后给他的回忆,他都收不回去。
  沈先生很好,甚至可以说,是他十几年来,除了父母爷爷之外,对他最好的人。可惜实在太好了,好得居然让他对他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意识到自己悸动的那刻,江羽前所未有的恐慌起来,有钟子规在前,他对爱情,已经不敢再有幻想了,何况他有自知之明,沈先生这种人,不是他惦记得起的。
  而沈先生的家,在合约结束之后,也将与他再无干系。
  家啊,这么重要的词,沈钰竹他怎么就那么轻易地对他说出来了?——他这辈子,上辈子,求也求不来的东西,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对他说了?
  江羽叹息着揉着额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沈钰竹啊沈钰竹,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这随意开口的一句话,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个人果然活该被那些烂桃花惦记,江羽恶毒地想,继而嗤笑,就他这随便撩人的样儿……
  江羽低眉,微微勾起唇角。他停下来,侧过头看向身后的校门。
  那里人来人往,车流如织。
  他这个人最没情趣,也玩不起,对于沈钰竹这样的人,他想,“是应该主动保持距离了。”
  回学校的第一天,在同学们或幸灾乐祸,或怜悯悲哀的眼神里,江羽对自己这样说道。
  回寝室的路上,江羽沐浴在男男女女们看奇葩怪物一样的眼神里,走得不急不缓,漫不经心。学校这种地方,看起来似乎好像永远都充斥着干净的味道,好像象牙塔这个名词,就是量身为它定做的一样,可惜,在某些时候,这里也是最- yin -私的地方。
  高中还没毕业就接到戏,虽然只是网剧,导演也是个闻所未闻的新人,但谁让它最后火了呢?
  《苍生菩提》红透半边天,连带着带红了一批人。同样,也眼红了一批人。
  之后他再参演《忘川》,则让这群人嫉妒到骨子里。
  ——那可是汪拙导演的,有娱乐圈一姐于丹,当红流量谢澜参加的《忘川》啊!更何况在一次黑搜之后,飞渡居然还把他给签了!
  如果没有之后一连串的刻意打击,或许,看在江羽已经半红的份上,这些人哪怕心里再不爽他,也不会表现出来,相反,或许因为飞渡,他们还得捧着江羽。
  可惜……
  和男人的绯闻是真是假他们不清楚,江羽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也不想了解,同样是人,凭什么江羽就可以这么好运气?如果换成是自己……
  这个世界上,落井下石易,置身事外慢难,更何况雪中送炭?
  江羽倒霉倒习惯了,他几乎从来没被人毫无目的雪中送炭过,所以他从来不期望有人能在他痛苦的时候给予他帮助,也就从来没有失望过。
  人们永远乐于看到比自己强的人跌落尘埃,没有人例外。
  回到寝室,一切如初,很明显,萧勾月并没有回来。
  江羽也不在意,自己收拾好自己,上晚自习去了。
  一进教室他就反应过来,他被人排斥了。
  他进去的那刻,在教室的所有人都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自顾自低下头,从头到尾,谁都没有理会他,但那股从骨子里渗出来的疏离感,只要不是死人,谁都能感受出来。
  江羽低着头,默默找了个位置坐下,而就他坐下的那刻,他旁边的同学立刻站起来,拿著书走到另一个人旁边坐下了。
  江羽愣了一下,很快将书打开,没在管周围的一切。
  第二天他去食堂,随便买了点吃的边走边吃,等到了必修课的教室时人还很少,江羽看了看,找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坐下,之后,他前后左右,没有一个人来。
  上厕所的时候,他拧开水龙头洗手,等他洗完,用吸水纸擦手时,一个同学也出来了,看见水龙头上明显的- shi -痕,这人啧了一声,用纸巾按着水龙头打开,之后反复清洗了手柄。
  江羽从头到尾都站在旁边看着,看到同学明显的嫌弃动作,他低眉,将打- shi -的纸巾扔进垃圾桶,低着头出了厕所,出去的那刻,他清晰地听到了身后那人嘀咕的一句恶心。
  没有人和他说话,只要他去一个地方,原来在那个地方的人总会陆陆续续的离开。图书馆,他把书借来,刚放在桌子上,就有人啧了一声,然后晦气地将手里的书换成了另一本。
  江羽手指微不可见地动了动,没说话,安安静静地看了起来。
  而他对面的人则开始烦躁不安,最后重重地踢了一脚桌子,起身离开了。
  到学校的第三天,这种孤立变本加厉,与此同时,江羽发现有人跟踪他。
  没有声张,当天中午回到寝室,江羽将一只笔放在了身上。
  由于整晚整晚的不睡觉,白天为了上课又疯狂的灌咖啡,江羽肉眼可见的消瘦了下去,他脸色惨白,下巴越发尖了,秋天的衣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偶尔戴条围巾,那种消瘦的感觉,更是显眼。
  到第四天晚上,江羽故意留在班上,直到十一点半,快到寝室门禁的时候才离开,而这时,不知藏在什么地方的几个男人跟了上去。
  脚步声清晰得响在背后,江羽眯眼,加快了步子。
  身后的脚步声猝然加快,就在这时,一个人猛地冲了出来,一把捂住江羽的嘴,将人连拖带拽地扯进了小树林。
  而也就在那人将江羽嘴捂住的时候,江羽按住了一直贴身放着的笔。
  “小子,看你不爽很久了,”有人拍了拍他的脸,而后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江羽被这巴掌打得差点栽倒在地,身型未稳时又被一个人提起来,“小子,今天这事,可别怪哥儿几个,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呢?放心,我们不是同- xing -恋,不会真把你怎么样,顶多就拍个照而已,别紧张啊。”
  “你们……”江羽咽下嘴里的血沫子,艰难开口,“谁让你们来的?”
