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番外 作者:顾之君

字体:[ ]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作者:顾之君
 
  文案:宋景曜重生十多年,才发现他穿成了总裁文里的炮灰男配,必须致力于招惹男主,骚扰女主,费尽心思给主角们助攻。
  可他称职地搞了半天,作天作地,你跟我说剧情崩坏成男主X男配的耽美同人文了?!
  宋景曜炸毛:爱谁谁!老子不干了!谁这么丧心病狂喜欢白切黑男主的?还是会变形的蛇妖?!
  男主突然出现他身后,搂住他的腰,拉进怀里,眯眼微笑:你说什么?
  宋景曜秒怂:没、我我就说你很好看……?
  男主笑,低头就亲了他一口。
  偏执.- yin -郁.闷骚.蛇妖攻X口嫌体正.皮一下很开心.炸毛怂受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豪门世家甜文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景曜,沈修竹┃配角:预收文《别想离婚[重生]》,《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求收藏呀!!!┃其它:炸毛受,宠溺,恋爱沙雕文
 
 
第1章 小纨绔
  夜生活总是可以很多样。
  夜幕降临,海城市中心的高级会所却在黑暗中点亮,金碧辉煌,奢华张扬,华丽的大门前停满了昂贵的豪车。
  这是有钱人寻乐放松的地方,更是纨绔子弟的最爱。
  宋景曜就是纨绔中的代表人物,经常和损友来这里消费,送起钱来一点都不心疼,可以说是把不学无术只会贪图享受完美诠释了。谁让他们除了钱一无所有,能做的事就只有花钱。而且有句话说得好,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人可就废了啊。所以,他们每天都要通过花钱来实现自我价值,寻找人生的意义。
  包厢里,跟宋景曜穿一条裤子大的狗友梁鸣正抱着一个超短裙美女亲,美女脸色酡红,娇声跟新交的富三代介绍自己带来的朋友,“梁少,这是我姐妹静静,没来过这儿,有些怕生,什么都不懂,你看……”
  这明显是想把小姐妹拉进圈里,富家纨绔们懂这些,也就一句话的事,张口就来,但朋友答不答应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梁鸣刚跟小美女亲完,心情不错,转头就看过去,发现整个包间里,只有坐在沙发上的宋景曜是孤家寡人没人陪了。梁鸣作为损友,只有自己一个人开心怎么行,当然不能让好兄弟落单。
  宋景曜就这么漫不经心坐在那沙发上喝酒,半明不暗的灯光洒落在他脸上,精致如画。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风流又多情,即便不笑都好似唇角上翘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那痞帅的骚气劲儿扑面而来,遮都遮不住。新来的小美女看上他一点都不奇怪。
  “曜哥怎么能一个人喝酒?太寂寞了!小美女,快过去,陪陪我们曜哥喝。”
  小美女样貌清纯,小脸上羞涩泛红,闻言小步朝着沙发上的男人走去。她刚进来就盯上这个男人了,只是一个侧面,轮廓都令人惊艳,气质撩人,即便勾不住,这样的极品能睡上一回都值了。
  可她没想到,自己还没走近,那人就先站起身,朝梁鸣随意一挥手,半眯着眼淡淡说:“你玩自己的,别扯上我,我出去放松一下,回头再揍你。”
  说完,修长的人影就消失在包厢门口,出去了。
  “这家伙真是,太麻烦了。”梁鸣耸肩,转头跟怀里的美女说,“可不是我不帮你,我那兄弟家里管得紧,喝酒玩一下可以,再多的可就不行了。”
  刚才要走向宋景曜的小美女僵在原地,脸上尴尬,心里可是百转千回,有气。她这么一个美女当前都无动于衷,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长得不错又有什么用?该不会身体有问题吧?再不然就是基佬?不能玩就早说啊,白白浪费她一晚上!
  虽然心里恼,但她脸上还是羞怯一笑,伪装得很好。
  不过,有一点,她倒是没猜错,宋景曜不理她,确实因为他是gay。
  他喜欢男人,对女人没兴趣。
  但他得藏着掖着,不能表现出来。就因为他的人设是花花公子大直男,还是经常流连夜店的那种。
  宋景曜喜欢喝酒玩乐,但要找个女人来陪他,他就不乐意了。他想要的是八块腹肌大长腿的英俊男人啊!对女人他硬不起来!
  所以,损友推个女人过来,他就先一步起身,出包厢,干脆避到洗手间去放水了。
  高级会所里,一个盥洗室也要装修得极其奢华精致,周围都是明亮的灯光,地板干净得能反光,空气里是淡淡的熏香,他这一走进去,不像去尿尿,倒搞得像是去登基。
  宋景曜走进去,就径直站到一个小便池前,解下裤子,开始放水。
  他刚喝了点酒,酒量不怎么样,所以他都不敢贪杯,怕喝醉了做出什么恨不得重新投胎的傻逼事来。他现在就微醺,意识还算清醒,但也没有滴酒未沾时那么敏锐。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时,他就差点吓得没把控住,尿到外面去,那可就尴尬了,幸好他手还算稳。
  “宋景曜,十一点了,你还不回家?”
  那声音低沉,还非常的熟悉好听,只是那语气真算不上好,不认真听都能感觉到里面隐含的怒意。
