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锡箔纸里的航海者 作者:影小匣(23)

字体:[ ]

  “你说的未免太短了。”男人扳了扳手指,嘴里轻声重复着那几个时代的名字,“少说都有五百年吧。因为我是从狂想时代末期折返回来的。”
  “你是孙悟空吗?”墨老师望了望身后的“五行大山”说。
  “啊,你知道孙悟空,”男人惊奇又惊喜地说,“那你同我一般大吧,我也是在孙悟空风靡电视荧幕的时候出生的。”墨墨赶紧跟他撇清同龄人的关系,瞎编说孙悟空是她太太太太太爷爷那辈流传下来的传说。
  “这位女士,没关系的,”男人换了一种安慰人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虚拟热的记忆太繁杂了,有时候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经验、哪些是被灌输进去的知识,很正常。你若是需要的话,我可以引导你,帮你把属于自己的那条线索找回来。”
  墨墨:“谢谢了不用。”
  “‘我们’是活在‘时间’里的,而不是‘空间’里的,对吗?”路之突然问。
  男人愣了下。
  “我们来自狂想时代之后,”路之又说,“正如你所说,那里的牢笼真的很牢固。”
  男人更加疑惑了。
  墨墨、许易行、繁老头牢牢盯住路之。最担心路小朋友的是墨老师,她很怕小路受了大环境的不良影响,陷入游戏虚构的世界观无法自拔了;很可怕的是,路之在用旁人告诉他的方式思考问题。
  唯有姚一,支着头出神,并没有思考和路之的心理健康有关的问题。不过旁人并不清楚,姚一的思路实则和路之是并行延伸的。
  路之在太极图桌子上,用手指花了五个圈。他依次点过那五个并不存在圆,说:“第一时代、第二世代、沉寂时代、狂想时代、狂想时代之后……对吗?”他直直地看进那男人的眼睛,后者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即路之指着最后那个“圆”:“我们是从这里来的。”
  许易行和繁老头沉默。
  墨墨低声提醒路之,叫路之不要陷得太深。姚一则拍了下墨墨,食指在嘴唇上放了放,小声说:“我们先不要管,让小路讲。”
  “狗- ri -的熊猫屎。”墨墨做了个口型。
  姚一:“啊?”
  墨墨:“没什么。”
  路之指了下第四个圆,紧接着手指划过去,放在第三个圆上:“然后我们经过了狂想时代,来到了这里,沉寂时代。”暂且没有谁明白他要表达什么,众人只好跟着他的思路走。顿了顿,路之抬头问那男人:“对吗?”
  男人僵笑:“对?”
  “我们是活在时间里的。”路之说。
  “啊,是,是啊。”男人说,“看吧,这位小朋友已经回忆起属于自己的东西了。呃,不过,你说你们来自狂想时代之后,这点还真是令我吃惊啊。我不记得这里有哪位朋友是打那儿来的。那相当于是我们的坟墓,货真价实的坟墓。”
  接下来,路之面向姚一,定了定,又低头指到第五个圆:“蚯蚓、罗先生、章鱼怪。”
  “嗯。”姚一说。
  路之指到第四个圆:“巴利先生。”
  姚一:“嗯。”
  第三个圆:“现在。”
  姚一觉得自己确实明白路之的意思了。他点了点第五、第四、第三个圆圈中间的地方,分别画了两道杠,接续了路之后面的话,说:“玻璃管道。”路之幅度很小很小地扬了扬嘴角,笑得不着痕迹;但正是他脸上那小小的一弯,把姚一的心勾得震颤不已。姚一深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不至于流露出伤感:“再往前‘走几步’,你就可以回家了。”
  姚一内心微小的波动被路之接收到了。
  路之偏过头碰了碰鼻尖,过了会儿,说:“所以我们至少还可以拿到两根绳子。”
  “天窟窿那么大,再要两根绳子也不够。先送你回家。”姚一干脆利落地说完了自己的想法,伸手在桌子上抹了一把,将似乎有了痕迹的五个圆圈抹掉。
  墨老师是下一个反应过来路之在说什么的人。她想起了被巨型蚯蚓盘踞的那栋钻石大楼,结合路之的说法,她意识到了大家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时间旅行者,而这条时间线,串联着她来到黑森林蛋糕之前的世界。
  她和路小朋友的“家”。
  “那真是太好了。”许易行抬头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墨老师,由衷地说。墨墨的侧脸真是漂亮啊。他以后还能不能遇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呢。他心想。
  繁老头抱起手臂,后仰,接着又撑着腰俯身揉腿。“唔,那是挺好。”繁老头情绪莫辨,只表达了“哦我懂了”的意思。
  路之看着桌子上代表着“第一时代”和“第二世代”的位置,猜测哪里才是他的二十一世纪。正当这时,那男人慌里慌张地说:“怎么?各位要走吗?”姚一站起身在路之身边一挡,男人的手这才没有抓住路之的胳膊。“对啊,我们要走,”姚一眯了眯眼睛说,“我们的小朋友、我们的姑娘要回家了……多谢你的东西。”说着,他把白方块当做醒木,在桌子上一拍,生生打断了对方的话。
  “可……可是……”男人的喉结滚动,苦笑,“可是我太孤独了呀。”
  “房子里住着那么多人,你哪儿孤独了?”姚一冷冷地说。
  男人抬头去看白色高楼上紧锁的门,说:“大家有自己的生活,都不愿意出来陪我说说话。”姚一上下打量对方,说:“我以为你是个享受孤独的人呢。”以为别人跟自己一样,“享受”孤独,把孤独当饭吃。
  姚一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享受还是不享受。
  能做选择的话,他也许不会爬出月亮看到天空的真相。他会安安稳稳地在森林里生活,看着那些每天围着游荡者焦头烂额的“守护者”爬上爬下东南西北到处跑。事实是没得选择,他是探秘人的儿子;在探索和冒险被家族视为无数代人的责任的情况下,他的出生即意味着被定向塑形。
  泪水血水,泪痕血痕,攀到天空之上,把美好的神话撕裂。
  撕裂自己的神话,保护别人的。
  姚一不经意露出的眼神把男人吓住了。男人觉得姚一的眼神中有鄙夷和失望的成分——因为他说出了“太孤独了”而鄙夷,而失望。
  姚一揉了揉眉心,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神色有点凌厉。算了,自己都是个怀疑孤独的价值的人,凭什么要求别人认可孤独呢。谁都不伟大,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的人,只不过是失去选择能力的偏执狂罢了。
  “你们有人受伤了,还是留下来休息休息吧。我可以给你们上药。”这回男人找到了个不错的理由,加之他行动得挺快,没多久便找来了所承诺的药,众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法拒绝他的挽留了。
  “这是什么药?”男人正要给姚一缠纱布,姚一打断他,问。
  “你管他什么药呢,”繁老头扭头对着姚一,一脸被忽视被抛弃被伤害的表情,“人给我上药的时候,你怎么不问呢?得了,你放心,我这个老医生的鼻子错不了。”姚一蜷手碰了碰鼻子,咳道:“繁叔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繁老头拉长脸不言语了,心里大有后生不可靠的悲哀。
  “还是女儿好,我想我姑娘了。”沉默片刻繁老头说,“姚一,我把你当儿子待,你呢,简直靠不住,都不关心老爹。”姚一对繁老头说话一向平和,难得笑着怼他:“谁是你儿子啊。我可从来没认过你这个爹。”
  “我不管,”繁老头撇着嘴说,“你一点都比上我家姑娘,繁叔疼你那么久,白疼了。”姚一笑而不语。姚一能猜到繁老头要把话题扯到什么地方去,于是转过身,装作看天;果然,繁老头叨叨了许久,然后说:“哼,我以前好说歹说,你还偏偏不娶小繁……得了得了,姚一我跟你说,把她嫁给别人,我一点儿都不后悔。”
  路之突然缩了下腿,男人愣了下,停下手问他是不是疼。
  路之摇头,又慢慢把腿放平。
  繁老头叭叭完毕,空气又安静了下来。纱布还有一圈就缠完了,男人却按了暂停键,找了个话茬道:“哦对了,刚刚,我听到了你们说到了‘罗先生’?”姚一转回来,抱臂靠在太极桌子上,点头:“嗯。”
  墨墨:“怎么了?”
  男人笑笑:“没什么……我就是在想,狂想时代过后,巴利先生又把名字改回去了。”
 
