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蜜糖的滋味+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字体:[ ]

  书名:蜜糖的滋味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文案:江怡她妈改嫁了,继父的好友有个比她大两个月的女儿,叫段青许。
  初见那回,她妈指着清冷的段青许说:叫姐姐。
  江怡很有骨气,没叫。
  那时- xing -子矜娇,没有想到以后会跟对方住在一起,产生那么深的交际,更没想到有朝一日可以顺理成章躺一个被窝里。
  ……
  初识不知蜜糖的滋味,尝过以后再难以忘怀。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怡 段青许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初见
  八月中旬,烈日炎炎,道路两旁的树木都被晒得焉嗒嗒的,叶子泛着油亮的光。
  通体漆黑的宾利车由老旧的楼房聚集区里缓慢驶出,穿过熙攘的街道,一路向北,直至抵达城北的金铭府都,金铭府都是A城最富庶的高档小区,有钱人的聚集地。
  江怡她妈郑云改嫁了,继父叫陈于秋,是个斯文的一脸书生气的男人,其为人和气,对江怡江宁姐弟俩很是不错,以后娘仨儿都会住在这里。
  由于晕车得厉害,江怡提不起精神,浑身没劲儿,抵达陈家以后全是江宁和陈于秋在忙活。
  江宁帮她收拾完房间后,下楼接了杯热水上来,一面递杯子一面道:“姐,楼下好像来客人了。”
  那客人便是段青许,是陈于秋挚交好友的女儿,整个人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气质孤高,不太爱搭理人,安安静静站在客厅里听大家讲话,她生得高,清瘦秀气,刚过肩的乌发干净利落地扎起,扎不稳的碎发便随意垂在两侧。
  偶尔陈于秋问两句话,她才勉强开口,不过还算礼貌,除了- xing -子孤僻挑不出大毛病。
  江怡第一眼瞅见这人,霎时怔了怔。
  恰巧那会儿段青许抬了抬眼皮子,朝楼上扫了下,与之目光相接。江怡没闪躲,大大方方地盯着对方,可段青许的视线只在这儿停留了一瞬,下一刻就不动声色移开,像是没看到她一般。
  傲气,这是江怡对这人的第一印象。
  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或轻或重都这样,只是有的人不显露于外。
  段青许有傲气的资本,光是那张素净白皙的脸就已经足够,更何况还有优渥的家境和实力,不过初初见面,江怡不了解这些,一门心思全在这人的脸上了。
  出尘禁欲,她在脑子里搜刮许久,只想到了这么四个字,好看的皮相千千万万,气质却各不相同,她走到段青许面前,直直看着,有点故意的成分。
  然而段青许只风轻云淡地瞥了一眼,并未过多关注,有些不礼貌。
  陈于秋乐呵呵招呼,相互介绍一番,这是他挚交好友的女儿,就住在隔壁房子,而且跟江怡是一个大学的,不过大一届而已。
  但对方仅比她大两个月,今年大三。
  郑云在一旁站着,心情愉悦,指着清冷的段青许说:“阿怡,叫姐姐。”
  因着方才被无视,江怡很有骨气,没叫。
  反倒是沉默寡言的段青许主动说了句:“婶婶好。”
  江怡有点来气,矜娇的- xing -子发作,情绪赫然宣于面上,丁点儿不隐藏,客套站了会儿,见没自己什么事便走了。
  今晚陈于秋要在家里请客,聊天期间其他客人陆陆续续到来,此时客厅里喧嚣吵闹。段青许朝那边望了下,只瞧见江怡的背影,少女的身形似春日里出条的柳,柔软且细瘦,腰肢挺直,热裤之下的两条白腿很长,十分惹眼。
  ……
  郑云和陈于秋上个星期扯的证,虽是二婚,却办得极为隆重,担心惹来闲言碎语影响到两个孩子,陈于秋考虑得非常周到,等到结婚扯证一切安排妥当后才将娘仨儿接过来,还特意再次宴请宾客告知其他人。
  自己膝下无儿无女,他拿姐弟俩当亲生的对待。
  江怡的脾- xing -其实并不坏,只是被段青许冰冷冷的态度恼到了,她- xing -格开朗,嘴甜会说话,很讨长辈们喜欢,弟弟江宁则是闷葫芦,有些局促地应答别人的问话。
  开席的时候晚辈们坐一桌,都是些青春少艾的小年轻,相互之间能聊得来。
  江怡坐段青许左手边,真是巧了。
  桌上的菜品丰盛,香飘可口,她爱吃虾,恰好面前就摆着一盘炒虾仁,不过出于餐桌礼仪没敢一直夹一个菜,只不时才夹一颗。
  有人问话,她就答两句,没人问就兀自安静吃菜。
  再一次夹虾仁时,好巧不巧,与人撞筷子了,两双筷子夹到了同一颗虾仁,江怡没放,而是顺势望去,可那人就在此刻不着痕迹地收回筷子,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是段青许。
  江怡直接将那颗虾仁夹进嘴,嚼了两下,然后偏头看去。
  段青许神色淡漠,只半垂下眼,一言不发。
  江怡觉得没趣,于是不再搭理。
  对面一鹅蛋脸大眼睛的姑娘忽然问:“青许,你什么时候开学?”
