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53)

字体:[ ]

  [封闭555这么说来,仔细想想《苍生菩提》的花絮里,他和导演还有白檀的亲密互动……Maya,这可真是个宝藏男孩儿[狗头]。]
  类似的言论不一而足,但基本都上都一个调调。
  恶心江羽同- xing -恋,怀疑所有和他拍过戏相处过的男- xing -,并对这个沈某某进行争论——到底是沈家哪位大佬。
  作为飞渡的艺人,又是在陈霜手下,对沈钰衡的猜测最多,但沈钰衡开车技能不好,而且没有科尼塞克,所以站他的人并不多。
  于是,沈家旁支中比较出色的,并且经济能力很强的男- xing -,无论多大年纪,都被单独提出来遛了一圈,基于沈钰竹在某些方面不可说的原因,大家一致忽略了他,就算提起来,也只说那位大神。
  面对这个大反转,最激动的还是萧勾月家的粉,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尤其是,当这个道友貌似还陷害了一把她们家爱豆的时候,那就更不值得原谅了。
  面对刚刚才握手言和,现在热搜一出来就连忙泼黑水和落井下石的萧家粉,江羽的粉丝们既无奈又悲愤。
  但寡不敌众,很快就被庞大的水军联合各个明星家的粉打压地连说话权也没有了,甚至一旦出现有粉丝替江羽说话的情况,最多几分钟,就有几十条嘲讽或者辱骂的评论下来;而那些发文diss江羽的,短短十分钟,就有几千的点赞,一个小时之后,主页面往下拉,清一色全是让江羽滚的,并且评论和点赞都有了好几万。
  经常混圈的人都知道这是水军下场了,而且很明显还不止一家水军,但有什么办法呢?飞渡没有表示,单靠江羽那不足一千万的粉丝,根本无法控场,于是,整个微博上,只要有关江羽的话题,全是清一色的屠戮碾杀,活像是他有多十恶不赦,罪该万死一样。
  中午吃过饭后,沈先生又离开了,并且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江羽抽空看了眼微博,神色平静,无悲无喜,他下午带着口罩和帽子抽空离开了一趟,到晚上七点多才回来。
  之后做好晚饭,就乖乖坐在沙发上等人。
  猫猫睡在他大腿上,小肚皮一鼓一鼓的,浑身都暖烘烘,一身毛毛又软又长,还带着猫猫特有的味道。
  直到九点多的时候,沈钰竹才带着一身灰回来,他一到家,江羽就连忙变换了一个姿势——他放下了一直抱着双腿的手,一动不动看着门口。
  “吃饭了吗?”沈先生在门口换好鞋,“以后我再这么晚回来,就不用等我了。”
  江羽没说话,只静静看着他。
  “怎么了?”沈钰竹走过来,他裤腿上有明显的已经干了的泥,身上的熏香味儿混合着丝丝汗水的味道,不难闻,甚至,还有种奇特的香。
  “沈先生。”
  “嗯?”沈钰竹走过来,一巴掌糊醒了猫,猫咪醒过来,张开嘴,打了个比它脑袋都大的哈欠。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和自己朝夕相对的身边人,其实并不是表面上表现的那样单纯无害,甚至有些时候,还算得上心思缜密,城府深沉……你会失望吗?”江羽仰头看着他,眼眸晦暗,没有一丝亮光。
  “怎么忽然问这个?”沈钰竹从包里掏出一支烟点上,他深吸一口,烟头火光明灭,烟雾很快升起,一片浓郁白稠中,江羽看不清他的神色。
  “没什么,”江羽低头一笑,“吃饭吧,我去热一下菜。”
  他起身,和沈钰竹擦肩而过,两人身高相差很远,这一世的江羽还没有完全发育,此时,依然还是个小矮子。
  “看情况,”忽然,在江羽快要走到厨房的时候,沈钰竹忽然开口,他对江羽不在意笑笑,将还剩下大半的烟碾灭在烟灰缸里,“如果那个人很重要的话,那么无论他做了什么,我都和他站在一起。”
  “如果他杀了人呢?”
  “那我就帮他埋尸体,”沈先生无所谓笑笑,表现得非常昏聩没有是非观,“不过,杀人偿命,我不会让他杀人就对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江羽始终没有转过头来,等他说完之后好一会儿,江羽才轻轻嗯了一声进厨房。
  沈钰竹看着他的背影,双眼微微眯起,忽然一笑,那笑容意味深长,却又有着一股莫名的诡谲之感,让人看了不禁遍体生寒。
  江羽走进厨房,将冷了的菜全部热了一遍,他眼眶通红,怔怔地看着在汤锅里上下翻涌的汤,慢慢闭上了眼睛。
  这顿饭的气氛并不怎么好,猫趴在椅子上把两只前爪缩在胸口揣着,眯着眼,一声不吭,连胡噜也不打,怂得和某些时候的江羽简直一模一样。
  上楼睡觉的时候,沈钰竹在楼梯口说,让江羽遇到事情告诉他,他会帮他。江羽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喉咙里嗯了一声,慢慢回房间了。
  接下来的两天舆论持续发酵,各种自称他亲戚的人爆料他在家时的丑态,好吃懒做是最轻的说辞,更有人言辞凿凿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和某些比他大的男- xing -一起睡过了。
  言辞之露骨,简直和某些字母文有的一拼。
  十月五号下午有记者偷偷摸摸去采访他三叔一家,当天晚上采访的视频就放出来了。
  视频里,那胖子用他那又短又肥的手指指着指镜头破口大骂,说江羽是白眼狼,是没心肝的狗东西,他们一家好心要他回来住,他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言辞恶毒得辱骂他们。
  他三婶就顶着一脸高颧骨,指桑骂槐江羽和他妈一个德行,说他妈当初不检点,还是个大姑娘就跟着他爸私奔来他们家,枉费他妈还是个大学生,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而江羽和他妈简直一个德行。
  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疯疯癫癫的江琴从屋里跑出来,他三婶一把扯住这疯姑娘,拉着记者的手哭天抢地说江羽没良心,他妹妹生病了他也不知道把钱寄回来给他妹妹,就知道死攥着他那几个臭钱,当明星钱那么多,他妹妹能用他几分?
  这视频把江羽恶心透了,直接把手机来了个大返回。
 
