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54)

字体:[ ]

  “有劳,”沈钰竹笑得温润。
  江羽并没有刻意去听他们说什么,事实上,那边评弹咿咿呀呀的,沈钰竹他们说话的声音又小,在隔了两个帘子的情况下,他压根儿什么都听不到。
  “难得沈少主动约人,”廉尘面色冷淡,拿过一边的紫砂壶,亲自为两人煮茶。
 
 
第113章 美人心计二
  “好歹也是一起患难过的朋友,偶尔约出来一起吃个饭,不是很正常的吗?”
  “别,”廉尘抬抬眼皮子,“我可不敢和沈少称朋友,省得那天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廉少真会说笑,”沈钰竹叹息,“沈某就是个普普通通正正经经的生意人而已,可万万干不出买卖人口的勾当。”
  廉尘翻白眼,一脸牙疼,“你我之间还打什么机锋,说吧,到底要干嘛?”到这儿他话风忽然一转,瞥了眼层层幕帘后人影,“说起来,你家那位小可爱倒是个厉害人物,看不出来,温温柔柔的,居然还有这能耐。”
  沈钰竹微笑。
  “整个娱乐圈都被他戏耍在手里……钟子规这傻逼玩意儿,还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廉尘嗤笑,“他对人心的把握,确实有点儿意思。”
  “这么有意思,你还收他那么多钱?”沈钰竹挑眉,“有两百万了吧,你这是想让他卖肾呢。”
  “讲道理,”廉尘敲桌子,“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已经打八折了好吗,我也是个正正经经的生意人,也要养家糊口的。我上有作古老母,下有斗权兄弟,周围有那么多跟着我吃饭的伙计,旁边还守着一条虎视眈眈喂不饱就要生吞了我的饿狼,你怎么就不心疼心疼我?”
  沈钰竹看着廉尘。
  廉尘看着沈钰竹。
  两人四目相对,片刻后,同时转头,内心齐齐做呕。
  太虚伪了,可真恶心,两人同时这样想。
  “我有点儿烦了,不想忍了,”沈钰竹揉着眉心,“张既封回来了,不出意外,他应该会和秋溯合作。”
  “你想让他俩狗咬狗?”廉尘秒懂,继而摇头,“这恐怖不容易,这两个虽然在你的事情上看起来争锋相对的,但他们之间利益牵扯太大。况且张秋两家好歹也混了好几代黑了,在道上的身份,怕不单靠我一个人可以撼动的,除非——”
  沈钰竹点头,“快了。”
  廉尘收回视线,“这样一来,倒是可以搏一搏,就是你家老爷子知道了,怕是要让你跪祠堂。”
  “我怕这?”沈钰竹向后靠在椅子上,眉眼温润好似谦谦君子,偏偏说话狂傲得很。
  “真该让你家小可爱好好看看你这德行。”廉尘一脸嫌弃,“一切小心为上,省的- yin -沟里翻船,你皮糙肉厚耐艹不害怕,你这小可爱可就得让人活撕了。”
  提起小可爱江羽,沈钰竹闷笑,“说死来,这次决定动手,还真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
  廉尘的耳朵微不可见的竖了起来。
  江羽听着评弹,越到后面眼皮越重,最后实在困得不行,上下眼皮子一阖,睡了。
  他们来的时候将将七点,离开的时候,却已经十点多了,也不知道两人商量了什么,廉尘走的时候明显心情不好,虽然他平时始终都只有那么一个表情。
  江羽迷迷瞪瞪地跟在沈钰竹背后,上车后旧态复萌,安全带一系,眼睛就迫不及待地要合拢了。
  “七号就得去学校了吧,”沈钰竹问他。
  江羽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头一歪,声音的主人彻底睡死了。
  沈钰竹“……江羽?”
  毫无动静。
  这是得累成什么样?
  沈钰竹摇头,这几天晚上,江羽就跟发情的猫似的,整晚整晚的不睡觉,绕着床跑圈。偶尔还跑到走廊上,来来回回,来来回回。一开始沈钰竹还以为他是梦游,结果有次他半夜下楼倒水,转身却看见江羽正幽幽地站在他背后,赤着脚,走路无声无息,跟鬼似的。
  亏得沈钰竹反应及时控制住了自己,否则当时就一脚踹出去了。
  看到沈钰竹差点跳脚的样子,江羽居然还笑了笑,沈钰竹问他干嘛,他就说自己渴,下来找水喝。
  但他那赤裸裸地盯着沈钰竹的模样,看起来压根儿不像是渴了找水,倒像是变态杀人狂半夜起来灭人全家似的。
  沈钰竹有预感,如果当时江羽手里有刀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他绝逼会趁着沈钰竹转身的刹那给他一刀。
  回到卧室,沈钰竹打开电脑查监控。
  监控里,从凌晨一点开始,江羽就开始在自己床前走圈圈,之后大概半小时左右,他出来在走廊来回徘徊
  两点半左右,沈钰竹开门,江羽跑了几步。默默蹲在走廊另一头,沈钰竹下楼后,他站起来,又默默跟了下去,而现在……沈钰竹叉开回放,监控里,江羽守在沈钰竹卧室门前,手里提着一把菜刀。
  沈钰竹“……”
  什么叫做真正的运交华盖?
  他以为自己“包养”的小男孩儿是只无害的兔子,结果兔子是真,无害却是假,看他暗搓搓的给钟子规挖的那些坑,沈钰竹都要替钟子规默哀一下。