  八月末九月初正是开学的时候,算来没几天假了。
  “9月1号报到,还有半个月。”段青许不慢不紧地说。
  “我比你早一周,这几天有空出来聚聚呗。”那姑娘道,柔声细语的,“好久都不见你出来了。”
  旁边有人附和:“就是,天天都找不到你人在哪儿,非得到你家堵才能见着,太不够意思了啊。”
  段青许没什么情绪变化,只简短道:“最近有点忙。”
  那人问:“忙什么?”
  “比赛。”
  “怎么老是比赛,不是前阵儿才去了帝都吗,这回又是什么?”
  段青许说:“一个高校联合赛。”
  在场的人不依,这回答太过于敷衍,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挤兑她不义气,可这人毫不在意,慢条斯理打太极似的应话。
  最后众人没办法,竟无话可说。
  鹅蛋脸姑娘感慨:“青许你还是老样子……”
  段青许不说话。
  江怡跟其他人不熟,也不说话。
  一顿晚饭就这样过去,处处热闹吵嚷。
  饭后,陈于秋过来叫姐弟俩,介绍给亲朋好友们认识,又是一番相互客套。
  江怡江宁规矩跟着,听了好些恭维的话。
  约莫凌晨,客人们才悉数散去,留下一堆残藉。江怡主动去帮两个阿姨收拾,郑云也来帮忙,边端盘子边道:“我让你叔叔就在酒店请客,他不肯,非得在家里,说这样隆重点,硬要整得麻烦得很。”
  嘴里说着埋汰的话,脸上却堆满笑意。江怡不拆穿自家妈的心思,回道:“反正家里人多,费不了什么时间,哎,阿宁呢?”
  “在里面帮忙。”郑云说,朝里面看了看。
  江怡哦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斟酌半晌,问:“妈,那个段青许你熟吗?”
  “没大没小的,可别当着人家的面这么喊,知道不?”郑云念道,“怎么了?”
  “没,就随便问问而已。”江怡面上波澜不惊,“她哪个专业的?”
  “好像是学法律的。”
  法学,A大排名第一的专业,不仅是在A大,在全国乃至世界都能排得上名号,她再复读十年都考不上,能报读A大的商务英语已然是祖坟冒青烟。
  “27号搬行李我请假去,我们一起送你,顺便去新校区看看啥样。”郑云又说,平时工作繁忙,没多少精力照顾姐弟两个,这次江怡搬新校区肯定是要去的。
  A大新生在老校区,大二才会搬到新校区,新校区各方面条件都更好得多,具体会分到哪个宿舍楼学校还没通知,听说新校区是二人寝和四人寝混合,希望届时运气爆棚能分到二人寝。
  “行,反正我东西多。”江怡道,凑近挽住郑云的胳膊,亲昵撒娇,“谢谢妈。”
  郑云欣慰笑笑,又念叨了几句,都是些老生常谈的话,总之就那些,江怡都默默听着,左耳进右耳出。
  星夜无垠,晚风轻拂。
  凌晨半,江怡上楼睡觉,A城的夏夜总是燥热不堪,一进屋赶紧开空调关门关窗,但没拉窗帘,之后去洗澡。
  她不喜欢穿睡衣,图凉快只穿小吊带热裤,在浴室里胡乱冲了几分钟就算洗完,然后赤脚出来,连身上的水都没擦干净,白细的脖颈上还挂着- shi -漉漉的水珠。
  热裤有些短,只比大腿根长点,衬得一双腿是又细又直,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她倒没注意那么多,擦头发、吹干,玩会儿手机,班群里消息闪得飞快,过两天寝室分配名单就会下发,大家都兴奋不已。
  随便翻了翻,没啥感兴趣的,暂时不想睡觉,于是起来喝杯水解渴,喝完水,没立马回床上,而是靠在窗边继续玩手机。
  江怡的房间是陈于秋留的,面积大采光好,且临近隔壁段家那边。
  不巧,斜对面就是段青许的房间。
  两个房间,从窗户里相互都能看见,可惜江怡沉迷于手机,全然没发觉。
  而那边,段青许伏在书桌上看书,柔白的灯光照亮满屋,一室寂静,看累了,稍作歇息,无意间瞥到对面原本空置的房间不知何时亮起了灯。
  当看到窗户边靠着的人时,她顿了顿,继而紧抿薄唇。
  二十岁的江怡像极了葳蕤盛开的花,艳艳夺目,成熟在她青春洋溢的身体里埋了根,亟待生长,小吊带将较好的身材凸显无遗,该有的都有。
  大概是低头久了不舒服,她仰了仰白皙修长的脖颈,动动身子,反手捶捶背。
  两家之间隔的距离不远,段青许瞧得清清楚楚,登时目光微沉,收回视线。
  不一会儿,窗帘刷地被拉上,生生将那一方的光景阻隔。
  夜色无边,弯钩月挂在天中央,散发着微弱的白光。
 
 
第2章 同寝
  时间一晃而过,温度一天比一天高,转眼就到了27号,40℃的天,出门走一段路就汗流浃背。
  英语专业全部都分到了二人寝,与法学系同住一栋宿舍楼。宿舍楼是电梯楼,一至八楼为法学系,九至十五楼为英语系,商务英语三个班被分到九楼和十楼。
  不过也有个例外,江怡被分去了八楼,和法学系同住。她是三班里女生学号最靠后的,上面两层楼住不下,自然就被排到了下面有空床的寝室,正巧,八楼有位同学响应国家“大学生征兵入伍”的号召,保家卫国去了。
  801,她的新宿舍。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