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23)

字体:[ ]

  没人管半天爬不起来的钟子规,沈钰竹拿毯子包住江羽,俯身将人打横抱起来。
  秘书站在外面没敢进来,直到沈钰竹抱着江羽下楼梯才端着架子进来,他对钟子规的狼狈视若无睹,口气冷硬,“二少,这次的事情沈总已经通知过老钟总了;另外,沈总原话,因为大少的缘故,所以他对您一向纵容,但您这次过界了。”
  钟子规愣愣看着楼梯口,好像这时候才忽然想起来,沈钰竹——他不仅是沈家的独子,长风盛世的老总,还是十七岁就敢当着盛怒的父亲的面,公然放话抛弃沈家人的身份,一意孤行进部队的人。
  这么一个雷厉风行,心- xing -坚毅之人,怎么这么多年,就被他当做一只温顺无害的的猫咪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抱着江羽,沈钰竹的声音低沉而温柔的,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儿,“很快就到家了,乖,不怕。”
  江羽双手死死抓着他胸前的衣服,将头埋在他臂弯里,闭眼不语。
  “乖,不怕了……”
 
 
第55章 高烧需要握爪爪
  当天晚上江羽就发起了高烧,滚烫的温度降不下来,沈钰竹没办法,他这个样子又不能去医院,只得打电话给程曦,大半夜把刚睡下的医生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他在电话里语焉不详,害得程曦以为他又出了什么事,吓得睡意都没了,十几分钟就赶了过来,一路上不知道被电子眼拍了多少。
  结果来了就看见他以为出事的人穿着皱巴巴的衬衫端着水盆从客房里出来,而另一个熟人则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浑身滚烫,青青紫紫的那啥痕迹一看就知道有多激烈。
  程曦怒目圆睁,转头就开始暴龙咆哮“你个禽兽!他还未成年是个baby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沈钰竹无奈扶额,苦笑道“他不是baby了——不对,这不是我干的……”
  程曦不信,依旧很气愤。
  沈钰竹“好了,快看看他,再这么烧下去,我怕他就成傻子了。”
  程曦“哼!”
  沈钰竹“……”
  他虽然衣冠楚楚,但真不是个禽兽啊……
  江羽烧得迷迷糊糊的,他看到自己跟在钟子规后面看他和别人调情,自己很低落,但他还没想到自己究竟为什么会低落,画面就又一转,他站在一个房间里,拿了一把玩具枪,结果钟子规推开门,看到他手里拿的东西,直接给了他一耳光。江羽懵逼地捂着脸,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打自己,就听见他气急败坏地问自己“谁允许你进来的?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碰这个!”
  是啊,我为什么会碰这个?为什么会进来?江羽恍惚地看着双手,满心疑惑。
  后面的画面不停变换,他一会儿在聚光灯下,一会儿又在人海里,心情低落到了极致,又压抑到极致,他抬头,看着灰暗的周遭默默无言,眼泪忽然就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他看到一对夫妻模糊的身影,他们对他招了招手,却越走越远。江羽心里的委屈极了,顾不得擦眼泪,连忙跟了上去,却无论如何也跟不上他们逐渐消失的身影,最后只能坐在墙角,抱着自己大哭了一场。
  为什么不带他走,为什么要把他留在这里?他想离开啊,真的想离开。
  “怎么哭了?”程曦惊愕,转而继续咆哮,“看看你干的好事!人孩子在梦里都在哭!”
  沈钰竹“……”
  “老子明天要上班,现在要回温暖的被窝,你自己做的孽,跪着也给我享受完!”他气哼哼地一点下巴,提着药箱下楼了。
  沈钰竹“……”
  大门“嘭——”地巨响,一切回归沉寂,沈钰竹看着躺在床上无声流泪的人,心里的坚冰,微不可见地融化了些许。
  “你在哭什么?”他问,“很害怕吗?”
  没有人回答他。
  右手抚过他流泪的眼角,不知为何,沈钰竹忽然笑出声来,复又轻轻叹息。
  或许是感受到温暖,或许是别的什么,当沈钰竹将手拿开时,江羽忽然伸手抓住了。他侧着身子微微蜷缩着,将沈钰竹的手抱在怀里,眼角的泪刚刚止住,此时还带着些许泪珠挂在眼睫上,“别走……”他哽咽地请求着,将自己蜷缩地更紧。
  沈钰竹“……”
  他无奈一笑,又是一声叹息。
  钟子规被随后赶来的钟父一耳光扇过去。
  钟父指着他,气得浑身发抖,“不指望你能和你大哥一样出色,但你好歹也给我活得像个人样子!现在好啊,你居然惹到了他头上,你知不知道他是——”
  后面的话被钟父吞了回去,但钟子规就像饿旧了忽然闻到了肉骨头的狼崽子,哪里肯依。他抬起头,双目灼灼,“大哥到底在哪里?你说的他是指沈钰竹吧?一个国企的总裁怎么会有枪?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的事!”钟父暴怒,抄起地上的酒杯便朝他砸过去,钟子规头都没偏一下,他看着钟父,一字一顿道“大哥,到底在哪里?”
  钟父气得四处找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却半天没找到,不由气急,“你现在大了,我也管不了你了是不是?钟子规,你大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可你看看你这样子,啊?你太让人失望了。我不管你平时怎么混,但为什么就是要逮住他不放!”
  钟子规“……那你告诉我,大哥到底在哪里。”
  父子两就这个两个问题激烈地讨论了一晚上,最终以钟二少被自家老爹逮回家关起来做为剧终。
  剧组当天晚上没有等到江羽,但林砚却亲自接到了沈总的电话。沈总表示江羽现在高烧不退,没办法来,于是林砚非常机灵地自以为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怀着非常复杂的心情小心地向金主表示了江羽是个好孩子,希望沈总那什么的时候不要太激烈。
  沈钰竹“……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他就是感冒了。”
  林砚“对对对,感冒了!”
  沈钰竹“……”
  算了随你吧,反正也没差。
 
