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6)

字体:[ ]

  “混蛋,沈钰竹……你不喜欢我,从前做什么理我……混蛋!”他扶着墙,一点一点挪动着。
  这是间gay吧,钟子规常来,工作人员大都认识他,知道他这人除非自己主动,否则不喜欢被骚扰,于是保护他去厕所的保镖,帮着拒绝了一帮蠢蠢欲动的人。
  他长得本来就好看,平时还好,这时候醉了,就格外惹人注意,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觊觎他。可惜这人身份不简单,- xing -格又烂,酒吧几乎把厉害的保镖都派着护着这位大爷,就怕谁不要命惦记着这位爷的贞- cao -,事后还得连累自己。
  保镖们都做得很称职,但奈何这位钟大爷不是个安分的主。
  放完水出来,一张脸忽然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黑发半长,勾人的桃花眼下,右眼眼角一颗小巧嫣红的泪痣显得这人格外漂亮。
  钟子规看着他的脸,愣住了,“钰竹……”
 
 
第39章 何为相像
  那人抬起头随意看了他一眼,眼角上挑,桃花眼里一片潋滟。然而只一眼,便又觉无趣的移开,他靠在过道边儿上,右手夹着烟,却一口不吸,等烟燃到头时,便碾碎了扔进垃圾桶里。
  整个过程没说一句话,而钟子规居然就这样默默等在一旁。
  他看着这人的侧脸,双眼迷离,心中翻来覆去全是不知对谁的质问。
  明明是一起长大的,为什么却在知道了他的想法之后就要疏远他?他也不是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啊,只是想近在咫尺的,看看他也不可以吗?
  “……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他没发觉自己已经呢喃出声,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朝对方靠近。
  保镖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两边儿都不是好惹的主,怎么偏偏就碰到了一起呢?
  “钰竹……”钟子规走近,迷恋地看着这人的侧脸。
  那人抬眼,眼角一片红色,他神色淡淡看着钟子规,双眸中满是嘲讽,“又是一个为他疯魔的?”他的声音很小,甚至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哽咽,“又是他……他有什么好的!”
  钟子规已经完全醉了,威士忌的后劲不小,他又一直发了疯似的灌自己,现在后劲上头,一时间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他只知道眼前有他的一直放在心坎上的人,而这个人现在就站在这里,没有疏离,没有拒绝,甚至没有……没有那种从骨子里就存在,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的高高在上。
  钟子规笑着,嘴唇殷红如血,双眼全是迷恋,他看着秋棠,慢慢伸出了手。
  医院一直都是个神奇的所在,这里充满了生,弥漫了死,生与死的界限,在这里无限被缩小,甚至一度变得十分模糊。
  于是,有关它的种种传闻,便随之而来。
  江羽躺在床上,怔怔得看着天花板。
  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是如此清晰,身后的人在不停地追逐,而他呼吸急促,双腿如同灌铅一般,却不能停下,只能拼命往前跑。
  然后,是一片刺目的车光——
  他瑟缩了一下,把自己深深埋在被窝里。
  沈钰竹就站在窗前,从江羽昏睡到醒来,他一直站在那里,偶尔处理一下手机里的紧急文件,其他时候,一直默默看着床上的人。
  他看到了江羽醒来,也看到了他醒来后的反应,却一直没有出声。
  秦阙今晚来这里,为的是楼下那位目前还在抢救的线人。而这个线人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他们之中出了内女干。
  而连身边熟识的人都有可能随时背叛自己,这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又有什么资格得到他的承认?
  他知道自己的心理有问题,可那又怎么样?他宁愿这样,也不想把自己的信任给那些注定背叛自己的人。
  江羽的手机发了疯似的震动,江羽听到了,可不想动,于是手机在自动挂断之后,又疯狂响了起来。
  接连两次之后,一个手机放到了他耳边。
  “沈先生!”他一惊,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沈钰竹轻轻嗯了声,“快接电话吧,响了这么久,说不定是急事呢。”
  “好——”江羽连忙接过手机,看都没看来电就划开了接听,“喂,您好……杨老师?”
  然后,他就被班主任念叨了半个小时。
  江羽揉着额头,神情有些疲惫,“老师……我真的不可以住在剧组吗?”
  ……
  沈钰竹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看着他无奈地和老师妥协,看着他挂断电话后怔怔的神色,忽然开口,“需要我帮你和你们老师说一声吗?”
  “啊?”江羽傻了,什么情况!白月光想干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冒充一把你的家长,”沈钰竹笑着,甚至挑了挑眉,“你觉得呢?”
  “沈先生……”江羽觉得不可思议,并且觉得这个主意很糟糕,“老师知道我家里的情况……”
  “这样啊,”沈钰竹的口气无比遗憾,“那你这样学校剧组两头跑,如果再遇到今晚这样的事怎么办呢?”
  江羽“……”
  是啊,今晚他金主没成功,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一次他倒是借沈先生的手逃开了,那下一次呢?
  下一次该怎么办?
  下一次他还可以这么……等等,江羽神色如常,内心一片波涛汹涌。
  他抬头,用很平常的口气说道“这一次多亏了沈先生在,那群人不敢多做什么,谢谢沈先生。”
  他看着沈钰竹,笑容很乖巧,看着很温润。
  这一刻,两人的神情几乎如出一辙,而这,恰恰就是前世他让钟子规逮住不放的最大原因。
  江羽的长相其实很好看,虽不比那句不知谁说的惊艳了时光的那种漂亮,但温柔了岁月却是有的。而就是这么一副温润如玉,君子端方的模样,恰恰让他像极了沈钰竹伪装出来的皮。
  而这点,可惜江羽却并不知道。
  一个脸相似的人相处久了会腻,可气质相同的人却不会。他被包养的后半段时间,总会让钟子规有种和少年时代沈钰竹相处的感觉。所以,后期他对江羽极尽温柔,有求必应,以至于让江羽都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最后,只能被动的以一种无比难堪的姿态看清自己的位置,从而对钟子规真正死心。
  然而无论江羽前世怎样折腾,钟子规却都不曾放手,让他从自己眼前真正的、彻底消失。
 
