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29)

字体:[ ]

  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谢澜上部戏刚杀青不久,这会儿正忙着跑宣传,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据说还得去某个综艺节目露脸,忙得找不着北。轧戏什么的,他们倒是不在意,提前就提前呗,反正台词也背熟了,但是汪拙……传说中有名的狗脾气神经病,居然允许了?
  “不允许也没办法啊,”萧勾月扯着江羽袖子小声逼逼,“男一的戏都拍三分之一了,前不久又才换了男三……”后面的话萧勾月没明说,但江羽怎么会不明白?
  已经这样了,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艺人轧戏很少会有导演不介意,但事已至此,难不成还能为了这个原因抄了谢澜?
  所以汪拙再不爽也只能忍了。
  “汪叔脾气不好,一会儿大概说话不会好听,江羽,你……”
  “我没事儿,”江羽抽回袖子背在后面,“我又不是小孩子,被骂两句还能哭鼻子?——不过你怎么总喜欢玩我袖子?”
  “我没有!我才不拉人袖子呢……”后面的话在江羽憋笑的目光中被他吞了去,“我就扯了怎么样啊!”
  这还耍起无奈来了?
  江羽在心里假模假样地啧啧,这小孩儿可真好玩儿,一逗就炸,跟他家那只猫似的。
  “演员就位——”场务扯着喇叭喊话。
  因为缺少男一号,于丹和他的戏也就移到了后边儿,今天的戏,几乎全是江羽和萧勾月的。
  然而两人却很少ng,至此,江羽开始打心眼里儿里承认且佩服萧勾月。
  有些人,当真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江羽能够拍得这么好,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前世的演技。而萧勾月,他进入角色的时间太快了,几乎无缝衔接,一打板,这个人就完全换了另一副样子,竟真给人一种他就是白无常的感觉,而再一打板,他又转瞬成了那个还未成年的归国少年。
  在江羽犹自沉浸在萧勾月的演技中时,《苍生菩提》已经在网上播放了大半。
  得益于剧组的富硕,后期特效不仅不差劲,甚至赶得上某些电视剧的制作。
  而后世的国际大导——林砚,因为向来以龟毛著称,所以这部一开始并不被看好的网剧,在他的手上经过之后,火了。
  唯美,大气,苍凉,这六个几乎从不出现在一起的词,硬生生被他揉在了一起。
  秦穆自焚,柳云溪远走,赵钦一人坐拥天下,在这满目繁华,盛世太平下,却一人登上高楼,独看烟花。
  这几幕被化作关键词上了十几次热搜,各个视频网站几乎都有这几幕的剪辑,尤其是国内最大young聚集地的o站,《苍生菩提》几乎屠戮了所有板块。
  唱见区到处都是翻唱的《苍生菩提》片尾曲;舞见区的大佬们则根据《苍生菩提》的片尾曲编了无数古典舞,各色剪辑层出不穷,相关衍生小说、段子、同人图更是无数。
  各个演员都有不同程度的涨粉,涨的最厉害的是白檀,但最客观且涨速最快的,却是江羽。
  短短二十多天,从第一集 开播到现在,白檀的粉丝从四百万涨到了七百万,颜小雅的粉丝涨到了三百九十多万,而江羽,从五万多粉,硬生生涨到了两百多万,并且还在持续。 
 
 
第68章 预谋
  《苍生菩提》是网剧,相应的,观看的都是年轻人,身为年轻大军中的一员,江琴虽然平时混得跟个太妹似的,但她同样也有一颗平常人的追星心。
  她那片儿混的人中,有个和她玩得好的姐妹推荐了很久这部剧,但江琴都无动于衷,直到某天回家,听到秋棠唱的片尾曲,才真正决定去看看。
  但她从来没有想过,其中那个被她小姐妹喜欢的要死要活的秦穆,居然是那个丧门星江羽!
  “我当他去哪儿呢,”江琴喃喃,“难怪我妈那么让他回来他不干,原来是去演戏去了,呵呵——”
  就江羽那个鬼样子,还他么居然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喜欢?
  搞笑呢吧!
  “这东西演的剧……”她关了视频,去微博搜了搜,找到了江羽的微博号。
  [我老公演了我老公!Maya这什么奇葩发展!]
  [江羽,图图图图图,十遍的菩提剧情,哭唧唧jg手断了。]
  [哈哈哈哈哈前排的姐妹你要不要这么优秀!]
  [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是不是一群人喊着加一手抄十遍吗?滑稽jg]
  [啧啧啧,大型真香现场,港真,从看到我羽那张脸开始我就相信他一定能演好了!图图图]
  [上边儿姐妹,我羽的表情包我盗走了哦!]
  ……
  这是江羽最新的一条微博下的留言,是《苍生菩提》播放一周后,江羽配合着官博发出的邀请大家一起看剧的微博。
  江琴一路翻下去,看着微博上一群人嗷嗷喊着老公的留言,心里冷笑,也不知道江羽走了什么狗屎运,去拍个网剧既然火了。不过,都说剧热不过三个月,她倒要看看,他能红多久,到时候热度一过,凭他这十八线都不算的位置,再给他来把黑料……
  同样都姓江,她都没有这种运气,凭什么那个丧门星可以?
  江琴愤愤地跟着少数几个黑子一起喷,还转发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等她这样那样完,时间已经不早了,校门外空无一人,连来看校门的大爷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夕阳西下,只有几缕阳光还倔强地留在不远处的山上,温度开始降低,夜幕即将来临。
  周围一片寂静,江琴捂着手臂上忽然泛起的鸡皮疙瘩,心底有丝不安。
  “阿莲你怎么还不回家,快跟哥哥回去!”
  一股大力从后面重重的摁在江琴后颈,男人口中焦急地呼喊着,宛若一个真正担忧妹妹晚归的哥哥一样。
  但……江琴堪堪忍住脱口而出的尖叫,身后,她身后,有什么东西抵着——
  她脸色苍白,被男人带着踉踉跄跄地往前面停着的那辆黑色小车走去,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看着自己的微博粉丝数量蹭蹭蹭往上涨,说不开心是假的。
  江羽捂住脸,两只耳朵红红的,这就是被完全肯定的感觉啊。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终于不再是前世那样,无论做什么都被人质疑,无论多努力,到最后都只能得到一句有后台的评价了。
  宁远递给江羽一个椰子,“谢澜今天没来吗?”
  “嗯,他今天有事。”江羽的脸还是红的,他深吸一口气,把手机放在小凳子上,接过椰子捧着使劲一吸,腮帮子马上鼓起来,几次之后,椰子空了,“今晚大概会拍到半夜,那什么……会影响你们吗?”
  宁远接过椰壳在手里掂了掂,笑容爽朗,“没事儿,你忙自己的就好,不用管我们。”
  “江羽过来——”导演拿着本本站在萧勾月旁边喊,“讲戏了!”
  “好——”江羽把手机塞给宁远,“如果有人打电话的话,可以帮我接一下。”
  他的这个有人自然指的是沈先生,他现在的手机,除了沈先生,也没人会打给他。
  陈霜倒是会打电话,但签约的事不知怎么的没过沈先生那一关,现在还在重新弄,就算真的有事,也是打给沈先生。
 