  “谁让我们来的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一点,乖乖配合哥哥们照个片,否则——老子虽然不是个同,但用道具照样能让你丑态百出你信不信?”
  “让我猜猜,是钟子规,还是颜小雅?”
  “不是谁,就我们单纯看不惯你而已。”
  “看来是颜小雅了,”江羽嗤笑,“钟子规那种身份,是不可能让你们这种杂鱼来的,是颜小雅吧,她给你们多少钱?或者说,她程诺你们什么了?陪你们睡一晚?”
  话音刚落,江羽就被那人迎面一脚揣在腹部,紧接着就是雨点般的殴打,江羽护着头部,蜷缩起来,嘴里却还是不留情,“老样子……唔,还真是那女人啊,我说……你们别不是真喜欢她——啊!”
  “闭上你的嘴,”一个人揪起江羽的头发,猛得甩了他一耳光,江羽被打得眼花耳鸣,软软得倒在地上。
  一个人摸了上来,紧接着,是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十几分钟后,那群人离开。
  江羽仰面躺在地上,单手捂住了眼,半晌,他慢慢站起来,捡起落在地上的笔,赤裸着身体从地上拿起手机。
  他拨了一个电话,片刻后,电话接通。
  “那群人大概翻墙出校门了……嗯,对,有必要的话,废了他们的手脚筋吧……不管怎么样,谢谢各位……不,先把他们关起来,然后再录个音,我把稿子给你们,让他们照着念吧……嗯,谢谢。”
  电话挂断,江羽面无表情地站了片刻,就在他准备把地上的衣服收拾一下再穿时,一个女孩子飞快地从后面的灌木丛里跑了出来。
  江羽微微眯眼,往后退了半步。
  “对不起,对不起……”女孩带着哭腔,“我……我找不到男生的衣服,这是我以前在网上买大了又没退的衣服……你……”
  “你听到了什么?”江羽微微偏头,轻声问她。
  “对不起!”女孩哭了,“我明明看见他们把你带走了,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却不敢救你……我……”
  “你听到了什么?”江羽走近了一步。不得不说,亏得这小树林黑,否则,就他这君子坦蛋蛋的模样,还真容易让清纯的小姑娘头晕脑胀眼睛花。
  “啊?”小姑娘傻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我,我那时候看到他们扒你衣服……就去拿衣服了……现在才刚来啊……”
  江羽不说话了,静静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接过她手里的衣服给自己穿上。他穿衣服的时候,那小姑娘就等在旁边,听着细细索索的声音,脸红到了脖子。
  等两人从小树林出来,路灯下,那姑娘惊呼一声,眼泪哗啦啦往下流,一个劲儿说对不起。
  江羽被她搞的莫名其妙,“又不是你动的手,关你什么事?”
  那姑娘摇着头,不说话,江羽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自顾自走了。
  “对不起!”那姑娘站在他身后,“还有上一次,我姐姐她……她不是故意的!”
  江羽猛得转头,双眼森寒,“你听见了?”
  那姑娘被这异于往日的模样吓了一跳,哆嗦了一下,不敢说话。
  路灯下,秋风里,两人遥遥相望,江羽几次忍下了心里的暴戾。
  如果她真的听到了……江羽心头翻涌,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第115章 全面反攻战役一
  “今晚的事,我绝对绝对不会说出去的,”那姑娘坚定地摇头,看着江羽的眼睛里,似乎闪烁着星星,“我……”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口,厚重的刘海耷拉在她额头上,女孩右手捏着灰色长裙的一端,左手局促地推着一副黑色方框眼镜,她小心翼翼开口,声音有些哆嗦,“我……我真的,真的很喜欢秦穆……”
  江羽“……”
  “是吗?”江羽笑了,眉眼弯弯,心中却一片冷凝,“谢谢。”
  不得不说,同化作用有时候真的很可怕,它会让同一个宿舍的女生差不多时间来大姨妈,会让宠物和主人相处日久后神似百倍,会让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思维模式,甚至连带着小动作,也一模一样。
  江羽没有照镜子,所以他无法知道,这一刻的他,心中所想,面上所显,和某些时候的沈钰竹是完全一样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