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28)

字体:[ ]

  “客人?”江羽抬头,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觉得略尴尬,“我已经在吃了……”
  沈先生右手撑着下巴,嘴角微微翘起,“不妨事,他那人除了臭讲究外,这些倒是都不怎么介意的,否则我会提醒你,而不是让你放开肚皮吃……大不了,再换一桌嘛。”
  江羽“……”
  忽然开心~
  那天晚上的神秘来客究竟是谁并没有人知道,门口的礼仪小姐只知道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上下来的那位穿着黑西装的男士实在该死的好看,而他身边白头发红眼睛的那位男孩子,冷漠异常。
  他们大概在饭馆待了一个多小时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依然是那位黑西装的男士给那位白头发红眼睛的男孩子开的门。
  礼仪小姐神色恍惚地看着男孩子冷漠精致的侧脸,一时间回不了神。
  忽然间,那个男孩子微微侧头瞥了她一眼。
  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冬雪,那一眼,炎热的六月里,生生让她打了个寒颤。
  江羽出饭馆的时候奇迹般的保持了沉默,他一脸恍惚地打开了丰田壳子的布拉迪,末了,还神经质地看了眼沈先生。
  沈先生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怎么了?”
  江羽“……不,没有什么。”
  第二天一早,江羽就要去剧组,同时一时间,一位阳光帅气的小伙子按响了沈先生的门铃。
  门开了,小伙子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你好,我是宁远,在拍摄《忘川》期间,我就是江先生的生活助理了。”
  江羽放下杯子,看着他的眼神如同科研院的博士们看着超出预料外又在情理中的虽新型但已有猜测的某种物种“……你好,吃饭了吗?”
  随即他转过头,麻木地看了眼沈钰竹,又喝了口豆浆。很好,真是非常完美的中式早餐,他稀饭。
  “乖,”沈先生胡噜了一把江羽头顶的毛毛,“这次非同小可,我不希望你有危险。”
  是吗?
  江羽心里要求自己冷静的建设渐渐只剩下了百分之一。
  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摔!
  他心里几乎将各色桌子都摔了个稀巴烂。第一次遇见就是极道追杀,好!这也罢了,但为什么连警察也会牵扯进这里面?!还有,那位白化病的漂亮男孩子他没记错的话就是前世那位让秋棠都要忌惮三分的某大佬吧?
  就这么轻率且随便的叫出来一起吃顿饭好吗?
  会不会太随便了啊亲!
  您得考虑考虑观众的心里体验啊亲!
  他一直以为这就是他重生回来征服娱乐圈的逆袭文,现在才发现自己简直错得离谱!呵呵,极道这种电视剧小说才存在的东西,居然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身边了……
  这也罢了,但沈先生你可不可不要这么随便的就把这些秘密说出来啊摔!
  他还想活着呢!
  他不想死于知道的太多啊!
  为什么就没有人可以考虑一下他这个普通人的心情!!
  Maya——
  带着一肚子说不出口的咆哮,江羽木着脸,跟着宁远一起去剧组了。
  不知为何,他总有种自己已经活不长的错觉。
  于是背后一凉,深觉惊悚。
 
