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04)

字体:[ ]

  等等通告短短十几分钟就发酵得全网皆知,那小明星被带走的时候被太多人拍到,就算最后证明他无辜,他在娱乐圈也彻底毁了。
  之后就是他所在的朝西娱乐,在一次拉皮条的过程中,被扫黄组一网打尽,林林总总二三十人,包括来的各位金主以及某些已经三线二线的男男女女。
  短短几天功夫,人们的视线就从江羽车祸是因为酒驾还是其他什么转移到了这些陆陆续续的事情上。
  又因为此时恰巧处正在全国净网运动的火热时期,于是,娱乐圈在一股陌生的力量下大洗牌,百影在钟老爷子手里艰难维持着,而其他娱乐公司,包括飞渡在内都被不同程度牵连了。
  借此机会,飞渡总裁章丘北和陈霜联手,将飞渡剩下的股东全部扔了出去,至这场轰轰烈烈的净网运动到了后面的时候,飞渡的股份,总裁章丘北独占百分之五十五,沈钰衡占百分之三十,剩下的,都是陈霜的。
  江羽的代言全部取消,陈霜虽然可惜,但飞渡终究不可能因为一个江羽就放弃其他机会。
  娱乐圈很大,明星很多,而江羽,终究只是其中一个。
  在这次净网运动中,最惹人注目的莫过于星娱乐,这家最初名不见经传娱公司,在这次事件后不仅没有遭受波及,反而一举成为新贵。
  在江羽昏迷的第二个月初,它成功收购了有半壁网文之称的飞驰文学网,并且在六月中旬上市了停云视频,停云视频一经上市,便是全网推广,并且还第一时间获得了大量的海内外视频版权。
  甜饼电视台每期综艺节目都有它冠名支持,而几个播放量非常惊人的真人秀节目也有它的加盟,于是此视频一经推出,便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而江羽,也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了。
  这一个月里,除非一定要在沈家解决的事情外,其他杂事,沈钰竹一律带到了医院。
  有时候仅仅只是怔怔地看着江羽日趋消瘦的脸,便是一个下午。
  江羽和飞渡只签约了五年,到时候时间一到,他肯定不会再让江羽离开他的视线,所以他为江羽准备了星娱乐。
  只要等江羽醒来,只要等合约到头,他便用一个公司的力量和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将他送上
  高位。
  可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怎么却还是没有动静?
  一个月了,三十一个日日夜夜,他每天都在等他醒来,可是他却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再过几天,桔梗和月季就开了,你什么时候起来,我带你到处去看看……”
  夕阳西下,暖风拂过床前,沈钰竹怔怔地看着他的脸,忽然红了眼眶。
  “别睡了……”
  沈家有人来催,说是有什么事需要他回去一趟,沈钰竹冷着脸嗯了声,挂断电话,给江羽盖了盖被子才离开。
  “一个人也别怕,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着,他轻轻吻了吻江羽额头。
  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一个人和他撞了一下,沈钰竹抬头,不期然看到一只黑猫坐在他正面。
  黑猫金色的瞳孔竖成一条直线,忽然对他喵了一声!
  沈钰竹只觉得忽然有什么东西在耳边响了一下,便彻底没有意识了。
  再次醒来,是在江羽的病房外,整个走廊静寂无人,只有忽明忽暗的灯在头顶上亮着,沈钰竹心里猛地一整心悸,忍不住一把推开了门——
  门内,江羽坐在病床上,略长的头发半遮着眉眼,看着忽然推门而入的人,他笑了笑,声音是久不言语的沙哑。
  “你来了?”
  这一刻,沈钰竹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他怔怔地看着江羽,忽然嗤笑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幻觉都出现了……”
  然而江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只是看着他。
  两人隔着一段距离遥遥相望,半晌,沈钰竹走了过去。
  手指触碰到的地方温暖柔软,沈钰竹抚摸着江羽的脸颊,忽然将他搂在了怀里。
  “你是真的……”
  “嗯,”江羽埋在他胸口,嗅着他身上熟悉的熏香味儿,闭上眼睛。
  今天的事情处处透着古怪,沈钰竹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事的人,何况他姓沈,仔细一想就明白了江羽能醒多半和今天遇到的那只黑猫有关,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帮他,但是无论它的目的是什么,他都感激。
  “沈先生,”江羽躺在他怀里,看着自己的一双手,忽然问他,“你知道重生吗?”
  沈钰竹:“你……”
  “嘘,”江羽轻笑,眼中是孤注一掷的狠绝,“我想跟你说件事,听完之后,如果你……算了,我先说吧,听完之后,无论你是什么态度都可以。”
  “你说。”
  “曾经有这么一个倒霉到了极致的人,他幼年丧父,少年丧母……”
  风吹过树梢,带来几丝冰凉的气息,穿着白色唐装的长发男人看着天空中疏忽明亮的起来的几颗星星,勾了勾唇。
  “有劳先生,”沈降站在他身后,眼镜下,重瞳中似乎有蓝色的光芒闪过。
  医院。
  “沈先生听了这个,还觉得自己喜欢我吗?”江羽从他怀里起来,盯着他那双深邃的重瞳一字一句道:“你之所以在最初喜欢我,不过是因为前世你将自己三分之二的命理送给了我,你之所以对我念念不忘,也是因为我身上有你自己的东西,所以你才会——唔!”
