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7)

字体:[ ]

  江羽脸上很震惊“……百影?”
  尼玛,为什么会给我说这个啊?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沈先生,我不是很懂你的想法!
  “因为某些原因,所以他对我有着一些难以言喻的感情……对于想要靠近我身边的男孩子,总带着一种莫名的敌意。实不相瞒,你不是第一个被这么对待的。”
  您可真老实啊沈先生,江羽木然地看着被子,内心悲凉。肿么破?他感觉他不会被允许留着过年了。
  “而他们家和我们家有着一层亲缘关系,所以……我父母不会允许我对他做出实质- xing -的伤害;但我也不希望再有无辜的人受到他的莫名报复了。”
  说到这儿他微微叹息,神色无奈,“我知道这么说,你大概会觉得我们在纵凶伤人,可……对不起,这次纯粹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导致了你的事情,所以,为了保护你,也为了阻止他再犯错,”沈钰竹转头,那双浩瀚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江羽,在某个瞬间,甚至让江羽产生一种他很深情的错觉。
  尼玛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瞪谁谁怀孕吧?江羽感受着火烧火燎的耳朵和脸,内心悲凉。
  艹,都要死了,居然还会被美色迷惑,男人的劣根- xing -啊,怎么就这么讨厌!
  “你先搬过来和我住吧。”
  他这样说着,声音温柔动听,目光也温柔得一比。
  而在那温柔的声音和目光里,江羽如同被蛊惑一般,不知怎么的就答应了,“好……”
  “谢谢,”沈钰竹摸了摸他的头发,温热的触感留在头上。
  江羽“……”
  他被忽然生出的羞耻感和悔恨击毙了!
  美色误人。
  古人诚不欺我!
  嘤嘤嘤……
  等江羽睡下,沈钰竹才推门出去,秦阙就坐在楼下的椅子上,怔怔地看着显示着手术中的门。
  沈钰竹“怎么样了?”
  秦阙摇头,伸手将额头上的头发全部顺到了后面;他的黑眼圈很重,脸上胡子拉碴的,嘴唇皲裂,微微一动就死疼死疼的。
  “线索全部乱了……”他把自己靠在身后的椅子上,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他看着面色沉凝的沈钰竹,忽然一笑,“你说得对,有时候,信任这种东西,真的就——”说到这儿,他忽然又是一叹,“这次线索一断,一切都将回到原点,你们应该也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了吧。”
  沈钰竹“……”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儿不甘心!死了那么多人……”他喃喃自语,神经质地扣着裤子上的破洞,“你们当年在国外撤乔和缉拿国际通缉犯的时候,是不是比这而好玩多了?”
  “……妈的,整天就知道勾心——”
  “秦阙!”沈钰竹喝住他,揉了揉额头,“慎言。”
  秦阙“……”
  他忽然嗤笑出来,而后换成哈哈大笑,整条走廊上寂静无人,尽是他的嗤笑,而这笑声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一声叹息里。
  良久之后,他看着沈钰竹,忽然开口,“那个小孩你怎么办?”
  沈钰竹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让他般过来和我住。”
  “你想干嘛?”秦阙眼神戏谑,全然没有刚刚的失态,“怎么,万年铁树开新花,王八看绿豆,这就对上眼了?”
  沈钰竹“……”
  真想把他嘴堵上。
 
