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44)

字体:[ ]

  后来关于这件事的视频不知怎么的就流了出去,开始还有人可怜她,后来讨论的人多了,又变成一水儿的辱骂了。
  [一路顺风这种女表子居然还有人动真情了?我踏马也是醉了。]
  [爱你宝贝讲道理,人还是很好看的,表面清纯内里风骚,床上功夫绝逼好啊!]
  此类事件层出不穷,百影水军纷纷下场,而飞渡的水军自然也不是盖的,于是又是一场恶战。
  闹得最厉害的那几个,甚至被中网点名批评了一次,事件发酵到后期,只要有这几个明星出来的地方,几乎全是混骂,纯看电视的观众被骚扰的不行,干脆路转黑了。
  而他们的代言产品则被人在官网下集体刷负,本来就准备违约的商家看到这种- cao -作被震惊的够呛,干脆利落的毁约了。
  一时间墙倒众人推,过街老鼠也无外乎此。
  与他们相反的是江羽,因为有了这群人吸引视线,他可以说是完全上从之前的负面传闻中脱身了。
  在百影的一群支柱们身陷负面传闻的时候,飞渡是最忙的,他们忙着接手从百影那儿截胡过来的种种,无比快乐。
  趁他病要他命,这种情况下,可不就是飞渡起来的好时机吗?若是运用得当,说不定……还可以彻底的将飞渡变成沈钰衡的一言堂,陈霜心中的小算盘打得biubiu响,简直想跳起来拉着江羽转两圈了。
  谁会想到?她当初心血来潮诏安的人,最后会成为整个娱乐圈格局改变的导火索呢?
  陈霜喝着小酒,一时间真是无比快乐~
  钟子规气得脸色发青,然而还没等他动作,就又被钟父提回去好一顿教训,等他出钟家大门的时候,脸黑得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了。
  “别忘了你当初接手百影时对我说过什么,子规,我从来没有期望你比得过你哥哥,但我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钟父的话言犹在耳,钟子规冷笑一声,“嘭——”一声甩上车门,他站在台阶下,身后是一片寂静夜色,身前却是无边灯火,侍者衣着整齐地站在门口,微笑接送来往的贵客。
  忽然,一个身影走向门口,钟子规愣了愣,一句钰竹差点脱口而出。
  “棠~你说那个神秘人让你来这儿是为什么?——啊!看那个男孩儿可真漂亮,我要去摸他屁股!”金发的娃娃脸男人冲着前方端酒的侍者吹了口口哨,蠢蠢欲动,“宝贝儿,今晚就让你快乐,”边说他边朝着人走过去,然而还没走两步,又被秋棠一把拖了回来。
  “你干什么?棠你住手!我要那个宝贝儿!”娃娃脸男人大呼小叫,几乎要跳脚,“哦我的天!有人截胡!!”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穿黑衬衫的男人截胡了自己,气炸了,“我要干死他!!!我要往他内裤里塞炸弹!!!”
  “闭嘴!”秋棠扶额,“再这样你就滚回去,和你的五指姑娘过日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钟子规刚好走到他身后了,真像,钟子规看着他的背影,神色迷离。
 
