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番外 作者:白扆

字体:[ ]

  《那个撬走白月光的蚊子血》作者:白扆
 
  文案:本文,讲述的是一颗蚊子血艰难重生后撬走渣攻们白月光的故事!
  众所周知,帝都三少对那位爱的深沉,可惜,人家巨直!
  于是,酷似白月光的江羽就这样被包养了。
  作为一个小情儿,江羽可谓倒霉透顶,被强迫包养也就算了,强取豪夺也不是没有结局he的,可偏偏他是个替身。
  替身也就算了,大不了当做酒醉一场,南柯一梦。可就在他完全死心,准备走的时候,金主带着他的新宠来了。
  谁知道新宠是个病娇呢?倒霉了一辈子的江羽,就这么被捅死了!
  享年28岁。
  江羽:“……”天杀的,他影帝还没捂热乎呢!
  PS:帝都三少是三个人。
  表面光风霁月实则装模作样腹黑狠毒控制狂攻vs内心能跑马表面稳如山有毒受!沈钰竹x江羽
  本文涉及娱乐圈,然而因为作者平时并不怎么关心的缘故,bug之处,请谅解。
  严重提醒:本文非爽文,重生不逆天,更非传统意义上的娱乐圈文所以娱乐圈着墨并不怎么多!
  副cp:秋橖x钟子规。酷爱装受的病娇攻x脑子有坑的欠艹受!
  作品标签:主受斯文败类恋爱合约HE。
 
 
第1章 治肾亏不含糖
  江羽搬了一个小板凳,默不作声的坐在门外,面无表情,双眼放空。
  屋内的暧昧声响不断,间杂着几声低不可闻的啜泣声。
  当真是——
  非常魅惑妖娆,简直勾人心魂。
  他想,他这金主这么能干,跟开了小马达似的。他从剧组回来,做了个饭洗了个碗,还刷了这么久的微博了,居然都还没完。
  啧,这肾上功夫,当真是厉害。
  又过了好一会儿,屋内的声音才渐渐沉寂,江羽收起手机长长出了口气。
  两个多小时不间断啊——
  尼玛,这是人吗?!
  难怪人家能压他这么多年。
  他服了。
  慢吞吞地把小板凳移到一边,江羽扯起嘴角,露出一抹温润无害的笑;心里却山呼海啸好不开怀。
  崽子,傻逼了吧,小爷不陪你玩儿了,自个儿和你的新宠玩蛋去吧!
  门慢慢打开,一个人走了出来。
  半长的黑发,勾人的桃花眼,还有右眼眼角下那颗小巧嫣红的泪痣,配上该人雪白无暇的肌肤,江羽暗暗吹了声口哨,好一副美人事后图!
  只是,出来的为什么是他金主的新宠?
  新宠的八块腹肌看起来毫不焯水,还有那比江羽整整高了半个头的身高……
  余光看见新宠肩膀上的咬痕,江羽一愣,倒吸一口凉气。
  完了,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新宠对他轻轻笑了笑,比江羽还酷似那人的容颜让江羽整个人都不好了。
  乖乖,金主为了他家白月光,连身处下位当o都愿意吗?
  江羽舔了舔嘴角,“你……咳咳!”
  Maya嗓子好干!
  新宠对他招了招手,打断了他将要出口的话。
  而他本人,则下半身围着条白色毛巾就顺着二楼走开了,江羽站在后面,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新宠背那参差嫣红的抓痕。
  奶奶个熊,好激烈的样子!
  二楼的尽头是一间常年被锁的屋子,江羽偶然进去过一次,都是些小孩子的玩意儿,但被金主知道后,却断了他一年的戏。
  那时候他才知道,那些看似破旧不堪的东西,是他金主心尖尖上的那位白月光留下的。
  旁人,又怎么碰得了,又怎么敢碰?
  也不知道新宠是哪儿来的钥匙,就那么一转门就开了,他站在门内,转过身对着江羽笑,“不进来吗?”
  可以不进来吗?
  但他向来擅长察言观色,觉得这时候的新宠看起来有种莫名的气势,而他作为一个马上就要滚蛋的角色,还是不要忤逆新宠的好。
  他踌躇了一下就进去了。于是,等他注意到新宠嘴角那抹奇怪笑意的时候,已经晚了。
  胸口疼的他想哭,心脏里的血不要钱似的往外涌,江羽欲哭无泪,这他奶奶的算个什么事儿啊!他都要自觉的滚了,怎么还要被捅刀子?他招谁惹谁了!
  今年不是他的本命年啊!
  失去知觉的身体顺着墙壁慢慢往下滑,新宠跟着跪坐在他跟前,他轻轻笑着,泪痣妖娆,神态却如校园里青涩的小少年一样,不谙世事,可爱纯真。
  “你叫江羽是吗?”
  江羽眨眨眼,崽子,你都把老子捅了居然还踏马不知道老子的名字?要不要这么熊!
  “不怕,一会儿就不疼了。”
  当然,一会儿老子就要去见上帝他老人家了,当然不会疼。
  “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吗?”新宠问。
  你他么倒是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捅我啊!
  “你不该和我抢人的,”新宠叹息道。
  老子哪里和你抢人了?
  啊!
  哪里和你抢!人!了!你倒是说啊混蛋!
  玛德个兔崽子!
  “他喜欢你啊,”新宠说着,漂亮的大眼睛里忽然就聚集了两泡泪珠子,声音也带着哭腔。
  江羽“……”呵呵。
  捅了我的你,还真是有脸在我这儿哭哈?他喜欢我?江羽在心底嗤笑,谁他么不知道他江羽就是个沈钰竹的替身。
  还喜欢?
  啊——呸!
  意识渐渐模糊,四肢冰凉无力,江羽感觉自己快完了。
  想他这辈子,幼年丧父、少年丧母,好端端走在路上,还能一棍子被人闷了送到大佬床上当替身,高中还没毕业就被扔到娱乐圈闯荡,好不容易混了个影帝当当,还没捂热乎呢,又被金主他新宠给捅了。
  这人生,真t比行走的茶几还吊啊!
  最后也不知怎么的,他模模糊糊的又想起金主被他家新宠压的那两个多小时,神乎其技的一句治肾亏不含糖差点从嘴里蹦出来。
  幸好这时候,他断气了。
 
