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100)

字体:[ ]

  因为这,沈钰竹又给他请了几个月的假,只说生病了在保密治疗,学校大手一挥同意了。
  同时飞渡官网放出消息,江羽生病了要去保密治疗,所以行程全部取消。
  当晚粉丝就组织了一个祈福超话,每天都有大量的粉丝打卡,阅读量短短一周突破两亿,到处都是各位太太阿婆主产出的祈福新粮。
  沈钰竹就每天陪着,好几次沈夫人来劝都被他挡了回去。
  五月初,一位和沈家世代合作的朋友邀请沈钰竹在沈家所在的那条街上的一个茶楼见面,商讨后续合作事宜,沈钰竹不能不去,又不放心江羽一个人,就将人带着一起去了。
  江羽穿着衬衫西裤,被沈钰竹牵着慢慢往茶楼走,就在快到门口时,他忽然就停了下来。
  沈钰竹不知道他要干嘛,又怕他犯病,便也停下来等他,谁知道他刚停下来,转头就看见江羽无声无息哭得泪流满面的模样。
  当时他心里就是一缩,连忙把人搂在怀里,然而江羽一哭就停不下来,后来甚至哭得直抽抽。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请他们进去,看见江羽的时候他哎了一声,然后在江羽周围看了好半天,之后又冲着里面喊了声百谈,便跟着他们一起等在外面。
  穿着白色唐装长发男人从里面慢腾腾挪出来,看见沈钰竹的时候对他颔了颔首,接着就对着年轻人皱眉,“你出来做什么?”
  “哎呀,就这一次嘛!”年轻人笑得狡黠,“你快带江羽进去,我可喜欢他演的秦暮了!”
  百谈“……”
  “今晚我们就吃火锅,不请其他人!”年轻人继续加砝码!
  然后沈钰竹就看见男人冲他走过来,之后又在江羽肩膀上拍了拍,“进去吧。”
  “谢谢先生,”沈钰竹敛眉收目,扶着江羽进去了。
  一顿茶沈钰竹喝得神思不属,全副心神都挂在江羽和那个叫做陆谭的年轻人身上。
  然而当他们谈完事情,准备回去的时候,他却猛然发现,江羽迷糊了快一个月的神智,居然就这么清了!
  他虽然知道沈家每代家主在四十五岁时都必须将位置留给后代有蹊跷,甚至每代当家人都是重瞳更蹊跷,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也会成为这件蹊跷的收益者。
  这个叫做百谈的神秘男人,从他回来后,每次家祭都可以看到他跟在老爷子身边,现在老爷子过世了,便跟在沈降左右……
  “行了,茶也喝完了,人也走了,沈小先生也快离开吧,”百谈撩了撩头发,拖着陆谭就进去了。
  沈钰竹只来得及说声谢谢对方便将茶楼关了!
  沈钰竹“……”
  “沈先生,”时隔多日,背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
  沈钰竹转头,无边月色下,江羽眉眼弯弯,满眼温柔。
 