 
第40章 都怪月色太美
  沈钰竹一笑,眉眼弯弯,“这次不过是巧合罢了,我去那边恰好有事,”他说到这儿话锋忽然一转,“不过,你忽然出现,倒确实把我吓了一跳,差点没踩住刹车,酿成大祸。”
  江羽嘿嘿一笑,不好意思了,“当时情况紧急,所以就……不过这么晚了,沈先生居然还要去影视城?”
  “嗯,”沈钰竹将保温杯里的水倒出来拿给江羽,“听过《苍生菩提》吗?”
  江羽接过杯子,双手捂在杯壁上,温暖的触感从掌心一路漫延到全身,暖烘烘的,特别舒服,“听过啊,我就在里面呢。”
  “我是它最大的投资商,”沈钰竹石破天惊,一句话差点让江羽把刚喝进去的水全部喷出来。
  “你……不,您说什么?”他不可思议,甚至带着点儿莫名的惊悚,“您不是国企的总裁吗?居然会投资这个?”
  尼玛,国家企业,说投资就投资,开玩笑呢!
  沈钰竹喉咙里嗯了声,将忽然震动的手机打开看了一眼,“私人友情向投资……不过咱们也是真的有缘,”他看了一眼手机里的东西了,而后拿开,双眸一动不动地看着江羽,在那双重瞳下,江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一直没有道歉,上次在小巷子里似乎也吓到了你,你没事吧?”
  提起这个江羽就反- she -- xing -地摸了摸脖子,那种窒息感,这辈子真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确实有点儿吓人……”
  江羽内心已经在开始做体- cao -了,但表面上依旧一副很稳重,很乖巧的模样,“没想到电视里的剧情……会忽然在现实里出现,想想……其实还有点儿带感的——”
  沈钰竹“……噗——”
  他不知真假地闷笑出声,偏着头,眸光狡黠,“那……你就没有想过我是黑社会分子,逮到了你,会杀人灭口啊?”
  江羽心中一颤,而脸上一片懵逼“……可你不是长风盛世的总裁吗?”
  “你可真是——”沈钰竹摇头失笑,深邃如宙的重瞳锁着江羽,“小孩子家家的,以后少往没人的地方跑知道吗?”
  “是!”条件反- she -,江羽挺直腰杆,答应地字正腔圆一本正经,被窝下,指甲几乎要把手心掐出血。
  他就说白月光有可能是混黑的,果然就是!这是怀疑他了吧?怀疑他了吧!
  完了,他会不会被砍死然后灌水泥沉江啊,会不会哪天走在路上就被从天而降的炸弹炸成渣渣啊……那一瞬间,江羽内心的悲伤几乎要逆流成河,玛德,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他是不是和夜路犯冲啊!上辈子走夜路被金主敲晕带走,这辈子直接就是极道追杀啊!
  “说起来,你准备怎么办?”沈钰竹一脸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瞒你说,追你的人我大概知道是谁,这个人的- xing -格偏执,这次没有得手,只怕不会善罢甘休,你……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吗?”
  “没有……”江羽内心悲愤,表现在脸上就是一副,我很脆弱快来蹂躏我的苍白小可怜形象,看起来格外脆弱无助,非常招惹变态。
  沈钰竹将手背在后面,面色沉凝,他不说话,江羽也不知道,不,他是不敢说什么。于是,在房间越来越静的房间中,沈钰竹忽然开口,差点把江羽的小心心从口里吓出来。
  “要不……你搬到我这儿来吧。”
  一语出,石破天惊,炸的江羽几乎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沈钰竹,懵逼异常,“沈先生?你……说什么?”
  “你之所以被这样对待,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的原因,”沈钰竹偏过头看着墙角,眉头紧皱,“你知道百影娱乐吧?”没等江羽回答,他又接着说,“那个人是钟子规,百影娱乐的当家人。”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