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38)

字体:[ ]

  他从裤兜里拿出一支小指大小的绿色瓶子,揭开瓶盖后放到谢澜鼻前。
  几秒后,谢澜睫毛颤动,睁开了眼。
  沈钰竹收回瓶子重新放回裤袋,他吐出一口烟,声音低沉,“秋棠还好吗?”
  谢澜瞳孔一缩,双目顿时清明,他双手不自觉握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放轻松,”沈钰竹将烟碾灭在烟灰缸里,低头,凤眼微挑,向来温润无害的侧脸,冷剑一般,“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你是怎么混到今天的?”
  “怎么混到今天的?”谢澜嗤笑,他慢慢从床上坐起来,一点点凑近沈钰竹,冷笑“不用你帮我回忆——不就是找个大老板包养吗?要不然你以为我一个一穷二白脾气又臭的高中生,是怎么混到现在的?至于你说的秋棠……如果是那个现在在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偶像歌手的话,我的确认识,毕竟是一个圈子的,好歹还合作过一个真人秀,多少也有点儿塑料感情。”
  沈钰竹一点儿也不在乎他的态度,他笑道“你说,如果秋棠知道你现在在我手里,依照他那种自己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安生的- xing -子。你的院长妈妈,你其他在孤儿院的兄弟姐妹,会怎么样?”坐得比较远,没有桌子可敲,于是他点了点床单,“某年某月某日某孤儿院瓦斯爆炸,包括院长在内多人死亡;或者某年某月某日某孤儿院发生大型火灾,包括院长在内多人死亡……你猜,会是哪一个?”
  谢澜定定地看着他,双目如同浸透了万年寒冰的冷箭,又像印度盘旋可怖喷- she -着毒液的大蛇。
  沈钰竹西装革履,从头到尾言笑晏晏,甚至连眼神都是温柔的。
  盛满红酒的池子里,秋棠喟叹一声,将自己完全淹没在一片红色里。
  “二少,金三角那边,坤沙被击杀后,他的势力已经彻底被我们控制啦,真是好感谢那些替我们做嫁衣的人哦,据说里面还有沈?哦,你不知道,那个男人可真带劲!”浴室外,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娃娃脸男人一脸荡漾,“昂~我至今都记得我当年杀了他队友后他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真是该死的- xing -感——我做梦都忘不掉!那可真是个美妙的男人。据说他现在有了小男朋友?你说,如果我绑了那个孩子,然后强x了他,再把我强x他的视频发给沈,沈会不会崩溃?天啦,真是太带感了!想想我都要高潮了!”
 
 
第88章 第一场危机
  江羽推门进来的时候,隐隐约约觉得屋子里的气氛有点儿怪,但仔细琢磨,好像又没什么不同。
  江羽“谢哥你醒了,我给您煮了点儿醒酒汤,马上去给您端来,您喝了再睡会好点儿。”
  谢澜面白如纸,闻言笑了笑,道了句有劳。
  江羽又看向沈钰竹,表情迟疑“沈先生……?”
  “去吧,”沈先生笑眯眯的。
  大概真的没什么?江羽临出门前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沈先生笑意盈盈的眼睛,于是猛然回头,摸了摸鼻子,飞快跑了。
  “他什么都不知道,”沈钰竹转头,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谢澜,“江羽是个好孩子,我希望他一直平平安安的,所以,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希望你能明白。我说的事情希望你考虑清楚,毕竟……对你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谢澜嗤笑,静静地看着窗外。
  的确百利而无一害,但……
  月亮不甘厚厚的云层遮挡,一片黑暗中,几许光亮冲破桎梏挣脱出来,顽强地落在一片漆黑的土地上。正是夜半时分,猫头鹰蹲在柏树林的某根枝丫上,有一搭,没一搭的乱叫。
  这一天过后,日子似乎又恢复到了往常的安稳,曾经的飞弹流星、极道追杀,如同午夜一场不堪的梦一般,天明破晓,所有恐惧害怕便随着阳光蒸发而去。
  “明天我送你吧!”沈先生端着茶杯,眉头紧锁,“需要的东西前几天已经让助理准备得差不多了,你看看还差什么,咱们一会儿去买好。”
  江羽接过已经被揉皱的纸,没有再看,“沈先生~这些都已经准备好啦,也没什么特别需要的,”他双手捧着下巴,“其实开学前一周是不怎么严格的——怎么感觉沈先生比我还紧张呀。”
  沈钰竹叹气,假模假样道“当然紧张,毕竟是儿子第一天离开爸爸,当爸爸的怎么会不紧张?”
  江羽“……”
  又占便宜!
  占便宜的沈先生丝毫没有觉得可耻,他一只手撑着腮帮子,双眼满是对远去游子的依依不舍不舍和紧张,“你在学校要好好吃饭啊,受了委屈记得和老师说,如果老师不管,一定要给爸爸打电话,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食堂饭不好吃了,室友不好相处了,衣服脏了,零食不够了……”
  江羽“沈先生!”
  “好好好我不说了,”沈先生闷笑,长臂一伸,揉在江羽软软地头发上,“还紧张吗?”
  “不了,”江羽摇头,任由他把自己的头发揉成鸡窝,心里却暖暖的,终于有一天,也有这么一个人,会因为他的一个小情绪,就来刻意逗他开心了。
  “早点儿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到时候我送你,赖床的话,爸爸可是会掀被子打屁股的哦。”沈先生微笑着看着他,凌厉的凤眼微微弯起一抹细小的弧度,而那双重瞳,如同蕴含了宇宙星辰一般,深邃得令人不敢直视。
  “好,”江羽点头,把脸贴在自己手臂上,忽然间心跳有点儿不正常。
  同一时间,网上第一批关于江羽的谣言出现了。
  #夜不归宿,没想到私会对象竟是他[图][图][图][图]#
  照片里,昏暗的灯光下,可以清楚看到江羽搂着一个男孩坐在沙发上。
  [一辈子同- xing -恋,真恶心!]
  [心智模型哟哟哟,这不是那个演秦穆的吗?原来是个同- xing -恋啊。]
  [一切有为法靠……哥们儿玩得真大!]
  [秦穆今天娶我了吗娘希匹劳资到底粉了个什么鬼东西!]
  [青青子衿悠悠我就想知道我羽这次是把谁得罪了?有必要这么害他吗?长眼的乱喷的看清楚,这是在酒吧!看到我羽穿的那身衬衫了吗?这是《忘川》杀青宴!一群演员闹着玩好不好,营销号尼玛有病啊,狗仔死全家!]
  [月色青青子衿悠悠我说,骂人有必要骂人全家吗?原来江羽的粉丝就这点儿素质啊,我算是长见识了。]
  一个晚上,大量营销号疯狂转发这条微博,同一时间,无数披着粉皮的黑子集体上线,水军声势浩大装路人,各种爆料江羽私生活有多混乱,真的假的齐上阵,只要有江羽的粉丝敢出面,立马被掐地认不出妈。
  而这一切,江羽通通都不知道。
 
