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48)

字体:[ ]

  沈降看着江羽,轻轻笑了笑,“你就是钰竹的朋友?”
  “他是我爱人,”沈钰竹在他后面忽然出声。
  江羽“……”
  他脸色慢慢变红,从耳尖开始,红晕慢慢爬上脸颊,最终烧得江羽头脑一片空白,耳鸣目眩,差点没站稳。
  这,这就说了?要不要这么猝不及防啊摔!
  周围明明站满了人,但偏偏安静得呼吸可闻,沈夫人盯着沈钰竹,目光沉沉。
  “哎呀,表兄开什么玩笑呢,”苏冉冉嘻嘻哈哈打断寂静,“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乱开啊,哎呀,舅妈也真是,表兄这个年龄的人,在外面养个小朋友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嘛,是不是啊表兄。”
  沈钰竹没有回答她,母子二人视线相接,半晌,沈夫人先移开眼。
  “时间差不多了,去前厅吃饭,”沈降推了推眼镜,看着江羽,“要和钰竹坐在一起吗?”
  “这是自然,”沈钰竹又接口了,根本不给江羽开口的机会,他走到江羽跟前,右手接过他手里的猫笼,另一只手不容拒绝地和江羽十指相扣。
  周围人的视线更诡异了。
  如果刚刚的沈夫人是电闪雷鸣,那么现在的沈夫人,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江羽抖了抖,往沈钰竹身边凑了凑。
  沈降根本没管沈钰竹在干什么,说完这话,他便率先离开了,他一走,周围一扑剌的人便全跟了上去。
  江羽和沈钰竹手牵手,走在最后面。
  一顿晚饭吃得江羽简直胃疼,说好的大户人家食不言寝不语呢?怎么这一家子人一上了饭桌就全变成了七嘴八舌的鸭子了?!
  嘎嘎嘎,嘎嘎嘎,还在嘎嘎嘎!
  有完没完!- yin -阳怪气你爷爷个腿儿啊,有本事咱两打一架,张口闭口古代戏子怎么样怎么样,当别人是傻子听不出来你在说谁是吧!
  江羽背脊挺直,目不斜视地吃着沈先生给他夹的东西,偶尔和沈先生低声说一两句话,还刻意弄出个害羞脸红来。
  玛德,不是嫉妒劳资抢了你未婚夫吗?好鸭,劳资就把恩爱给你秀个够!他好歹也是前世得过影帝的男人,随便红个脸,装作谈恋爱不过就是个小意思!
  苏冉冉的红指甲都快被自己掐断了!
  “呵呵,表兄还是第一次对别人这么好呢,”苏冉冉笑眯眯的,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洋葱,吃到一半,忽然脸色一僵,最后艰难地吞进了肚子里。
  江羽“……”
  哈哈哈哈哈让你- yin -阳怪气!报应来得可真快~
  “自己的内人,当然要宠着。”沈钰竹神色温柔,看着江羽的眸子里满是深情。
  苏冉冉“……呵呵呵。”
  一顿饭吃完,江羽心里松了口气,于是不禁感慨,这饭吃的,长此以往,早晚要死于胃癌,
  这简直比赶一天戏还累!
  下了桌子,一群人跟在沈降后面往外走,沈钰竹一如既往地拉着江羽,路过门口的时候,赵岑伸出腿,横放在低矮的门槛上。
  江羽“……”可真幼稚。
  然而沈先生并不这么认为。
  他一手拉着江羽,一手提着猫笼,看到这一幕,脚步也没有停下,直直往前走。
  赵岑微微仰着下巴,眼角下瞥。
  于是,接下来,穿着皮鞋的沈先生,便毫无意外的直接踩在了他的腿上。
  他多年军队生活,当年在特种部队待的时候,甚至飞起一脚直接踢断过恐怖分子的肋骨,脚部力量不可畏不大。
  于是,在他这么一脚下去之后,毫无意外的,赵岑惨叫一声,颤抖着跪了。
  “好狗不挡道,”沈钰竹眉眼弯弯,端的是一派温润如玉,风流温柔,他对着痛得浑身颤抖的赵岑轻声细语,如同一个长辈在向自己的小辈温声问候,“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断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一条腿了。”
  这是江羽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沈先生,或者说,是沈钰竹第一次把自己真正的- xing -情毫无粉饰的表现出来。
  前面的人越走越远,后面的人因为忽然来的这一出全部被挡在门后面,一时间很多人脸色都不好了。
  “哈哈,杀人凶手,果然无所顾忌——”赵岑疼得满头大汗,仍不忘抬头讽刺沈钰竹,“怎么?下次你准备怎么办?把我也杀了?”
  “你可以试试,”沈钰竹温柔如故,他放开江羽的手,直接揽住他的腰,低声对江羽道“怎么办,明明是带你来过明路的,偏偏尽是这些糟心事。”
  “没关系的,”江羽低眉一笑,十分配合。
  沈先生摇了摇头,而后,在江羽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走吧,今天就把媳妇儿茶喝了。”
  江羽“……好。”
  亲亲亲亲亲了?!!!!
  额头柔软温热的触感似乎还在,江羽被沈先生拉着,晕乎乎跟在后面。
 