  话音未完他便被沈钰竹按在了床上,之后唇齿相依,久久不能平息。
  直到江羽实在喘不过气,眼前几乎发黑时他才将人放开,江羽瘫软在他怀里,红肿着双唇,什么也说不了了。
  “你可真傻,”沈钰竹抚摸着他的头发,“你重生前,我能将自己半数多的命理送给你,不就是打着让你和我相遇并且在一起的主意?”
  江羽:“……”
  “倒是秋棠和钟子规……”沈钰竹冷笑。
  “你就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或者不可置信?”江羽狐疑,“重生这种事情,你都一点儿不觉得我在说谎吗?”
  “如果我将自己半数多的命理送给你是真的,那你觉得,我所知道的事情,又该是怎样的?”
  江羽:“……”
  “沈家可远远不止这明面上的百年历史,它的根基和源头……等你和我结婚了再告诉你。”
  江羽:“……”
  然而他准备分手咋整?
  “我知道因为一些事情你可能对我有些失望,但是江羽,你拿了我半数多的命理,还觉得自己下半生跑得掉?”
  他挑起江羽的下巴,和他额头相抵,“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好好考虑,等考虑清楚了,我们就去荷兰结婚。”
  江羽:“……”
  “前生账今生偿,你前世拿了我半数多的命理用来重生,所以,这一世,你是不是该拿自己来偿还我?”
  【作者有话说:儿童节快乐!!】
  章节目录 番外终修
  番外终(修)
  “你拿了我半数多的命理用来重生……”
  “前生帐今生偿……”
  “一个月的考虑时间……荷兰结婚……”
  江羽坐在床头上,将自己蜷成一团,屋子很暗,没有开灯,只有清晨的点点微光能透过窗帘的缝隙能透进来,而他就像这样坐着,已经一夜了。
  沈钰竹的话反反复复出现在他脑海里,江羽抱着头,脑子里一片混乱。
  大货车撞过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意识沉浮了一段日子后,他却再次拥有了清晰的意识。
  医院病房里,他可以感觉出沈钰竹是怎样用心地在照顾他自己:擦洗,按摩,还有拉着他的手,时不时的低声絮语……
  这些都是他前世,求也求不来的东西,却在这一世,在他对沈钰竹已经完全失望后,因为一个车祸,就轻轻松松得到了。
  何其可笑,又何其悲悯。
  其实这又是何必?既然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过,这样做又有什么意思?!
  惺惺作态,让他就这么干干净净地死去的不好吗?
  与其活在世上被两世的记忆反复折磨纠缠,真的不如就此归去。
  只是他这样污秽的人哪怕死了,大概也是没资格过奈何桥的吧,只盼灵魂还有资格能淌过忘川,让他忘却生前种种,可以干干净净地抵达彼岸。
  他是真的厌倦了,两世为人,他活着却好像都是在受折磨,前世二十八年,今生偷来苟活的三年,世界百态,该尝的,他都尝过了。
  如果真的有六道轮回,但愿来世不再为人。
  沈钰竹在照顾他,他知道,可他没有办法再毫无芥蒂的接受他。他怕,他真的害怕,在这样的全心全意照顾的背后,是又一个他不明白的补偿,或者其他什么他不能承受的代价。
  说到底,其实钟子规也好,沈钰竹也罢,这些人生来就和他不在同一个世界里。
  他一直都磕磕绊绊地活着,用尽全力地让自己活着,就像路边的流浪猫一样,每天都在为自己的下一餐绞尽脑汁。
  一天天,一年年,风吹雨淋,日晒雪打,就在他又一个流浪的日子里,这两个人拿着新鲜的食物和铁链来了。而他饿怕了,又没有骨气,所以为了这两口吃的,就甘愿将自己的脖子套了进去,从此有了屋睡,有了食吃,只是……也从此失去自由,成为了一个玩物。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然而他两世都在同一个地方绊倒,每一次都把他们变成了这样!
  说到底都怪他自己,是他蠢,是他笨,是他太过贪心,从头到尾都和别人没有丝毫关系。
  他软弱又怯懦,又总是轻易动摇,甚至还总是因为一些小事而疑神疑鬼,所以到最后,谁都受不了他,活该他当替身一辈子。
  他可以理解钟子规和沈钰竹,因为他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就算这样,就算他百般不堪,千般不好,他也是个人啊,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也会疼,也会难过,也会伤心!他不是木头,可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而无动于衷,他也会嫉妒,也会吃醋。
  可是这两个人……又有谁,曾真正关心过他,对一些事情介意与否?
  钟子规把他当沈钰竹的替身,他有自知之明他可以理解,可是沈钰竹呢?沈钰竹又把他当什么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