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番外 作者:糖太咸

字体:[ ]

  《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作者:糖太咸
 
  文案:本书又名《学校里最有钱的那个纨绔又考第一了!》、《纨绔的逆袭》
  原书中的靳南是一个空有美貌脑子进水的中二少年,作为F4之一,他疯狂的追求着灰姑娘。
  灰姑娘一面吊着靳南,一面与F3勾勾搭搭。
  一次舞会灰姑娘作为靳南舞伴出席却与原书男主发生一夜情带球跑,为了平安生下孩子,把球嫁祸给靳南。
  灰姑娘“靳南我怀孕了。”
  中二少年喜当爹。靳家祖宗一样供着灰姑娘。
  在靳家人放松警惕之时,灰姑娘进入靳南父亲书房盗取重要文件,高价卖出,导致靳家出现空前危机。
  为了防止靳家人报复,灰姑娘却趁机带着巨款出国,在国外遥控F3搞垮靳家,靳家彻底破产。
  靳父得知真相心脏病发作猝死,靳母被催债人拉扯间出车祸撞死。靳南背着负债求助无门,被熟人羞辱。
  而灰姑娘却在此时拿着巨额资金在M国念书,并且在华尔街的几位‘蓝颜’帮助下闯荡出不菲家业。
  几年后带着儿子回国与原书男主相亲相爱,三年抱俩。
  靳南却下场凄惨,冻死街头。
  穿书后的靳南冷冷一笑,我们的口号是:打脸灰姑娘,远离F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剧本好像有些不太对!
  等、等等等等!男主先生麻烦您看清楚好吗?这是男的!谁要跟你一夜情!救命!
  【敲黑板扫雷以及食用指南】一定要看!!
  1、原女主戏份不少,不会太早领盒饭,着急打脸的慎入。
  2、剧情控制到36章
  3、【非传统爽文,慢热】划重点!!
  4、以及若有不爽,弃文止损是明智选择。
  【细水长流养成打脸日常。没有恶意,纯属娱乐,希望各位开心看文。】
 
  内容标签: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南 ┃ 配角:晚上22:00左右更新 ┃ 其它:
 
  作品简评:靳南意外穿越一本狗血玛丽苏小说中,原身是与他同名的中二少年,作为学校里风云人物的F4之首,他的学习生活备受关注。然事实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样花团锦簇。F3对原身心怀不轨,心机女对原身有所图谋,原书中的靳南将在F3与心机女地算计之下家破人亡。靳南无意与F3和心机女纠缠,将精力全部放在学业上,不但考入H大,意外之下还收获了爱情。作者文笔细腻,对人物心理的把控细致入微。本文剧情精彩连贯,行文流畅自然,打脸逆袭让人拍案叫爽,感情转变又直逼人心,值得一读。
 
