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锡箔纸里的航海者 作者:影小匣(13)

字体:[ ]

 
 
第15章 chapter fifteen 锁
 
 
第16章 chapter sixteen
  三番五次干呕,老严终于忍不住了,推门出去发泄了一通。他回来的时候看见女儿坐在铁皮椅子上晃动双腿,桌子上是整整齐齐的一叠纸,房间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刚才的不适仿佛来自梦中的幻影。
  老严撑着膝盖坐下来,轻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声。
  小姑娘搂住老严的胳膊:“爸爸,你很开心。”
  老严从女儿纯真的笑容中读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你开心的话,我也很开心。”他感到冷,起初他以为寒意来自于女儿,半晌,他才意识到女儿的身体是温热的,真正由内而外凉如冰块的是自己。女儿的小手很软很温柔,像暖风里柔嫩的枝条,不久,老严觉得身边这棵捅了自己一刀的小树,又重新把自己这棵老树温暖了。
  “都是疯子。”
  姚一挥出缺了一个角的匕首。
  把匕首和电视机屏幕接触的点延伸出去,看起来匕首尖就像刺中了老严的眉心。最开始老严更像是在苦笑,过了会儿他笑得就不勉强,而是很真诚了。电视机屏幕外面的事物不可理喻,所以  姚一才会骂说都是疯子。
  路之:“姚一,等一下。”
  姚一挑眉:“怎么了?”
  路之伸出手,手掌贴在屏幕上,稍稍迟疑,轻轻一推。这时,整块屏幕斜斜地外倾了一点,最上面出现了一道新的缝。看样子,姚一虽然没能把玻璃敲碎,但是把玻璃敲松了。姚一放下匕首,和路之一起推,玻璃嘎吱响动,上方的缝隙渐渐加宽,如行将被攻破的城门。
  “爸爸。你看,屏幕在动。”
  这时,那小姑娘说。
  路之停下来:“对了,她看得见我们。”“不管,”姚一说,“看不看得见,不影响我们推不推得动。小路,你站过去一点,推那个地方。”他伸手指了指,“外面的鬼地方,总比这里面的鬼地方好一点。”
  嘎吱嘎吱。
  路之刚刚换了个位置推了一下,那小姑娘忽然站了起来,利索地把铁皮桌子推了出去,用桌子抵住了电视机屏幕。按理说路之和姚一两个人推开一张铁皮桌子不在话下,但由于空间大小的扭曲,隔着电视机屏幕面对小女孩的两个人,就跟被放在盒子里的玩具娃娃一样;“玩具娃娃”尽管会动,但还没有在被“主人”监视的情况下跑掉的能耐。
  再推,被铁皮桌子抵住的电视机屏幕彻底不动了。
  小姑娘朝自己意外得到的玩具扮了个鬼脸。
  “你在干什么?”老严探了探头,疲惫地说。“爸爸,这里面有两个小人,”小严说,“这两个小人都长得好漂亮……可是他们想逃跑,我希望他们留在这里,不要逃跑。”老严将头枕回铁皮椅子的靠背,不带什么情绪地说:“你看花了眼吧。”小姑娘不再说话了,但惊奇的大眼睛还是闪烁个不停。她的手按在屏幕上,小指肚和路之的手掌一般大小。
  老严仰望生锈的天花板:“若是电视机被修好了的话,你不只能看到两个小人呢……咳咳,声色犬马,声色犬马……这是害人的东西,然而我们却不能丢掉它。正是因为它害人,我们才不能让房间外面的人得到它,更不能让它流落到隔壁画画的人那里去。我诅咒它,诅咒它一辈子都不能被人修好,诅咒它化成铁水,无人问津。”
  小严:“爸爸,阿摆叔叔和阿铜叔叔不是在修吗?你没有阻拦他们。”
  “我知道他们无能为力。”老严得意洋洋地说。
  “哦,无能为力……”咀嚼这个词语的时候,小姑娘隔着电视机屏幕“摸了摸”路之的头。她还想再摸摸另外一个“漂亮玩具娃娃”的头,但姚一的表情让她觉得这个娃娃的头上带刺,于是收回了手。
  铁皮桌子的阻力很大,路之和姚一拼命推,电视机屏幕都只移动了一点。但好在有那么一点移动。
  然而小姑娘严防死守,一看到自己玩具娃娃的事情有一丝进展,她就站在另外一端将桌子推回去。路之和姚一反复进退的结果是没有结果,小严在持续几个小时的无聊盯视中大获全胜;老严倚在靠背上阖眼,嘴唇在动,没有声音,默默念叨的不知是午间梦话还是自己说给自己听的疯话。
  桌子来来回回,铁皮刮擦地面的响动令人起鸡皮疙瘩,不过老严在闭目养神的状态中耳朵不好使;他就算不耳聋也是耳朵有点背,女儿在和调皮的玩具娃娃对抗时终于变得不耐烦,转头说“爸爸我该怎么办”,问了好几次,老严一动不动没有反应,眼皮都不抬一下。
  “我其实是不讨厌小孩子的,”姚一放下匕首,揉着胳膊说,“不过这姑娘让我有点不敢要小孩子了。”路之静静地听姚一说,待对方转头看自己,他便似懂非懂地眨眼睛,似乎听到的是什么高深的话。姚一一怔,随后伸手捞了一把路小朋友的头发,笑说“算了算了我大概想要也要不了。”
  姚一收回手。路之莫名觉得头上好轻,轻得让人没安全感。
