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47)

字体:[ ]

  月亮挂在天边的山影上,高高低低起伏的山岭里,一弯下弦月,几许薄风,寂静非常。
  穿过弯弯曲曲的长廊,远处隐隐有灯火传来,沈先生握着江羽的手,回头对他笑了笑。
  相互握着的手温暖而又干燥,暖融融的感觉通过相连的手心一路传递到左胸口,江羽低眉,心跳忽然有些快。
  走过拱门,便是另外一个世界。
  灯火通明,却并不刺眼,复古的灯笼下,灯火隐约中,所有人的模样都是模糊神秘的,但又因为有那些光,使得这一切并不可怖。
  男男女女穿着得体,男士清一色黑色西装,女士全是样式各异的旗袍,恍惚中,宛如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却仁人志士辈出的时代——开放与古老相纠缠,新思想与旧文化相碰撞。
  那是一个开启崭新文明的时代,也是一个革故鼎新的年代。而那个年代,现在却只能在历史书上看到,当是,任你十里烟雨,红粉佳人,到头来,通通都是他人嘴里的一段故事而已。
  沈钰竹的到来并没有激起多大的反应,或者没有人发觉他的到来,或者是,便是察觉到了,也只当无关紧要的事。
  江羽看着这些人,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隐隐约约的脑子里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但他仔细再一想,又什么都没了。
  “他们都不是沈家人,”沈钰竹带着江羽远离人群,沿着旁边的路往里面的宅子里走,“他们都是住在这条街上的邻居,沈家人现在应该都在大堂里。”
  江羽点点头,想起沈钰竹大概看不见,于是哦了一声。
  “这些人的身份……怎么说呢,”沈先生想了想,没找到合适的词,于是换了种说法,“他们在某些方面来说,是沈家人穷尽几代也赶不上的,谁都不能小觑。”
  江羽心里惊讶了一下,不自觉便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隐隐约约的灯光里,那些人悠闲地三两对坐,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与刚刚来的那段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接下来的路程,刚刚一路走来几乎一个人也没有,而现在这条通往大堂的路上,却三三两两到处都是穿着马甲的侍者。
  他们看到沈钰竹,先是停下喊了声少爷,等沈钰竹点头了,才离开去做自己的事。
  这就是大家族啊,江羽在心里感叹,这规矩真是一点儿也不比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少。
 