 
第106章 冲冠一怒
  后面的事情庞杂而冗多,江羽有些不能参与,就乖乖在外面等着,能参与的时候,就静悄悄地跟在沈先生旁边。
  只是可怜了猫,今天晚上什么也没吃,到了后面,小团子饿得喵喵叫。
  那声音细声细气的,听在江羽耳朵里,心疼死了。
  于是,在沈家人集体给祖宗上香的时候,江羽便把笼子开了一个小缝。
  “乖,不饿不饿,一会儿就找吃的好不好?猫猫乖,”江羽将手伸进去,摸了摸猫头,猫咪撒娇,用额头顶了顶江羽的手心,很轻的喵了一声。
  江羽不由自主笑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身后却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江羽没防备被狠狠推了出去,猫笼从他手里被抛了出来,在空中翻了几圈后,重重砸在了地上。
  笼子里一声惨叫。
  江羽心中一紧,立刻往后看了一眼,却见一群人都躲得远远的,根本不知道是谁下的手,江羽心里窝火,又担心猫,连忙爬起来去看。
  然而就在他快走近之时,猫却自己把笼子顶开了,它怯怯地看了一眼江羽,又喵了一声,瘸着腿,飞快地沿着假山跑了。
  江羽心中一阵发慌,想也没想就跟着猫跑,这小家伙被关在笼子里,根本不知道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在它眼里,它仅仅只是叫了一两声,就被连笼子带猫一起摔了出去。
  如果没有笼子,这点儿高度根本就拿它无可奈何,可它被摔出去的时候正关在笼子里,这地方狭小,它根本没有办法及时调整姿势,于是,笼子落地的时候,它的腿受伤了。
  养得久了,江羽便对这只小猫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情,他总觉得这只小流浪猫和他一样,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有种,这只猫就是过去的他的错觉。
  于是他毫无意外地跟着去了,顺着猫离开的方向,离开了沈家给先人上香的的院子。
  青石小路上,来往的侍者越来越少,怕自己无缘无故走到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江羽停了下来。
  他叫了几声猫猫,又学着平时那样唤它,半天毫无动静,江羽叹气,给自己吹了吹已经渗出血的手掌。
  刚刚摔下去的时候没觉得疼,这会儿跑了几步,疼痛倒是慢慢涌上来了。
  江羽又叹了口气,环视四周,实在找不到猫,又不能给沈先生添麻烦,他准备原路返回。
  就在这时,他后颈忽然一痛,整个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水里,口鼻进水的瞬间他就醒了,然而没用,胸口闷得发疼,双眼刺疼,口里不断吐出小水泡,而他用尽全力将手伸出水面,却也只扑腾了几下就没力气了。
  肚子里灌满了水,窒息的感觉从大脑传到四肢百骸,躯体越发沉重,昏暗肮脏的池塘里,江羽慢慢沉了下去。
  同一时间,沈家第二个道门内,穿着白色唐装的年轻男人忽然抬头,他看了一眼重重暮色掩映下的某个地方,默不作声。
  “这是前段时间托人送来的雨前龙井,您可要尝尝?”须发皆白的老人递给他一盏茶,一身黑色唐装下,瘦弱的身躯几乎下一刻就要散开了。
  年轻男人微微点头,伸手接过。
  上香完毕,一群人跟着沈降刚从屋内出来,一个侍者便急急忙忙跑了过来,他站在原地,神色惴惴。
  “慌什么?”沈降看了他一眼。
  侍者的腰弯得更低了,他看了一眼沈降,又看了一眼沈钰竹,半晌才为难道“少爷,您带回来的那位客人,刚刚坠湖了。”
  沈钰竹猛然抬头,“你说什么?”
  “人已经救起来了,在西厢,家庭医生正在看。”
  “好端端的,怎么会坠湖?”沈夫人皱眉,看了一圈原本留在外院的人,“他怎么会去池塘那边?”
  所有人都低着头,没人回答她。
  而这时,沈钰竹已经率先离开了。
  沈夫人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捏紧了手心。
  “走吧,”沈降站在她旁边,拍了拍她肩膀,“去看看。”
  “嗯。”
  沈降转头,对着一群人说,“老爷子如果没有其他嘱咐,其余人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六点之前,务必来这儿。”
  一群人应是。
  猫笼还留在原地,沈钰竹过路的时候提了起来,他随意看了几眼,便带着笼子走了。
  西厢不远,现在也毕竟不是古代,在周围的复古路灯照耀下,沈钰竹的速度飞快。
  等他到的时候,家庭医生已经基本收拾好东西了,江羽躺在床上挂着吊针,平时红润的嘴唇干裂苍白。
  “他怎么样了?”
  家庭医生一惊,这少爷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连忙转过来,陪笑,“少爷好——这位少爷除了右手的擦伤外,只是有些溺水,打些吊针就好,不打紧的。当然,如果少爷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送到医院去做个全身检查。”
  沈钰竹“他右手怎么会擦伤?”
  “不知道,”医生摇头,“不过看伤口的样子,应该是摔倒时候,手掌磨到了石头的造成的。”
  沈钰竹没说话,他走到床前,右手抬起,轻轻摸了摸江羽的侧脸,有些凉,但是是热的。
  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心里松了一口气,“联系医院吧。”
  “好,”医生点头,一秒掏出手机拨电话。
  深更半夜,位于郊外的私人医院火急火燎地派了一辆救护车来,几分钟后,又火急火燎地开了回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