  “前两年我有个弟弟,很小很乖很懂事的。”路之说,“他也挺好,就是偶尔会烦一下人……其实只要自己有了宝宝,不管他怎么样,你都会喜欢他的;所以别现在就说什么不要小孩子的事情。”姚一盯着路小朋友,心道“我并不是要讨论要不要小孩的事情好不好?还有,小路你这种身为人师的语气,就跟你弟弟是你生养的一样。”
  慢慢地,姚一扬起一侧嘴角,说:“好的宝宝,我知道了,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会……”
  路之眉间微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敲门声在姚一的话上剪了一刀。
  “老严,快开门,拿诗的人来了。”
  阿摆的声音。
  “爸爸,是阿摆叔叔,”小姑娘推着老严的肩膀说,“他说拿诗的人来了。”老严总算睁开了眼睛,鼻子里闷闷地“嗯”了一声,证明自己还活着,没死。回应是回应了,老严兀自仰躺在原处,不想去搭理那扇砰砰作响的铁门;小严只好撇开父亲,自己去开门。
  阿摆和阿铜站在门后;两人身边还有老老少少七八个人,这些人手捧一些颗粒物,在阿摆和阿铜的引导下进门来,依次把手捧的东西倒在桌子上,放完后就在桌子上取一张诗。待得来人都拿到了纸页后,老严一边垂着背一边倾身,先用鼻子闻了闻堆在桌子上的颗粒物,再拈了几颗,放到嘴巴里咀嚼。
  老严扫视了一遍稀稀落落的来客,而后低头说:“人越来越少了,东西越来越差了。”
  阿摆和阿铜看了看并没有写全的诗,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们还看见纸页上爬了些皱纹,想都不用想,那是因为老严刚才发脾气,把整叠纸都摔在了地上。另外,好好一张桌子不摆正,却竖着摆放,使得并不宽敞的房间显得逼仄不堪;两人正向小严投去眼神询问,七八个读者中有人开口说话了。
  “咦?我本来以为,我这次来可以看到电视的,”腆着肚子的男人说,“阿摆,你没用我上次教你的方法修电视吗?”“修了修了,”阿摆说,有点无奈,“但它压根没有半点反应。”
  “而且它现在亮都不亮了,”阿铜说,“以前它插上电,屏幕至少还会亮的。”
  “坏了,它彻底坏了,”老严拍了一下手,引起众人的注意,“各位不要再指望看见什么了,拿上诗,走吧。谢谢各位了。”
  然老严成了透明的存在,大肚子男人无视他,挽起袖子,用干大事的架势走向电视机。
  “我亲自看看。”男人说。
  阿铜质疑:“你真的会修电视啊?住在地下的人里面,已经没人会修电视了……就像没人会修印刷机一样。”
  男人蹲在电视机旁边,乜斜了一眼:“我的祖辈会修电视,我是从小听着电视机的传说长大的……如果我们地下有哪家传承着印刷机的故事,那么肯定就有人会修印刷机了。”阿铜觉得莫名其妙:“我、老严、阿摆,都是听着印刷机的故事长大的。”
  “哦。”男人敷衍着说。
  他把桌子推开,随即一愣,因为他看见电视机屏幕自己动了一下。“叔叔,电视机里面有两个漂亮的小人,他们想逃跑,你不要让他们跑掉了。”小严走过来说。
  男人不大明白小女孩的话,只草草点了点头。而后他一手撑着电视机屏幕,一手拍着电视机顶盖,对阿摆和阿铜说:“你们是不是拆过它?”不等人回答,他复又转回了头:“真有你们的,拆掉过后又不装好,还抱怨说我讲的方法不奏效。”
  路之感到自己和姚一所在的空间震动了很多下。经由外面那男人的鼓捣,已经松动的屏幕又被安了回去;紧接着屏幕边缘原有的缝隙都不见了。接下来路之又听见了滋滋的电流声,与此同时铁皮墙围成的空间中白光大作,白光瞬间覆盖了整个视野。
  “亮了,亮了。”
  外面有人轻呼出声。
  阿摆:“看吧,没坏,还能使。”
  “说明刚才是你的问题。”阿铜说。
  不久,路之惊觉自己的眼睛竟然能够勉强适应白光,从而模模糊糊地辨出众人的神色。小姑娘还是在牢牢监视自己的玩具,另外,除了老严,其他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和小严一样专注的表情。几道目光汇聚在电视机屏幕上面,路之仔细看了看那些人的眼睛,看到他们的眼睛中开始闪动着一些真实世界之外的影像。
  老严强迫自己站起来,但只站了半分钟不到,就又一屁股坐下去。别人的眼睛里闪动图像,他的眼睛里却闪动着格格不入的泪光。
  水。
  路之觉得有一滴水落在了头上。
  姚一也有相同的感觉。于是两人同时抬头,只见头顶上的铁皮天花板变成了天空的样子,摇摆的雨帘自天空披挂而下,刚才落在他们头上的水,是雨帘中的两粒先锋。
  在雨滴和翻卷着乌云的天空轻叩两人的触觉和视觉之后,雨声开始冲击两人的听觉。
  大如瓢泼。
 
 
第17章 chapter seventeen
  一时间,电视机里面的铁皮墙像被颜料泼过的纸张,绚烂的图景刹那取代了上面单调的铁锈色。图景膨胀,剖开狭小的立方体空间,将人的视野引入了一个开阔地带。随着外面几个人的惊叹声渐涨,屏幕这头,路之和姚一的眼睛更加清明:楼宇大厦拔地而起,车道马路席卷而来;暴雨倾盆落下,把春笋般出现行人们赶到了各个建筑物的屋檐下边。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