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02)

字体:[ ]

  江羽闭眼,不再看他三叔因为被人指桑骂槐而将人打得满头血的画面,他拉了拉帽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了巨大的遮阳伞下面,默默上车,开车离开了。
  公路蜿蜒,江羽顺着公路一路往上开,他爷爷就埋在江家的祖坟里,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他这个孙子。
  天空渐渐- yin -沉……
  上香磕头,整理坟头,燃完一串鞭炮后,江羽和老人家告别,开着车慢慢往回走。
  巨大的闪电在云层中时隐时现,狂风从远处的山脉袭来,摧枯拉朽,树木尽被拦腰折断。
  豆大的雨滴开始落在挡风玻璃上,不久,白雾骤起,眼前再也看不见什么了。
  江羽无奈将车停在半山腰上,天空不时有闪电划过,惊雷从远处奔来,声震九霄。
  天暗如黑夜,江羽看着手上的手表,明明正是中午太阳最大的时候,但四周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除了车里的灯光,周围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剪影。
  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江羽怔怔地看着四周,总觉得自己在哪里看过这样的场面,可是……到底是在哪里,却完全没有印象了。
  狂风吹得树木口申吟不断,似乎随时都有倒塌下来的迹象,江羽忍着心底隐隐的不安,强自坐在位置上。
  远处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强烈的想要逃跑的感觉让江羽几乎控制住地从车里逃了出去,无头苍蝇一样,他顺着那些仅有动物才能通过的地方一路奔跑,荆棘划在身体上,鲜血淋漓。
  然而他还是害怕,强烈的快要被捉住的感觉让他朝着黑暗的尽头的更加没命地跑着,呼吸困难,喉咙快要炸开了一样,然而大脑却在催促着他快点儿逃跑。
  快点,再快点,这一次没有人带着他……
  这一次……没有人,带着他?江羽几乎是愕然地想着这句话的意思,为什么,他会下意识地知道,这一次,不再会有人带着他?
  他曾经也经历过这些?那又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他会一点记忆也没有?
  万倾雷电尽数打在他身后的某个地方,乌鸦展翅,凄厉地发出一声声惨叫。
  一脚踩在什么柔软的东西上,嘶嘶声里,江羽在黑暗中从高处滚了下去,等身体终于停止不动的时候,江羽眨了眨眼,双眼沉重,终于忍不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温暖的背上,熟悉的熏香味儿通过那人的体温萦绕在鼻翼,小钩子一样。
  四周开始明亮,就像夏天凌晨五点钟的模样。
  沈钰竹背着他,一步一步,走在狭窄难行的小道上。
  当年,在他尚且年幼的时候,少年时代他,是不是也是这样,一步一步,慌不择路的背着他从那怪物的嘴里逃走?
  “林倦哥哥……”
  他忍不住呢喃出口,身下的脊背忽然就僵住了。
  “你……”沈钰竹的声音有些干涩,“你想起来了?”
  “……嗯”江羽埋在他肩膀靠近颈部的位置上,默默无言。
  “那你……”沈钰竹忽然不知道后面该说什么了。
  曾经还因为江羽不记得这件事而疏离过他,现在他记起来了,自己却反而开始别扭了……
  之后,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个默默背,一个默默睡,等江羽被一声冷笑和一阵毒舌吵醒的时候,已经到目的地了。
  “……我是不是说过让你待在百谈阁,待在百谈阁?!陆谭,你是多年以来营养太好,所以发育过剩导致耳朵都被脂肪堵住了听不懂么?还是你天生反骨一天不跟人唱反调就过不得?”
  穿着一身繁复雪色长袍,披着一头长发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扯着年轻人的脸,江羽看着陆谭眼里可怜兮兮的两洼水,默默移开了眼
  。
  周围围着一群穿着军装的男人,其中一个血肉模糊到只要上电视必然是马赛克的东西在公路中间公然陈列着,江羽看了眼,强忍着把早饭吐出来的冲动。
  沈钰竹背着江羽站在路边,见百谈不再训人了才慢慢走过去喊了一声先生。
  百谈撩了撩头发,高贵冷艳地嗯了声,陆谭顶着脸上几个指痕和他们打招呼,笑容温柔,看着就比这长发毒舌的老妖精好接近!
  “早知道你两还要再经历这一次,当初也就不用刻意把你两的记忆抹去了,麻烦!”
  江羽“……”
  是的,那么遥远以前,在江羽还是个刚刚失去了父亲的小豆丁的时候,因为当晚他妈妈发高烧而他家那群极品亲戚一个个睡成死猪怎么叫也叫不醒的时候,年仅几岁的江羽,半夜三更,打着了一个手电筒,就顺着公路去镇上请医生了。
  半路上,他遇到了虽然外表一点儿也不杀马特,但是其实内心已经进入了葬爱家族的沈家小少爷,于是两人天雷勾地火是不可能的。
  相遇时,当时的沈·r天r地·钰·熊孩子·竹正在被一个自己无意中招惹的非人类物种追的怀疑人生,就在他内心深处悲哀自己将吾命休矣的时候,带着家传避邪长命锁的江羽来了。
  当时正值半夜,江羽又初生牛犊不怕虎,那玩意儿被他脖子上的东西一克,还真跑了。
  可惜跑的仅仅只是个小角色,当时某局正在这一代执行任务,沈钰竹招惹的,不过就是个小虾米而已。
  于是套路就非常老,大boss眼看就要被某局打爆时,忽然嗅到了两个非常纯正的生人气息!
  这不就跟那什么不行,眼看就要被踹下床的时候忽然看到一瓶那什么哥在床边一样吗?当时boss就嗨了!
  于是沈钰竹就带着江羽开始神庙逃亡,然而那时他还没有进军队,就只跟着张既封练过几下而已,何况逃跑的时候还带着个拖油瓶,于是一个脚下不稳,就带着被无妄之灾缠身的江羽一起顺着一个小土坡滚下去了。
  因为当时盛夏草多,两人倒是没怎么受伤,之后两人小心翼翼躲到一边的岩洞里,互相抱着过了一晚。
  直到第二天,两人被某局的一个比男人还高的姑娘一手一个提上去,扔到了穿着一身唐装,正对百谈苦笑的沈老爷子怀里。
  因为遇到这茬子事,所以江羽一晚上光逃命了,医生也没找成,被沈老爷子接住的时候,委屈地顶着一张小脏脸,拖着滚下山坡时扭伤的脚,舍去了一脸慈祥的老爷子,转而扑腾进了一脸冷漠的沈钰竹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差点没喘上气。
  他哭又不出声音,就一抽一抽的,眼泪哗啦啦就流下来了,哭得虽然可怜兮兮,但也更脏了。
  从来都讨厌小孩子的沈钰竹,或许也因为昨晚共患难过,加之这孩子也是因为他的拖累才这样,所以那时还没有修炼成一张笑皮的人,难得对一个脏兮兮的小孩耐下- xing -子,一直哄。
  最后的结局就比较老套了,江妈妈被那个比男生还高的姑娘针灸了一顿,又睡了半天,不药而愈了。
  而当时尚且年幼的江羽和已经半只脚跨进葬爱家族的沈钰竹,百谈则大手一挥,消去了两人的记忆。
  所以,两人见面不识。
  而沈钰竹比江羽幸运的是,他姓沈,所以长久近距离接近百谈,对他难免熟悉,所以这些场景就常常化作梦境困扰着他。
  加之他后来又因为在雇佣兵里打磨锻炼了意志,所以在遇见江羽之后,机缘巧合之下,才会想起这段记忆,所以,上次才会问江羽小时候是不是半夜出去过,遇到过什么。
  其实,两人的缘分,早在这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定下了,可惜前世的江羽运气差,两人始终缘悭一面,所以,一直没什么交集。
  而前世的沈钰竹是否会想起这件事,又是否会对这件事有什么想法,那就不是这时江羽所知道,也不为大家所知的了。
  这一次事情之后,江羽便又火急火燎的进了新剧组,然而进剧组的第二天,开机仪式刚过,外面就传来一阵喧哗,江羽穿着一身白大褂抬头,不期然和进来的沈钰竹对上了眼。
  江羽“……”
  沈钰竹言笑晏晏,“我是这部戏最大的投资商,所以得空来看看,沈家毕竟是第一次有往娱乐圈发展的想法,我总得慎重对待。”
  江羽“……哦。”
  他干巴巴地哦了声。
  新戏叫《子不语》,主角是个法医,为了这个角色,陈霜在这本i刚签下来的时候就吱会了江羽一声,让他火速滚去和她某个学法医的朋友学习一下,务必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就削死他!
  当时沈钰衡也在旁边,陈霜这句话刚落下,这人就鬼鬼祟祟跑了,于是江羽就很明白了,好嘛,他这是又被连坐了。
 