 
第41章 生死时速的代价
  沈钰竹为什么这样做?
  原因很简单。
  一方面确实是为了防备钟子规,保护江羽,另一方面,却是为了近距离监视他。
  如果真是那群人的女干细,一般人自然对付不了,这样还不如留在他眼皮子底下,只要敢有异常动作,直接手起刀落,一点儿也不用客气;而如果不是,刚好可以避免让他被钟子规摧残的命运。
  十分一举两得。
  就当做好事吧,他想,看在这个人貌似还不错的份儿上。
  再次阔别市中心医院,江羽是被沈钰竹送到剧组的。
  虽然他的腿在早上醒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废了,但与之相比,更加迫切的是——他没有钱!
  而请假,则必定拖戏,拖戏就意味着他离钱又远了一步!这是目前一贫如洗的江羽所万万不能容忍的。
  于是,这天早上,当江羽迈着明显的鸭子步,从沈钰竹的柯尼塞格下来,一步一僵硬地进入剧组的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林砚默默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又看了一眼走一步就脸色一阵扭曲的江羽,一时间,神色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半晌,他又看了一眼江羽,摇了摇头,背着手走了。
  江羽“???”
  今天要拍的,是秦穆得知赵钦的真实身份时,情绪濒临爆发,而赵钦又刚好来找他。在得知自己已经败露时,劝秦穆不要再管已经腐败不堪的江山,给自己自由,也还天下人安乐。
  而秦穆一心想当中兴之主,甚至为此付出了无数代价,怎么可能听得进他的话?他本就是因为在朝受了委屈才来找赵钦的,谁知道赵钦才是幕后最大的黑手,他一时间悲愤交加,心中满是失望和懊恼,没有人再被愚弄之后还不气急的,何况他是帝王。
  话不投机半句多,二人矛盾激化,在客栈里狠狠干了一架,结果,武功不敌的秦穆被赵钦一把按在满是狼藉的地上,不甘地闭上了眼。
  江羽“……”
  总觉得最后一幕怪怪的,
  江羽看了看自己的腿,心中好一阵凄凄惨惨戚戚,他想,他的腿大概并不会怎么支持打斗动作吧。
  这一幕没有颜小雅,后面几幕都没有,全是江羽饰演的秦穆和白檀饰演的赵钦的对手戏,江羽看着如同被谁赶着聚集在一起的戏份,内牛满面而不敢言语。
  真惨,他想,他都可以想象自己今天之后明天的惨状了。
  这时候白檀的助理提着一口袋奶茶进来了,剧组人人有份,江羽的奶茶是白檀亲自给他拿来的,这位不善言辞,且格外内敛的大哥哥将奶茶递给他,眼眸里尽是担忧,“你没事吧?”
  江羽接过奶茶捧在手心里,笑容腼腆,“没事没事,就是腿有点儿疼……”他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檀哥,一会儿如果我ng了,你,你别怪我啊。”
  “没事儿的,”白檀摇头,看着林砚的方向,“你不要紧吗?如果实在疼得厉害,和导演商量一下,就先拍其他的戏份吧。”
  这怎么可以?
  经费在燃烧!他的银行卡也在疯狂燃烧啊!
  江羽“谢谢檀哥,不用了,昨天就已经把今天要拍的场景都布置好了,我临时放鸽子,不好。”
  白檀点了点头,没有再劝他。江羽是个新的不能再新的新人,哪怕林砚也是个新导演,但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因为……就让剧组为他让道,以后如果火了,这就是板上钉钉的黑料,想到这一点,白檀便没有再劝他,只说让他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休息一下。
  江羽笑呵呵地答应了。
  颜小雅拿着剧本一直在琢磨,偶尔拿着去问一问林砚,林砚倒也耐心,问什么就答什么。
  等正式开拍的时候江羽才知道什么叫做美人鱼的痛苦。他想,当年那只小人鱼公主能忍住这种疼上来找王子,的确是真的不能再真的爱了。
  剧组有沈钰竹和陈霜资助,加之林砚本身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所以剧组倒也不怎么穷,虽然也不富就对了。
  化妆完毕,江羽和白檀一起去拍摄点,剧组一切准备就绪。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秦穆一袭白衣,怔怔地看着桌上的茶具,他的脸上平淡无波,双眸深处却暗色涌动,他右手放在桌沿,修长白皙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摩挲着桌沿边的花纹。
  空气很寂静,只有杯中暖气匍匐,却转眼又消失在了空气里。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面色冷凝的黑衣人从门外走进。
  秦穆抬头,双眸死死锁在进来的人身上。
 
 
第42章 被雁啄的钟二少
  赵钦停在原地,眉头微微皱起,“阿衍?”
  秦穆看着他,忽然拿起桌上的茶杯朝他砸过去,赵钦偏头险险躲开,双目不可置信,“阿衍!”
  “呵,”秦穆站起来,将赵钦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首,而后微微一笑,“你一开始就预谋好了吧?”
  赵钦的眸子疏忽冷了下来,“你知道了?”
  “把我当做傻子一样玩,有趣吗?”秦穆抬头,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心中一顿一顿的疼着。
  实在太疼了,他想,可又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这次怎么就这么疼呢?
  “阿衍,这个王朝已经走到了末路,”赵钦一步步走近,到最后,两人之间只隔了一个桌案的距离,“我知道你想成中兴之主,可是阿衍,它已经从里面开始烂了,凭你一己之力你做不到的。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放过你自己?不给自己自由,不还天下人安乐?”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秦穆大笑,最后笑得喘不过气来,“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啊,”他看着赵钦,神色嘲讽,“不就是想当皇帝吗?那你来啊!”他绕过桌子,一步一步走到赵钦跟前,直至二人呼吸可闻,眼底尽是对方的影子,这才停下,他指着自己的胸口,嘴角高高扬起,“来,照着这儿来一掌,或者直接一刀捅进去——这个国家就真正的完了,你就可以直接得到你想要的。”
  “阿衍!”赵钦看着他,眸子深处竟然有些凄厉,“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
  “是吗?”秦穆笑着,一步步往后退去,“可你现在在干什么?”
  赵钦狼狈地偏过头,胸口剧烈起伏,“阿衍——”
  “住口!”秦穆忽然大喝一声,双眸死死盯着他,温润的脸上尽是恨意,然而声音却温柔无比,“这是我母妃给我的乳名……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叫?”
  赵钦脸色蓦地白了,然而秦穆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转身离去,就在这时,赵钦忽然伸手拉住了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