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1)

字体:[ ]

  江羽现在走在学校里几乎都是这样的声音,怜悯的,幸灾乐祸的,传八卦的,什么都有。
  班主任和其他老师严厉制止过,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
  江羽该庆幸,他现在的灵魂是二十八岁的自己,不用像个真正的十七岁少年一样,在这个年龄承受这些东西。
  “嗯,听到了,”江羽坐在江含边上,隐隐约约猜到了他这身伤的由来,心中微微发烫,于是,他声音带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所以……你的这身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这小堂弟啊,可真是——
  啧,傻——太傻啊!
  这么傻的娃娃,他可怎么放心让他明白,象牙塔外面,并不是这么繁华。
 
 
第28章 这个想法有问题
  “我……”江含可怜兮兮的耸鼻子,“他们说得太过分了!”
  江羽“嗯?”
  江含“我就把他们……都揍了。”
  江羽“……噗——”
  江含眼泪汪汪。
  “看医生了没?”江羽扯过鼻青脸肿的小堂弟,嫌弃非常,“啧,真丑!”
  江含很委屈并且完全不想不说话。
  看着鼻青脸肿的小堂弟,江羽忽然觉得,其实,人这种东西,也并不都是混蛋。哪怕再苦逼的境地里,也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像冬天里的小太阳似的,暖暖的。看着他你就觉得,其实,我还可以再坚持坚持。
  难得啊,他二叔竟养了个好儿子。
  “小含……谢谢你。”江羽声音温和,觉得心里暖烘烘的,哪怕试镜没过都不在意了。
  他感谢江含,感谢他从始至终把他当做哥哥,让他在对亲情的绝望无奈里,还能得到一丝难得的生气。
  “哥……”江含搂着江羽,将自己完全埋在哥哥的肩膀上,“对不起,我不知道妈妈和三叔他们也这么对你……我以为,他们都是真心想……”
  想什么呢?其他男孩子在江含这个年龄已经开始接触很多东西了,就像柳锦心,对于人情世故甚至比大人还在行。
  可江含……他好像天生就比别人……江羽说不出那种感觉,就好像,好像无论什么东西,在他眼里,都看不到丝毫黑暗的一面似的,他好像无论何时都在以最大的善意揣测别人的意思。这种难得的纯善,是江羽望城莫及的存在。
  他们两个就像完全相反的个体,一个永远活在阳光下,一个……永远留在- yin -影里。
  这个人的光芒,有时候是那么让人害怕,可……却又总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
  如果他不是堂弟……
  呸呸!呸——
  江羽脸色一僵,尼玛,他在想什么呢?搞什么搞!这踏马什么古古怪怪的想法!就算不是堂弟也不可以啊!好端端的男孩子,做什么把人家往歪路上引!
  有病!
  神经病!
  暗自唾弃自己神经病的影帝大人给自家弟弟买了药敷上,听到他没吃饭,又把自己的炒饭给人孩子,之后又晃荡着八字步去打听后续结果。
  他们打架是在银杏苑后边,那里一般人迹罕至,只要站对视线角,可以随时查探但到来往的老师里有没有教导主任这一类的;这里几乎只有日常抽烟喝酒逃学的渣渣们去那儿,也不知道江含这个乖宝宝是怎么到那儿去的。
  这种类型的打架,只要不惊动老师一般都是私了,看江含还能待在他寝室,想来也是没有惊动老师的。
  江羽去那儿的时候没有人,但他就待了一会儿,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来了,为首的那几个几乎脸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青紫,江羽眯眼一笑,飞快记下了这几个人的样子,同时朝着另一边跑去,银杏苑四通八且除了银杏外还有一片片矮灌木,真是非常适合跑路。
  “这小子有病啊,跟个疯狗似的,嘶——疼死老子了!”
  “谁让你嘴贱说人家哥哥的?”
  “嘿,这踏马还不让人说了?我说,咱们要不要去找江羽砸个场子……”
  “你可别了,人家是年级第二,就你?啧啧,不想活了,高中可不是义务教育……”
  “怕啥!咱萧哥会怕这些?哎!说曹- cao -曹- cao -就到,萧哥来了!是不是啊萧哥……”
  萧哥……
  唔……
  哪个萧哥?江羽跑出银杏苑,身后的声音也渐渐消失,想着这几个人的模样,江羽觉得,不能让小堂弟吃亏。
  午睡铃这时候开始尖叫,江羽理了理裤摆,慢吞吞回寝室,下午得去上课了……话说,是不是快月末了?
  事实告诉了江影帝什么叫做乐极生悲,例如,下周一月考。
  江羽忍住挠墙的冲动,问得一脸温文尔雅,“……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哦,下周一月考啊,”陈浩坐在上铺,吊着脚看单词。
  江含没有回家,此时,正顶着一张染色盘欢快得爬在堂哥床上,还顺便打了两个滚。
  江羽“……”
  好吧他晚上又得加班了。
  还好这时候没有住在外头,否则再来几次极道追杀事件,不用金主动手,他自己都得去找阎王谈天。
  当天晚上江羽就给陈霜打了电话,两人就试镜问题聊了聊,当陈霜听到他试镜的是男二的角色的时候,停顿了很久,然后才平淡得回了他一句“我觉得,乘着这两天还有时间,我得去再物色几个苗子了。”
  江羽“……”
  不是,姐姐,您老人家好歹给我点儿信任啊!
  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周一月考之后,江羽整个人都是恍惚的,陈浩拉着他不放疯狂对答案,江羽越听脸越白,最后几乎要和白纸片媲美。
  他看着喋喋不休的陈浩,果断拉住柳锦心,“锦心,你先上饭还是先吃厕所?”
  柳锦心一愣,继而非常为难,“一个都不……”
  江羽“……”
  呸——
  真是智障儿童欢乐多!
  月考成绩过两天才会出来,而从试镜那天到现在,五六天都过去了,却一直没有消息传来,想起金主那张吸血鬼脸,江羽觉得,自己大概真的得凉了。
  学校的花费是很恐怖的,卡里的钱在飞速减少,不久前还有三万多,现在却只有两万多一点点,摸着薄薄的银行卡,江羽看着窗外飘零了一地的银杏叶,决定出去一趟。
  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得到一个角色,哪怕不是男二……只要能进剧组!否则,以后的日子,真的只能啃土了,不,或许连土都没得啃。
  他一向喜欢说干就干,当天下午就给班主任请假了,林砚住在哪里他并不知道,但陈霜知道啊!
  听她说起林砚那口气就知道是熟人。
  遥远的郊区别墅内,钟子规一脚将赤裸的少年踹下床。
  “钟……钟少,”少年手足无措,却立马膝行到床前,“对不起钟少,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
  “好了,”钟子规胯下的昂扬挺立着,然而面上却满是厌倦,“滚吧。”
  “钟少!”
  “别让我说第二遍,”他的口气淡淡的,甚至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却让少年脸色瞬间苍白。
  电话震动,钟子规从柜子上拿来手机,这个时候,少年已经把自己收拾妥当了,他又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钟子规,正在接电话的钟子规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便立马安静地出去了。
  只在关门的时候,隐约听到他问了句“出校了?”
  少年心中嗤笑,面上却一片惨淡,心中嘲讽钟子规,怕不是又盯上了哪个小孩了。
 