 
第112章 
  “你跟百影到底什么仇什么怨?”陈霜不解,“好端端的,怎么就开始全网黑了!”
  江羽“……”
  “祖宗,我叫你祖宗好吗?!你老人家倒是开口说句话啊!你到底怎么百影了?为什么钟子规就是逮着你不松口?!”
  “他喜欢沈先生,”江羽沉默良久,忽然开口。
  陈霜“……”
  陈霜“喜欢谁?”
  “钟少一直暗恋沈先生。”
  “嘶——”倒抽一口凉气,陈霜不可思议,“所以说……?”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你懂的。”
  陈霜“……”
  陈霜“……”
  然而我踏马不想懂啊!陈霜杵着自己半残的腿,疼得直哆嗦。
  她眼神凶残地盯着一株富贵竹,咬牙切齿,“所以,面对这种情况,沈先生知道吗?他又是怎么想的?”
  江羽“……我不想让他帮忙。”
  “江羽,”陈霜深呼吸,“你要想清楚,沈先生这种身份的人,哪怕看着再怎么温文尔雅谦谦君子,那也有可能是层假皮。趁着他现在对你还有兴趣,你不让他帮你把自己在娱乐圈的地位巩固好,哪天他对你厌烦了,你找谁说理去?!”
  江羽“……”
  “你也不小了,已经上大学了,已经成年了,别在学那些没长大的小朋友想些什么真爱一辈子好吗?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一生一世一双人啊,异- xing -恋夫妻还有小三小四呢,何况你们?更别说还是沈先生那种身份的人。”
  江羽“……”
  陈霜叹气,放柔声音,“我说这话也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分清楚轻重。你还年轻人生都才刚刚起步,实在没必要学什么铁骨铮铮硬汉子——你这是舍本逐末!”
  她又说“我说这话不是在害你——你要想清楚,男人之间的爱情,能持续多久?何况你两之间经济能力都不对等的对吧。要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既然已经选择他成为你的金主,那么他对你付出些金钱和帮助是不是应该的?我知道沈总这个年龄的男人最吸引人,但是江羽啊,年轻人要多想想事业,不要一味沉溺感情,你想想,万一哪天沈总对你厌恶了,你又没有事业作为支撑,那你多亏啊!你现在主攻事业就不同了,等你事业成功了,爱情什么的,还不是想要多少要多少?”
  江羽“……”
  他就说了一句话,这姐姐到底脑补了多少东西啊。
  “乖,听话,去找沈总,求他帮你解决这次的事——这次光靠飞渡根本不可能把你完全从浑水里提出来洗干净。你才18岁,在娱乐圈才刚刚崭露头角,没必要因为那种虚幻的感情抛弃大好的前程。听姐的话,去求沈总,等你以后大红大紫了,成影帝视帝了,那个时候你想要什么没有?当务之急,是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
  陈霜絮絮叨叨说了很久,江羽一直听着,只是眼神空洞地盯着墙角某个地方,放任自己神游太虚,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
  只陈霜挂电话的时候,他哦了一声,然后放下手机,继续盯着墙角发呆。
  沈钰竹抱着猫站在紧闭的门口,将窃听的东西放进口袋,转身下楼。
  日子就这样看似平静地过着,晚上沈先生带着江羽出去,这一次,他开的是银色的柯尼塞格。
  多宝斋里,穿着旗袍评弹的美人们哼着江羽听不懂的唱词,红唇轻启,眼中含情,一腔深情,尽付咿咿呀呀的吴侬软语。
  江羽乖乖坐在沈钰竹身边,十分钟后,一个白发红眸的少年推门进来。
  他英俊的男人沉默依旧,固执地守在他身侧,任凭少年言辞如何激烈恶毒,一如既往,无动于衷。
  饭桌上他和沈先生你来我往,偶尔说些在江羽这个局外人看来莫名其妙的话。
  饭吃完,江羽抱着茶杯乖乖和沈先生说了一声,就乖乖去外厅了,他坐在不远处的实心红木大椅上,静静地听着珠帘后咿咿呀呀的唱词。
  少年淡淡的看了一眼江羽的方向,“要不要让你的宝贝先出去玩一下?”
  他身侧跟着的男人沉默地往前走迈了一步,低头听吩咐。
  “不介意的话,让他带着去逛逛怎么样?”廉尘微微仰起下巴,看了眼他身边的男人。
  沈钰竹但笑不语。
  “算了,”看沈钰竹明显一副不妥协的样子,廉尘站起来,拍拍衣袖,“知道你不放心,就在外厅吧,省的出了事你找我麻烦。”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