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虫族之智能管家 作者:杏遥未晚

字体:[ ]

  《虫族之智能管家》作者:杏遥未晚
  
  文案:
  时颜和钟驿结婚之后各自忙碌很少见面,像住在同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婚后三年,时颜终于休了这位雌君放过彼此,然而却在离婚的当天,他收到了一封来自钟驿的邮件。
  打开邮件的刹那,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时颜回到了十年前的世界,没有了□□,进入了一套智能管家系统。
  而他服务的对象——是十年前还是个懵懂单纯小可怜的他自己。
  cp:时颜×钟驿
  真男神雄虫伪人工智能攻×神秘大佬雌虫受
  虫族文,私设多,莫较真。
 
  内容标签: 科幻 情有独钟破镜重圆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颜,钟驿┃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星历100年,星盟主星,黎山。
  大雨倾盆。
  山脚的墓园沉默- yin -冷,以肃杀姿态对峙着主星十一月的天空。
  墓园外一道军装身影脚步匆匆,却在靠近墓园入口时被拦在了门外。
  “我是星盟钟驿元帅的副官,费峻。”军装的雌虫像是早就料到会被阻拦,他从衣兜里掏出军用终端,屏幕上正是自己的身份证明,“钟元帅有事无法前来,派我来将离婚材料交给时颜少将。”
  拦住费峻的高大雌虫拧着眉头认真看过了他的身份证明,半晌才退了半步松懈神情,对着费峻伸出手:“情报处负责人,宣弘。”
  费峻脸上带笑,熟稔地与人寒暄起来:“我听说过宣少爷的不少事情,不久前的叛乱,还是多亏情报处给出消息。”
  宣弘依然没什么表情:“那都是首领的功劳。”
  费峻对这句话毫无质疑,笑着说道:“的确不愧是时颜少将。”
  就在他说这话的同时,墓园那头突然有了动静,守在道路中的人群慢慢分开,费峻的视线里首先出现了把黑色的大伞,接着是纤瘦高挑的身影,视线往上,雨珠顺着伞沿淌下,雨幕后的那张面容随着距离的靠近慢慢地清晰起来。
  不论见过多少次,在面对这张脸的时候费峻都忍不住内心惊叹。
  谁能够想到,在这个崇尚强者的时代,星盟情报局的首领却是一名娇弱的雄虫。
  “时颜少将。”费峻的视线只在时颜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接着飞快地低下了头。
  这短暂的一眼,却让时颜的面容深深刻进了他的脑海里。
  深色的长风衣和衬衫,绑着白色发带漆黑半长的发,白皙得近乎透明的皮肤,线条精致斜挑带笑的眼角,比寻常人颜色稍浅的瞳仁,还有形状优美略失血色的唇瓣,这一切让时颜的形象分明,矜贵又漂亮,却又与人充满了距离感。
  费峻思绪恍惚,想着这位时颜少将从前不知道让主星多少雌虫神魂颠倒,挖空心思去追求,豁尽家产去求婚,但最后却谁都没能够争过他们元帅。
  整个星盟所有人都知道,星盟最珍贵的S级雄虫,星盟情报局首领时颜,是星盟元帅钟驿的雄主。
  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从今天起,他们就不再是伴侣关系了。
  费峻收回思绪,表情端正,把提前准备好的资料递到了时颜的面前:“时颜少将,这是元帅要我交给您的东西。”
  时颜没有立即接过资料,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知道以钟驿的办事效率,有了这份东西,今天之内他就能够办完所有的手续。他盯着费峻,唇畔仍旧是那点似乎透着亲和感的笑意:“离婚这么重要的事,他不肯亲自来?”
  费峻对着时颜有些说不出话,神色不自然的说:“元帅说他就不来了。”
  时颜从费峻的手里接过资料,随便翻了几页,声音带着某种诱导的意味,让人不自觉放下防备:“为什么?”
  费峻苦笑着重复钟驿元帅的原话:“他说,如果他来了,他怕这婚就离不了了。”
  这句话让时颜的视线重新落回了费峻的身上,目光带着深意如有实质,他白皙的指尖轻轻摩挲过材料纸张,动作温柔轻缓:“哦,你们元帅还说什么了?”
  费峻仍旧低着头,欲言又止。
  时颜往前两步靠近了点:“说吧。”
  费峻却像是怕了什么似地,连忙后退两步,抬头对上时颜的眼睛,无奈地开口说:“元帅说了,把材料送到,把那句话说完,就不要再说多余的话了,他不想被您把军部的秘密情报套出来。”
  时颜表现得礼节十足却又平静疏远:“那你已经完成任务了。”
  费峻点了点头,目光似乎不经意的从时颜身上掠过,像是有话要说,却最终没能够说出口,只是妥协般转身沿着来路往回走去。
  那道身影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时颜低头盯着手里的资料,像是看不够似的,半晌也没再出声。后方的宣弘将裹着皮毛的厚重外套披在他的身上,又从随侍的手里接过黑伞,低着声问:“首领,要回去了吗?”
  这声音让时颜眼睫微颤,他似乎是笑了下,但笑意还没到达眼底却又随之消散无踪,他将手里的东西理得整齐再递到宣弘的手里,这才说道:“送去虫婚管理所,今天内把手续办好,然后去榭湖别墅把我柜子里的几件东西拿出来,其他东西就不用搬了,没什么用得上的。”