 
第66章 勇敢一些
  有了助理之后,江羽只要每天乖乖拍戏就好,吃饭睡觉不用愁,连人际关系都有人打理。
  可以说,宁远一个人,不仅干了助理的活,连经纪人的也包了一半。
  每天拍完自己的戏份后,江羽都会留在剧组观摩其他人的演技,他虽然曾在娱乐圈待了十年,演技也被磨砺到了可以得到金花影帝的地步。
  但学无止境,任何人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女主角于丹不用说,江汇娱乐的一姐,当年水崖的四小花旦之一,颜值自然不用说,难得是演技一直在线,江羽光是看她飙戏就是一种享受。
  男主角谢阑是有名的一线流量,选秀歌手出身,演技尚可,但……江羽真心不是很喜欢和这种人交往。
  “江——羽~”萧勾月远远地喊他,拿着剧本使劲挥手。
  剩下的这位小祖宗,江羽是对他完全没脾气了。
  “今晚我去你房间怎么样?明天有咱两的对手戏,先练练吧好不好呀~”
  盆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和沈总有一腿,但你怎么就不知道避嫌呢?
  难不成是因为刚回国,什么都不懂?
  说不定还真是,江羽看着他清澈无垢的眼,略无奈。罢了罢了,还是个小孩子而已,懂什么,来就来吧。
  汪拙狗脾气,拍戏畜生,戏外邻居。江羽这两天是被他骂怕了,男三在戏里的作用又不小,提前练练也好。
  况且这小孩儿又不闹腾,长得漂亮还格外乖巧,江羽挺喜欢他的。
  萧勾月把手背在后面,眯眯眼,心里给自己比了个耶。
  搞~定!
  晚上萧勾月来的时候,江羽刚洗了澡,头发都还是- shi -的,他拿着毛巾,顶着一头水穿着体恤短裤就开门去了。
  门口的萧勾月心头一窒。
  圣母玛利亚或者耶稣基督加百利啊,他快不能呼吸了!
  头上的水顺着江羽的脖颈一点点划过锁骨,留下一串暧昧的水痕,而后一点一点,钻入白色的领口,不知去往何处。
  双腿笔直,裸露在外的小腿光滑白皙,别说伤痕,连腿毛也罕有。
  萧勾月眼睛直了。
  “进来吧,”江羽把毛巾盖在头顶上给自己擦水,大门敞开。
  “好……咳咳,”萧勾月连忙移开眼,觉得有点儿口干。
  夜色渐渐深了。
  萧勾月走的时候念念不舍,但不敢久留,怕江羽察觉出什么疏远他。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剧组的人走了七七八八,只剩下几个工作人员在照看东西,萧勾月纵然也住在剧组,但他的后台和江羽的不一样,是以,并不在一个地方。
  剧组并不缺钱,像谢澜自带大流量和于丹这种大咖位的,都住在不远处的大酒店里,本来江羽也是要去那儿住的,但他自知现在比不上别人,所有一切全靠沈先生的面子,不想因为迟到或者其他情况被人说闲话,干脆住在了剧组,不管干什么都方便。
  于是,萧勾月眼珠子一转,第二天就把行李从酒店全搬来了。
  理由和江羽一样,并且还特别情真意切地表示自己应该向前辈好好学习,而不是图贪玩安逸就去享受。
  汪拙没办法,一巴掌拍在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小毛孩儿身上,气哼哼地走了。
  所以,依照这种情况,谢澜怎么会这么晚了还来剧组?
  有什么事是不可以通过助理去做的吗?
  萧勾月站在起吊机后面,神色复杂。娱乐圈见不得人的东西多了去了,他妈妈千叮咛万嘱咐收住牛脾气不要多管闲事,萧勾月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有些事你情我愿的,旁人看到了反而尴尬。
  他最后看了一眼谢澜去的方向,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悄悄走了。
  宁远从另一块绿布后面出来,看了眼谢澜离去的地方,按住了耳朵里的微型耳机。
  江羽爬在床上盯着微信界面,对方显示正在输入中,不一会儿,先是一张猫咪窝在一团睡觉的照片发过来,再是一句[它一直睡着少将的窝不肯离开,今天早上居然还哭了,我第一次知道,猫居然会掉眼泪。]
  江羽心里一缩,[怎么会哭?是不是眼睛出问题了,还是生病了?]
  [我带它去过宠物院了,医生说没事,猫猫没有问题,会哭——大概是意识到少将没了,伤心吧。]
  [那……怎么才能让它心情好些?]江羽点开那张睡在狗窝里的猫照,看着巴掌大的猫猫蜷缩成一团窝在一处,心里没来由觉得有点儿酸,[沈先生,你说,动物们,真的都有类似人类的情感吗?]
  [连人都有畜生不如的,为什么猫猫狗狗会没有人类的感情?]沈先生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打字,[少将是军犬,不会随意欺负猫。你刚带小猫回来后不久就上学去了,我也不在,猝然来到陌生的环境里,那时候,却一直是少将在带它;虽然猫狗大战一直有,但在猫猫最难过的那段日子里,陪在它身边的,却只有少将。]
  江羽把头埋在枕头底下,脑海里反复循环着那句在最难过的日子里,陪伴在它身边的是少将。
  他猝然重生,周围全是熟悉又陌生的人和物,亲戚逼迫,中伤……日子难熬,差点儿连吃的也没有,还有个前世的金主虎视在侧,虽然这个金主这辈子极有可能是沈先生引来的,但……在他快要去吃土的日子里,拉了他一把的,却是沈先生。
  这个温柔又强大,深不可测却又君子端方的男人,在他最难过的日子里,一直陪着他。
  从妈妈离开了,十几年了,第一次有人记得给他煮元宵,那碗小小圆圆的汤圆,在那个寒冷的夜里,由那个男人端来,放在了他手心。
  也许沈先生一开始的目的并不纯粹,但江羽始终感激着,至少,他没有强迫。
  没有强迫,没有囚禁,他自始至终都尊重着他,哪怕有事瞒着他,也不一定是害他,何况,谁没有秘密呢?
  江羽想,沈先生之于他,大概就像德牧少将之于小猫吧。
  他会一直感激这个人,无论如何。
  [沈先生……无论如何,谢谢你。]发完这句话,江羽就像干了什么大事一样,蔌地一下完全钻到了被窝里,连头发丝都没露在外面。
  “呵——这家伙……”沈钰竹低头闷笑,想了想,嘴角含笑,给他发了段语音[谢的话,就好好拍戏,作为我的小男朋友,可不能给我丢脸啊。]
  上一章下一章
  首页
  书页
  评论
  已收藏
  上一章
 
 
第67章 何以盛宴
  [作为我的小男朋友,作为我的小男朋友,作为……]
  Maya!
  江羽捂住绯红的脸,沈先生到底要不要这么撩!这要遇到个弯成蚊香的变态,还不得分分钟跪求舔……天啦——
  “江羽江羽,你怎么了?有没有听我说话呀?”萧勾月摇了摇江羽的衣袖,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配着那张格外精致妖艳的脸,分外勾人。
  “不好意思,我想剧情呢,你——说什么了?”
  “哦,就是汪叔让我告诉你一声,今晚谢哥有事,他的戏要往后移,咱两的提前拍,”萧勾月自认十分矜持含蓄地撩了撩胸前的假发。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