 
第1章 (修)
  每个学校都有那么几个风云人物,靳南就是其中之一。
  像所有校园电视剧里的男主一样,靳南所过之处总有一群小女生捧心尖叫。
  今日份的尖叫话题是:煤矿千金携999朵蓝色妖姬强势示爱靳南惨遭拒绝。
  尖叫模式:愤怒。
  愤怒原因:煤矿千金下手太快。
  事件发生的当天下午,辛普森私立高中东校的论坛上帖子已经盖了几千楼了。
  八卦的当事人之一靳南同学正窝在食堂三楼豪华咖啡厅的落地窗前,就着一杯红茶,捧着一本闲书,在悠扬的钢琴曲中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原来躲在这”说着秦斯辉在靳南对面的位置坐下。
  美好的独处时间被打扰,靳南借着喝茶的动作掩去眼底的不耐烦。
  “西校与一中在体育馆打篮球赛,不去看看?”杨肃跟在秦斯辉身后顺势坐在靳南身侧。
  靳南手中的书翻了一页,修长的手指在阳光下白到透明,“不去。”
  白子宸一边贱兮兮的从秦斯辉腿上跨过去,坐进里侧的位置,一遍还调侃靳南,“我听迈克说,熊美英前段时间在他那里订了一批蓝色妖姬,今天刚空运过来,不知道是哪个蓝颜配得上这批花。”
  在坐三人相视一笑,暧昧地看向靳南。
  靳南掀了掀眼皮,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随便谁。”
  见靳南这幅油盐不进的模样,原本打算看戏的三人大失所望,好在习惯了靳南这幅样子,也不过多纠缠。
  秦斯辉转了话题道:“俱乐部来了一款新车,周六飙车去?”
  “不去。”
  白子宸翻了个白眼,“我说靳大少爷,你最近是不是来大姨夫了,怎么一副干什么事儿都兴致缺缺的死样子?你看这什么破书,川端康成文集?不是,你最近怎么这个调调?莫非...你是看上西校文一的班花了?”
  靳南身边的杨肃一挑眉,问:“谁?”
  “一个黑长直的文艺女学霸,西校的女神之一”白子宸笑嘻嘻的道。
  靳南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道:“不认识 。”
  斜对面的白子宸轻哧一声,“接着装。上次在- cao -场遇见,还特地问我那是谁,现在却说不认识了,骗谁呢。”
  靳南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淡淡道:“傻子啊。”
  白子宸气个仰倒,伸手从桌上花瓶里抽了一朵白玫瑰,揪下花瓣就往靳南身上丢,“说谁傻子呢?啊,说谁。”
  靳南把书展开往脸上一挡,花瓣砸在书上飘落在靳南腿上。他看了看腿上被□□的皱巴巴的花瓣,抬腿在桌子底下揣了白子宸一下,“别手贱。”
  白子宸扔得开心,才不管这些,“就不。”
  靳南皱了下眉,不待他有动作,秦斯辉伸手阻止了白子宸的动作,“行了,好好的花都让你糟、蹋了。”
  白子宸这才收了手,“破花都不新鲜了,食堂什么时候这么敷衍了。”
  秦斯辉没理他,转头看向靳南,:“你看川端康成文集干什么?”
  靳南认真回答:“积累作文素材。”
  三人:“......”
  信你就有鬼了。
  杨肃突然笑了,道:“怎么,上次作文拿了十九分叔叔骂你了?”
  靳南似是而非的点点头,上次考试一个月前,他穿书半个月,谁知道呢。
  杨肃语气温和,“真不去?位置都给你留好了。”
  “不...唔...”
  不去两字还没有说完,靳南心脏骤然一阵收缩,一股窒息般的剧痛像是一道闪电直接击打在灵魂上,即刻便已意识模糊。而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还在对他发出邀请“去吧去吧。”
  靳南早就疼到意识模糊对于外界的感知已经不够灵敏,剧痛之下只觉连对方说话的声音都会加剧痛苦,潜意识只想让对方闭嘴,敷衍的点了头。
  只这一下,就像无形中按了关闭键,剧痛一瞬抽离,快到让靳南甚至觉得刚刚的折磨只是一场梦,只有额头残留的冷汗还在证明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这突如其来的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靳南微微喘息,眉头微锁,只觉这场折磨来得实在是诡异,他不由伸手摸了摸胸口,不会刚穿书就得了什么了绝症吧,要是这样他何苦受这病痛折磨,还不如不穿书。
  靳南觉得他可能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于是合上书,准备开车去医院。
  食堂是标准的长方形建筑,四面都有门,去体育馆与去停车场的并不在同一个方向,靳南直接向着南侧的门走去。
  三人以为靳南等不及了,着急去看篮球赛,无奈地笑笑,起身跟上,只是走出咖啡厅的小门就发现了不对,“靳南,往哪儿走呢,体育馆在这边儿。”
  白子宸则笑着调侃道:“怎么,想着去见‘川端康成’兴奋得连路都忘了?”
  靳南不知道这三人又搞什么幺蛾子,都说了不去了怎么还跟来了,于是转过身,不耐烦的看向三人,“干嘛?”
  秦斯辉好脾气地笑笑,“你干嘛,刚不是同意要跟我们一起去看篮球赛吗?”
  靳南是真烦跟这三个表里不一的人打交道,“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去的?我不...唔...”
  又是这种感觉!
  仿佛灵魂都要被剥离一般、身体都几乎不受控制的疼痛,突然来临的、剧烈的、毫无来由的...
  不,似乎并不是毫无来由...
  电光石火间靳南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意识骤然清明。
  这两次剧痛似乎都在他要拒绝秦斯辉的时候,而这疼痛似乎每次都打断了他拒绝的话,就好像是为了阻止他拒绝秦斯辉一样......
  想到这里,靳南也顾不上别的,他有种感觉如果继续任由这疼痛发展下去,他的灵魂真的会被剥离,“去!我去...”
  如他所想,疼痛再次瞬间抽离,他轻轻擦拭着额头上因为剧痛渗出的冷汗,身体有些虚弱的靠在墙壁上微微喘息。他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那阵疼痛是为了阻止他拒绝秦斯辉。
  然而靳南并没有确认了猜测的喜悦,相反,恐惧与愤怒让他手指都微微痉挛。
  因为有一个更可怕的事实被证明:他被控制了。
  他的选择与行为都受其影响。
  靳南胸腔起伏,脸色惨白,滔天的怒火与刺骨的凉意交织,让他嘴角勾出一抹近乎邪- xing -的弧度,带着一丝疯狂的味道,一闪而逝。
  却让背对他走在前方的秦斯辉感觉背后一凉,下意识的转头巡视,却毫无发觉,见靳南还站在原地,招了招手,“走吧,愣着干嘛。”
  靳南微微低头,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绪。
  这是继养父因车祸去世,第二次他有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
  好在靳南很快找回理智,他站直身子,抬脚跟了上去。
  时间还长,帐慢慢算,他向来有足够的耐心......
  只是他不由地又看了秦斯辉一眼,眼底是刺骨的凉意。
  为什么总在他要拒绝秦斯辉时才会产生这种反应?是巧合吗?
  靳南从不相信巧合。
  就像当年他养父车祸去世,一个月后,养父的公司被竞争对手收购,公司高层变成对家股东,看似一切都合情合理,但靳南正是从其中挖到了线索继而一步步找到证据,毁其声誉事业家庭,断其- xing -命。可惜他势单力薄,最后拼死也就落得个同归于尽的结局。
  或许老天可怜他英年早逝,临了让他穿进这本书中。
  后来靳南想过很多次,到底为什么他会穿进这本书中,他死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与这本书都没有接触,他唯一一次看这本书的时候还是在他养父去世前,他还是一个被养父宠得娇气又傲慢的小少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