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番外 作者:雪虐风饕(上)

字体:[ ]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作者:雪虐风饕
  文案
  本文又名:
  《小三总在挨打的边缘试探》
  被地下恋四年的女友绿了,
  时刻绷着高冷人设的关烟原地爆炸,
  从此开启斗小三模式。
  但不知是哪一环- cao -作失误,
  小三莫名其妙成了她的人?
  她好好一个高冷女神变成了小傲娇?
  屏幕上吃瓜群众摇旗呐喊:“这样公然秀恩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叶煻是你的人吗?”
  屏幕后关烟怒摔手机:“叶煻你不要脸!”
  正给关烟按摩的叶煻一脸无辜:“关姐,我没摸奇怪的地方。”
  高冷暴躁受&天真腹黑攻
  慢热,年下,年龄差十岁
  内容标签:年下 欢喜冤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烟,叶煻 ┃ 配角:乔柔,何思芩 ┃ 其它:
 
 
第1章 
  经纪人打过电话来的时候关烟正在背台词,马上要拍她的戏,她一边温习台词一边调动情绪,让自己进到场景和人物里去,所以接电话的时候,语气中露出了些人物的情绪,显得不那么友好。
  经纪人何思芩听到关烟的语气后顿了顿,瞬间便猜到了情况,完全没有纠结语气的事情,直奔主题:“临时接了个广告,后天就要拍,我跟导演打过招呼了,你明天飞回来吧。”
  “什么广告?”关烟这几年不怎么接广告了,除了大品牌的代言外,她不想让自己的脸再出现在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上,所以每次接之前她一定要问一下。
  何思芩简单跟关烟说了一下情况,广告是一个名牌手表的代言,本来是公司另一个当红女艺人谢若君的,但那边出了问题必需换人,好说歹说对方才同意在公司的其他艺人里挑一个顶上,这一挑就挑上了正驻扎剧组的关烟,事实上公司里各方面能跟谢若君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关烟。就算知道行程上有冲突,公司也只能满口答应,不然这生意就得黄。
  关烟形象好,对外的包装一直是沉稳内敛高冷的御姐,代言手表倒也符合她的气质。
  看一眼手里的剧本,关烟有点不耐烦:“非去不可?”这几年她一心专注在演戏上,对其它工作都提不起兴趣,代言就要出席活动,这会增加多余的工作耽误拍戏的时间,比如现在。
  “救场啊姐姐。”何思芩的语气里满是无奈和疲惫:“你也知道若君那事现在闹得有多大,对方没有直接撕合同已经是给面子了。”
  关烟无奈叹气:“若君也真是,这么不小心。”
  谢若君前两天被爆出轨,证据充分,救都救不起来,这几天网上闹翻了天,她的所有工作都停了,更别说代言。
  “行了,你明天回来哈。”何思芩又交待一句,得到关烟的应允后挂了电话。
  换场间隙,关烟跟导演确认过安排后,见自己今天只剩一场戏,紧一紧能赶晚上的飞机回渠西市。
  交待助理先行回酒店去收拾行李,然后过来汇合,一会儿直接去机场,也别等明天了,今天回去明天还能趁空休息一天。
  在剧组待两个多月了,能回去休息一天也不错,这么一想,对临时加个代言的安排也不那么排斥了。
  关烟悠悠闲闲地在片场拍完今天最后一场戏,助理正好赶到,帮着她收拾现场的东西,然后直奔机场。
  坐上车后,助理小蓝见关烟穿得单薄,问道:“姐,你要不要换下衣服?”这边的天气还算温暖,渠西就不一样了,听说这几天降温降得厉害,搞不好要下雪。
  不想动弹的关烟摇摇头:“下飞机再说。”
  看着窗外黑下来的夜色,关烟想着这会儿贺澜不知道会不会在家,前两天听她说马上要进组,估计两个人又错开了吧。
  仔细算算,她们也有三四个月没见面了,她进组之前贺澜还在剧组,贺澜回来她正好又进组了,这一来一去,两个人就没能见着面。
  关烟暗暗感叹,明明就住在一起,这恋爱谈得却跟异地恋一样。两个人都忙,一进组就是几个月,她们都快把这恋爱谈成柏拉图了。
  *****
  宴会厅里热闹非凡,酒过三巡,气氛完全活跃起来,大家的注意力终于从今晚的主角和主题转移到了各自感兴趣的方向上。叶煻借口上厕所溜出去喘口气,这庆功宴可真累人,一个接一个地过来说祝词,假笑笑得她脸都僵了。
  才刚踏出宴会厅,乔柔就跟了出来:“煻煻,上哪儿去?”
  虽说习惯了乔柔这生怕她丢了般的粘人,可叶煻这会儿有点不耐烦,脚步未停随意应一声:“厕所。”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不高兴,乔柔没有跟来,但也没让她清静,立马把助理邵邵给撵出来了。
  神经大条的邵邵一点没觉得自己招人烦,看到边上另一个宴会厅门口的牌子后,兴高采烈地道:“哎,有剧组在办开机宴呀。”
  叶煻随意地扫一眼边上的牌子,见上面写着某某剧组开机宴,没有听说过的剧名。叶煻没太在意,径直去了洗手间。
  洗手台的灯光让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五官立体皮肤光亮滑嫩,觉得自己长得十分不错的叶煻一边洗手一边臭美,简直不想离开这里。