 
第172章 番外一沉江
  中天月下,月色无边美好,不远处,还有几声不知名的虫叫,清风拂过,送来丝缕草木的味道,沈钰竹看着江羽站在不远处,披着一身月色,温柔的无边的模样,却发现自己一时间竟什么也说不出口。
  想问问当时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害不害怕,想问问他失踪时,他是不是也像他垫着他一样惦记着他……想问的太多,一时间,沈钰竹反而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江羽站在不远处,似乎是疑惑他为什么不过来一样,歪了歪头,笑容浅浅地问他怎么了。
  怎么了?
  沈钰竹闷笑,然而笑着笑着却忽然- shi -了眼眶。
  原来,等一个人的滋味,竟是这样的,原来,看到他好,我心便安竟是这种感觉。
  心里被陌生的感觉充斥着,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走上去拥住他,还是就这样远远看着。
  多久了,他没有这样对他笑过?沈钰竹看着他的脸,一时间舍不得移开视线。
  然而他不过去,江羽却过来了,他略带些冰凉的手牵起沈钰竹的食指,有些奇怪的说道“沈先生的手,无论什么时候,都真的好暖和啊。”
  “那以后冬天,我都替你暖手好不好?”沈钰竹问得小心,甚至还带着一抹试探的意味,然而江羽只是听着,并没有答他。
  他的心渐渐沉了。
  回去的路上,江羽很安静,偶尔沈钰竹主动挑起话头,他也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回答一两声,听起来也多是敷衍了事。
  沈钰竹心里明白他大概是对自己有些芥蒂,但却不敢多问。如果是从前,他或许会用一些手段,攻心也好,暴力也罢,他想要的,总会得到。然而对于江羽,他却一点也不敢再使用这些手段。
  这一次出事,后遗症便持续了这么久,何况江羽的心里状况并不好,甚至还无比地排斥心里医生,江羽不知道他到底发生过什么才会变成这样,但他不敢再冒险。
  那天半夜,听到他笑声惊醒的时候,看到他满嘴血液咬着自己手腕的时候,沈钰竹就被吓到了。
  一个人,到底要绝望到什么地步,才会不惜用咬手腕动脉的方式来结束系列的生命?
  他不敢想这到底是江羽从前地- yin -影还是这次事情留下的后遗症,前者他会发怒到杀人,后者他会自责到恨不得杀了自己!
  两人就这么看似亲密实则隔着无数隔阂地回去了,江羽脸上看不出什么,沈钰竹叶不敢多问,便由着他回去收拾了大半宿东西,而他自己看着,跟着失眠到天明。
  他们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还是说,他这一生,真的就该如此,活该孤独一生?可他真的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的身份需要保密,他作的事情更不可能往外说,一旦说出来泄露出去,轻则算他自己违反了保密条约上军事法庭,重则,江羽被人偷偷灭口也有可能。
  他自认自己做的并没有错,哪怕后来他自己去主动当诱饵,一方面是为了围剿张既封时他拿的不出人质,另一方面,是因为钟子衍是他的恩师,是在他极度迷茫无措,差点走上岔路口时的人生向导。
  所以无论是因为前者还是后者,无论是因为义还是其他什么,他都必须把他救出来并保证他的安全。
  江羽的到来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甚至还稍稍大乱了他的计划,可是不可否认,看到他进入别墅的那刻,他心里是高兴的,甚至是骄傲的!
  他的爱人如此爱他,哪怕为了他让自己陷入危险也在所不惜!
  他很高兴,可是维系着钟子衍生命的下室停电了!
  钟子衍从他们第一次围剿张家时暴露了卧底的身份,从而被张既封的父亲亲自动手杀害,虽不知为何最后又动用了大力气勉强维持他的生命机能,甚至留遗言让张既封在非危急时刻都必须保证他活着,但地下室一旦停电,所有的医学仪器必然全部停止,钟子衍必然会瞬间脑死亡。
  沈钰竹无法冒这个险,更不能看着自己最崇拜的人就这样死在别的地方,甚至连父母都没看到一眼。
  他做不到这样忘恩负义,所以,便只能抛下伤势略轻的江羽,独自去地下室。
  好在救援来得及时,赶在地下室电正式停之前医疗队伍就来了。
  钟子衍没事,江羽也没事……一切似乎都非常好的样子,可是自那次之后,江羽对他,就开始疏远了。
  第二天早上天一亮沈钰竹就看见江羽拖着行李箱从隔壁出来,然而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没敢去阻拦。
  他不知道江羽现在的精神状况是怎样的,所以一点儿也不敢刺激他,生怕他再出什么乱子发病了。
  所以哪怕心里再苦涩,他也只能面上带笑送他离开。
  回到家,江羽掏出手机在沙发上发了张自拍发到微博上,并空降为他祈福的超话,告诉大家他很好,谢谢所有为他祈福的小鲤鱼们。
  于是超话的粉丝们成功炸裂,超话讨论短短几个小时就跑到了第一,之后热搜上来,除了少数几个黑子- yin -阳怪气外,其他人无不欢呼雀跃。
  他痊愈了,就代表可以上学可以工作了,陈霜第一时间转发了他一切安好的消息,并在当天晚上就给他确定了未来一个月的全部行程,第二天江羽刚醒,人还是迷糊的,关于他行程的邮件就来了。
  于是不得不哭丧着脸,哀嚎一声,滚去洗漱。
  白檀过几天要去沙漠拍戏,所以当天就将猫回来了,江羽一只手接着整整肥了一圈的大胖子了,差点被压得一个趔趄,不由好奇,这货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到底是吃了什么才长这么多肥肉的?
  “就是些鸡胸脯,小鱼干之类的,”白檀摸着灰猫油光水滑的皮毛,眼神有些闪,“它一开始可不愿意待在家了,天天蹲阳台上看鸟,结果后来长胖了,就开始天天躺沙发修养生息。”
  “真的?”江羽有些不信,这肥猫可是一天不上树逮鸟就过不下去的主,能因为长胖就带着不动?
  江羽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并不妨碍他摊平猫肚子开始吸!
  猫躺在他臂弯里,一脸朕已经脏了朕不干净的表情,江羽差点没笑抽!
  吃过饭喝过茶,两人坐在沙发上,白檀看着江羽,好几次欲言又止,却都按捺了下去。
  还是江羽看他这模样憋得难受,主动问是不是要说什么,他这才吞吞吐吐问出口,“你和沈先生现在……嗯?”
  “啊,这个啊,”江羽地笑有些收敛,“就那样吧。”
  “啊?”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勉强融入进去,又有什么意思……”
  “可我看沈先生那样子,似乎并不是……他对你,大概是有几分真心的,”白檀这话说得委婉,事实上,现在整个娱乐圈都知道沈家新任掌门人因为小情人遇险而一怒之下让人包围大酒店的事情了。
  现在谁不羡慕江羽跟了个这么好的金主?能和沈家搭上关系,就意味着和飞黄腾达搭上关系,不锁其他,他未来的星途绝对一片坦荡!
  “那你也觉得,我能得他垂青是幸运异常,所以我应该一直和他在一起?”江羽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问。
  白檀“……这个,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说什么,是旁人的事。这是你自己的人生,到底是要和他继续纠缠下去,还是自此天高水长后会无期,小羽,这都是你自己的事。”
  江羽“……”
  “跟着心走,它不会骗你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经极了,一副知心主持人的模样,江羽看得发笑,但心里却不以为然。
  心……他嗤笑。
  他的心曾经告诉过他,沈钰竹是值得他一辈子相守的人,是值得他努力让他们在一起的人。于是他努力了,然而努力的结果,却是一次比一次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大的鸿沟,有多少的不可能。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