 
第29章 不该恨他
  林砚住在锦华区——一个遍布富二代的地方。
  这种地方最大的特点,即一般人,他进不去……
  江羽“……”
  失算了!
  不是熟悉脸,又没有主人带着,单凭自己一个人,休想混过门卫室。
  万般无奈,江羽只得打最坏的注意——蹲人家小区门口,等林砚回来,上演一出皇阿玛我才是你格格的戏码。人话名曰强行拦车碰瓷!
  锦华小区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江羽坐地铁直接到终点站,又打了个出租才堪堪到地方。
  小区一共四个门,每个门都有门卫,江羽看了眼每栋至少三十层的楼,默默地蹲在门卫不远处。
  想当年……啊呸!
  不想,想什么当年!
  江羽并没有等多久,事实上,当他刚准备找个地方坐的时候,一只黑色的,欢乐的,模拟狼嗷呜偏偏又夹杂了几声汪汪的声音就出现了,紧接着,就是一场别开生面的逃跑与追逐。
  江羽发四!
  除了他家金主的二哈,他从没见过如此像狼且把自己当狼的狗!
  哈士奇一边嗷呜汪汪,一边追着江羽狂奔,矫健的四肢飞快晃动,狗耳朵紧贴着后脑勺,整只狗都嗨到飞起,高兴得不能自拔。
  “艹!”
  江羽暴躁骂街,一路狂奔而去,沿途飞快地闪过无数风景,不断有行人看到,而后对此场面惊呼出声,下一秒,集体掏出手机。妈耶,这么别开生面的画面,不留下来简直可惜!如果修改修改发到摇音上,说不定就火了呢。
  江羽在心中反复问候金主他全家贵庚,简直要跑出短跑冠军的速度来。于是,在这样一种速度下,当迎面撞上一个物体的时候,可想而知,那到底有多悲催。
  沈钰竹刚从岔路口出来,一手提着塑料袋,还没来得及挂电话,就被忽然出现的人形物体砸中,他特种兵出身,这种程度撞击自然没当回事,除了胸口有点儿闷疼外,简直毫发无伤。
  但这就可怜了和他相撞的江羽了,明明朝这儿跑的时候还没有人的,结果他刚到这儿,还没来得及对忽然出现的白月光表示震惊,就只觉得眼前一黑。
  肉体相撞,发出闷响,江羽捂住鼻子,扭曲着脸,痛苦得蹲了下去。
  “你没事吧?”沈钰竹跟着他往下蹲。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