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8)

字体:[ ]

  “卡!”林砚喊停了。
  江羽脸色惨白,两股战战,顺着白檀的力道直接往后趔趄了一步,撞到白檀身上。
  “你没事吧?”白檀连忙扶住他,“还坚持得了吗?”
  “没事儿的檀哥,”江羽深吸一口气,慢慢站直,“没事儿的。”
  屏幕后,林砚揭开保温杯的杯子“看清楚了吗?”
  颜小雅站在他身后,看着屏幕里暂停的画面,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我也说不清,但是——我看过原着,如果忽视剧场的布置,直接看屏幕,我会以为他们就是真正的秦穆和赵钦。”
  只是……白檀也就算了,好歹他在娱乐圈磨炼了这么久,她比不过这很正常;可江羽一个非科班出身,甚至还在读高中的学生,演技居然也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颜小雅心中不平,可有些事情却并不是不平就可以的,有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他们的天赋,往往让他们不用多努力就可以达到普通人磨炼了很久的程度。
  何况,他还给自己找了个金主……
  这让在娱乐圈走得磕磕绊绊的她无比羡慕,甚至内心深处还有点儿嫉妒,可……可却又无可奈何。
  “好好演你的戏,少想那些有的没的,”林砚包了一口茶在嘴里,咕隆一口全部吞进了喉咙。
  “我……”心思被戳破,颜小雅的脸色有些难堪,却还是扯着嘴皮勉强笑了笑。
  而另一边,酒吧的大床上,当钟子规从宿醉中醒来时,浑身的酸疼,和某个不可言说地方的肿痛让他几乎心胆俱裂。
  他抬起手,慢慢地掀开被子,浑身的青青紫紫让他几乎崩溃——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手足无措地从床上起来,却又直接跌在了地板上,膝盖与地面相接,发出“嘭——”地一声。
  冰凉的地面与温热的肌肤相接,刺骨的疼痛下,膝盖立马一片青紫,而地板上的那股冰冷,通过双腿,直接冻到了人心底。
  整个房间空无一人,只有四五个装满了东西的t子留在地上,而里面的液体有些溢了出来,已经干了,在地上留下一片干涸的白浊。
  昨晚发生了什么?他按着额头,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在酒吧不停地喝酒,可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却完全不记得了。
  他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干的?
  全部一无所知。
  巨大的怒气混合着惊慌充斥在心头,让他浑身颤抖,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酒吧里那些保镖都他妈是吃干饭的吗!
  上了一辈子人,做了半辈子的钟二少,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菊花残满地伤,他勉强从地上爬起来,颤着鸭子腿,迈着八字步,走一步颤一步,几乎是一瘸一拐地滚进了浴室。
  而做了这些的罪魁祸首,此刻正坐在咖啡店里,一圈一圈地搅着杯中的黑咖啡。
  他戴着几乎遮住半张脸的巨大墨镜,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偶尔一辆黑色的车路过,便忍不住双手颤抖,然而他等了两个多小时,最终却什么也没等到。
  接近中午了,然而- yin -沉的天幕里,一丝阳光也无。
  秋风打着卷儿路过,来往的行人捂紧了衣服,低着头,和身边的人一起跑远了。
  电话震动,他划开手机,里面诚惶诚恐的声音通过电流一路传来,“二少,秋总说了,他现在有事来不了,让您自己——”
  电话被秋棠挂断了。
  他看着往来如织的车流,忽然紧紧掐住了手心。
  剧组里,林砚像个老妈子似的反复问江羽行不行,然而每次都得到这牛孩子笑嘻嘻的一句“没事咱可以继续拍”,几次之后,林砚大手一挥,开始拍后面的戏了。
  太久不运动之后,忽然剧烈运动,肌肉严重拉伤的确很疼,但如果你持续不间断地在肌肉疼痛之时运动,疼麻了之后,就没感觉了。
  江羽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action!”
  赵钦一把拉住秦穆,“阿衍——”
  秦穆恨极,反身就是一掌,赵钦侧身躲开,另一只手一把抓向秦穆的手腕,秦穆怎么会愿意能被他抓住?委身一躲便要离开。
  赵钦又欺身而上,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但终究是秦穆略低一筹,被赵钦扯住手腕,一把按在了地板上。
  秦穆胸口剧烈起伏,双眼定定锁住赵钦,几乎要喷出火来,“滚——”
  “阿衍……”赵钦冷峻的神色中,竟然少见的闪过一抹哀求,然而那抹哀求消失地极快,在秦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消逝在眼底。
  这个人,他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第43章 意外收获
  二人四目相对,除了秦穆的粗喘之外,再无其他声息。
  半晌,赵钦松开手。秦穆一把推开他,而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客栈的门发出“嘭——”一声,之后,一切归于沉寂。
  “卡——”林砚拎着喇叭上前,拍了拍一屁股坐在地上,此刻宛如从水里提出来的死狗似的江羽,“我把你下午的戏挪到明天,今天先回去吧。”
  江羽眼睛一亮,一口大白牙就龇了出来,“谢谢林导!”
  白檀过去把他拉起来,冷峻的脸上罕见地带着丝笑意,“现在还能走路吗?”
  “能——嘶——”江羽的脸扭曲了。
  白檀“……别逞强,我扶你过去。”
  “嘿嘿,有劳檀哥了,”果然还是他的檀檀好,又体贴又温柔,虽然看着像个大冰茬子,其实内里还是非常柔软的。
  幽灵似的场务不知从谁那儿枪来了一个摄影机,忠实地记下录了这一幕。
  穿着黑色长袍,墨发及腰的冷峻男人,几乎将穿着白衣的青年搂在怀里,他们二人从桌前路过,衣摆逶迤。偶尔四目相对时,那份无声的默契,任是谁也插不进去。
  “真gay,”林砚捧着保温杯,老干部似的摇了摇头。
  场务手一抖,浑身的毛都猛然炸开,巨额的摄像机险些从颤抖的手里一骨碌滚下去,场务一把将摄像机抱孩子似的搂在怀里,一脸惊恐地破音尖叫“导演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林砚看了他一眼,眼神鄙夷,如同在说这个傻子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一样,然后就转身走了。
  场务“……”
  呸——
  颜小雅默默地看着这一幕,捏紧了手里的剧本,皱了皱眉。
  虽然下午没有江羽的戏了,但无论如何,他也是要吃了饭再走的。
  剧组的盒饭,讲真,其实并没有多好吃,但相对于泡面来说,那档次不是高了一星半点儿,江羽几乎是怀着虔诚的心一口一口吞下去的。
  最后菜吃完了,只剩下白米饭,江羽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拎了白开水加进去。
  没事儿,他还可以再吃一点儿,这样的话,下午就可以不吃东西,或者随便吃个一两块的东西了就好了。
  江羽心里的小算盘打得一溜一溜的,觉得自己简直聪明。
  虽然白月光说让江羽和他同居,但……江羽怂。
  他怕啊,万一同居了被他金主发现……沈钰竹又不可能随时随地在他身边,到时候一旦被钟子规找到空子,那还不得把他皮都扒了。
  况且,谁知道人家沈先生是不是就随口一说的,万一人家就是嘴上客套呢,那他当真了得有多尴尬啊。
  心里的小人儿蚊子似的搓了搓手,他不要脸地想,他才十七呢,都还没成年,人生辣么美好,干什么想不开要去作死?
  于是他吃了午饭后,给剧组的人打了招呼就跑,完全把咱们沈先生忘在了脑后。
  等他一瘸一拐地走到地铁站,又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路站到终点站时,腿对疼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
  现在只要再走十几分钟,就可以直接到学校,到时候先去寝室睡个午觉,然后下午再去上课。
  他心里想得很美好,然而现实却并没有这么按照他的想法来。
  第一个人尖叫的时候,他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几乎要立刻拔腿就跑,然而等到第二个人尖叫继而一群人尖叫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秋棠——”
  “啊啊啊啊啊!是秋棠!!!!是我老公!!!!”
  “秋棠秋棠秋棠!!!”
  江羽“……”
  exce ?
  踏马的那个前世了金主的新宠来这儿干什么!
 
