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的家养爱豆 作者:盛郸(下)

字体:[ ]

你的遗产,得为你养老送终。
  一下子满足了陈行止的两颗私心,还足够冠冕堂皇。
  陈行止终究是软弱了。
  .
  生老病死,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即便是像陈行止这样的人,在医院里也有诸多不便。
  贴身照顾之类的杂活可以交给护工,不太重要的手续都是秘书在跑,但跟医生交流、择定治疗方案之类的事情,必须要一个陈行止足够信赖、又能够在这种事情上做出最佳选择的人。
  这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很多。
  许安笙卸掉了公司里的一些事务,下放给包括岑若在内的诸多心腹。以她来医院的勤勉程度,一点也不像是大公司的总裁。
  陈行止透过窗子,看到许安笙在跟医生聊天。许安笙的眼神很严肃,脸上却带着一抹礼貌的微笑。她和医生有来有往,陈行止知道,她在跟医生谈下一阶段的治疗方法。
  陈行止忽然发现,在她不知不觉的时候,许安笙成长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了。
  不……她早就知道许安笙的能力了。就算有许家的背景,但许国强鲜少涉足时尚娱乐产业,许安笙还是相当于自己打拼。
  能做上总裁的位置,足以说明她独当一面。
  可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打心底里意识到,许安笙早就是个大人了呢?
  注意到陈行止的视线,许安笙侧过头,对陈行止宽慰地笑了一下。
  陈行止低下头回避。
  过了一会儿,许安笙走了进来,她对陈行止说:“你这个病,国内案例不多。医生说条件允许的话,最好还是去美国。美国有家医院一直在做这个病,最近似乎是找到了新疗法,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许安笙拿起一个橘子,非常自然地剥皮,同时说:“等我们到了美国之后,暂时不要接受新疗法,先观察一段时间。你觉得怎么样?”
  陈行止没接那个橘子,说:“你的工作……”
  许安笙便扯了扯嘴角,自己把那个橘子吃了。
  她说:“这个时候了,你觉得我还能有心工作吗?”
  陈行止:“……”
  许安笙说:“你把遗产留给我,我总得尽心尽责,否则都对不起这一笔巨款,你说对不对?拿到这笔钱之后,我就辞职不干了。经过你的事情之后,我算是看明白了。认真工作,规律又禁欲的生活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落到个得癌症的下场。”
  “只要许家、陈家还在,甚至只要季家还在,我就能过得很好。毕竟以你的- xing -格,一定会拜托姐姐姐夫好好照顾我。而以陈阿姨和季叔叔的脾- xing -,也不会弃我不顾。”
  许安笙说“陈阿姨”的时候,陈行止心里猛地一沉。这让她有一种错觉:许安笙是在叫自己。但这又真实地提醒了她:她和许安笙之间隔着辈份和一条生命的鸿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越的。
  “到时候我就学那谁,去包养几个小明星。小明星年轻,皮滑肉嫩的,跟她们做/爱一定很享受吧?她们应该会比我伺候你的时候还要认真。”许安笙的语气十分淡然,好像她真的就是这么想的一样。
  陈行止不禁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想到许安笙匍匐在别人身上的场景……
  陈行止捂住了心脏,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许安笙就笑了一下,说:“我总算知道,你这病是怎么来的了。”
  陈行止维持着面无表情,看着许安笙。
  许安笙说:“听到我说那些,你心里很难受吧?明明难受却不说,还要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不憋出病来才奇怪了。”
  “我不会去包养小明星,至少不会用你的钱包养。”许安笙说:“坦率点,我不奢求你对我说爱我,我只希望你对自己坦诚一些。你要是喜欢我,对自己承认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我妈还能从地底下活过来杀了你不成?”
  许安笙苦笑了一下,说:“如果我妈真的活过来了,你反而会感到高兴吧。”
  陈行止张了张嘴,但没有说话。
  许安笙换了个姿势。她蹲在床边,仰视着陈行止,说:“我不缺钱,我缺爱。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能对我好一些吗?”
  许安笙的语气里充满哀痛,和刚刚故意说那种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她眼里隐有泪光,刺得陈行止心脏更痛了。
  陈行止闭上眼睛,脸上现出隐忍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她说:“好。”
  对不起,婉姐。我到地底下给你赔罪。
  .
  在走廊里聊过天之后,岑若和季蔷很快回到病房,跟陈行止告别。
  季仁主动找岑若要了微信,岑若有些犹豫,她担心季蔷又误会自己是看中了季仁的能量。
  她瞥了一眼,发现季蔷低垂着眉眼,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她才掏出手机,加了季仁。
  季仁对岑若说:“有空可以找我多聊聊。”
  岑若略一点头,拉着季蔷离开了。
  赛琳娜订的电影票还没到时间,岑若问季蔷:“要看电影吗?”
  季蔷安静地点了点头。
  季蔷情绪很低落,窝在副驾驶上,第一次闭着眼睛睡着了。
  她以前要么玩手机,要么炙热地偷看岑若,哪里有过这种时候。
  岑若微叹一口气,并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电影的时候,季蔷的情绪就逐渐高昂起来了。剧情进行到激烈的地方,季蔷甚至还紧张地抓住了岑若的手。
  岑若随即反握。
  季蔷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但终究没有挣开。
  岑若微微放心。
  季蔷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她不记仇,很好哄。
  真的就是小孩脾气。
  看完电影,岑若带着季蔷回家,给季蔷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本来有些累了,打算在外面吃。但考虑到自己才刚刚惹季蔷生气了,还是自己做饭更有诚意。
  岑若问了季蔷喜欢吃什么,然后在厨房里忙碌。
  岑若做饭的时候,季蔷就在客厅里,用一种非常悲伤的表情看着她。
  而岑若一无所知。
  在那之后一切如常,季蔷表现得跟以前一模一样。每天刷刷手机,拍拍照,跟赛琳娜聊聊天。
  晚上追着傻白甜满屋子跑,找岑若撒娇,做/爱。
  风波已经过去了。
  那时候,岑若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微博上某个营销号爆出季蔷即将出演某部大IP言情剧的消息。
  然后电视剧官博发了官宣。
  听说我爱你:【她温柔,她可爱,她是所有人的小太阳。欢迎温柔可@季蔷】
  季蔷转发了微博:【愿我照亮你。】
  岑若完全没听季蔷说过,一下子懵了。
  这条官宣微博带来了许多流量,季蔷微博底下评论激增,一下子从两位数变成五位数。
  最赞是一个提问:【哇!原著粉觉得不错!小姐姐气质很像温柔可!我可!!小姐姐什么时候进组呀~】
  季蔷回答:【谢谢~[兔子][鲜花][爱心]明天就进组了噢~】
 