  将洗手间和卫生间隔开的玻璃门被推开,叶煻收起欣赏绝世美颜般不要脸的视线,装作认真洗手顺便检查妆容的样子。
  本以为出来的会是邵邵,但那个女人不知道是被马桶冲走了还是在上大号,迟迟没有出来,而推门出来后映在镜子里的,是一张熟悉却让她觉得遥不可及的脸。
  那人察觉到她的视线,从镜子里与她对视,然后温柔而礼貌地微笑,那气质和眸光正如曾无数次在屏幕上见过的那样雍容闲雅,或者更甚。
  那人一靠近,身上的女人香气轻飘的荡过来,更让她身上的气质多出几分诱惑。
  叶煻暗自惊叹,压抑住心里的波涛汹涌,迅速运转大脑,盘算着怎么能巴结上这位难得一遇的前辈和偶像。
  刻意放慢自己洗手的动作,余光瞟到边上的人洗完了手,垂着浸- shi -的手正抬头对着镜子查看妆容,叶煻忙结束长达两分钟的洗手,从边上抽出擦手纸胡乱擦几下,然后又抽了两张,一转身,双手捧给旁边的美女:“贺澜姐。”
  那人顿了顿,扬起微笑轻轻接过去,看出了她的讨好,笑容里略有宠溺:“谢谢。”
  叶煻感觉被这笑击中了心脏,一下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我看您戏长大的。”
  这话一出来,叶煻特别想煽死自己,这种毁气氛的话简直暴露情商。
  贺澜轻轻笑着,把擦过手的纸扔进垃圾筒后才看向正懊恼着想补救的叶煻,抬腿往外走时捏捏她脸,故意嗔怪:“小朋友真不会说话。”
  叶煻被这亲密的动作惊了神,一时间忘了反应,直到贺澜拉开门走出去她才回过神,忙追上去。
  “贺澜姐。”追上贺澜,叶煻笑着讨好:“能跟您合张影吗?”
  “不能。”贺澜脚步不停,语气轻柔,仿佛不像在拒绝,就连嘴角的笑意都没有变过。
  实在是那人说得和笑得都太自然,让叶煻一时间竟分辨不出自己是不是被拒绝了,跟着走了两步后才回味过来人家真的是在拒绝她,但她没感觉到贺澜有烦她,甚至有故意逗弄她的意思,所以又为自己争取了一下:“我是您的影迷,这么巧能在今天遇见,是缘分呀,通容一下嘛。”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我首部电影的庆功宴,您新电影的开机宴,多巧呀。”之前看到另一个宴会厅在办开机宴,毫无疑问贺澜就在那边的场子。
  贺澜终于停下脚步,稍稍转过身来面对叶煻:“这样,还真是挺巧的。”
  “那……”叶煻掏出手机,殷切地看着贺澜。
  贺澜往前一步,抬手将叶煻揽进怀里,轻柔地看着她。
  叶煻怔住,心脏都颤了颤,被贺澜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忘了反应,只痴痴地看着近在咫尺清如碧泉的眸子出了神。
  “不拍我可走了。”贺澜柔柔地笑着,轻声催促着。
  叶煻猛回过神,这一回神也让她的心跳后知后觉的猛烈起来,本想借着低头看手机来掩盖自己片刻的心乱神迷,手指却不争气地不好使了,摆弄半天也没解开锁。
  搂着她的贺澜也不催促,直勾勾地看着她慌乱的动作,从容地等着她点开照相机。
  好不容易举起手机将镜头对准俩人的脸,镜头里自己的笑容却怎么看怎么不自然,但叶煻本着偶像包袱不能丢的意念,硬是摆出了看似从容的姿态,对着镜头笑得嘴都快咧到耳后根。
  连着拍下好几张,叶煻收了手机,故作兴奋地笑着跟贺澜道谢:“谢谢贺澜姐。”
  贺澜淡淡地看着她,搂着她肩的手因为她的侧身滑到她背上,就那样轻轻抚在那里不动了,一瞬间,她从贺澜嘴角的笑意里看出许多深意。
  正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却听贺澜问出一句极为突兀的话:“你那边结束了吗?”
  “……差不多了。”鬼使神差的,叶煻居然撒谎了。
  “那我们去喝一杯?”
  噢,天呐,但愿只是自己想多了吧。“好。”叶煻假惺惺地祈祷着,嘴上却答得爽快,余光看到洗手间方向出现了邵邵的身影,她笑着跟贺澜道:“我跟助理说一声。”
  借口要去贺澜的场子转一圈,加上贺澜本人就在边上站着,邵邵一点也没怀疑,高兴地回去跟乔柔报告去了。
  叶煻目送没神经的邵邵进了宴会厅后,跟着贺澜离开了酒店。
 
 
第2章 
  “经纪人管得很严?”贺澜开着车,也没说要去哪儿,两个人心知肚明地不去提到达目的地之后的事情。
  叶煻心思雀跃,面上却还装得乖巧:“还好,有点粘人而已。”乔柔确实管得多,如果让乔柔知道她这会儿正跟着贺澜要去做坏事,大概会撕了她,但这没必要让贺澜知道,会扫兴的。
  聊着随意的话题,车子开进了一个安保严密的小区,最后停在一栋房子前。叶煻什么都不问,跟着贺澜进屋,心里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一进屋,还没来得及说句话,贺澜一个转身将她压在门上,直接吻上来。省去了前戏,省去了一切多余的环节,直达目的,叶煻表示她很喜欢这种不做作的直接。
  暧昧和兴奋骤然上升,让气氛直接进入高潮。
  贺澜的吻和动作细节里的熟练让叶煻清楚知道这女人很了解女人,以防万一,趁着亲吻的间隙叶煻用调侃的语气笑问道:“姐你技术这么好,不会有女朋友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