 
第44章 为打脸做准备
  好端端的大明星,歌手,被一群人疯狂追逐宠爱的小美人儿——秋棠公子,居然不带经纪人,不做一点儿防护,就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从地铁里下来了!
  江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他迈着八字步奔过去围观了……
  依旧是那熟悉的桃花眼,眼熟的小泪痣。小美人儿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那不知道高了多少,反正一定比江羽高的个子,在人群中格外鹤立鸡群。
  江羽跑过去,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哥们儿沉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
  江羽“……”
  看着你对粉丝这手足无措的小样儿,让我完全无法想象,这就是那个当年捅了自己一刀的病娇青年。
  哥们儿,你当年捅我那一刀的一往无前的气势呢?都踏马是装的吗!
  病娇青年有着和沈先生七分相像的五官,却完全不同的气质。如果说沈先生是明明如月,光风霁月的温润君子,那么这个叫做秋棠的青年,就是那侯府贵胄,却不受宠的嫡子。
  这华贵的气度,这小可怜儿的气质,啧啧。
  江羽摇着头咂了咂嘴,忍不住伸手搓了把胸口,临死前的疼痛似乎还留在神经里,让他看到这人就情不自禁胸口一疼,两腿发软。
  要命,江羽一双眼睛直直看着对方,在对方和他对视了一眼,又毫不留情地移开视线之后,他认真地想,他得走了。
  秋棠都已经出现了,那疯狗金主还会远吗?
  虽然不知道小美人儿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不过,这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于是他转身拔腿就跑。
  上晚自习的时候,沈钰竹打来了电话,江羽看到手机上一串陌生号码的时候想都没想就接了,直到那熟悉的温润嗓音出现在耳边,他才恍惚发现,自己居然……接到了沈先生的电话。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