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31)

字体:[ ]

  “你说,人到底是为什么要活着?”就在江羽为两人间尴尬的气氛找缓和方法的时候,谢澜开口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掌纹,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闻的疑惑,“人活着,注定是要走向死亡的。既然这样……那么一开始,为什么就不选择死亡?而要选择活着,一点一点去煎熬,去承受。到底是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谢澜抬头,看着江羽的眸子里一片沉寂。他这段时间瘦得厉害,虽然看着更贴合人物了,但浑身上下那股死气,也越来越浓。
  江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甚至,就他自己而言,他是隐隐赞同这个观点的。但不能这么对谢澜说,他想了想“因为活着,才能见到心里惦念的人惦记的事啊,离开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可是……”谢澜扯开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可是,如果那个让你惦念的人,已经没有了呢?”
  “谢哥,江羽——”萧勾月连蹦带跳地冲过来,“好热啊,快给我一点儿位置!!”
  “快到我的戏了,我先过去了,”谢澜站起来,所有外泄的情绪瞬间消失,他微微仰着下巴,冲萧勾月点了点头,又是从前骄傲讨人厌的谢孔雀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怎么我一来谢哥就走了?”萧勾月把袖子撸到肩膀上,冲着风扇搔了搔头。
  “没什么……”江羽低眉一笑,心头沉闷。
  因为晚上有饭局,所以六点不到剧组就收工了,江羽揉着腰换回自己的衣服,趁化妆师给他卸妆的时候告诉萧勾月,他不去了。
  萧勾月乍闻此消息,差点没蹦起来。
  “……汪导,真是非常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儿,嘿嘿,”汪拙揉着脑门,笑得一脸褶子,“不就是个饭局嘛,哪里比得上沈先生重要?没事儿没事儿。”
  “所以你就真的不去了吗?”临走前,萧勾月拉着江羽再次确定,他瘪着嘴,一脸郁闷,如果江羽都不去了,那他还去干嘛,他又不缺资源。
  “不好意思啊,我食言了;要不,等你杀青那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江羽摸着下巴,眯眯眼。
  “那个什么沈先生真的很重要吗?”萧勾月心里的醋坛子都翻了好几个了,偏偏在江羽面前还得保持微笑。
  “唔,很重要!”江羽点头。
  “有多重要?”萧勾月要哭了。
  “很重要很重要!”江羽煞有介事深以为然,可不是么,金主啊,多重要啊!
  “你那么喜欢他啊,我,我……你就没——”后面的话随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戛然而止。
  “这是恢宏萧家的小少爷?”声音由远及近,江羽猛然回头,
  “沈先生,”他嘴角轻轻勾起,非常矜持且快速地移了过来。
  “你这……”沈先生眉头瞬间皱起,“腰疼的厉害?”
  “还好还好,就是……”在对方不赞同的目光里,江羽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可怜巴巴地当了回诚实的孩子,“嗯……可疼了。”
  “疼怎么不和我说?”沈先生把手放在江羽背后腰的位置,“去不去医院?能走路吗?”
  “不不不,不去医院!”一说起医院他就想到戴着金丝细框眼镜穿着白大褂的大长腿医生程曦,那股莫名其妙的心虚害怕不由自主就出来了。
  “看来,你很怕程曦啊,”沈先生看着他,若有所思。
  江羽哂笑,背后微微发凉。
  萧勾月“……”
  好气哦,完全插不上嘴!
 
