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锡箔纸里的航海者 作者:影小匣(7)

字体:[ ]

  又是一个人和动物的混合物。
  仿佛早晨起来看见了噩梦在现实中继续延续,猫背上的人瞪圆了眼,胸口剧烈起伏。“人”极为难过地抱起了头,然后翻身站起,想要逃走。可他和黑猫同体的事实让他无处可去,黑猫又因“人”的暴躁而疼痛不堪,喉咙里咕咕作响,再次向路之扑去。
 
 
第8章 chapter eight
  被疼痛驱使的黑猫没用多少脑子,路之顺利避过它,把它让到旁侧。在黑猫的眼睛里,一团乌云从天空中压了下来,未及它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姚一甩出去的匕首压住了。匕首不算重,给狠狠砸了一记的黑猫在下边呜呜叫;姚一过来提起匕首时,黑猫连带它背上的人,都是一副不甘却又颓靡的样子。
  听到身后有异的墨墨、繁老头和许易行都转过了身。黑猫用敌视的目光打量所有人,它背上的人则抱住了自己,想把黑猫的皮当做被子捂住脸。被扯痛的猫张嘴尖叫,虽然害怕但还是想伸爪挠人。
  众人不知那猫咪和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权当这里变异的生物非常理可喻。姚一一手拿匕首,一手把路之拉到自己旁边,再扫了眼黑猫,扭头正想说“先走吧”,却见墨墨焦急地去牵那小男孩的手,而小男孩则不顾劝阻往黑猫那边走。
  墨墨:“哎,回来,你干什么去?”
  小男孩经过自己身边时,路之握住了他的胳膊;但男孩非常坚定地扳开了路之的手指,径直走到黑猫旁边,蹲下,把一只手搭在猫的脑袋上。黑猫雕塑般静止了,过了会儿,安静的画面被猫凄厉的尖叫撕碎,猫背上的人又做出了逃跑的姿势。
  很快,黑猫闪进杂草丛,不见了踪影。
  男孩保持蹲着的姿势,偏头冲墨墨笑。好像他早就知道刚刚的一幕会发生,此时他笑容中的语义是“墨墨姐姐,你看!”墨墨咽了咽唾沫,想着孩子没事就好,招招手叫男孩回来。男孩很乖地走回去,牵起墨墨的手,他手上还没消失的蚯蚓粘液让墨墨打了个寒颤。
  “喂,娃娃,你家里是干什么的啊?”繁老头撑着膝盖,俯身。然而男孩被怪爷爷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警防他大哭,繁老头只好悻悻地直起身,说算了算了先送他回去再说。墨墨容有所思的神情引起了许易行的关切;被问说在想什么,墨墨摇头只道没事。摸了摸男孩的头,墨老师紧了紧他沾着巨型蚯蚓粘液的手。
  小插曲之后,男孩和墨墨在继续走在前面,其他人紧随其后送男孩回家。
  路之观察着周围的景物,那些破败的、爬满了植物的建筑在他脑海中被记忆还原了,他愈发愿意相信这里就是C市的商业中心,那座巨型蚯蚓攀附的就是钻石大楼,而奇异的植物丛中掩埋着的,就是他熟悉的那座城市的废墟。
  虚实交织的感觉让人觉得脚踩棉花。
  所以这个地方究竟属于哪个时空?