 
第69章 吃盒饭的眼神
  “第八幕第九场——action!”
  场务打板,江羽和萧勾月开始走戏。
  宁远远远地看着这一切,掂了掂手里的椰子壳,不动声色地离开了这里。
  安平市的影视城是斥巨资建造的,规模之宏达,有亚洲好莱坞之称。
  这个时间段不仅汪拙的剧组在这里拍戏,还有一个剧组也在,只是离得远,大家都忙,没怎么碰过面。
  宁远按着耳朵里的耳机,慢慢往外走。夜幕里,天空没有一丝云,几颗星星零星地点缀着辽远的苍穹,圆月挂在天边,映照地天空碧蓝如洗,如同打翻了的蓝色颜料瓶。
  黑色的小车驶往郊外,白桦树的影子打在车上,影影绰绰,鬼魅一般。
  一池红色。秋棠坐在浴缸旁,慢腾腾地打开软木瓶塞,手臂倾斜,昂贵的液体便一点点滑入其中。
  “二少,”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敲门,“秋总差我回来告诉您一声,这两天有事,明日您的演唱会他就不去了。”
  秋棠放下酒瓶,一只手慢慢搅着浴缸内的液体,“大哥……最近在忙什么?”
  男人不语。
  “呵,又是这样……”他把酒瓶放在眼前,一双眸子,仔仔细细地描摹酒瓶上的贴画,“让大哥自己注意安全,可别那些人硬碰硬。”
  “那我先离开了,如果您有事,可以直接联系我或者秋总。”男人说完便转身离开,地上铺着地毯,听不到他离去的足音。
  “哥……”秋棠退下睡衣,慢慢滑入浴缸里,红色的液体瞬间覆盖全身,他抬起手,迷恋地亲吻着一张照片,“为什么?我和他……明明是表兄弟啊,我们长得那么像……甚至留着相似的血……但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呢?”
  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磁- xing -和暧昧,“我很早之前就警告过他的,不要再来招惹我的东西……是他的错,他要来招惹你。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我也要让他尝尝,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触的滋味儿……”
  片场,汪拙揪着所剩无几的头发,一脸崩溃,“不是,江羽啊,你这个眼神很不对啊!”
  这幕戏,是江羽演的孤鸿和萧勾月演的白无常喝酒的一幕戏,戏里,白无常喝的酩酊大醉,整个人半挂在孤鸿肩膀上,而孤鸿纹丝不动,依然拿着酒杯,只淡淡的说了句你醉了。
  这幕戏本来是非常简单的,但萧勾月不知怎么回事,一挂在江羽身上,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台词说错了一次也就罢了,到后面手脚都不协调了,好不容易挨了顿骂好了,结果因为和江羽挨得太近,呼吸打在江羽耳边,一说台词江羽就忍不住抖啊抖,他开始还能勉强忍住,但后面萧勾月把手放他腰上的时候,他差点儿没忍住直接笑出来。
  等他们好不容易搞定了一切,好样的,汪拙说的,江羽眼神又不对了。
  “你们喝了用曼陀罗华酿的酒,前尘旧事皆浮上心头,所以白无常才会越喝越痛苦,越痛苦越贪杯,而你——”汪拙指着剧本,“孤鸿身份成迷,他在某天忽然来到黄泉,一袭黑衣,- xing -子孤僻,日日就着曼陀罗华酒解渴下饭——他靠过往的记忆支撑自己,所以眼神必须是深邃沧桑却又绝望快乐的,你好好照照镜子,你那眼神——不对劲啊!”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