 
第98章 棠子正式烩面
  “你太残忍了!”金发的娃娃脸男人捂着脸,满眼悲愤,“这个时候,正确的做法,难道不是该用拳头去夺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吗?!”
  “厄尔,”秋棠深呼吸,看着他的目光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出去,“你——”
  “要喝一杯吗?”钟子规就是在这个时候打断他的话的。他举着一杯红酒,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温和动听。
  秋棠转身,凤眼微瞥,不自觉的风流就这样流淌在眼角眉梢,迷离的灯光里,轻柔的音乐下。几乎晃花了钟子规的眼。
  “没在这里见过你,第一次来?”钟子规看看他的眼,低声问他。
  “啊,不用了谢谢,”秋棠微微一笑,往后退了一步,“虽然是第一次来,不过——”他斜瞥厄尔,“他很熟悉这些地方。”
  “是吗,”钟子规不在意他的拒绝,“看你有些眼熟……”一开始他的确以为是沈钰竹,不过秋棠一转身他就知道自己认错了,身为百影的当家,也算半个娱乐圈人,他自然知道这人是谁。
  秋棠,re公司的顶流歌手,一出道就掀起了一股流量狂潮,和他同时出道的还有几个歌手,不过随着时间的冲刷,除了他以外,那几个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了。
  都说唱而优则演,按现在一般流量歌手的行走路线,他下一步的确就该是演戏了,但奇怪的是,无论是哪个导演给他发来的友情橄榄枝,他都没有接受。
  一心一意待在公司,弄自己的音乐,有时候几个月都不见影子,他微博一圈嗷嗷待哺的粉丝们都快被他逼疯了!
  甚至希望有哪个狗仔或者黄牛去跟踪一下,一开始倒的确有狗仔跟,然而跟踪到了后来,无一不是无功而返;这些跟踪的狗仔们,要么三缄其口,要么神秘失踪。
  于是,圈子内部关于他被某极道大佬包养的消息就这么悄悄传开了。
  最初在电视上偶然见到秋棠参加综艺节目的视频时,钟子规的确打过包养他的主意,不过还没等他动手,关于他被极道大佬包养的传闻就出来了。
  如果是其他什么人他倒是可以去运作运作,偏偏他背后的人是道上的……钟家虽然厉害,但终究只是普通商人,钟子规虽然喜欢他的脸,但到底还是因为他长得最像沈钰竹而已,又不是本尊,他犯不着为了个替身去得罪那些人。
  但是秋棠长得又实在太像沈钰竹,没办法,钟子规只能有意识的去杜绝秋棠的任何消息,免得他哪天被沈钰竹刺激狠了,真的去和极道老大抢人,那就真的得被他爹弄死了。
  钟子规自嘲,他这辈子,也就真的只对沈钰竹这么用心过了。
  不就是因为对方因缘巧合的在那个时候救过他吗,钟子规看着秋棠的眼睛,胸口忽然有些喘不过气,当时,来的怎么就是他沈钰竹呢?
  如果那个时候来的是个女孩儿就好了,如果来的是个女孩儿,他就可以不用在乎一切,哪怕
  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追求她。
  可是,怎么偏偏来的就是他沈钰竹呢?一个对情爱最是不屑,哪怕最后他真的弯了,也轮不到他的沈钰竹。
  那双重瞳里,从来就没有过他的身影,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演独角戏,像个小丑一样,既恶心又让人反感。
  可是……他真的,真的真的好不甘心,哪怕他只是看他一眼也好啊。
  可惜,如果不是因为他大哥,他怕是连面都不会和他见,更何论现在对他的纵容了。
  “你很像一个人,”秋棠拿过他手里已经喝了一半的红酒,轻酌一口,红色的液体在唇舌间流淌而过,他皱了皱眉,将余下的半杯拿在手里。
  他对钟子规轻笑“你的眼神,这的很像一我的一个亲人。”
  钟子规被他的声音拉回思绪,条件反- she -地问了一句是谁。
  秋棠笑笑,并不回答,他举起只余半杯的酒,一点一点,从肩膀开始,全部倾倒在钟子规身上。
  “呀,”他笑,眉目间一片不正经的妖娆,“衣服脏了,要……去换一件吗?”
  钟子规的眼神瞬间就晦暗了,“好啊,”他抽走秋棠手里的空杯,随意放在傍边经过的某个侍者的盘子上,“我在这儿留有衣服,来吗?”
  “好呀,”秋棠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厄尔……
  他气得鼻子都快歪了,“这么大个活人呢,怎么就被当做空气了?!”
  他好不容易看上的宝贝儿被个半路出来的家伙截胡也就算了,怎么老板就艳遇去了,艳遇也就罢了,居然还又骗小白脸开房去了,他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他也想找个小可爱去玩呀!
  娃娃脸的厄尔几乎是声泪俱下的“惨遭截胡又被老板抛弃的可怜又弱小的员工啊,老天为何对你如此不公平?!!”
  哀嚎完毕,在侍者来询问之前,这货一拍大腿,既然老板不带他玩儿,那他就只能自己去找乐子了。厄尔摸着下巴,据说沈的那个小男朋友在大学里,e,清纯又稚嫩还可爱的大学生啊,他要不要去勾搭一下?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两只脚已经在往外走了,最后走着走着他干脆跑了起来,大半夜的,还“哦——豁——!”这么嚎了一声,吓得下夜班的小姑娘差点跳起来。
  然而这货这时候已经哒哒哒地跑远了。
 
 
第99章 唐僧与悟空
  江羽最近的生活很平淡。
  因为前段时间那些子虚乌有的传闻,导致他在被个别同学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也被另一群同学发自内心的看不起。
  “他就是江羽啊,长得也不怎么样嘛,怎么运气那么好,竟然搭上了飞渡!”
  “嘿!依飞渡的门槛,就他那样的,怎么可能进得去?还不是因为他背后啊……”
  “哦,原来是这样,啧,真脏。”
  “有些人,不靠自己真本事,就知道玩弄这些鬼蜮伎俩,等他金主厌恶他了,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在娱乐圈立足!”
  无视这些声音,江羽双手踹在衣兜里,慢步走在走廊上。
  “你怎么回事,考这么差!你说说你,不努力学习,你拿什么拼将来?没有个好爹,在娱乐圈这种地方,就你这样的怎么可能混得出来?呵呵,当然,如果你像那个江羽一样能弄个‘干爹’出来,也算你有本事,可你去照照镜子,就你那模样,啧啧。”
  “姐姐……”女孩子低着头,死死捏着衣角,往后退了一步。
  “姐什么姐!我说的有错吗?就你这样的,当初怎么会来考都影?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是怎么想的,长得丑,还笨——”
  “不好意思,”江羽推开走廊尽头的门,打断了一身都是流行配饰的女孩子未完的话,“我东西忘拿了。”
  说着,他从那女孩身前路过,径直走到自己座位旁,从课桌里将书拿出来,他对女孩子点点头,在女孩子别扭躲闪的视线里,独自离开了。
  “你说,他听到了吗?”
  身后,女孩子悄悄问自己妹妹。
  “嘿!”郁郁葱葱的大树下,金发的娃娃脸男人冲江羽招手,“江——”
  声音传入耳朵的瞬间,江羽眼睛一凌,平地旋转一百八十度,脚下生风,飞快朝反方向跑去。
  天杀的,这牛皮糖怎么又来了!
  “江——小可爱,北鼻,宝贝儿!你等等我呀~”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