  姚一拉着路之的胳膊不放,总觉得路小朋友一离开自己就会在茫茫的异世界中走丢。路之任姚一拽着,也不提醒他说我骨头快给你拧断了。也许,在一个比异国他乡还要遥远的陌生环境中,只有相识已久的对方才能带给内心真实感。
  路之觉得姚一是一个不会对未知产生恐惧感的人,毕竟从前他一个人在“黑森林蛋糕”的顶部凝视白天和黑夜的分界线时,他怀揣的愿念就是读懂未知。未知于他而言是拿来征服的对象,而不是向其屈服的魔物。
  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人对“熟识”的眷念,在姚一身上没有半分削减。他爬出“月亮”和“太阳”的空洞仰视宇宙时,习惯的不是被未知包裹的感觉,而是被孤独笼罩的感觉。
  走了一段路,路之开始假想,如果这里真的是C市,那么从钻石大楼出发,向北再向西走走到的这里,应该是什么地方。很快他想到这里应该是某银行的大楼,大楼下有一圈高档的餐饮店,叔叔刚刚认识妈妈的时候,带妈妈和他来过几次。
  和银行大楼并肩的是其他各种公司的大楼,大楼们的玻璃外壳倒映着彼此,白天会映出车水马龙,晚上会映出灯火阑珊。夜晚人烟稀少,叔叔搂着妈妈吹牛,路之在后面看着他指点江山,差点真的相信每栋大楼里面都有他的高中和大学同学、他的人脉网由众多年薪百万的精英织就。
  为了印证路之的猜想似的,一把隐匿在人形杂草中的椅子进入了他的视野。那椅子的风格属于一家遍布C市各处的连锁中餐店,中餐店主打家常菜,怀旧风,店里包括椅子在内的装潢大都是木质。那椅子很不惹眼,但因为路之在刻意寻找C市的痕迹,所以被注意到了。椅子之外还有配套的木桌,也是五分之四在草里,只露出让人依稀能辨识的一角。
  “你今天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啊,”姚一突然说,“我背你得了。”
  路之盯着姚一的黑眼圈看了一阵,忽视他锥死人不偿命的转折,只眨眼不说话。
  姚一:“我早说过你年纪轻轻不要东想西想吧?精神状态不好嘛,睡几觉还能补补,可以后要是发际线高了、头发没了,你要上哪去种头发啊。”姚一说得煞有介事分外真诚,加之路之觉得和一个快被黑眼圈挖空眼窝的人争论精神状态好不好的问题,于心不忍,干脆还是相信沉默是金的箴言,不开口回应。
  就在这时,前面的小男孩用很轻快的声音说:“到了!”
  和其他人一样,路之的第一反应是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四面八方没有什么标志- xing -的东西,男孩说的“到了”实在叫人疑惑。姚一和路之对视一眼,两人都低头向下看去,以为地上有什么不起眼的神秘通道。视线逡巡一番,没有结果,路之这才把猜测投到了天上。
  在路之的示意下,姚一也抬头看天。
  与此同时小男孩举起了手指,引导墨墨、繁老头和许易行抬起头。顺着男孩手指的方向,大家惊奇甚至惊恐地见到,令人头晕的高度上悬浮着一颗半径数十米的玻璃球,玻璃球里面有活动的黑点,大概是身在其中的人。玻璃球与地面的这段距离上没有任何实物,高在云天的巨球纯然悬空,和地面的关系像是同极相对的两块磁石。
  小男孩放开墨墨,跑到玻璃球的正下方挥手。须臾,一根长度恐怖的绳子自空中的玻璃球垂直下落,刺出风声,末端到得地面时,四散的气流把旁边镶有人形的花草吹得东倒西歪。一些花草被折断了,寄身其中的人拼命探手,无助地尝试抓住花草上断裂的地方,把两截分离的部分合拢。
  尝试无效,寄身者的生命因为植植物的断折而断折了。
  原始的绳子和科技感十足的玻璃球很不搭调,众人尚在惊异,一个人竟然顺着绳子滑下来了。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人只用双手握着绳子,按理说,这种- cao -作的结果是人手因极速的摩擦而变得血肉模糊,可那顺着绳子降落的人神色淡然,安安全全完好无损地落了地。
  他戴着手套,可也仅仅是表面看上去无甚特色的手套而已。
  那人穿着休闲,五官温和,用路之和墨墨那个世界的现代人参照的话,像是个积极向上的在校大学生。小男孩扑上去喊他“徐哥哥”,青年很熟练地把他抱起来扛在肩上,柔和的目光扫过众人,开口说:“我没见过各位,各位是其他地方来的?”
