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4)

字体:[ ]

  就是这么坚韧不拔!
  而后还很不要脸的要了一个月的假期,表示自己要进剧组去演戏了。
  班主任“……”
  “罢了罢了,随你吧……”老先生摇着头,脸上是难掩的遗憾和失望,他最后看了一眼江羽,慢步离去。
  银杏翩飞,老先生背着手,踩着满地的黄叶,一步一步,走出了江羽的视线。夕阳西下,麻雀叽叽喳喳地返回后校的树林,江羽一个人站在银杏树下,看着天边那抹红色的晚霞,静默无声。
  而后,一人顺着那条萧索的道,慢慢地往寝室走。
  秋风过,他摩挲着冰凉的身体,忽然想到,已经这个季节了,怎么就忘了再加件衣服?
 
 
第34章 他很会演戏
  “嘿嘿……”刚从icu出来,这位大爷呆滞地盯着前方某处空地,将一个智障儿童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沈钰衡!”陈霜推门进来,双目喷火,一双细高跟随着她的靠近,嗒嗒做响,如同敲击在人心头的恶魔狞笑一样。
  沈钰衡骤见此人,不禁大惊失色,一脸惶恐,抖如筛糠,他一把扯住沈钰竹的衣角,“快!爱卿,救驾——救驾!!”
  沈钰竹“……”
  他默默弹开了三栖巨腕的爪子。
  陈霜气势汹汹,声音不大但口气极为可怕,“你脑袋被蛇咬了吧?你当你是采蘑菇的小姑娘啊!大老爷们儿一个没事就知道瞎作妖,怎么没吃死你!”
  “朕……那是意外!我明明是按照蘑菇图鉴釆的!”这人死鸭子嘴硬硬讲道理,试图在必死的结局里给自己留条生路。
  “呵,”陈霜不屑冷哼,“就你这认图技能,还采蘑菇?你当你是谁啊!
  “爱卿!”沈钰衡觉得自己被打击了,于是满脸悲愤,他一把抓住沈钰竹右手,面色坚毅,“给朕铡了她!”他用吊着点滴的左手指着陈霜。
  沈钰竹神色很是复杂地摸了摸沈钰衡狗头,抽开了手,对陈霜点头,“你好。”
  “沈总,”传闻中的变脸也没有这女人变脸的速度快,明明前一秒还在山呼海啸,下一秒就化身知- xing -女神,一副我很端庄的样子。
  她这模样让沈钰衡很不理解,甚至有点儿悲愤,于是他愤然开口,“我们明明是堂兄弟,我也是沈总,为什么你就对我这么凶?”
  陈霜的脸一秒晴转多云再到雷暴,身后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她一字一顿,且每个字都拖得极长,“沈——总?你——确——定?”
  沈钰衡“……”安静如鸡。
  就在沈钰衡乖巧做人的时候,林砚推门而入,看着一屋子的人,他略惊愕,然后很自然地对着自己目前最大的金主问好,“沈总好。”
  沈钰竹点头,温文尔雅,一副谦谦君子的作态。
  “小砚,”陈霜对他招手,指着秒变端庄的沈钰衡,“这是你沈哥。”
  林砚走上前,“师姐好,沈哥好。”
  “你可别小看我们小砚,”陈霜撩了撩头发,“他可是我们老师钦点的才子,作品可是有灵- xing -得很。”
  林砚浅笑,“师姐过谦了。”
  “这可不是过谦,”陈霜偏头看向沈钰竹,“如果不是有真材实料,咱们沈总也不会投资是不是?”
  这话一出,沈钰衡就愣了,他转头看着沈钰竹,目光惊愕。
  “林导的作品的确有灵- xing -,”沈钰竹点头,当做没看到沈钰衡的眼神,“《苍生菩提》如果拍好了,的确会是个好的敲门砖。不过,”他话锋一转,看着林砚微微一笑,“对于选角……男二据说是个从未演过戏的新人,甚至都不是科班出身,没问题吗?”
  “这个新人……”林砚想起那双眼睛,忽然勾唇,“他是个天生就该吃这口饭的人。”
  “那个新人是我推荐去试戏的,”陈霜忽然开口,语气窦定,“这个年轻人非常有灵- xing -,假以时日,他会是下一个钰衡。”
  这话纯属放屁,在看到江羽的时候,她的确觉得这个少年好看,不去娱乐圈可惜,但娱乐圈从来不缺长得好看的。所以,她一开始说服江羽去演戏,是打着给飞渡那群股东敲警钟的心思在里头的。
  但是看了林砚拿给她的江羽试镜的录像之后,她才忽然发现,自己那天早上撞了大运,一拳居然揍出了个天才来。
  有些人天生就该吃这口饭。一个从未演过戏,甚至都不是科班出身的人,只看了原著和剧本,居然就可以达到这种程度,陈霜为他的天赋兴奋。
  干脆提议林砚不要钟子规的资助。由她拿出一部分,再找沈总私人投资一点,这个人,就完全是飞渡的了。
  陈霜的话一出,所有人都看着她。和林砚不同,陈霜在这个圈子里待了很多年,捧红了不少人,其中成绩最差的,也是个当红花旦。在飞渡的那群一线,至少有一小半是她带出来的,何况,她还一手带出了三栖巨腕沈钰衡。
  虽然沈钰衡本身天分就不俗,但如果缺乏一个手腕强硬的经纪人,也许他的成就不会比现在差,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走得这么轻松,也不会这么快速得崛起,不到十年,就成为三个领域的顶尖。
  “这么说,”沈钰竹转头,重瞳深邃,“他很会演戏了?”
 