 
第104章 情敌见面
  古色古香的大屋中央,林林总总站了四五十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小的尚不足月,老的,却已是两鬓斑斑,佝偻而行。
  江羽跟在沈钰竹后面,进去的时候险些被一屋子人吓到,屋中安静肃穆,除了油灯哔啵的声音外,连呼吸也不可闻。
  一个穿着黑色唐装,满头白发,双眼紧闭的老人坐在主位上,他旁边,一个穿着白色唐装,长发及腰的年轻男人手捧杯盏,偶尔浅啄一两口。
  他面俊秀,眉眼间尽是清冷,气度却比在场谁都雍容。
  猫笼放在墙角,沈钰竹按了按江羽肩膀。
  “老谭,请客人去偏厅用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
  “去吧,”沈钰竹看着他,笑一如既往,“去偏厅玩,饿了就吃些糕点。哪儿都别去,如果无聊,就把猫猫放出来。”
  “嗯,”江羽点头,把猫笼抓在手里。
  “劳烦谭伯了。”
  被唤做谭伯的人点点头,无声请江羽离开。
  江羽跟在谭伯后面,临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沈钰竹还留在原地,看到他回头,对他笑了笑,又挥了挥手
  江羽反- she -- xing -地对他笑了一下,在沈钰竹促狭的眼神里,忙不迭跟在谭伯后面,这回,他没再回头。
  等江羽彻底走没影了,沈钰竹才转身,他走一直走到正前方的位置,在一个和他八分像的男人身后站定。
  “人已齐,请老爷子训话。”沈钰竹身前,沈绛开口。
  偏厅离这儿还是有段距离的,江羽跟在谭伯后面,一路目不斜视,心里有些发紧。
  大爷,为什么你就不说说话呢!
  太安静了,刚刚一路走来,好歹还有一群侍者,现在倒好,跟在一个古古怪怪,沉默寡言的老先生后面,除了紧张,就只剩下方了!
  所以说,他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要同意沈先生的条件啊!江羽心里咬着小手绢,抱着小爪爪,整个人都哭唧唧的。
  太惨了有木有!
  真的十分非常无比——不喜欢和这种老先生相处啊!
  说是偏厅,其实也大得出奇,江羽一进去,刚刚还有些细细索索的声音,霎时间全部消失了,江羽沐浴在一群男男女女的视线里,神色自若得冲大家笑笑。
  笑话,身处娱乐圈,他上辈子,这辈子,哪天不是活在一群人的视线里?就这几十个人,小意思!——江羽这样安慰自己。
  “你……是江羽?”有人出声,江羽寻着声音朝对面看过去,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孩子冲他笑了笑。
  “我是,您……?”江羽从门外走进来。
  “我啊,”女孩子俏皮一笑,“我本来,应该是表兄的未婚妻哦。”
  江羽“……”
  等等,姑娘,你说的那个表兄,是我认识的那个不?姓沈名钰竹,常年笑嘻嘻,偶尔暴躁狂,可以合法持枪,却不是极道大哥的那位身份成迷的沈大大?!
  江羽心里好一阵山呼海啸呼天抢地,胸口小人翻动,以平常的5倍速度,疯狂打了一套少林十八掌,丐帮打狗棒,最后在一套中小学生第八套全国广播体- cao -中收尾,这才终于淡定!
  “是吗?”他笑,“那还真挺有缘的。”
  这踏马什么回答啊啊啊啊!!江羽你的智商今天早上被你自己当早饭吃掉了吗?!!!
  “来者是客,冉冉,”旁边一美貌妇人淡淡地瞥了眼穿白色旗袍的女孩子,“老谭辛苦了。”
  谭伯点点头,转身走了。
  “我是沈钰竹的母亲,”妇人站起来,和沈钰竹如出一辙的凤眼淡淡地看向江羽,“既然是钰竹的朋友,便来坐吧。”
  江羽笑容不变,内心的悲伤,几乎要逆流成河,天杀的沈先生,你踏马怎么就没跟我说,你母上大人她也在这儿啊我的天啦!
  “小哥哥是做什么的?”旁边有人问他,江羽转头看了一眼,是个长得很瘦的男孩子,看起来大概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额头的头发几乎要将眼睛遮完。
  “哈哈,是娱乐圈的明星哦,”苏冉冉眨眼,“演技特别厉害,有很多粉丝的。”
  江羽“……呵呵。”
  情敌见面,果然分外眼红!这就要开始撕他了?!
  “这样啊,可我怎么听说,娱乐圈好像都特别乱,那些发展地特别快的明星,后边儿少说也有几个金主,”男孩子嘿嘿一笑,将头仰起来,“小哥哥别不是表哥包养的小情儿吧。”
  “好了赵岑,”苏冉冉笑嘻嘻,“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要——”
  “够了!”沈夫人打断她未完的话,“既然这么喜欢说,那就去后面说个够再出来,省得在外人面前丢脸。”
  “哎呀呀,对不起对不起,舅妈我错了嘛~你别生气啦舅妈~”
  “噗嗤——”赵岑摇头,“真难看,小哥哥,你提的是什么?哟,猫?哈哈,我可喜欢猫了,来来来,打开让我玩玩。”
  “不好意思,”江羽一把捏住他企图提猫的手,笑不露齿,“这猫怕生,而且脾气不好,我怕它抓你。”
  江羽抓着他的手,赵岑也就一直那么盯着他,目光晦暗,好半天才嗤笑一声,“也对,畜生就是畜生,哪怕命再好,落在了富贵人家,也还是个畜生。”
  最后几个字他吐得极轻,但目光却像透过猫笼在看着什么肮脏无比的东西,江羽皱了皱眉,对他心生厌烦。
  他这话一出,本来就安静的空气忽然更寂静了,屋子里一大堆人神色各异,连苏冉冉都捂住了嘴,沈夫人目光沉沉,看着赵岑的背影,微微一笑,她这笑容和平时的沈先生极为相似,但江羽看着,却只觉背后发凉。
  “有道是,凤凰落在鸡窝里,那照样也是凤凰,哪里是一群杂毛鸡比得上的,倒是野鸡——仗着自己有块五颜六色的遮羞的长尾巴,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凤凰了?可笑!”
  穿水色旗袍的女子从旁边走过来,“表姑也有些时候没见过钰哥哥了,”她看着江羽,笑容端方,“既然这位先生和钰哥哥交情不浅,想来也知道不少钰哥哥的事,表姑何不问问这位——江羽先生?也好知道,钰哥哥在外面的这些日子,都是怎么生活的。”
  “江小先生意下如何?”她转头看向江羽,眉眼弯弯,一派大家闺秀之态。
  江羽“……我的荣幸。”
  话都让你们给说了,我还能拒绝?
  果然啊,宅斗这种东西——如果要早知道沈先生你家里是这样的,他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不要,和钟子规同归于尽也绝对不会答应他的所谓合约。
  真是太坑爹了!
 
 
第105章 自己的内人自己宠
  于是,江羽就这么水深火热的待在一群大户人家中间,顶着沈夫人审视的目光,神态自若,笑意盈盈地表示沈先生一切都好。
  也不知道沈先生在干什么,一个多小时候了才过来,当江羽看到他出现在门口的那刻,几乎要飞扑过去抱住大腿喊爸爸你可来了!
  然而,激动的欢呼只持续到他进来为止。
  江羽擦了擦眼,怀疑自己穿回了前世,看到了中年版的沈先生。
  一身黑色西装,金丝细框眼镜,多情的挑花眼里,一双重瞳深邃似海,虽然与沈先生的模样几乎如出一辙,但——他比沈先生更稳重,也更有气势。
  如果说沈先生是藏而不露只显一角的冰山,那么这个男人,就是那看似一片平静的汪洋大海,表面平静无波,实则波涛汹涌,深不可测,令人不可捉摸。
  一个人的名字忽然出现在脑海,江羽不由自主站起来,他想,他知道这是谁了。
  ——沈降,沈家的当家人,沈钰竹的父亲。
  直到这时候沈先生才从后面进来,他和沈钰衡走在一起,两兄弟慢悠悠的,以沈钰竹为核心,周围跟着一大群同龄人。
  两拨人先后涌进来,本来宽大的偏厅,忽然就变得拥挤起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