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03)

字体:[ ]

  江羽“……”
  他有点儿想翻白眼。
  然而男二大手一挥就把手放在江羽肩膀上,十足哥俩好地跑了!
  身后那个小艺人惊呼了一声沈先生,江羽勾了勾唇角,侧过头对男二笑了笑。
  沈钰竹“……”
  小艺人接过他手里被捏爆的奶茶杯子,看着这位大爷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白色的手巾擦了擦了手,顺便还勾了勾唇。
  无意中和他那双深不可测的重瞳对视了一下,小艺人忽然觉得背后有点儿发凉。
  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小艺人也该怎么勾引怎么勾引。
  也不知道是不是缺心眼还是什么的,他居然主动来问江羽沈钰竹的爱好!
  其他人看他那眼神跟看傻子似的,然而他自己还觉得挺正常。
  自从进了沈家所在的那天古董街里的茶楼之后,江羽就再也没出做过什么梦,只是大概前面的日子过得不怎么舒畅,所以哪怕这一世不再是前世那副伤痕累累的身体,夜里也时常睡不着。
  睡不着了,就有时间东想西想些有的没的。从老家那条路回来之后,他倒是记起了些幼年时候和少年时代的沈钰竹相处的记忆,可惜他们再怎么共患难过,前后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个小时,那十几个小时虽然刻骨铭心,但……到底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
  曾经一脸冷淡,对人爱答不理的林倦哥哥,也成了如今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温文尔雅,光风霁月的谦谦君子。
  时光是无情的,可也是最能让人清醒的,多少年过去了,林倦已经消失了在了曾经的时间里。
  而他自己?踏过忘川,走过奈何,他一个从前世偷渡而来的恶鬼,也早就不是他记忆那个会缩在他怀里默默哭泣的孩子了。
  何况他经历了这么多,也真的没有力气再去怎么深爱一个人了,那种把全部的感情放在一个人身上,为他喜而喜,为他悲而悲,为他一个微笑,哪怕自己伤痕累累的感情,他忽然觉得有些烦。
  这种将别人的感情当做自己唯一的依靠的做法,他怕了,也倦了。
  沈钰竹对他或许有感情,但绝没有多深,他在乎的太多,他爱的也太多,所以,分散在自己身上的注定就少了。
  可是江羽不一样,他早就一无所有,孑然一身了,对于他来说,沈钰竹就是他的全部,为了这个全部,哪怕要他的命也可以,所以才会在最初知道沈钰竹失踪时,不顾一切地找到廉尘,和警方合作。
  可惜后面的发展就像一出搞笑的幽默喜剧一样。
  江羽闭眼,一片黑暗里,忍不住抱紧了自己。
  《子不语》杀青那天,沈钰竹提前来了,在那个小艺人拿着酒杯一定要江羽喝酒的时候,沈钰竹来了。
  来了他就在角落里站着,看着江羽微笑着喝下小艺人递给他的第三杯酒,双目幽深。
  当天晚上,江羽上车后,刚锁上车门就从后视镜里看到沈钰竹一脸肃杀的模样,看多了某种片子的此人被吓得一声嗷了出来,差点从开着的车窗里蹦出去!
  沈钰竹眼疾手快,从后面一把将人扯了回去。
  “你,你!”江羽都快吓哭了,眼眶绯红,眼泪汪汪地活像两个煎好的荷包蛋。
  “沈,沈先生怎么会来我车上?”他声音都还是抖的。
  沈钰竹忍着笑,幽幽开口,曰想你了。
  江羽“……”
  江羽礼貌地请他下去。然而可惜的是某人装作听不懂,并且还对他说无论怎么样他们之间三年的契约还剩一年。
  江羽比不过这人的无耻,又被这话梗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只能无奈地载着人回他们曾经住过的小别墅,沈钰竹坐在后面,勾了勾唇。
  一路上,两人相顾无言,江羽不想开口,沈钰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没说话。
  车开到半路的时候,忽然下起了爆雨,密密麻麻的雨花打在玻璃上,不久,挡风玻璃上一片雾蒙蒙,江羽打开车内外摇动的那个小东西,然而下一秒,就在他刚路过一个大弯道的时候,整个车忽然飞了出去。
  沈钰竹一声江羽还在喉咙里就被强烈的恶心感击得干呕,车的线路开始滋滋作响,蹦出了几丝火花。
  同一时间,沈降忽然抬头看了眼天空,百谈皱了皱眉,对他说了句无事。
  他们整个车都侧翻在马路边上,周围有其他车停下,有人打电话报警,也有人下车撑着伞朝他们走来。
  沈钰竹忍着强烈的恶心感踹开另一边翘着的车门,血液从他额角一路滑下,半张脸都染红了。
  他先是艰难地将江羽从气垫里拖出来,又废了好大功夫才将人从位置上拖到后座,这时候,江羽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
  他大半张脸全是血,一身礼服都被黏了一半血液,此时手脚冰凉,连呼吸都有些微弱。
  线路电流的声音越来越响,沈钰竹将江羽抱出来,对着其他车主说这车搞不好会爆炸,让他们赶快离开。
  其他车主一听那还得了?连忙丢下和江羽相撞的大货车司机,驾车就跑了。
  沈钰竹抱着江羽,将衣服脱下来披在他身上,然后给沈家的私人医打电话,办妥一切后,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眼不远处侧翻的大货车,抱着江羽走了。
  警车在他们离开之后才来,紧随其后的是救护车,大货车司机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流血过多死去,警察通过路口的监控知道沈钰竹带着江羽先走了,于是通过江羽的车牌号找到了陈霜身上。
  听到江羽车祸的消息陈霜差点没把沈钰衡的手指捏废,脸色刷地就白了,“他,他现在怎么样?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警车告诉她通过监控,车里伤重的那个人大概被伤轻的那个带走了,所以不在。
  挂断电话后,警察通过沿路的监控找到了两人去的医院,然而等他们到的时候,却得知车祸主角的两人一位正在抢救,一个正昏迷不醒。
  沈降和沈夫人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就赶了过来,沈夫人抓着沈钰竹的手哭得撕心裂肺,沈降哄都哄不住。
  江羽待的手术室“手术中”几个大字从亮起来直到现在就没熄灭过,沈降看了眼手术室,问接他们的医生,“怎么回事?”