  他说过这些话,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凉意,拢紧了身上的大衣接着才继续说道:“钟驿不想让我多问,军部最近必然有大动作,不管他是不是故意透露,你都派人去调查一下。”
  “是。”宣弘接过东西立即把事情吩咐下去,随后转身恭谨地询问时颜:“是要回去了吗?”
  时颜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墓园,天际- yin -沉,山与云黑成了片,墓园的树与草都透着陈腐的味道。他视线在雨幕中的虚空某处停留片刻,最终回归于现实,声音极轻极浅地说了句:“走吧。”
  星盟当中雄虫无比珍贵,战斗机构多是雌虫主事,少有见到雄虫,就算是有,也都担任文职,并由雌虫们小心保护。时颜是整个星盟军衔最高的雄虫,也是整个情报局唯一的雄虫,他走在高大的雌虫中间,对比起其余人显得瘦弱又纤细,但当他沉着脸不再出声,雌虫们不禁都神色谨慎起来。
  回去的路上时颜没再说话,坐在车内看窗外渐行渐远的黎山,时颜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不用再与谁交谈,独处的时候时颜收起所有情绪,注视窗外的时候无喜无悲,像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再激起他的喜怒。
  他能够察觉到前座宣弘不时投来的视线,却不想再出声应付,于是两手叠握在身前,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闭眼的瞬间许多画面从他的眼前掠过,秋日黎山飘飞的黄叶,蜡烛燃尽前满是笑意的眼睛,护在自己身前的坚实后背,还有仿佛燃尽一切的炽烈火光。
  时颜倏地睁眼,呼吸微乱,试图从胸腔内剧烈的心跳声中仔细找寻它原来的节奏,思绪却不可控制地飘向了那片不敢触碰的禁区。
  “首领。”宣弘在前面关切地看着时颜。
  时颜脸色苍白满目倦意,却很快恢复了平常模样,哑着声音说:“没事。”
  似乎是掐准了时间,就在这时,时颜的随身终端突然响了起来。
  时颜低头查看终端消息,看清消息显示人的时候,动作却忽地顿住。
  宣弘敏锐地察觉到了时颜的不对劲:“首领?”
  时颜轻笑了声,仿佛又恢复成了人前谈吐风雅的模样,他端然坐在车里,手拿着终端,对着终端屏幕淡淡说道:“是钟驿的邮件。”
  宣弘有些诧异:“钟元帅他……”
  他刚才明明已经让人把该带的话都带到,该送的东西都送到,为什么又会突然发来这封邮件?
  时颜知道宣弘想的是什么,因为他也有着同样的疑惑,只是他毕竟已经和钟驿没有了关系,这封邮件只会让他心生警觉,却不会让他产生任何不切实际的臆想。
  他收敛心神,盯着屏幕上那个名字看了良久,终于移动指尖,点开了邮件。
  就在这刹那,白色的光芒从屏幕间投- she -而出,冲破车窗,透过黎山的雨幕,晃过- yin -霾的天空,最终覆盖了时颜的所有视线。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时颜似乎听见了虚空中有谁用生涩又饱含痛苦的语调唤他名字的声音。
  ·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时颜明显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感觉自己像被困在了某种古怪的环境当中,视觉还没恢复,听觉却提前接收到了自外界的讯息。
  “你们小心点行不行!别抱着不撒手!还有你!别捏人家脸了快放下来!这可是只小雄虫,别等人家刚醒就全都凑上去,把他吓坏了怎么办?”这是道上了年纪的嗓音,干涩沙哑,像从砂砾里磨过,但对时颜来说却异常的熟悉。
  “可是这小雄虫真的好可爱,摸摸脸应该没关系吧?”
  “他真的好小,胳膊才这么大点,不会很容易就折断吗?”
  环境突然变得聒噪,突如其来的喧闹让时颜接受信息变得有些困难。
  紧接着,又有另一道同样熟悉的声音传来,结束了就混乱的现场:“这孩子以前受过不少苦,眼睛又看不见,醒过来肯定对我们有防备,你们就先别急着亲近小雄虫了,就让K74先照顾他吧,对他来说,跟机械相处,肯定比跟雌虫相处让人有安全感。”
  时颜心头触动,对周身的情况还不甚清楚,却已经有了近乎荒谬的猜测。
  他迫切着想要睁开眼睛,而就在这时,机械启动的声音响起,他也终于如愿的睁开了“眼睛”。
  “K74,启动高级权限。”
  有个声音清晰地传来,然而时颜却没能去理会。
  因为在看清眼前画面的时候,纵然是已经见过了各种场合的时颜,也几乎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他的视线所接触的地方,不是单独的一片视野,而是许多个被分隔开的画面,那些画面有的以不同角度重复,有的却是单独成框,他就像是凭空多出了无数双眼睛,用各种各样的视角同时注视着这个空间里所有场景。
  而就在这些场景当中,他的注意力很快落在了那个挤满人的房间。
  房间里面的雌虫们穿着白色的研究服,神情或是欣喜或是激动,还有的人在偷偷地抹着眼泪,他们围着张宽大的床各自站着,而时颜就在那张床上看到了他自己。
  十五岁时的自己。
 
 
第2章 
  十五岁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