  宋景曜当然知道他是谁,从小一起长大,熟得不能再熟了,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跟他们这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完全不一样。宋景曜还很清楚,这人是苏断腿的男主角。
  沈修竹。
  君子当如修竹,淡然而立。
  人如其名,所有长辈都很喜爱他。反过来,不干正经事的小纨绔就非常不爽他了,显得他们完全就是那丢脸的对照组。尤其是宋景曜,家中独子,于万千宠爱中长大,生- xing -娇纵,放肆张扬。他爸妈都希望他能多跟沈修竹学学,能有沈修竹两三分优秀他们都能在梦里偷偷笑醒了。
  有了这一层原因在,沈修竹管着他那叫一个天经地义。宋景曜日天日地,亲爹妈的话都不一定听,可一对上沈修竹,不知怎么就怂了,浑身的毛炸起,尾巴却是耷拉着的。
  此时,宋景曜听到他的声音,就立刻一个哆嗦,下意识回头瞪过去,很凶的样子,但漆黑的眼睛水光潋滟,容貌昳丽,微醺的脸颊泛粉,并没有多少威慑力。顶多只是小猫软软的一爪子,小肉垫拍在男人身上,更像在撒娇。
  沈修竹脸色冷淡,肩阔腿长,衬衫下结实的肌肉线条隐约显露,只是站着不动,都充满了野- xing -,侵略感十足。他垂眼,深邃的眼睛盯着宋景曜。
  宋景曜不服管,有人强硬要他干什么,他绝对不听,但奈何沈修竹长了一张极其俊美的脸,还哪哪都生成了他喜欢的模样,一看到那脸了,火气都无意识减弱几分。
  可惜,他是和男主角不对盘的炮灰男配,挑衅是必然的。
  宋景曜边迅速穿裤子,边叭叭叭地骂人,对眼前这个兄长范的人可是半点尊敬都没有,就算矮了半个头,也仰着脖子不客气地瞪,张牙舞爪的凶狠样。
  “关你屁事!我爱几点回家就几点回家,就算睡在外边,你也管不着!”
  但谁都不知道,宋景曜心里在哼唧——盯个屁,老子要是扑上去亲一口,看不吓死你个小傻逼。
  宋景曜小gay本gay,不能暴露- xing -向,也就只能在心里过过瘾了,想象一下眼前这么个高冷禁欲的人要是被自己压在墙上亲,那懵逼慌乱,堪比二哈的傻样,他就特别想笑。
  宋景曜一脸跋扈,眼睛却是不自觉染上笑意,微微弯着,闪着亮光。太细微了,他自己都没发现。
  但沈修竹离得近,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毫无预兆的,沈修竹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了宋景曜的手肘,把人这么一扯,低哑的声音缓缓说:“不关我的事?”
  换作一般情况,宋景曜当然要凶巴巴地怼回去,可眼下情况太过尴尬,他裤子都还没穿好,只是用手提着,拉链还是敞开的,没有防备的被一拽,裤子自动就往下滑落,一阵凉意,吓得宋景曜急忙忙伸手去提,一不小心没站稳,就踉跄着往后倒。
  沈修竹似乎也没想到会这样,面上一愣,毫不犹豫就伸手去扶,但晚了一步,反倒一不小心被宋景曜带着一起摔下去了。他只来得及护住宋景曜的后脑勺,以免他头磕地上摔成傻子。
  咚的一声。
  正好这时,门被打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要进来嘘嘘,半眯着眼看到里面的情况,愣了一下,然后咧嘴笑了,“哇哦~ 兄弟,很会玩嘛,让我也加入来一炮呗?”
  地上的两人俱是脸色一变。
  不得不说,他们现在的姿势确实非常容易让人想歪。
  沈修竹在上,宋景曜在下。
  底下那个裤子都还没穿好,衣衫不整的。
  空气凝滞了一瞬。
  地上的两人同时吼出声:“滚!”
  只是冷淡的声音里,总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醉酒男可是一点都不怕,还十分的善解人意,嘿嘿笑着说:“别气嘛,打扰了咯,你们继续,继续~”说完就打了酒嗝,比了个请的手势,傻乎乎地带上门走了。
  继续?继续什么?
  地上的两人极不自在,连忙爬起来,因为太过匆忙,更容易出错,宋景曜重心不稳又要往后摔,以为即将狠狠的跟地面碰撞一回,却没想到竟然被托住了……
  托住……
  宋景曜感觉到那是什么时,浑身又是一哆嗦,头皮都发麻了。他触电般的大步急退,耳朵控制不住地涨红,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瞪着沈修竹的掌心,甚至觉得自己的屁股烧起来了。
  怎、怎么能伸手托住呢?!
  不知道直男是怎么想,反正宋景曜觉得自己要爆炸了,被刺激得不行。刚才被沈修竹压在地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僵掉了,胸膛紧贴,体温隔着单薄的衬衫袭来,鼻尖还都是荷尔蒙爆炸的气息。他很努力的伪装淡定,毫不在意,但被沈修竹那一托,瞬间破功,吓得跟炸毛的猫一样,蹦到了一边,甚至有些惊恐地瞪着沈修竹。
  直男真可怕!
  沈修竹看他那样,一向冷静自持的表情裂开,气压骤然低沉。
  ……他就这么讨厌我?
  作者有话要说:  黑化蛇攻X口嫌体正炸毛受
  沙雕恋爱文,我们一起嘿嘿嘿~~~=v=
 
 
第2章 伪君子
  宋景曜太尴尬,背过身飞快穿好裤子,无视了站在一边的沈修竹,直接洗手了就快步往外走。
  他觉得,再跟沈修竹待在一个室内多一秒,他都要呼吸不上来了。
  沈修竹没觉察出他的不自在,只明显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躲避,不由得抿了抿唇,脸色愈加不好。
  沈修竹长腿一迈,很快跟上了逃跑的宋景曜,按住他的肩膀,冷声说:“你又想去哪?”
  那长辈抓小孩做坏事的语气,又让宋景曜红了脸,这次是气的,觉得太丢脸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