  “我们赶到的时候,小沈先生正抱着江先生在雨里跑,我们把他们接上车后,小沈先生就失血过多晕了。”
  “只是失血过多?”
  医生点头,“其他软组织也有不同程度的摩伤,不过都不打紧,等人醒了就好。”
  “那江羽呢?”
  “这个……”医生叹气,“看看能不能挺过手术吧。”
  沈降“……好好救他。”
  医生点头。
  江羽车祸的消息没有瞒住,媒体,粉丝,甚至包括合作商都炸了!
  拍完《子不语》之后,江羽后面接着好几个高端代言,然而他这一车祸,天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痊愈!
  于是个别开始对陈霜旁敲侧击,让她斟酌,而有些直接就违约了。
  全网都在报道这件事,媒体各种猜测都有,酒驾的说辞是穿得最广的,因为有《子不语》的内部人员透露,车祸当天晚上,江羽被人劝着喝了不少酒。
  于是风向转变,一群人开始探讨酒驾的危害,然而一个晚上之后,等货车司机死亡的报告出来后,风向则完全转成了让江羽滚出娱乐圈。
  一个就酒驾的明星,一个酒驾还连累被撞人死亡的明星,娱乐圈不需要这样的存在!
  更有人放出了《子不语》杀青聚会那天的监控,里面一个背对江羽的小明星反复给江羽敬酒,江羽来者不拒,都喝了。
  可惜那个敬酒的人始终背对着监控,叫人没法看清他的脸,但江羽的风评直线下降,路人缘几乎败光。
  黑子不要命地给他艹黑度,黑热搜几乎天天有,陈霜面沉如水,去看了江羽几次。
  章节目录 番外四
  沈钰竹第二天傍晚就醒了过来,他本来就壮得跟头牛似的,加之当时保姆车侧翻时几个人高的娃娃挡在他边上,所以除了额头那点伤外,根本就屁事没有!
  江羽的车祸原因警方还在调查,不过通过监控显示,江羽当时行驶到转弯角时,大货车忽然冲了过来,拦腰将江羽的保姆车撞翻在路口,而它自己也不知为何忽然侧翻了过去。
  货车的车牌号经过警方调查发现属于隔壁省的采林场,而车祸发生的前几天,这辆车就无故失踪了。
  货车司机在送往医院的中途死亡,经警方查证,此人名叫林广峰,系十九年前入狱的毒贩,按当时对他的判刑来说,本来他应该再过几年才出来的,但一个月前,他因为自残被送入医院,之后跳楼死在了住院部。
  为什么一个本该死去的人会忽然出现在这儿?沈钰竹挂了电话,透过玻璃看着江羽,双目幽深。
  这群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秦阙打来电话,问他林广峰的事情,沈钰竹面沉如水,静静听着。
  “我记得林广峰曾是你养父对吧,他当初之所以进监狱还是因为你主动找警方报案,说他贩毒?他这次忽然出来,我怀疑……”
  “没什么好怀疑的,”沈钰竹在玻璃上勾勒着江羽的脸颊,“张既封干的。”
  秦阙:“……这玩意儿踏马怎么就- yin -魂不散了?!!”
  “江羽的身体里有其他东西。”
  秦阙:“啊?”
  “他喝的酒里,有人放了安眠药,”沈钰竹的声音淡淡的,“那个和他喝酒的小明星,以及那个小明星背后的公司,金主,……”
  “我们会重点排查。”
  “谢谢,”挂了电话,沈钰竹就离开了医院,沈家事情很多,他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但是娱乐圈……真的该好好清洗清洗了。
  当天晚上,从凌晨一点开始,前五个热搜便陆陆续续变成了:
  #江羽酒内被放安眠药#
  #江羽生死未卜#
  #朝西娱乐拉皮条一流#
  #某十八线灌某江姓明星酒,并不止一次背地里暗讽其上位不正#
  #死亡司机系逃亡毒贩,警察正全力挖掘背后真相#
  这一晚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媒体半夜爬起来追踪报道,于是,第二天早上,本来就忐忑难安的某小艺人,开门就被记者的摄像机和话筒怼在了脸上。
  他被怼得一趔趄,然而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忽然出现的警察带走了。
  围观的记者们友好的用镜头记下了这一幕,并为其正名——
  #安眠药实锤,江羽太过无辜#
  #心术不正上演狗血戏码,如今警察上门活该报应#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