 
第173章 番外三 沉江
  因为沈某某冠冕堂皇的探班理由,所以这一上午剧组的众人都很有干劲。
  具体表现在:女二和男四不止一次地状若无人,或者搔首弄姿地从沈钰竹前面路过。
  江羽拿着剧本和女主对戏,装作没看见。
  女主的设定是助理,一个怕鬼但偏偏又因为家人的缘故被逼着学了法医的角色,前期就负责在江羽饰演的男主给案子情报的时候星星眼就行,后期成长起来,也是一个厉害角色。
  因为江羽在剧组待着,所以沈钰竹就时不时来友好地来探望一次导演,江羽照样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是偶尔有女主扑到他怀里,或者他抱女主的戏份的时候,背后总有一股让人发凉的视线始终纠缠着。
  江羽知道是谁,但他会装。
  沈钰竹正式接手了沈家,所以也不能总把时间浪费在剧组里,只是一有空闲,便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下。
  半个娱乐圈都知道江羽和沈钰竹的关系,可惜仍旧有不少人装作傻白甜来询问江羽那是谁,得知是沈钰竹后,也一脸懵逼:沈钰竹又是谁?
  每每那个时候,江羽就笑笑,什么也不说,就看着那个艺人。
  这样的次数多了,那个艺人也就不再多问了,只是有几次江羽无意中撞到他和别人说江羽一个卖屁股的也耍大牌,恶心!
  江羽默默听着,看了那个艺人很久才离开。
  结果不久,大概也就两三天的样子,又撞到这人恰好撞到沈钰竹怀里的画面,看着那人一片绯红的脸颊,江羽在幕布后面默默看着,无声笑了笑。
  一晚上那个艺人都在都在和别人若有若无地炫耀自己傍了金主,甚至在沈钰竹坐在不远处的时候还含羞带怯给他送了杯奶茶。
  那时候他刚好化好了一个爆破妆,脸上全是灰尘,衣服也破破烂烂的,额头还有一大片血迹。
  和他同样狼狈的男二臭美地掏出小镜子照了照,在他耳边爆了句我踏马真帅!
  江羽“……”
  他耳朵被这声音震得嗡嗡作响,回头懵逼地看了他一会儿,于是男二叉腰爆笑,“羽啊,你怎么傻了吧唧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