 
第35章 进剧组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在某个领域的天才,我不知道他在其他方面如何,但不得不说,这个叫做江羽的年轻人,他在演戏方面确实有着罕见的天赋。”
  林砚一锤定音,对江羽的评价很高。
  沈钰衡这个时候也不作妖了,他乖乖躺在床上,笑意盈盈,“你们都这么说,我倒是对这个年轻人也有点儿兴趣了。”
  陈霜无视他,问林砚“你明天正式开机的话,网剧中的男二,如果拍得快……他的戏份大概只有一个月?”
  林砚点头“差不多一个月的样子。”
  “嗯……”陈霜一脸若有所思,摸着下巴,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沈钰竹应他堂哥的要求,给他不知从哪儿拖出来的橘子剥皮。他的手指骨骼分明,根根纤长,带着厚茧指腹轻轻一按,再往外一挑,红色的橘子皮便被一点点掀开,而后他又一根根捻起黏在橘子肉上面的白色经脉,动作不快不慢,但让沈钰衡等的十分心焦。
  沈钰衡看着他强迫症发作的样子,觉得口渴且略蛋疼。他这堂弟看着光风霁月比谁都谦谦君子的样子,实际上心理问题比谁都严重,前几年还好点儿,这几年下来……也不知道他这是又惦记上谁了,一副要把人剥皮抽骨的样儿。
  开机这天,在秋日来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安平市影视城和学校几乎处于对角线,江羽作为一个担任男二的小透明,不可能去得比男主角还晚。
  何况白檀一向习惯早到,是以,江羽不得不五点就起来收拾自己,然后乘地铁去影视城。
  他没有经纪人,当然就更不可能有助理,一切拍戏用得着的东西都得自己准备着,如果他的经济能力足够,他甚至想给剧组的工作人员带些东西。可惜不久前他刚给自己买了两身能穿出去的衣服,为此他花了不少钱,卡里现在连两万都没有。
  片酬只有他的戏份杀青后才有,也就是说,他还得靠那一万多过一个多月……
  而他是个萌新,拍的又是网剧,一场戏下来,根本没有多少钱,而这些钱还得供他自己上大学。
  想起都影一期那要人老命的学费……江羽的脸更白了。
  每天的泡面吃得他几乎要晕菜,两相衬托下,就无比怀念沈钰竹带给他的粥,那颗颗饱满的米粒,那浓稠鲜香的汤底……
  嘶溜——
  江羽咽了口口水,这两天全靠想着它度日了。
  泡面这玩意儿,偶尔吃一两次还可以,一旦天天吃……江羽想起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肚内翻滚,想吐。
  呕——
  到剧组的时候是六点半左右,这个时候,剧组已经忙开了,工作人员忙着布置现场,江羽默不作声地走进来,和他们挨个打招呼。
  有时候看这个忙不过来那个忙不过来,也跟着过去帮忙。前世他活了二十八岁,在剧组就待了十一年,对这些东西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
  剧组人员对这个长得很漂亮但脾气很好的小少年倒也不排斥,有些甚至还挺喜欢他的。
  他就这样一直跟着工作人员忙着,直到七点左右,白檀来了
  他穿着卡其色的针织衫,一头黑色的头发微微卷着,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这是个真正舒朗如月的人,他的气质宁静疏远,然而难得的是,却不会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江羽看到他,几步跑了过来,脸上的笑几乎要咧到耳朵上,“檀哥!”
 
 
第36章 路遇歹人
  “小羽,”白檀冲他招手。
  江羽眼睛亮晶晶地,将手背在后面,几步蹦了过来,“檀哥来得好早呀。”
  这是白檀檀,阔爱的白檀檀~
  “不早了,”白檀的经纪人挺着肚子从后车里挤出来,“要不是路上又堵了,早半个小时前咱就该到了。”
  江羽对他笑,“梁哥。”
  梁远抱着肚子,笑呵呵地撑着车门,不住感慨自己,“哎,真是太胖了。”
  林砚是七点半到的,导演一到,即刻举行开机仪式。
  林砚的老师是港岛有名的导演,而林砚传承他的衣钵,开机仪式上,港风随处可见。
  据说剧组很穷,但三牲却是没少,一个小铜炉立在供桌上,上面插着刚刚祭祀时的烟。
  这是江羽重生后的第一部 戏,也是他正式踏入娱乐圈的第一步阶梯。这一次,没有钟子规的恶意捧杀,周围人对他,也没有人无时无刻不在的敌意和蔑视,这让他感到轻松。让他觉得,也许,这一世的重生,真的就是老天爷给的补偿。 
  白檀和江羽,一个在娱乐圈沉浮五年,一个前世是影帝,两个人的对手戏几乎都是一条过,很少有重拍的,这让林砚大感意外,也让身为女主角的颜小雅倍感压力。
  她十五岁开始演戏,演技自然是有的,但比之他们两人,却是相形见绌,高下立见。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