  他问得模糊,正合这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打哪来的人的意思。墨墨点头说“是从其他地方来的”,青年也不再问了,说:“远来是客,各位的行程急不急,不急的话欢迎各位上去坐坐。”见众人没有拒绝的意思,青年左手扶着小男孩的腿,右手则做个了“请”的手势,又说:“那就先上去吧。”
  墨墨挂念着男孩单独在大蚯蚓旁边游荡的事情,现下看到男孩和这青年颇为亲密,立时职业- xing -地告状:“这孩子刚才一个人在很危险的地方玩,你这做、做……你放心啊?”她本想说“你这做家长的”,可又觉不妥,便省了这句话。
  闻言,青年微微一愣,竟似在吃惊。他一头雾水,苦笑说:“危险?能有什么危险?”
  许易行替墨墨说:“大楼,那有一条很大的……”他说的时候连带着比划,实际上青年在他说出“大楼”的时候就明白他的意思了。青年笑着打断说:“哦,那个家伙啊。各位不也是来看那个家伙的吗,怎么会觉得危险呢?”
  处在不同经验世界中的人互相为对方的惊奇点而惊奇,过了会儿青年挠头说:“哦,各位还不知道,这孩子也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出去了,不会走迷路的。”墨墨担心的“危险”和青年以为她担心的“危险”显然不是一回事,但墨墨压下了还想问的话,觉得留在外面冷飕飕的,还是尽快随对方上去为好。
  路之轻轻拉了下姚一的衣服,姚一转头看他,他却又不想说话了。他感到随青年“上楼”不安全,可和留在怪物遍布的荒野相比,随陌生人回家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路之避开姚一的眼神,摇了下头,将眼睛摘下来放回衣兜。
 
 
第9章 chapter nine
  青年说:“抓紧绳子。”
  他向众人示范,率先把绳子抓好;坐在他肩上的小男孩也握住了绳子的一截。其他人犹犹豫豫地把住了绳子的一部分,肩膀挨着肩膀,好像在挤地铁。青年托了下男孩的腿,再次检查了一遍大家的动作是否规范,随后抬头看了看玻璃球。
  瞬间,玻璃球中落下的绳子极速回收,速度之快,根本没给人做出任何反应的时间。
  跳楼机的惊险程度和这根绳子的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路之只听见耳边的风尖啸了一声,旋即他觉得手里的绳子滑出去了。其他四人和他有相同的感觉,正当几个人都以为命将不保,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却不是坠落失重而是脚踏实地的感觉。
  路之没站稳,偏了一下,偏到了一张绵软的沙发上。比他先一步抵达的姚一顺势在沙发靠背上一躺,环住路之的肩膀,抛出个“怎么样刺激不刺激?”的眼神。路之缓了缓,掩饰- xing -地戴眼镜,不幸手上的轻微颤抖被姚一捕捉到了;姚一卡了半截的轻笑,换来了路之幽幽的一瞥。
  “艹。”繁老头摁着险些把假牙飙出去的嘴说。相较周围的环境,他的声音太大,许易行忙反手捂住了他的嘴,唯恐其他不认识的人看过来。墨墨环顾一番,心说这里的人好雅致,雅致得简直不像正常人。
  可能是一秒钟也可能只是半秒钟,地面上的人就被绳子带到玻璃球的内部了。充当运输工具的绳子蛇一样爬行,先是慢,后加快,没多久就缩进了某个回收洞口,让出了光可鉴人的地面。玻璃球中漂浮着无数个“地面”,“地面”的材料是瓷砖;每一块由瓷砖拼接的完整“地面”可容纳一个二十一世纪小户型的客厅。
  众人到达的是位于玻璃球中上部的一块地面,站在这里,向上向下向左向右的视野都很开阔。每块“地面”上摆置的都是- xing -冷淡色的桌子和沙发,安静的人们坐在其中钻研书本、乐器、画作等。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