 
第56章 鼻血滔天似洪水
  江羽睡到了第二天下午,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很黑,一盏小台灯在书桌上亮着,男人高大的身影被灯光打在墙上。
  江羽怔怔地看着影子,脑海一片空白,他觉得他应该说些什么,可到底应该说些什么却并不知道。
  他做了很多梦,有些经年的往事,他以为自己都忘了,一场大梦,全都想起来了。
  他承诺了沈钰竹装他三年的男友,可开头就有些受不住了,但那又能怎么办?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这个办法,对他们两人来说,无疑都是好的。
  可钟子规怎么就那么执着呢?不过就是幼时的一个梦而已,到底是为什么会惦记沈钰竹那么多年?
  作为替身,他说这些实在有些高看自己,也实在有些忘了身份,可……可他真的,好想问一问他,十一年的陪伴啊,就算是块石头也被捂热了吧,他怎么就那么狠心呢?
  他到底有没有心啊!
  大概是事情处理完了,沈钰竹揉着脖子慢慢转身,一瞬间就对上了一双盈满了水光的眼睛。
  他失笑,走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这回倒是完全退烧了,怎么又哭了?”
  “没事儿……谢谢沈先生。”江羽挤出一抹笑,想要爬起来,沈钰竹将两个枕头重叠起来放在他背后,扶着他靠在枕头上,又给他捂好被子。
  “说什么谢?本来就是我没保护好你,害你受了惊吓,还烧了大半夜。”他摸了摸江羽的头发,声音低沉,听在耳里,似乎带了无边的温柔。
  江羽被头上的触感惊了一下,抬头却撞在一双似乎盛满了星光的眼睛里;沈钰竹是重瞳,或者说沈家的嫡系一脉长子都是重瞳,在古代,这样的瞳孔被认作是大贤的帝王之瞳,在现代,这样的眼睛虽然没了这种传奇色彩,但到底异于常人,惹人关注。
  尤其是这个人长得非常好看,气质温润一如谦谦君子的时候,配上那双好看的凤眼,完全就是从古画诗经中走出来的人物。
  沈钰竹“剧组我昨天晚上已经和林砚打过招呼了,这两天你就先在家里休息一下,把你班主任的电话给我,给你请个假吧。”
  给班主任请假什么的,江羽拉回被美色逮住的心思,觉得这个还是自己请比较好,于是果断拒绝,沈钰竹倒也没坚持,依了他。
  在家休息的日子里,沈钰竹也没有去公司,他虽然是长风盛世的总裁,但那到底不过就是个掩饰而已,他真正的身份现在并不忙,每天在电脑上解决就好。因此,这两天江羽一直享受着贵宾般的待遇。
  别看沈先生一副君子远庖厨的模样,但那手做饭的手艺真的是比起星级大厨也不差!
  他对人又温柔,考虑又周到,在家这段时间,基本把江羽养成了个只会吃吃玩玩看看的废羽。
  江羽“……”
  这不行啊,这太堕落了!
  但沈先生的手艺谁能拒绝得了?江羽吃相好看手速一百,简直要哽咽了,老天怎么就只给了他一张嘴一个胃一个肚皮呢?
  真是太失望了。
  于是不满的他又添了一碗饭!
  于是假期结束,他虽然没胖,但脸色是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之后的一个月,学校疯狂组织高三娃考考考,作为一个打死也要进娱乐圈并且已经拍了一部戏的人,江羽也开始看艺考相关事宜了。
  他前世就是个野路子,没有经过特殊训练,所有的演技都来自于平时对其他演员的观察和自身的天赋。
  对考上都影,他很重视,哪怕他文化科绝逼能过,艺考如果纯拼演技他也完虐一众真正的新人,但他依然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于是,日子过得忙碌起来了。
  只是,偶尔夜里睡着,他还是会梦到以前的事情。
  毕竟是十一年,从他十七岁到二十八岁,最好的年华,都在那个人手里,他从最开始的无奈恨意,到软化动心,再到失望绝望,最后通通化作释然。
  以至于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成熟,可心理,却有些老了。
  爱情这个东西,能不碰,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招惹了。
  可……他心底的某个地方不知为何总有些不安,两次面对钟子规的时候,他的情绪都太古怪了,尤其是差点被他强……的事,若不是那声枪响,他……他不知道自己最后会做出什么事。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