 
第28章 chapter twenty-eight
  路之这才意识到,至始至此他都没看清大屏幕上巴利先生的脸。因为这男人的话,他自然而然在脑海中勾勒罗先生和巴利先生“两个人”的声线,但只觉得两个声音一低沉一高昂,说它们来自同一个人,仅凭一点点所有中年男子的相似- xing -的话,未免牵强了。
  “改名?听上去他们不像是一个人哎,”墨墨也说,“而且,你那什么狂想年代,总不会只有一二十年吧?就算只有一二十年,巴利活过这段时间,也该是个老头子了。”她印象中的罗先生不不显老,放在同龄人中比较,属于保养得不错显年轻的那种。
  “当然不是一二十年。”男人说。
  墨墨:“五六年?妈的五六年能称作一个时代吗,这里的人都不学语文了是不?”
  男人苦笑:“不是一二十年,更不是五六年。你说短了,从狂想时代的初期到末期,是一百多年。你们经历的一小段应该是初期,因为‘巴利先生’才以新身份出场不久。”
  墨墨怔道:“他的人参果是在哪儿打的?”
  “你还真说对了,他是历史上第一个用时间证明了自己的人。巴利原姓罗,在第一时代打拼到中年,某天潜进了C市的电视台,抢过直播节目主持人的位置,向全世界宣布了他的狂想。第二天他以精神病人的身份,凭借自己制造出来的‘笑料’在全世界出了名。”
  许易行:“他说什么了?”
  “他希望能有位研究者重视他的一个学生,给予他经济上的支持,让他学生的梦想变成现实。”
  “哦?他以前是个老师?教什么的,是班主任吗?还是大学老师?”墨墨挑眉。
  “我想想,那个学科应该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微机。”男人说。这个回答出人意料,毕竟中小学的微机老师跟学生的关联实在不紧密,没人相信一个微机老师会带着“为学生实现梦想”的目的跑到电视台丢脸。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