  这也罢了,关键在于,这兔子貌似还有不轻的心里毛病,也不知道放他去学校住,半夜也来这么一出,会不会把萧家的那小子吓哭。
  吓哭事小,就怕这疯兔子一嗨起来,把人弄死了,那到时候就真的麻烦了。
  “活该你困成这样,”沈钰竹不怎么温润的翻了个白眼,默默调高了空调。
  十月了,深夜还是有些冷的。
  大概是太困了,今夜的江羽,难得没有起来作妖,居然乖乖睡着了!不得不说,早上起来检查监控的沈先生,虽然表面上松了口气的样子,但内心深处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还是隐隐有些失望的。
  其实,每天早上起来,看着监控里的人遛狗似的走圈圈,还是蛮好玩的,沈先生不负责任的想着。
  时间玩命似的奔向七号,下午五点左右,沈先生领着江羽回学校了。
  “真的不用我帮忙?”沈钰竹不信任地看着他,“如果我帮你,你会少不少麻烦。”
  “不用了沈先生,”江羽摇头,“我……”
  沈钰竹“嗯?”
  江羽“……”
  江羽呡唇。
  江羽低头。
  江羽咬手指——大概是察觉不妥,他又把手放下来揣在怀里,双腿还不自觉磨蹭了一下。
  沈钰竹看着他。
  江羽“我……我做了一个梦。”
  “嗯?”
  “梦里,我过得不大好,还一直生活在某个人的- yin -影里……”
  沈钰竹认真地听着,没有半分不耐。
  “虽然梦醒之后,我……但是那个梦太吓人太真实了。我有时候,甚至都有些分不清,那到底是真实发生过得事情,还是我臆想的。”江羽自以为悄悄地看了眼沈先生,在触及到沈先生的视线时,又连忙撤了回来,“我知道,单为一个梦就这样那样要死要活的老矫情了——可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我怕我会伤害别人,还会毁了自己。”
  丰田停在校门不远处,江羽低头看着裤腿上牛仔的纹路,片刻,解开安全带,“我才十八岁,我想好好活着,想好好生活,可如果我自己一直沉浸在梦里走不出来——”
  “沈先生大概会觉得我说这话很奇怪,还特别做作,”江羽看着他,笑容腼腆,有点儿羞涩,又有些自嘲,“可我就是这么没种!”
  做不到像那些重生小说里的主角那样大杀四方,甚至一开始想的还是息事宁人你好我好大家好,直到被人摁在泥里收拾了,直到为了活下去,才勉强想要挣一挣。
  江羽笑了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一无是处还处处给别人带来麻烦的辣鸡,或许就像算命先生说的,他真的是个丧门星,自己一辈子高不成低不就也就算了,还会连累最亲近的人。
  想想他爷爷,想想他爸爸,想想他妈妈——江羽忽然抬头看了一眼沈先生,所以,这个看着就特别温暖,对他特别好的男人,他就不要去招惹人家了。
  江羽啊,他在心里叫自己,放过别人吧,你已经脏成这个模样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去惦记沈先生?人家对你好点儿,你怎么就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钟子规那十年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你是不是不克死最后一个对你好的,你就不满意?放过沈先生吧,那么好的人,不是你这种东西高攀得起的。
  他有自己正常的人生,还是沈家的独子,将来他会有一个爱他的妻子,会有和他长得很像的儿女。而你不过是他人生中的一和过客,甚至,几年过后,或许连记忆也会模糊不清。江羽啊,别给别人添麻烦了,给别人留个喘息的余地,也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江羽。
  他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最后好不容易调节好情绪,却又在沈钰竹一句话里,差点丢盔弃甲。
  “嘘,”沈钰竹伸手,将他辛苦打理了一下午的头发揉乱,又捏了捏他的脸,“别这样说自己,你很好。”
  “沈先生……”
  “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后——只要你回头。”他抬起江羽下巴,看着他通红的眼睛,慢慢伏身,直至二人额头相抵,呼吸可闻,“如果你实在支撑不住了,记得回家,门给你留着,我一直等着你。”
 
 
第114章 美人心计三
  回家?
  走进学校,江羽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句话和说这话时沈先生的表情。
  “家?”江羽低喃,他居然,还有可以被称为家的地方吗?
  他仰头,天高云淡,倦鸟的羽翅划过天边,树枝上,这群小家伙们纷纷归巢;他低头,蚂蚁们成队路过,举着是自己身体百倍的东西,沿着那条除它们之外谁也看不懂的足迹,一步步回到遥远的不知名的某个地方。人来人往,车来车去,放眼四海,谁都有可以去的地方,唯独他,就像一支浮萍,在这喧嚣的世间游荡,漂泊无依,不知归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