 
第89章 第一波危机二
  陈霜还在梦里,就被电话call了起来,她迷迷糊糊的,整个人暴躁的一比。
  “有屁快说有话快放,没事跪安!”
  “陈霜!”对面一声吼,“那个江羽是你的人?”
  陈霜瞬间清醒了,多年来被坑的经验告诉她,这个看着乖巧的兔崽子绝逼惹事儿了!
  陈霜“他怎么了?”
  “你自己去看微博!”男人气急败坏,蒲扇大的巴掌把桌子拍得梆梆响,“他就签了这么两年的约,我们给沈总和钰衡的面子,愿意花大价钱捧他,但他干了什么?这还没火呢就开始作妖!以后彻底火了,是不是还得上天啊!”
  这话一出,陈霜心里的邪火瞬间就燃起来了。
  “我说你bbbb了这么久你烦不烦!”陈霜揉着一头乱发,额头青筋直爆,“他现在在我名下,是我的艺人,出事了我负责行不行!你有时间在这儿瞎逼逼你怎么没时间找人去公关?你是不是除了窝里横就什么都不会了?啊?你断奶了吧!要不要爸爸再给你寄点儿三路奶粉来点儿纸尿裤啊?!”
  男人气急败坏,疯狂咆哮“陈霜!”
  “章丘北!”陈霜梗着脖子也咆哮。
  飞渡上层虽然被她和沈钰衡搞走得差不多了,但依然不差拖后腿的,章丘北平时和他们关系不差,但这人守成有余开括不足,见识短又眼皮子薄,不是个能干大事的,陈霜心里嫌弃他猪队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呵呵,我看你现在是想把我也撸下去吧?”章丘北冷笑,“陈霜,奉劝你一句,做人要知足!”
  “哟,我怎么不知足了章总?”陈霜笑嘻嘻的,“我一个干总监的,有钱有房有车,我可知足了。倒是您,您知足了吗?创立飞渡,当年您的确是大头,这一切本来就该是你的不假,但同样,说到底您也只是个大头,飞渡真正靠的是谁咱们心知肚明!有些事儿,要么不做,要么做了就干干净净的别给人留下任何把柄,否则……”
  “否则什么?”章丘北冷笑,“我不懂你又在发什么疯,但你最好少动这些歪心思,否则大不了就是个鱼死网破!”
  谁还少了谁的把柄了?不给他留活路,你也别想好过!
  “哎呀,瞧瞧这大半夜的咱们也不知道在吵些什么,”陈霜抹了一把脸,笑道“咱们不是在说江羽嘛,您别急,我这就来公司。”
  话没说完就被对方挂断了,陈霜脸黑如墨,一双手死死握着手机,咬牙切齿“早晚老娘要撸了你!”
  经过一个晚上的发酵,舆论已经达到了顶峰,陈霜边走边看手机,指甲都差点没被自己戳断了。
  这事儿能发酵这么快,背后绝对有推手,就是不知道谁和江羽这么大仇,他又得罪了谁,才会选择用这种方法对付他。
  娱乐圈同- xing -恋不少,甚至还有个别在国外秘密结婚的,但这些事谁不是藏着掖着?江羽这次被爆料出来,如果不及时处理坐实了这件事,他基本就算毁了。
  而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就算澄清,只怕也会被有心人带节奏,搞不好还会被到打一把,到时候就更糟糕了。想到此,陈霜心里又把章丘北拉出来鞭了一顿尸。
  如果江羽真的只是飞渡的一个小明星,说不定陈霜还真就放弃他了,但他背后有沈钰竹,有这个神秘莫测的男人在,哪怕是倾其所有,陈霜也得保住他。
  “老娘是上辈子欠了你们两兄弟了,”她嘀嘀咕咕地进公司大厅,按完电梯后,眼睛瞥到照片上某个地方,忽然愣了一下。
 
 
第90章 
  开学第一天,沈先生带着江羽办好了所有手续才拎着他回宿舍,而助理和他们兵分两路,早早就占了个好位置给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