 
第72章 气氛
  “沈先生你好啊,我是萧勾月,”萧勾月硬生生插进来。
  “我知道你,”沈先生的微笑矜持得体,他扶了扶鼻梁上纯用作装饰的无框眼镜,“你父亲还好吗?”
  萧勾月“……”
  他的气势瞬间就弱了,呐呐道“……你认识我爸爸?”
  “酒会上说过几句话——倒是令兄与我脾- xing -相投,略有些交情。”
  萧勾月“……哦。”声音干巴巴的。
  萧勾月这辈子,唯二怕的两个男人,一是他爸,二是他哥。
  而这个沈先生,居然和他两都认识……
  萧勾月他爸素有儒商之称,外界对他的评价极好,但只有真正和他爸朝夕相处的人才会知道,他到底有多恐怖。他从来没有对萧勾月动过手,甚至重话都没说过几句,但大概是出于小动物的直觉吧,从懂事开始,萧勾月就一直怕他怕得要死。小时候甚至因为梦到他活活吓哭吓醒过,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奶奶接到国外去生活,除了他爸妈生日外,基本就没回来过。
  “哟——沈先生!”汪拙打着哈哈快步过来,打破了略尴尬的局面。这位脑门半秃的先生对沈先生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和欣喜,并对江羽在剧组期间的表现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赞赏。
  沈先生微微一笑,表示自家孩子在剧组劳烦导演照顾,导演辛苦了,导演不容易,导演还缺钱吗他可以私人再赞助一些,只是孩子有时候身体不好要注意多休息。
  汪导对赞助没有丝毫推辞,表示孩子累了苦了自然要多休息巴拉阿拉吧啦。
  两人就这样一直叙旧,直到到沈先生手机响,汪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期间,江羽一直站在沈先生身边,听到导演夸他他就薇笑,听到沈先生说劳烦照顾他也微笑,哪怕沈先生追加投资了他还是微笑,全程当自己的花瓶,不多说一句闲话。
  只有萧勾月,一口银牙咬碎,气鼓鼓的脸都憋青。
  然而他还是被人集体无视当做背景,直到沈先生走后,汪拙砸吧着嘴回头,才看到身后还杵着一个跟木棍有的一拼的小伙子。
  汪导被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
  萧勾月“……!”他一直在这里!
  坐在改良过的布拉迪里,江羽斜眼,悄悄看向沈钰竹。
  不知为何,他总有种,沈先生刚刚是故意的感觉。
  “怎么了?”沈先生看着前方,目不斜视,“一直欲语还休的。”
  江羽“没事!”
  一定是他想多了,他们现在就是名义上的男男朋友……对啊,他们现在是名义上的男男朋友,那么就算沈先生真的是故意的,那也说得过去。
  “在想我刚刚为什么针对那个小朋友?”沈先生眯眼,似笑非笑。
  江羽“……”我可什么都没说。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在外都打着我的标签,就这样他居然还想着撬墙角……”沈先生轻笑,转头对着江羽,深邃的眸子如同夏夜里盛满了星光的夜空,璀璨而深幽,令人沉迷,“我逗逗他,没问题吧。”
  江羽“没……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怎么会有问题呢?金主爸爸一定不会有错!
  不过……气氛怎么怪怪的?
 
 
第73章 男朋友
  觉得气氛略古怪的江羽后半段时间一直没敢多话,而沈先生安心开着自己的车,也没有再搭理他。就这样,两人保持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一直到进入包厢都没说话。
  陈霜已经在包厢等着了,“沈总,”她笑得矜持得体,伸出一只手。
  “陈小姐,”沈钰竹同样伸手。
  江羽乖乖跟在沈钰竹旁边落坐,在二人进行和谐友好的谈话时,低头乖乖吃着煮的绵软的山药,间或沈先生给他夹点菜,或者再给他来勺汤,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乖巧懂事。
  这让沈先生很满意,让陈小姐跟遗憾。
  “他是个有天赋并且很乖巧的孩子,”很多年后,已经是公司半个股东并且已经和某影帝结婚的陈霜如是说道,“我本来最初是想给他来个三十年的四六分合同的,结果半路被人截胡,只签了个五年的五五分合同。”说着这话时,她遗憾得捂着波涛汹涌的胸口,满脸痛惜,全然不顾被他说的当事人正坐在她对面,只管发着自己的酒疯。
  不得不说,这为事后某影帝被某总狠敲一笔,做下了重要且不可或缺的铺垫。
  一顿饭吃完,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江羽摸着滚圆的肚子,强忍住将要脱口而出的一声嗝。
  “吃饱了?”沈先生取下吃饭会客期间一直戴着的眼镜,将它随手放在了胸前的兜里。
  “饱了,”江羽抬头,眉眼弯弯,眼睛很亮,“谢谢沈先生。”
  沈先生推开门慢慢往外走,闲庭信步,姿态优雅,“谢什么?”他微微偏头,凤眼微挑,“你不用刻意慢我半步走在后面,这几年,你都是我的男朋友,不是包养的小情儿,没必要这样。况且,指不定以后你有多后悔呢。”
  后悔啥?吃撑了的江羽慢半拍才反应过来,不禁摇头,“我不会。”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会后悔。已经做了决定的事,就算事后证明真的错了,- xing -格使然,他也不会后悔。大不了就是再重新来过嘛,总不会比这更差。
  “先别急着表态,”沈先生将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悠闲,“做我的男朋友,就不能传绯闻,不能炒热度,不能和其他任何同- xing -或者异- xing -有亲密关系,甚至……”他轻笑,“在某些场合,你还得被我欺负;更甚……还可能因为这个身份,陷入危险乃至绝境。到那时候,你还会信誓旦旦不后悔?只怕不恨我都是好的。”
  陷入危险绝境什么的,难不成是在说他那三朵烂桃花?江羽摸了摸下巴,先不说钟子规那疯狗德- xing -,就传闻中的那两位,倒是的确有可能弄死他还不带犯法的。
  “那你会让我陷入那种境地吗?”江羽反问。
  沈先生笑了,眉眼弯弯,尽是窦定,“不会。”
  声音并没有多么掷地有声,甚至都没有多大,但江羽偏偏从其中听出了某种说不出的自信和自负。
  这个男人,他是沈家嫡系一脉的独子,是千娇万宠的少爷,却也是十几岁就背着家人进部队,在铁血与热血中锻造十年,方归来重铸新生的战士。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