 
第2章 丧门星来了
  “江羽这个丧门星,克死他爹妈不算,还想来祸害我们?告诉你江林,要是敢让他来我们家,老娘分分钟带你儿子回娘家你信不信!”
  江羽站在门口,一脸惨白地靠在墙上,透过门缝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怒气冲天的脸。
  但他没功夫计较,阵阵眩晕不断袭击着身体的防御系统,试图给他来个暴锤。
  他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从楼梯上滚下去,把自己这条小命真的给玩完儿。
  不久前他刚被金主的新宠捅死,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玩完儿了,结果眼一睁,就莫名其妙站在了楼梯上,不仅身体缩水了十多厘米,连皮肤都嫩得能掐出半斤水。
  江羽当时懵逼的很,还以为是死前跑马灯呢,结果头太晕没注意到,一头撞在墙上,疼得冒泪花子之余,也让他反应过来,他这是——又活了?
  活在他十七岁母亲刚去世的那年,应二叔的邀请来他们家做客,却听到二叔和他老婆的争吵,于是他连门都没敲,恍恍惚惚就离开了这里。
  结果房漏偏逢连夜雨,遇到了他家金主。
  白色的墙壁冰冷坚硬,江羽慢慢挪着,把脸贴在墙上,蹭了一脸的白灰;脸上的热度似乎有所下降,可没过多久连墙壁也燥热起来。江羽不耐烦的移开了小半个位置。
  如今看来,他大概是没死,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生?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没注意到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少年慢慢从楼梯口上来。
  当屋里人被少年一声“毛毛”给震惊的闭嘴的时候,江羽才跟个水獭似的慢吞吞转头,把视线聚焦在面前的人身上。
  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人是谁,不禁想着这缺心眼儿的小鬼啊,如此智障。怎么就是他江羽的堂弟?
  但他也只能想这么多了,天可怜见的,晕圈了这么久,他终于倒了。
  江羽被他二叔放在车里,红色的丰田呼啸,一路奔往医院。
  这一次,他没有因为听到这些而恍惚外出。所以,也就没有被坐在小区咖啡厅里,那个百无聊赖的男人看见。
  于是,所有故事便都与原来不同了。
  烧得神志不清的江羽睡了一天半才醒,醒来的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条咸鱼如此脱水,且如此汗- shi -。
  他眯着眼,恍惚觉得,自己如果站起来学着猫崽子那样抖抖抖,说不定,还能抖出一斤白盐来。
  “哎哟,毛毛你醒了?可吓死我啦!怎么忽然就晕了?”
  喉咙干涩,口腔酸苦,流了一身的汗,江羽浑身都粘腻得不得了。
  而且两天多没吃东西,他听人说话都觉得隔了层膜。
  懵了好一会儿江羽才颤颤巍巍抬手,顺便伸出鸡爪疯似的疯狂颤抖的食指,指向虚空的某个地方。
  “哥,你咋啦?”管他叫毛毛的少年一把握住江羽的手指头,满眼担忧。
  江羽翻着死鱼眼,颤颤巍巍道“厕……厕所!”
  “好嘞!”
  少年握住江羽的手腕,一把将人扯到怀里,“哎哟小羽砸,这怎么跟个女孩子似的,身子骨好软啊。”
  江羽闭眼不想说话,他不跟毛都还没长齐的兔崽子计较。
  扯着打颤的双腿摇摇晃晃去厕所,江羽内心颤抖,要命,裤子摩挲着,他更想了。
  解决完人生三急,江羽在回来窝被窝的时候,看见一群黑衣高个大肌肉的墨镜男一起等在电梯口,为首的人穿着卡其色的风衣背对着他,从江羽的位置,只能看到他后脊挺立的背影。
  江羽瞄了一眼,觉得自己要乖巧的养好病才能继续用这条命浪,于是,迈着外八字跑了。
  江羽他二叔是个二流公司的经理,赚的钱不多不少,但足够他一家人在安平市这座奢靡都市里好好生活。
  再负担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多个人就多张吃饭的嘴,也多了一份责任;更何况半大小子吃穷爹,又不是亲生的,他被嫌弃,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他这傻白甜堂弟江含并不这么认为。
  “小羽砸,你什么时候来我家啊,我都好久没跟你睡了。”他半趴在床上撑着腮帮子,“你说,我妈怎么搞的,就给你收拾个房间,半个多月了都,我说让你跟我睡不用收拾了,她居然还扯我耳朵骂我蠢蛋!哥,我哪里蠢了?”说着,他偏过头,“你看看,耳朵都让她扯红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