 
第37章 离开
  说来荒谬, 岑若的第一反应竟然是, 季蔷被盗号了。
  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岑若愣了一下,然后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季蔷有可能被盗号,可营销号和官博难道也能同时被盗号吗?
  所以,季蔷是真的要去拍戏了。
  明天进组。
  明天。
  可季蔷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而且自己为什么毫无察觉?
  到底是季蔷伪装得太好,还是自己对季蔷不够关注?
  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 编辑部里正在开茶话会。岑若听到赛琳娜大惊小怪的声音响起,问季蔷:“蔷蔷, 你要进组拍戏了吗?”
  季蔷活力十足地说:“对啊!说不定我马上就火了噢!”
  其他人纷纷打趣季蔷,办公室里一片欢欣鼓舞, 快乐祥和。
  季蔷站在人群之中, 笑得无忧无虑,像是被众星拱月的小公主。
  岑若站在办公室里, 隔着百叶窗看着外面。外面热热闹闹,而办公室里一片冷清。岑若甚至想叫后勤把空调开高一些。
  季蔷的笑容天真烂漫, 岑若却只觉得刺眼。
  就在这时, 季蔷回过头看向了岑若和办公室。
  她明明不能透过百叶窗看到岑若,却好像知道岑若在看着自己似的。她的笑容很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落寞的眼神。
  ……
  当天晚上回家后,季蔷在客厅里哼起了歌。
  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
  岑若顿了一下, 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你明天去剧组?”
  季蔷一边给傻白甜拍视频,一边说:“对啊。”
  她没看岑若,语气依旧轻快。
  岑若说:“你现在还有经纪人和助理吗?”
  季蔷说:“我妈妈的经纪人带我, 这部剧就是他让我接的。助理也已经找好了。”
  陈巧的经纪人叫石杰,是业内金牌经纪人,带出过数个影帝后,影视圈人脉强到爆炸。更重要的是,石杰在上戏当过教授,理论基础扎实,能亲自调/教艺人演技,这是别的经纪人都没有的优势。
  跟着他,季蔷的演技一定会有很大提升,再加上颜值和资源,走红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季蔷真会投胎。
  这个念头一转而逝,岑若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
  岑若说:“那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季蔷说:“石叔说,我会在剧组里待很久。所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傻白甜。”季蔷举起手机,开心道:“所以我拍了很多存货!到时候想它了,看看手机就好啦!”
  宁愿拍猫,都不想跟我多说说话……岑若嫉妒起这个叫做傻白甜的猫来。
  岑若说:“不用这么麻烦,你想它的话,可以跟我视频。我拍新鲜的猫给你看。”
  季蔷放下手机,摇了摇头,说:“我已经联系好宠物托管所了,会有人帮我照顾傻白甜。只不过我不想太麻烦他们。”
  岑若愣了一下,旋即颇为小心翼翼地问:“你要把猫也带走吗?”
  季蔷看着她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猫。要不是我,你早就把它送到救助中心去了。不,要不是我,你根本不会看见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